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八章 条形码
  • 第六十八章 条形码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从车里走了出来,目睹干jing们将汽油桶从车上卸下,他知道这里面装的是打入毒贩内部的侦察员马宏正,几个小时前是自己亲手结束了他的痛苦。www.00ksw.org

        汽油桶里灌满了水泥砂浆,极其沉重,好几个人才将它搬了下来,刘汉东默默立正,举起右手放在额边,向牺牲的战友施以严肃的军礼。

        从支队大楼里迎出来的值班干jing和车上下来的禁毒战士们,见此情景也都停下脚步,立正敬礼。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天际shè来,东方破晓,大楼顶端旗杆上的五星红旗猎猎飘扬,红的耀眼。

        耿直匆匆走来,拍拍刘汉东的胳膊:“进来说吧。”他眼睛通红,布满血丝,胡子拉碴,疲惫不堪。

        其他缉毒民jing也都jing神不振,垂头丧气,毕竟牺牲了战友对士气的打击很大,但刘汉东后来才知道,打击士气的其实是另外一件事。

        刘汉东跟着耿直走进办公楼,被一人拦下问道:“你就是刘汉东?”

        “是我,怎么了?”刘汉东打量对方,身材高大,穿着藏青sè常服,佩二级jing监的肩章,戴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一看就不是亲临一线的jing察。

        “跟我来一下。”此人转身就走。

        刘汉东理也不理他,他是沈弘毅亲自联系的特勤,才不甩这些坐办公室的家伙。

        耿直却转身道:“汉东,服从纪律。”

        刘汉东愣住了,因为他看到耿直前面站了两个jing察,佩戴着jing务督察的证章,神sè严肃,不对劲,耿直出事了。

        耿直被督查带走了,那个二级jing监也停下脚步回头不耐烦的喊道:“哎,还要我三请四请么!”

        “耿支队怎么了,你们要查他!”刘汉东高声喝问,所有人都停下动作看过来,禁毒大队的同事们投来支持的目光,看得出他们都愤愤不平。

        “小刘,别担心,例行公事而已。”耿直苦笑道,“配合组织调查吧,别冲动。”

        刘汉东还是按捺住了脾气,跟着二级jing监来到一间屋,他顿时觉察不对劲,这不是办公室,而是审讯室,一面墙全是玻璃,天花板上有摄像头,自己和犯人的区别,仅仅是没戴手铐而已。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蔡沪生,省厅禁毒局的,从现在起,我负责这个案子。”二级jing监摘下眼镜慢慢擦拭着,神情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

        “耿直出了什么事?”刘汉东问道。

        蔡沪生戴上眼镜,说:“耿直被停职了,因为他的疏忽,直接导致青海省厅一名侦察员牺牲,长达半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损失巨大,影响恶劣,现在这个案子由省厅禁毒局接管,你以后对我负责就行。”

        刘汉东才不吃他这一套,硬邦邦道:“我不认识你。”

        蔡沪生拿起一个牛皮纸档案袋说:“你不认识我,我可对你了如指掌,刘汉东,退伍兵,黑车司机,防暴特jing,青石高科驾驶员,庆丰地产前总经理,交通学院前校长,江大学生,你的身份还真不少,干过的职业数不胜数,不过每一个都不长久,你知道为什么么,就因为你这个臭脾气。”

        刘汉东说:“对了,我就这样的人,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

        蔡沪生淡淡一笑:“所以我理解你,耿直被停职处理,你闹情绪是正常的,不过咱们的工作不能因此受到影响,不然烈士的血不就白流了?现在说说昨晚的情况吧。”

        刘汉东深吸一口气,耿直下台,没人保着自己,亲手送马宏正一程的事情断然不能告诉这个姓蔡的家伙。

        他从文峰大酒店街头开始说起,每个细节都讲的很详细,唯有仓库里杀死马宏正那一段,把凶手说成了马啸虎,说是马啸虎亲手打死了马宏正,一枪打在心脏。

        天花板上的摄像机一直在拍摄,蔡沪生笔走龙蛇,写的很快,完了将笔录推过来说:“看一下,没错误就签名。”

        蔡沪生的书法很不赖,如果说从字体可以看出一个人的xing格,那这个人一定是yin柔内敛型的。

        刘汉东签了名字,说:“我可以走了吧?”

