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章 潜地大盗
  • 第四章 潜地大盗

    作品:《匹夫的逆袭

        崔正浩扮演的是土豪,穿豹纹T恤和花西装紧腿裤,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腰带扣是一个巨大的H,刘汉东扮演的是保镖,人高马大气势汹汹,两人高谈阔论,有说有笑走向赌场方向,服务员看到贵宾卡,主动引路,带他们进了电梯。www.00ksw.org

        赌场在地下一层,出电梯就是一个安检门,几个黑西装站在旁边,彬彬有礼的检查着赌客们的随身物品,刘汉东和崔正浩顿时傻眼,他们身上不但带了钱,还带了枪和电击器,这可如何是好,难不成找个借口回头就跑?

        正在犹豫之时,刘汉东看到前面有个赌客,主动亮出别在裤腰带上的手枪,豪气万丈道:“给哥放好了。”

        保安很客气的接过,点头哈腰道:“哥哥,放心,我们这绝对安全,给您放保险箱里。”

        刘汉东心里有底了,以眼神示意小崔放松。

        小崔的心理素质还真不是盖的,平时一副窝囊猥琐的样子,关键时刻毫不掉链子,别看小脸黢黑,趾高气扬霸气冲天,活脱脱一个乡下暴发户嘴脸。

        “给我锁好。”崔正浩拔出朝鲜造68式手枪,旁若无人的往桌上一拍,保安被他气焰镇住,恭恭敬敬收起枪,给他一个牌子,出门的时候可以领取自己的敏感随身物品。

        刘汉东身上带了个电击器,就是个手电筒模样的小玩意,可以释放瞬间高压,使目标丧失行动能力,这玩意在夜场保安中使用的很多,并不稀奇,保安们也将他的电击器收了起来。

        但凡赌场来了新面孔,监控室都会加以注意,但李思睿及时切换了视频,监控室根本没看到刘汉东和崔正浩,所以没触发警报。

        保安照例进行了搜身,两人身上没带武器,只有钱和钥匙,被放了进去,自己换筹码,找桌子开赌。

        与此同时,黄展东和林小武也在这一层的贵宾室内品尝着洋酒,李封在旁陪坐,说赵先生堵车,大概要晚到一会儿,黄镇东说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

        “要不,玩两把?”李封招呼荷官发牌,陪黄镇东玩起了梭哈,过了一会儿,詹子羽进来了,双方握手寒暄,李封让人把牌桌撤掉,闲杂人等退下,拿起遥控器冲天花板按了一下,关闭了摄像头,这种交易,自然不能被人看到,哪怕内部人也不行。

        十几秒后,摄像头自动开启,不过不是监控室的人在操作,而是李思睿在操作。

        李思睿面前有三个画面,一个是小刀在管道中爬行的虚拟动画,一个是刘汉东和崔正浩在牌桌前装腔作势,还有一个是贵宾室内的交易,他开动了录像模式,将镜头拉近,对准了黄镇东手中的密码箱。

        黄展东在等电话,哪怕是地下一层,手机也是有信号的。

        此刻,一千五百公里外的香港外海,月黑风高,货轮上卸下的箱子被装进大飞舱内,四台雅马哈引擎的大飞快速向岸边驶去,船尾拖出一道雪白的浪花,驾船的人神情紧张,尽管知道水警不会出现,船上的护卫还是打开了冲锋枪的保险,随时准备开火。

        大飞成功靠岸,有人接货,双方没有多余的话,拿货走人,不留痕迹。

        又是一次完美的接货,满载冰毒的商务车上,一人拿出卫星电话,拨通了黄镇东的手机。

        “阿展,搞定。”

        “OK。”黄展东挂了电话,拿出钥匙打开手铐,将密码箱放在茶几上,按了一组数字,箱子自动打开,里面全是崭新的蓝紫色的钞票,500EURO字样显示这是面额最大的五百欧元,一叠一百张,五万元整,一共三十叠,一百五十万欧元。

        李封从台子下面拿出验钞机,随便挑了一叠钞票,拆开来过了一遍,自然都是真欧元,没有假货。

        “哈哈哈,拿酒来,咱们庆祝一下。”李封说。

        服务员拿了一瓶红酒进来,给贵客们斟酒,又进来两个穿黑西装戴耳麦的秃头汉子,李封亲自把钱送到金库去,詹子羽在房间里陪黄展东喝酒。

        金库在下面一层,走楼梯下去,要经过两道门,都需要刷门禁卡,输入密码,李封提着箱子在门口等待,他在等黑森,金库大门需要两个人同时才能打开。

        五分钟后,黑森下来了,点头喊声封哥,拿出门禁卡刷卡输密码进门,下楼梯,再刷卡进门,门内站着两个手持五连发的汉子,他们是金库的守卫。

        来到金库门前,李封和黑森同时拿出钥匙,插入锁孔转动,然后黑森眼睛对着高科技的虹膜电子识别装置扫了一下,大门这才解锁,保安上前用力将圆形的钢制大门拉开,李封没进去,将箱子交给黑森,黑森打开看了看,提着进了金库,几秒钟后就出来了,关门上锁。

