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章 四十大盗
  • 第七章 四十大盗

    作品:《匹夫的逆袭

        沈弘毅很清楚,耿直盯的案子正是公安部督办的特大国际贩毒案,毒贩被堵在黑森林,那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岂能因为这是黑子的场子而错过,他当即下令特警进入黑森林。www.00ksw.org

        可是这样一来,黑子的精神紧张了,要知道黑森林藏污纳垢,黄赌毒什么都沾,地下一层是赌场,地下二层是金库,被警察抓个现行,不但要查封场子,连刘飞都要受到影响,他本来就是头脑简单之辈,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差,就一句话,不许任何人进来!

        保安们堵住了大门,和特警队员们对峙起来,这下可有热闹看了,沈弘毅也皱起眉头,这个黑子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毒品交易和他有关?

        黑子不傻,知道自己顶不了多久,还要靠刘飞来压制沈弘毅,他悄悄拨通了刘飞的私人手机号码,可是响了很久没人接。

        此时黄展东和林小武尚未离开黑森林,黄老板敏锐的察觉这场火灾来的蹊跷,他望着外面云集的警察质问詹子羽:“这是怎么回事?”

        詹子羽说:“黄生放心啦,都是自己人。”

        黄展东并不放心,向林小武使了个眼色,又对詹子羽说:“我现在就要离开。”

        詹子羽点点头:“好,我送你从后门走。”

        ……

        院子中,刘汉东等人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起来和普通客人没啥区别,李思睿隔得老远朝这边张望,刘汉东朝他笑了笑,暗示一些顺利。

        李思睿做出打电话的手势,刘汉东会意,拿出手机看了看,果然有李思睿发来的信息。

        保安们还在和特警对峙,坚决不许他们进入黑森林,沈弘毅不傻,夜总会肯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揭破之后如何与刘市长相处是个大难题,可是手下警员被一群保安挡在外面,对于警方的威信是个严重的损害,自己不得不做出选择。

        沈弘毅身兼武警支队政委,在场的武警快速反应中队也要听他的指挥,黑森林这帮野保安是拦不住军警冲击的,只要他一句话,就能破门而入,黑森林的一切秘密也将公诸天下。

        是闯,还是不闯,沈弘毅在犹豫,忽然手机响了,是刘飞打来的电话,沈弘毅屏退众人,接了电话,刘飞果然问到了黑森林的事情,指示一定要保护好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并未提到其他。

        听话听音,这个档口打电话来,肯定是传递某种态度,沈弘毅深吸一口气,决定退一步。

        忽然枪声传来。

        黑森林后门是和隐蔽的地方,黄展东和林小武刚出门就遇到了武警,两名武警战士喝令他们站住,拿出身份证。

        林小武二话不说,当场拔枪,嘡嘡两枪放倒两名没配枪的武警战士,转身就跑,一辆汽车疾驰而来,二拿坐在车上,右手掌方向盘,左手开枪,可惜准头劲差点,三枪都没打中,林小武回身两枪,子弹打在风挡玻璃上,二拿猛打方向盘,汽车撞在护栏上,气囊弹出,人被撞了个七荤八素。

        附近武警迅速赶来救护中枪战友,好在两人都没伤在要害,紧急送医还有的救。

        沈弘毅在第一时间接到报告,他本来打算把人撤下去的,这下也由不得他了,轻轻一挥手,早已按捺不住的巡特警支队长兼公安局副局长石国平拿起对讲机:”各单位注意,强行进场!”

        特警们不再客气,冲锋枪上膛,谁敢阻拦当场开枪,保安们泄了气,让开一条路,警察蜂拥而入。

        但大院内的客人还是没有自由,所有人都必须登记身份证号码,检查后才能离开。

        黑森林一片乱糟糟,特警,武警,派出所民警,缉毒警,全都进来了,场面非常混乱,谁也没有留意到,从停车场中走出两名身穿黑色作训服,头盔面罩携行具俱全,身背95式自动步枪的特警队员。

        特警出门,自然没人拦阻,两人顺利出门,装模作样一番,消失在暗处。

        老鬼和李思睿都有合法身份,也顺利出门,只有小刀身为黑森林服务员,暂时还不能离开。

        大家出了黑森林的大门,回到面包车里,刘汉东问:“谁看见小崔了?”

