•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二章 陷阱
  • 第十二章 陷阱

    作品:《匹夫的逆袭

        兑换欧元的事情拜托给老鬼打理,刘汉东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每天晚上他一闭上眼睛,马宏正的身影就浮现在脑海中,卧底jing察死不瞑目,走的不甘心啊,这件事必须有个了结。

        刘汉东约见了耿直,开门见山道:“耿大队,我送个功劳给你,贩毒案的所有线索我已经理顺了,马啸虎等人负责生产和运输,詹子羽、吴兴发负责中介,黑森林负责外销,走的是海路,黑家的外贸船队,靠的是这个人的关系,我估计是边检方面的领导。”说着他将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递给耿直。

        耿直看了看照片,神情严肃:“这个人是边检总队的一个干部,叫王斌,没想到是他,隐藏的真深啊。”

        刘汉东说:“毒品下家是这个人,具体身份不清楚,你们资料库里应该有。”又是一张照片递过去,正是黄展东在黑森林赌场贵宾室内的视频截图。

        “我们查过,这个人有案底,他叫黄展东,广东人,零八年移居香港 三合会和联胜成员,他不是毒枭,他充其量就是毒枭的马仔,不过东南亚的案子我们管不着,那是国际刑jing的事儿。”耿直将这张照片也揣进兜里,有些落寞。

        “小刘,我们这么多jing察盯了这么久,最终还是靠你提供的线索才能破案,想想真是汗颜。”

        刘汉东笑道:“太正常了,你把我拉进来不就是干这个事儿的么,应该说,是我不辱使命。”

        忽然他想起马宏正,收起笑容道:“其实这个线索是马宏正留给我的,功勋应该属于烈士。”

        耿直也一阵黯然,马宏正死的太惨了。

        “烈士是牺牲在近江的,我们要有义务为他报仇。”耿直道,“现在也该到了收网的时候了,你有没有办法把马啸虎等人引来?”

        刘汉东想了想说:“都是他们主动联系我,我找不到马啸虎。”

        耿直说:“黑森林这一把火打草惊蛇,我估计李封他们最近会收手,詹子羽也消失了,短时间内不会出现,西北人的货物总要找个下家,而你就是他们最熟悉也最信任的买家,他们会来找你的。”

        “这次应该一网打尽了吧?”刘汉东道。

        “必须一网打尽,为牺牲的战友报仇。”耿直目光坚毅无比。

        “耿大队,我要一把枪。”刘汉东趁机提出要求。

        耿直苦笑:“我的枪都被缴了,哪还顾得上你,再说这回不用你和他们面对面接触,只要他们到了近江,直接抓捕,拒捕的话当场击毙。”

        他一番话说的自信满满,刘汉东心里却没底,一个停职的副支队长有什么发言权。

        ……

        刘汉东猜得没错,当耿直把计划向蔡沪生和盘托出的时候,蔡处长提出了自己的设想,最好能人赃并获,在进行毒品交易的时候把毒贩抓住,这样案子才结的漂亮。

        “不行,这样对特情人员太危险了。”耿直断然否决。

        “危险?头顶着国徽就没有资格说危险二字!怕危险可以不干,大把的人等着当jing察,没错,缉毒jing是最危险的jing种之一,可正是有了我们的奉献和牺牲,毒品才不会肆虐,才不会危害到人民群众和社会的安定……”蔡沪生忽然激愤气氛,振振有词的说着,手还不断拍打着桌子。

        “蔡处长,我们的特情不是jing察,也不拿津贴,纯粹是义务的,我们没资格要求人家去冒险。”耿直心平气和道。

        蔡沪生忽然哑了,索然道:“好了,我知道了。”

        耿直起身要走,蔡沪生却道:“老耿,你把特情的电话给我,我做他的工作。”

        十分钟后,刘汉东那部单线联系的手机响了,竟然是蔡沪生打来的,他直接了当的问刘汉东,需要什么条件才肯去和毒贩接头,配合jing方将犯罪分子抓获。

        “三个条件,第一我要配枪,第二,不再追究火雷的责任,第三,给耿大队复职。”刘汉东说,其实不用蔡沪生威逼利诱,他也会答应,毕竟马宏正是死在自己手里,如果马啸虎落在jing方手里,这个秘密就会公开,而火雷的事情也是压在他心头的大石,毕竟贩毒是重罪,需要一个大大的功劳才能换回火雷的zi you。

        “我同意。”蔡沪生一口答应,挂了电话,让人调来了刘汉东和火雷的卷宗仔细研究了一番,眉头拧了起来,火雷这样一个典型的毒贩子,缉毒大队竟然养着不抓,这不是保护伞还能是什么!