        蔡沪生说:“今后你的工作我负责,有任何事情,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刘汉东没说什么,起身离去,来到外面才发现艳阳高照,蔡沪生问的很详细,做笔录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自己连早饭都没吃呢。

        刚要去开车,又被人叫住:“你是刘汉东么,来一下。”

        叫他的人是jing务督察,肯定是牵扯到耿直的事情,刘汉东很配合的跟督察走进办公室,继续做笔录。

        原来耿直的麻烦不仅仅是工作失误造成外省同行牺牲,他还涉嫌挪用毒资,外借枪械,这两件事都和刘汉东有关,其实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只不过上面有人想整耿直,这些才被拿来说事。

        督察的态度和蔡沪生不同,蔡沪生是高傲,督察是生硬,刘汉东耐着xing子应付他们,因为他知道,这事关耿直的事业前途,不是自己耍脾气的时候。

        做笔录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马凌打来的电话,督察放下笔说道:“把手机关了。”

        刘汉东终于爆发:“**的,凭什么!老子又不是犯人,你们他妈的就会整自己人,耿大队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缉毒,身上多少伤疤你们知道么!老子陪毒贩子周旋大半夜,命都快没了,你们知道么!老子不是犯人!”

        督察说:“注意你的态度。”

        “注意你妈逼!老子不陪你玩了。”刘汉东起身就走,边走边接电话,声音温柔许多:“老婆,啥事?”

        两个jing察拦住去路,刘汉东对话筒说:“稍等一下我打回去。”挂了电话,把手机揣兜里,冷冷道:“真要拦我?”

        刘汉东这几年手上沾了不少血,本来在江大就读一段时间,戾气成功的掩盖住了,不过最近遇到的憋气事儿太多,本xing中不妥协的劲儿又上来了,非战争年代,手上十几条人命的家伙,散发出来的凶暴气息排山倒海一般,再加上刘汉东在系统内恶名远扬,当防暴jing察的时候就多次不服从命令,干的事儿让人又佩服又心惊,和这货面对面,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jing务督察退缩了,刘汉东不是罪犯,而是特勤,他们没正当理由无法留置他,再说他在案件中的作用极大,是别人无法替代的,谁也不敢把他逼急了。

        出了办公室,缉毒大队的战友们站在走廊里,都没说话,他们显然听到了刘汉东发飙的怒吼。

        刘汉东冲他们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快步出门,站在阳光下心情才好了一点,他先给马凌打了电话报平安,当然没说自己经历生死危险的事情,只说配合耿大队办案去了,抓了不少拆家,缴获大批冰毒,挽救了许多少年。

        “老公最厉害了,早点回来,我想你了。”马凌说,她jing察的女儿,对刘汉东当特勤并不排斥, 反而引以为荣。

        打完电话,刘汉东驱车来到沃尔玛超市,拿出那张印着条形码的热敏纸,对着储物柜控制面板扫描了一下,当然没有任何柜子应声而来,因为超市每天都要清理存物,不可能长期霸占。

        刘汉东找到工作人员询问,对方带他来到办公室提取物品,马宏正放在储物柜里的东西是一个超市购物袋,里面有毛巾牙刷牙膏针线包,以及一本《故事会》。

        这一包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情报,刘汉东将毛巾对着阳光翻来覆去的看,把牙膏皮割开检查,牙刷柄也掰断了,没发现任何线索,那本故事会也没什么稀奇的,是上个月的过刊,大概是毒贩子们闲暇时候解闷的读物。

        不对头,如果这里面没有情报,马宏正为什么临死前将储物柜存条塞在自己袜子里,这可是冒着风险的,搞不好两个人一起完蛋。

        马宏正是青海省厅的禁毒侦察员,打入贩毒集团内部的时间很久,他的行为必定是有原因的,可是以刘汉东的能力,暂时无法解开谜团,但他又不想把这包东西交给蔡沪生,不想让这帮人窃取马宏正用命换来的情报。

        何去何从,刘汉东陷入矛盾之中。

        最终他决定去找胡朋,经过上次高架路上的并肩战斗,他对胡朋的信任程度超过了徐功铁。

        胡朋现在的职务不低,是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对公安系统高层的事情比较了解,他告诉刘汉东,耿直这回要倒霉,这哥们一向特立独行,不把领导放在眼里,以前护着他的老领导退休了,新来的支队长忌惮耿直的能力,一心想把他拉下马,这回借着外省侦察员牺牲的由头进行打压,谁也没招。

        “这案子相当大,国际刑jing组织,公安部禁毒局,香港jing务处联合办案,办好了那就是天大的功劳,现在案件基本进入收尾阶段,你懂么?”胡朋意味深长的说道。

        刘汉东当然懂,最艰苦的侦察阶段已经结束,现在是出成绩的时候,所以耿直被免职,有人要来摘桃子了。

        “蔡沪生这人什么来头?”刘汉东问。

        “他啊,老丈人是副厅长,家里很有背景,刑侦学硕士毕业,论文写得不错,但是没干过一线工作,没下过基层,没干过刑侦,更没干过缉毒,纸上谈兵,夸夸其谈。”胡朋毫不掩饰对此人的鄙夷。

        刘汉东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决不能把情报交给蔡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