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章 我是好人么
  • 第十章 我是好人么

    作品:《匹夫的逆袭

        没人搭理李封,缉毒jing察将他死死按住,蒙上了黑布头套,手铐卡到最紧,裤腰带鞋带子全部抽出,身上仔仔细细搜查了一下,除了钱夹和钥匙之外,还有一把放在手包里的654k钢珠枪。www.00ksw.org

        “黑森林的人就用这玩意?”李封听到了jing察的嘲笑,心里很憋闷,他有真家伙,但是通常情况下出门只带狼狗,毕竟犯法程度较低,出了事也好摆平。

        李封被塞进一辆全封闭的厢式货车,他啥也看不见,但可以听到枪械摩擦装具的声音,车里肯定有武装特jing,看来jing方为了抓捕自己下了大本钱。

        半小时后,李封进了审讯室,他在老家的时候是三进宫的老资格,对这一套并不陌生,不锈钢的审讯椅,墙上挂着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条幅和天花板上的摄像头让他有依稀回到青年时代的错觉,李封不禁自嘲一笑,越混越回去了,有生之年还能再次进宫。

        李封很有经验,一问三不知,完全装哑巴,任凭你喊破喉咙也不理不睬,jing方对这种又臭又硬的嫌疑人束手无策,现在公安系统纪律严格,严禁刑讯逼供,禁毒大队的同志们将问题上缴,让蔡处长来提审李封。

        蔡沪生亲自坐上了审判桌,严整的jing服,一丝不苟的偏分头和金丝眼镜后冷酷的眼神,都没起到威慑嫌疑人的作用,反而让李封更加嚣张。

        “别给我扯那些有的没的,我是黑哥的人,想动我你还差点意思,叫你们领导来,叫沈弘毅来。”李封丝毫无惧,满嘴都是领导的名字。

        蔡沪生沉声道:“李封,你贩毒的证据我们已经充分掌握,香港来的毒枭也已落入法网,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是你唯一的出路!”

        李封还是那几句车轱辘话:“别扯那些,叫你们领导来,我要打电话。”

        蔡沪生没辙,吩咐手下,给他上熬鹰战术。

        所谓熬鹰,就是审讯干jing轮番上阵,不让嫌疑人合眼,通常七十二小时后嫌疑人就会崩溃,问什么说什么,这一招比老虎凳还管用。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李封被秘密逮捕的事情很快传到了黑子耳朵里,他好歹当过jing卫处长,在市局里有内线,可以获取机密情报,李封是涉嫌贩毒进去的,而且是公安部督办的大案要案,谁说话都不好使。

        黑子马上报告黑林,黑林沉吟片刻道:“你马上找关系,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能给李封递话最好,什么都别说,我会想办法。”

        很快,蔡沪生掌握的证据就落到了黑子手中,黑林看了之后勃然大怒:“这他妈算什么证据,不就是一箱子钱么,毒品呢,人证呢,谁能证明这就是毒品交易,马上给我找刘市长,我要见他。”

        刘飞并没有接见黑林,黑森林的高级员工涉嫌贩毒的事情传到市zhèng fu,这个节骨眼上刘飞避嫌还来不及,哪能出面捞人,他让秘书给黑林递了张纸条,上面四个字:壮士断腕。

        黑林明白刘飞的意思,撇清关系,明哲保身,可是身为老大,下面兄弟出了事罩不住,哪还有威信可言。

        黑森林还是有些能量的,黑子更加擅长拉大旗作虎皮,借着刘飞的名头压人,很快蔡沪生就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说黑森林是纳税大户,招商引资的先进典型,怎么可以说抓就抓,说关就关。

        jing察在六步亭扑了个空,狡猾的詹子羽早已溜走,他不落网,证据链就无法形成,就没法扣留李封,就不能扩大战果,蔡沪生束手无策,只好把耿直找来。

        “老耿,证据是你给的,现在出了问题,你要承担责任。”蔡沪生冷冷道。

        耿直洒脱一笑:“我连jing服都准备脱了,还想让我承担什么责任。”

        蔡沪生皱了皱眉,他是坐办公室出身的领导,擅长文案,和这帮血海里杀出来的缉毒jing不一路,执掌专案组之后感觉尤其明显,底下人不买自己的账,有啥事还是找耿直拍板。

        事到如今,只能委曲求全,蔡沪生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叹口气说:“老耿,你有情绪我可以理解,上上下下压力都很大,省厅领导为了这个案子,几天几夜都没合眼,有些事情上面处理的不正确,我也很有看法,可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破案,只要案子破了,一切都好说,案子不破,大家一块儿玩完,我大不了回厅里,你呢,你那些兄弟呢,你想过他们没有,想过那些牺牲的战友没有,关键时刻,你可不能闹情绪,撂挑子。”

        耿直哭笑不得:“蔡处长,我可没有撂挑子,是你们让我停职检查的。”

        蔡沪生摆摆手:“老耿,大敌当前,怪话就不要说了,你给我支个招,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办?”

