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八章 调查内鬼
  • 第八章 调查内鬼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一百五十万欧元全是崭新的五百面额,四根金砖都是一千克重量,按照当前外汇牌价和金价,这些东西总价值在一千四百万上下。www.00ksw.org

        看着这笔财富,所有人的眼睛都在放光,火雷兴奋地直搓手,崔正浩擦了擦涎水,李思睿也张大了嘴,眼神迷离,似乎在脑补分到了巨款后的幸福生活。

        刘汉东盖上了箱盖,说道:“这笔钱现在不能分,大家没意见吧?”

        “为什么不能分?”崔正浩率先发难,他才不愿意在中国常住,他的梦想是带着爱人移民南朝鲜,这笔钱正好可以得偿所愿。

        “就是,分了吧东哥。”火雷也跟着帮腔。

        李思睿不说话,但眼神说明了一切。

        只有老鬼嘴角挂着笑容,点燃一支烟,云淡风轻。

        刘汉东环视众人,道:“想死就现在分钱。”

        “咋的了,哥?”火雷眨巴着眼睛道。

        “这是一百五十万欧元,全部五百面值,你拿一张到银行去就能换出来四千多人民币来,还得登记身份证,银行都有监控,把你的样子拍下来,跑都跑不掉,什么,你说到黑市去换,你有可靠的朋友么,谁能吃下几十万欧元?还有这金砖,上哪儿兑换去,银行还是当铺?你们不知道黑森林的背景么,出了事肯定要下大力气查,稍露马脚就会被他们抓住,到时候你一个人倒霉也就算了,你是想让大家一起死么?”

        刘汉东一番话让大家沉默不语,这钱确实烫手啊,搞不好就没命花了。

        “如果兄弟们信得过我,这钱我先藏着,这半年先不动,等过了风声再想办法兑换,大家分了,怎么样?”刘汉东提出了解决方案。

        “我信得过东哥。”火雷第一个嚷道。

        “我也相信你。”李思睿是个细心的人,他很认同刘汉东的话,这一箱欧元的丢失,黑森林肯定是清楚的,节骨眼上去汇兑,不出事才怪。

        崔正浩没话说,小刀不在场,他师父可以替他做主,大家一致同意,把钱交给刘汉东保管,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刘汉东带着一箱欧元和四根金砖回到了黄花配件经营部,此时已经是上午时分,佘小青出去跑业务了,舒帆在电脑前忙碌着,安馨百无聊赖,坐在办公桌后转着笔。

        “你来一下。”刘汉东冲安馨勾勾手,带她来到后院,打开了密码箱,箱子里一沓沓欧元让安馨顿时傻眼。

        “钱已经搞来了,下一步看你的了。”刘汉东抱着膀子,不无骄傲的说道。

        “可是……可是这些都是外币啊,我怎么兑换?”安馨束手无策,满脸苦笑。

        “你难道这点门路都没有?”刘汉东很失望,他心目中安馨是个无所不能的女强人,兑换一千多万人民币应该是小菜一碟才对。

        安馨觉得脸上火烫,以前遇到此类事情,她会交给下面人处理,自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好吧。”刘汉东无奈道,“我自己想办法。”

        ……

        黑林第一时间从东北赶来,查看了地库现场,被水泡坏的豪车还没运走,一辆辆停在原地,金库被烧的面目全非,那些奇珍异宝全成了废品,最可惜就是那个珍贵木料加上昂贵手工雕刻的龙椅,和乾隆皇帝摆在乾清宫的龙椅是完全一样的,现在被烧的没法入眼,黑林摩挲着龙椅,不断地摇头。

        “大哥,剩下的木料还能切成小块,做个手串啥的,废物利用嘛。”黑森说道。

        黑林甩手就是一记大耳刮子,脆响。

        “**的,你消遣我呢,你知道这椅子值多少钱,有多大象征意义?还他妈手串,操!”黑林真生气了,太阳穴突突乱跳,丝毫不留面子。

        黑森捂着脸低下头,承认错误:“大哥我吃顶了胡说八道,您别往心里去。”

        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封忽然拔出匕首,单腿跪地,将刀锋压在左手的小拇指上。

        “封哥,你这是干什么?”黑子神色大变。

        黑林瞟了李封一眼,无动于衷。

        “大哥,我保管不力,该受罚,我李封发誓抓出这帮小崽子,一寸寸撕了他们!”李封咬牙切齿,毅然按下刀柄,小拇指断了,血忽忽往外冒。

        “包扎一下吧。”黑林道。

        “大哥!”李封含泪喊了一声。

        黑林打了个响指,手下递上雪茄,帮他点燃,这才沉痛无比道:“如果这些东西是我私人的,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钱财乃身外之物,怎么能有兄弟重要。”

        “就是!”黑子捧哏道。

        “你闭嘴!”黑林瞪了黑子一眼,继续说:“可是这些东西,是大老板放在咱这儿,委托咱们保管的,咱既然承诺了人家,就得把事情做好,对吧,大老板是什么身份,你我心里都有数,我敢说,三十年后,刘飞是要问鼎中央的潜力股,你们知道问鼎是什么意思么?”