        “你陪客户玩着,我还有事。”黑森说。

        “你忙你的。”李封摆摆手,虽然黑森是黑林的兄弟,但是贩毒这种核心业务,还是李封在负责,黑森并不插手。

        刘汉东和崔正浩一前一后离开了赌桌,拐进了走廊,刘汉东拿出一张卡,这是李思睿自己做的门禁卡,在门锁上晃了一下,耳机中传来李思睿的声音:“3618。”

        这是门锁密码,刘汉东输入后,门开了,两人闪身进去,就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崔正浩警惕的握紧了拳头,却发现来的是老鬼。

        三人都没说话,进了楼梯,在里面静静等着,刘汉东抬腕看时间,距离九点还有五分钟,餐车会不会准时到?如果不到,怕是要硬攻了。

        这五分钟很难熬,对讲机的信号受到影响,听不到李思睿的指令,手上又没有武器,被发现的话就死翘翘了。

        终于,开门的声音传来,有人推着餐车下楼了,这儿的楼梯是带坡度的,餐车轰隆隆直响,刘汉东站出来说道:“喂。”

        送餐的服务员一愣,崔正浩出现在他身后,一记手刀,人就软绵绵躺下了,刘汉东扒下他的衣服胡乱套在身上,让小崔藏在餐车下面,用布当着,缓缓走过去,刷卡,输密码,开门。

        九点是吃宵夜的时间,护卫从猫眼望出去,是生面孔,黑森林人员变动很大,临时来新人送餐也不奇怪,而且服务员是不用进来的,只需把餐车推进来就行。

        门开了,护卫问道:“今天宵夜吃什么?”

        “吃板刀面!”刘汉东猛地将餐车推过去,撞翻了一个家伙,另一人急忙举枪,崔正浩如同饿狼般从餐车下面窜出来,将其扑倒在地,直取咽喉,那边刘汉东也抬腿踢在护卫裆部,照太阳穴又狠狠来了一下,两人没出声就被制服了。

        刘汉东冲摄像头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他知道李思睿一定在观看。

        面包车里的李思睿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太惊险了,已经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简直和看美国大片差不多了,好在自己不用以身犯险,不然肯定要犯心脏病。

        刘汉东这一组得手了,下面就看小刀的了,可是视频显示,小刀被困在一个位置动弹不得了。

        小刀被管道中一道铁栅栏挡住了,而且是焊死的,他随身带的螺丝刀根本不管用,急的他满头大汗,前进不得,后退不得,还联系不到外边,这可咋办。

        刘汉东同时也联系不上李思睿,但他可以用对讲机呼叫小刀,因为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小刀就在天花板上的管道里。

        小刀听到耳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激动的差点哭了,他忙不迭的告诉刘汉东,自己被一道铁栅栏阻拦住了,没办法前行。

        刘汉东急眼了,小刀进退不得,只能指望老鬼了。

        老鬼检查了一下金库大门,摇摇头说:“不行,打不开。”

        崔正浩检查身下人的瞳孔,说道:“人死了。”

        被他锁喉的那家伙,已经没了心跳呼吸,一米八几的壮汉,就这样死在了小崔手下。

        已经出了人命,事情超出了控制,刘汉东拿出手机看,信号全无,四下踅摸,终于发现了固定电话,他抓起话筒,给李思睿打电话。

        面包车里,李思睿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吓了他一跳,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这种紧要关头哪有心情接电话,顺手就挂了。

        电话又响了,李思睿刚要再挂,忽然看到屏幕上刘汉东冲自己打手势,另一只手拿着电话,顿时明白过来,赶紧接了。

        “老李,小刀遇到麻烦了,焊死的铁栅栏,过不起。”

        李思睿懊悔万分,侦察的不够细致,是要出人命的啊。

        好在他早有准备,车里有一辆遥控坦克,还有一个乙炔喷罐。

        “火雷,要不你进去,把东西送下去。”李思睿对驾驶座上的火雷说。

        火雷是支援组的,负责开车,他有些手足无措:“老李哥,不是我不愿意,我这技术实在不行啊。”

        李思睿心说也是,这活儿别人都干不来,只有自己亲自出马!

        “给我支烟。”李思睿说。

        火雷急忙帮他点了支烟,李思睿深深吸了几口,镇定一下心神,把东西放进双肩包,毅然走向黑森林夜总会。

        风萧萧兮易水寒,李思睿心头响起了悲壮的背景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