        等案子解决,一并处理,一个都不放过。

        还有那个化名赵铁柱的詹子羽,也是必须缉拿的要犯,蔡沪生认识詹子羽,早年两人曾在刑jing学院进修,算是同学一场,关系也算和睦,后来蔡沪生还托詹子羽办过几件事呢。

        赵铁柱名下的手机号码被列入监控名单,可是机房数据表明,这个号码已经停用,完全侦测不到信号,不过根据以往的记录,这个号码和吴兴发的联络比较频繁。

        吴兴发已经跑路,jing方只抓到了李抗,不过这家伙只是外围人员,不掌握核心机密,只能丢在看守所等着一锅烩。

        另一路jing察前去抓捕边检的害群之马王斌,边检属于省公安边防总队,需要省厅协调,不知道什么方面出了问题,王斌利用假护照逃走,不知所踪。

        ……

        jing方抓捕吴兴发和王斌的消息被詹子羽获知,他明白冰毒买卖彻底做不成了,这条销售线完全破坏掉了,这并不出乎他的预料,jing察和毒贩长年累月进行着这样的游戏,不断地开创新的贩毒渠道,制毒窝点,不断地打击、抓人、枪毙,野火烧不尽,chun风吹又生,毒品的暴利让没资格承包煤矿、开发房地产的人铤而走险,前仆后继的从事着刀尖上跳舞的游戏。

        游戏到了暂时结束,换场景重新开始的时刻,詹子羽和刘汉东之间的恩怨也该进行了断了,这几个月来的布局终于派上了用场,根据詹子羽的剧本,刘汉东有两种死法,一是死于毒贩火并,一是死于刑场,不管哪一种死法,他都逃不过天劫了。

        詹子羽先给李封打了个电话,催要自己的五百万。

        “老赵,钱我已经预备好了,不过最近条子盯得紧,不方便出来,要不我给你转账?”李封故意这样说,他知道詹子羽狡猾得很,只收现金。

        “还是现金吧,上家催得紧,你把钱装在车里,等我电话。”詹子羽挂了线,又给马本初打。

        “马老板,我,钱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交接,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得帮我杀一个人,这个人叫刘汉东……”

        詹子羽自以为办事滴水不漏,可是百密一疏,他只记得销毁手机卡,却忘了换一部新手机,用的还是被刘汉东下过病毒的智能手机,他的通话全部被转移到某台电脑上,只是这台电脑是属于舒帆的,而她最近忙于别的事情没有开机。

        刘汉东接到了马啸虎的电话,问他有没有兴趣接一批低价尾货,物美价廉金字招牌,做完这一笔买卖,下一批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

        “我接。”刘汉东毫不迟疑道。

        “你准备五十万,今天晚上,七号码头,不见不散。”马啸虎挂了电话。

        刘汉东立刻联系了耿直,jing方对这次行动相当重视,蔡沪生去找了省厅领导,特批刘汉东可以使用枪械,从库里找了把快报废的五四式手枪给他,只给了五发子弹。

        五十万现钞也是jing方给预备的,装在密码箱里,钱上做了记号。

        刘汉东领了枪和钱,上了自己的车,忽然耿直钻进车里,叮嘱道:“一定小心,察觉不妙就先下手,就你一个人去么?”

        “我必须带着小弟啊,不然不符合我老大的身份。”刘汉东道。

        耿直沉吟片刻:“带着火雷他们么?”

        “嗯。”

        “蔡沪生这个人说话不能全信,你懂的。”耿直拍拍刘汉东的肩膀,打开车门出去了。

        刘汉东心里一动,耿直话里有话啊。

        “记住,狭路相逢勇者胜!你是缉毒jing察!”耿直冲刘汉东做个胜利的手势,转身走了。

        刘汉东驱车十分钟来到铁渣街,和火雷、崔正浩等人汇合,一个好汉三个帮,单枪匹马成不了事,必须兄弟们帮衬才行。

        三个人,两把枪,扫平毒贩有些难度,不过外围还有缉毒兄弟们和特jing,这回马啸虎和那个六叔必死无疑。

        路虎车向七号码头驶去,刘汉东给马啸虎发了条短信。

        马啸虎接到短信后,打电话通知詹子羽:“这边安排好了,你也一起过来吧,两件事一块解决。”

        “好,我这就动身。”詹子羽再给李封打电话,让他赶紧把五百万送过来。

        “这么急,五百万啊老兄,汽车后备箱都装不下。”李封抱怨道。

        “你不会换个大车,suv不行你就换皮卡,总之我要见到钱。”詹子羽寸步不让。

        “好吧,哪儿见?”李封还是让步了。

        “江北货场。”詹子羽道。

        “好,你等我。”李封挂了电话,出门上车,他真的准备了一辆丰田皮卡,车厢里装满了钞票,不过仔细看,这些钞票只有上下两张是真钱,其余都是尺寸统一的冥币。“

        李封检查了手枪,他的几个嫡系手下也都带了家伙,长短不一,从五连发到砍刀样样俱全。

        今晚要见血了,李封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