        李封和黑子都摇头,其实他俩心里都明白,但这个当口必须装傻充愣。

        “大老板是有希望做国家领导人的,懂么?”黑林压低声音说,“到时候咱们的生意能做到多大,你们想象一下。”

        “大哥,我错了,我真错了。”李封再次承认错误。

        黑林摆摆手:“算了,既然发生了,就下力气去追查,上面我去解释。”

        此时刘飞已经不在朱雀饭店办公,大部分时间都在市政府,520事件后为了避嫌,他一直相当低调,调研的密度都比以往降低了许多。

        黑林的身份比较特殊,刘飞不会在公开场合见他,而是选择了比较放心的市政府第一招待所,空无一人的地下游泳池,刘市长接待了自己的白手套黑林先生。

        黑林向刘飞汇报了损失情况,一亿五千万现钞的焚毁并不让刘飞太过难受,那些珍奇异宝的损失也不打紧,唯有龙椅和一些老爷车被烧毁让他很是遗憾,毕竟是花钱买不来的东西。

        “别太往心里去。”刘飞拍了拍黑林的肩膀,“这点小损失对于我们整个盘子来说,不算什么,需要搞清楚的是,这伙人什么身份,是求财,还是有别的政治目的。”

        黑林严肃的点点头:“老板,我一定查清楚。”

        “其他方面没出什么问题吧?”刘飞问道。

        “还好,沈局长给面子,没深究。”黑林知道刘飞问的是赌场的事情,如果沈弘毅想抓住这个把柄做文章,黑森林关张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去吧,别太过责罚下面人。”刘飞手一弹,黑林会意,起身告辞:“明白,老板我先走了。”

        黑林离开后,刘飞抖开浴巾,一个猛子扎进游泳池,奋力挥动双臂,以豪迈的自由泳游向尽头。

        ……

        黑森林挂出了大牌子,声称内部装修,停业一周,所有员工薪水暂扣,不许离职,当然想走也可以,只是要当做窃案的嫌疑人来对待,拉进小黑屋暴打一顿再说。

        黑森林上下噤若寒蝉,员工们包括坐台小姐都静静坐着,等候过堂,据先进去的同事说,没什么可怕的,就是问清楚姓名籍贯,以前在哪儿干的,来黑森林多久了,对薪水满意么,诸如此类的家常话。

        与此同时,数名工程人员正在地库中提取证物,虽经火烧,金库大门依然保持原样,到底大门是怎么打开的,这是破案的关键,技术人员调查后得出结论,金库的钢制大门是从内部打开的。

        金库的墙壁是三米厚的混凝土,火箭筒都炸不开,到底问题出在哪儿,很快答案来了,窃贼是从通风管道爬进来的,当初设计施工的时候时间仓促,用的是原先的老管路,只是在进入金库的那一段临时改造了一下,尺寸确保人类钻不进来,还加装了防护网,千算万算,没料到居然有会缩骨术的人才。

        嫌疑人范围缩小,重点盘查一米六左右的女服务员以及坐台小姐,尤其身材苗条娇小可人的类型。

        随着技术人员的深入调查,留在管道中的两辆履带式运送车被发现,还有乙炔喷罐和螺丝刀等工具,真相似乎就在眼前了。

        黑森林忙着自我盘查,詹子羽却飘然而去,他没有告诉黑子和李封,自己曾经看到过酷似刘汉东的人,一来证据不足,二来他偏执的认为他是自己和刘汉东的私仇,如果黑森林的人马搅进来,游戏就不好玩了。

        调查还在继续,技术人员发现当夜的监控视频全都不见了,安防系统被黑客攻击,手段高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几个身体柔韧程度颇佳的小姐被关进了密室严刑拷打,却一无所获,她们的柔术只是初级水准,伺候口味刁钻的客人还行,钻A4纸大小的管道还差了不少。

        正在调查陷入僵局之时,一个领班提供了线索,事发前,三楼新来的服务员小明曾经脱岗去拉大便,消失了很长时间。

        安保部立即召“小明”问话,也就是改名换姓的小刀,他若无其事的走进部长办公室,就觉得气氛不对,四个大汉前后左右站着,手里握着铁指套和橡皮棍,脸上挂着冷笑。

        “说吧,谁让你干的。”部长心平气和的点了一支烟,将腿搁在了办公桌上。

        “你说什么,我不懂。”小刀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非得动手是不是?”部长眉毛一扬,“还愣着干什么,给他褪层皮!”

        四个东北大汉围了上来,对付小刀这种瘦弱的南方少年,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

        小刀胳膊轻轻一抖,一柄锋利的细长刀子从袖子中滑出握在手中,身子一矮,四个大汉全都捂着腿哀嚎起来,部长瞠目结舌,就看到小刀冲自己笑了一下,飞身跃出了窗户。

        这可是六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