        众人都摇头。

        老鬼说:“好像他又进去了。”

        “这家伙,真他妈添乱。”刘汉东心里直打鼓,一箱子欧元已经借助特警身份成功运出,崔正浩如果出事,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我回去一趟。”刘汉东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我也去。”火雷紧随其后。

        ……

        大批警察强行进入黑森林,幸亏黑子早有准备,命人迅速将赌场中的赌具收起来,不过这个担心是多余的,警察们又不是来抓赌的,他们的目标是大鱼。

        地下二层已经被水淹没,人进不去了,这也算因祸得福,小金库不会曝光,李封和黑子都松了一口气。

        忽然负责搜查的特警从角落里拖出一个人来,只穿内衣,剃着小平头,昏迷不醒,看样子是被人打晕的。

        特警正要将人送去救治,旁边路过的消防队员大声惊呼:“这不是小王么!”

        事情复杂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李封,大家下意识的认为,这事儿是黑森林的人干的,大概是小王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才被他们灭口的。

        李封百口莫辩,这事儿上哪儿说理去,俺们黑森林也是受害者啊。

        好在还有聪明人,指出可能是有人打晕小王,穿上他的衣服蒙混过关,于是警察们赶紧用对讲机通知,严查假冒的消防队员。

        此刻崔正浩已经换下了灭火工作服和头盔,从消防车上扯了一件武警制服披上,消失在人群中,他的腰间别着一把朝鲜造68式手枪,刚才杀了个回马枪,就是为了取回自己的手枪。

        刘汉东和火雷没有找到崔正浩,却和詹子羽擦肩而过,刘汉东认出了詹子羽,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却发现詹子羽也在回头张望,阴冷的目光如同蛇蝎。

        刘汉东脸上蒙着黑头套,只露出一双眼睛和鼻孔,他相信詹子羽认出了自己,但此时此地,却无计可施,同样的,詹子羽也不敢轻举妄动,两人就这样隔了两步远对视了几秒钟,不约而同的各自扭头走了。

        ……

        警察们没有抓到任何嫌疑人,只好撤离黑森林,客人和普通工作人员也都离开了,只剩下黑森、李封等核心人员,地下室内,抽水机彻夜轰鸣,将地库中的积水抽走。

        直到黎明时分,地库才排干了积水,黑森和李封走了进去,经历了浩劫的地库一片狼藉,水火无情,几十辆豪车完全变了模样,即便没被火焚毁,也被水泡坏了,损失不可计数。

        金库更是重灾区,被烧的一塌糊涂,一亿五千万现钞全变成了灰烬,象牙犀角都烧了,龙椅也报废了,最可气的是那些珍藏的茅台酒,全变成了助燃剂,好在黄金损失不大,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黑子和李封相对无言,脑海里翻来覆去就是一个词儿:出大事儿了!

        老大不在家,把这一摊子交给他们俩,结果闹成这个样子,损失巨大,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一亿五千万人民币现钞被焚毁,黄展东带来的那一箱子一百五十万欧元,也连箱子一起不见了,估计是被窃贼偷走了,现在有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就是拿什么支付西北来的冰毒生产商。

        还有一个更加要命的问题,用什么来让刘飞相信,这些钱是被人烧了,被人偷了,而不是自己人黑了,一亿五千万现金不翼而飞,连灰烬都随着水流消失,要知道这么多钱重达一吨半,得动用叉车才能搬走,怎么可能说丢就丢。

        犹豫再三,黑子还是给大哥黑林打了电话,告诉他这边出事了,金库被人点了。

        电话那边黑林还没睡醒,问道:“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大哥,金库被人点了,损失很大。”黑子低声说。

        那边传来一阵排山倒海般的骂声,震得黑子耳膜生疼,他举着听筒默不作声,李封也噤若寒蝉,老大发起脾气来六亲不认,这会儿可别触他的霉头。

        骂了一阵,黑林终于恢复平静,问道:“损失有多少?”

        黑子说:“所有的东西一把火全烧了,只有黄金损失不大,其余的……”

        黑林说:“别着急,我问你啊,那些车没事吧?”

        黑子语塞,他实在不忍心告诉大哥,所有的车全报废了。

        “好吧,我知道了,我马上赶回来。”黑林不愧是老大,他已经猜出那些车也完蛋了,却并未再次发飙,而是冷静下了指令,“我回来之前,一切东西不要乱动,所有人员保持原样,谁也不许走。”

        “大哥,你怀疑有内鬼?”黑子小心翼翼问道。

        黑林冷哼一声:“肯定有内鬼,最近三个月招的员工,你都留意着,谁提出离职,谁就是内鬼。”

        黑子摩拳擦掌:“大哥,你指明方向我心里就有数了,这回我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简直活腻了!”

        ……

        与此同时,活腻了的几位师傅,正在面包车里坐地分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