        耿直明知道蔡沪生是个什么货sè,功劳自己领,责任别人抗,自己永远是出力不讨好的背黑锅角sè,可是想到牺牲的战友,他真的没法撂挑子。

        “把李封放了。”耿直说。

        “岂不是放虎归山。”蔡沪生道。

        “他算什么老虎,顶多是条狗,放长线钓大鱼知道不?”耿直又忍不住教训起蔡沪生来。

        “好吧,先把他放回去。”蔡沪生言听计从,立刻拿起电话,却被耿直按下。

        “等等,再扣押一段时间,做出撑不住压力的样子放他走。”

        ……

        医科大附院住院部,外科病房,小佳佳已经醒来,屋里摆满鲜花,芳香四溢,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

        派出所的民jing来做笔录,小佳佳很拎得清,没有告诉他们是黑森林的人绑架的自己,她咬定不认识那些绑匪,从头到尾只是摇头。

        jing察走了,刘汉东走了进来,手提一份稀饭,看了看床头的病人身份卡,笑道:“原来你叫彭佳。”

        小佳佳嘴上有伤不方便说话,以手示意刘汉东落座,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很是兴奋。

        刘汉东坐在床边,将病床一体的小饭桌翻了上来,稀饭摆上,拿出一个小勺子说:“没吃饭吧,我喂你。”

        彭佳高兴地直点头,微微张开嘴,如同待哺的雏鸟,她的嘴角被刀割开,密密麻麻缝了好多针,容貌是彻底毁了。

        刘汉东用小勺子给彭佳喂饭,他动作很温柔很娴熟,以为经常给马凌喂饭,都练出来了,彭佳忽然停下不吃了,强忍呜咽,大滴的泪珠落在碗里。

        “哭吧,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刘汉东放下勺子,给彭佳递了条纸巾。

        彭佳开始肆无忌惮的哭泣,引得护士都来观看,不过发现是位帅哥坐在床边,也就悄悄退了出去,还帮他们把门关上。

        哭了大半天,彭佳终于停止抽泣,她似乎把体内所有悲伤和痛苦的记忆通通都随着泪水排了出去,jing神面貌焕然一新。

        “东哥,黑森林被人放火烧了。”彭佳小声道,脸上尽是幸灾乐祸。

        “对,烧了上亿的钞票,几十辆豪华汽车。”刘汉东说。

        “太棒了!”

        “你受苦了。”刘汉东抚摸着彭佳的头发,“其实你不用死扛,让他们来找我就是。”

        “东哥,我是个烂女人,我是冰妹,这些我自己心里都清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不懂事,又爱慕虚荣,就这样一步步堕落下去,被学校开除学籍,我也不敢告诉家里,每个月还催家里汇生活费,我染了毒瘾,还有各种不干净的病,我这样的人,一钱不值。可是我从没有害过人,东哥你说,我算不算好人?”

        彭佳眼巴巴的看着刘汉东,期待着他的回答。

        刘汉东沉吟良久,坚定道:“算,你是好人,好女孩。”

        “东哥,我知道配不上你,可是,你能亲我一下么?”彭佳的脸红了。

        这回刘汉东没有犹豫,在小佳佳伤痕累累的面颊上吻了一下。

        眼泪再次止不住的流淌,彭佳努力咬着嘴唇,半天才道:“这下我死了也瞑目了。”

        “吃了饭,好好休息。”刘汉东拍拍彭佳的脑袋,留下保温桶,到护士站问了彭佳的住院号,到收费窗**了一万元押金。

        回到病房的时候,走廊里乱糟糟一片,护士们风风火火的窜来窜去,医生快步走进小佳佳的病房,刘汉东急忙奔过去,就看到护士们围着彭佳包扎抢救,地上好大一滩血。

        原来小佳佳刚才割腕自杀,被护士及时发现,人是死不了的,但是谁也不敢保证病人不会再次寻短见。

        刘汉东也没辙,他只是尽仁义来探望一眼,不可能留下照顾彭佳,而彭佳的所谓男朋友早就不见了,其他朋友也都装着不认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加上毁容的打击,让她生出了轻生之意。

        抢救结束,彭佳手腕处缠了纱布,面sè惨白,脸扭向一旁沉默不语。

        刘汉东站在距离病床一米远的位置,冷声道:“你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你才多大,不到二十二岁吧,人生才刚开始,有的是重头再来的机会,从今天开始,和过去的你一刀两断吧,做崭新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