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二章 募股
  • 第六十二章 募股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认识陈八尺,这汉子四十出头,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腿脚不是很便利,也没上过学,没什么文化,就会修车,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除了四个轮子的不能修,其他都不在话下,他人缘好,客户多,门面房是自家的房子,生意做的不错,凭什么被你购并啊。www.00ksw.org

        可是看着舒帆殷切的眼神,他不忍心打击,只好说:“好吧,明天陪你去看看。”

        次ri上午,黄花电动车配件经营部办公室,第一次重要战略会议正在召开,舒帆用打印机将自己的计划书打印了五份,人手一份,存档一份,很认真的介绍了自己的想法,安馨和佘小青对望一眼,都觉得匪夷所思。

        购并一家修车铺,这就是复国的第一步么,怎么感觉很儿戏啊。

        但是舒帆是当真的,并且获得了总经理刘汉东的支持,安馨和佘小青属于打工仔,没有反对的权力,只能跟着前往,八尺修车铺就在铁渣街南头,黄花小区北门附近,距离二百米,用不着开车,不过好歹是商务活动,正装是要穿的。

        安馨和佘小青踢掉拖鞋,换上高跟鞋,从衣柜里拿出高档职业女装,唏嘘一番,打扮起来,化了淡妆,拎着小包包,出门谈判去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没有大批助理跟班,没有轿车接送,只能溜溜达达走过去。

        八尺修车铺没有门头广告,只有一个硬纸板绑在路边树上,上写两个字:“車俢”。小平房前摆着水盆,打气筒,工具箱,小马扎,一辆26女式自行车倒着摆在地上,车胎已经被扒出来。

        女士们驻足不前,刘汉东喊了一嗓子:“老八!”

        一个中年汉子从屋里钻出来了,他个子高,门框太低,所以是钻出来的,这就是传说中的陈八尺,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倒也不虚,足有一米八五的身高,膀大腰圆,穿一件铜扣子的旧式武jing军装,带着油渍斑斑的套袖,加肥牛仔裤,皮凉鞋,声若洪钟:“干啥?”

        “谈事儿。”刘汉东说,摸出了烟盒。

        “吸我的!”陈八尺粗鲁的将刘汉东的中华烟挡回去,掏出自己的红梅。

        两人点上烟吞云吐雾,陈八尺看了看舒帆,笑道:“丫头,又来了。”

        “嗯,来谈重组的事儿,就是昨天我和你说的合伙干生意,今天我们都来了。”舒帆说,小脚一踮一踮的,兴奋无比。

        “噢,进屋说吧,喝水不?”陈八尺瓮声瓮气,扭头回屋。

        众人也跟着进屋,安馨一进门,差点被异味熏出来,屋里摆着床铺和饭桌,堆着车胎蓄电池等货物,床下痰盂里似乎还有黄sè的液体,浓烈的烟味、酒味、体臭以及各种令人不愉快的味道充斥鼻腔,让人极度的不舒服。

        “还是外面谈吧,屋里空间太小了,坐不下。”舒帆看到安馨的表情,说了一句,心里却道,我昨天可是在这间屋里坐了足足四十分钟哦。

        “行,外面谈,我给你们拿板凳。”陈八尺拿了几个马扎子出来,大家落座,他叼着烟坐在自行车旁,一边补胎一边谈事儿。

        舒帆说:“陈大叔,就是按照昨天我们说好的那样,您的修车铺挂我们的招牌,我们负责进货,您负责销售和维护,咱们合作双赢,做南区的青石电池总经销,我保证您一年内发家致富,娶上媳妇。”

        陈八尺呵呵一笑:“这丫头,一张嘴真会哄人,行,就按你说的办。”

        舒帆说:“那就这么说定了。”

        陈八尺说:“嗯,定了,你忙你的去吧。”

        安馨和佘小青面面相觑,商务谈判就这样三言两语结束了,也不签个协议啥的,太儿戏了吧。

        舒帆只是个十七岁的女孩,高中生的年纪,办事不靠谱也是可以理解的。

        谈判结束,四人往回走,舒帆边走边安排工作:“小青姐,回头你联系做一个门头广告牌,争取不要自己出钱,我看铁渣街上小铺门头都是有广告商赞助的,咱们也能这样干。”

        又对安馨说:“最重要的一步是争取到青石电池的代理权……”

        安馨手扶额头,心说这丫头又在闭门造车了,电池经销代理权岂是这么轻易拿下来的,人家总经销都是正规实体店,年销售千万元这个级别的,凭什么给你代理权啊。

        佘小青忍不住道:“小帆,你太天真了,代理权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

        舒帆眨眨大眼睛:“可是我觉得可以。”

        “那好吧,小青,陪她去试试。”安馨道,这丫头不撞南墙不回头,是该让她受点挫折了。

        事不宜迟,佘小青当即陪同舒帆前往青石高科总部,去争取电池代理权。

        青石高科拳头产品就是电池,但主要是各种配套方案,直接供应给混合动力汽车或者其他使用高能电池的产品,电池的零售主要是针对广大市民使用的两轮电动车,这个销量在青石高科体系中只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佘小青熟门熟路,带着舒帆来到销售部,她毕竟当过总裁助理,不好意思见这些基层员工,迟迟疑疑的不想进去,舒帆理解她,自己推门进去了。

        销售部是一个很大的办公室,人来人往,忙忙碌碌,没人搭理这个陌生的小女孩,舒帆走到一张办公桌前打听主管在哪里。

        “主管不在,你有什么事?”职员敲打着电脑,斜眼看看舒帆。

        “我想做青石电池的近江总代理。”舒帆很认真的说。

        那人停下手上的工作,诧异的看着舒帆:“你说什么?”

        “我想做青石高能电池的近江销售总代理。”舒帆重复道。

        周围几个职员都扭头看过来,上下打量着舒帆,像在看怪物。

        舒帆还是学生打扮,牛仔裤,帆布鞋,卫衣,短发,明眸闪亮。

        “姑娘,你是哪家的?”那人问道。

        舒帆拿出了名片,这是她自己用激光打印机打出来的,还有一叠资料,计划书什么的,从背包里拿出来的时候还掉了,撒了一地。

        “黄花电动车配件经营部,董事长。”接待舒帆的职员念着名片上的字,周围人都哄笑起来。

        “还有计划书,我看看啊。”那人拿起计划书随便翻开,“次年销售达到两千万……哈哈哈。”

        一阵哄笑,周围的人索xing停下工作,有个放松心情的机会不容易。

        舒帆面不改sè,认真的介绍着自己的计划,可是一说话,别人就笑,一个戴眼镜的家伙忍着笑问道:“小姑娘,你凭什么保证自己能超过现有的代理商,你有什么资本?”

        “我是这样计划的……”舒帆还没说完,只听一声巨响,门被踢开了,佘小青面sè发青,柳眉倒竖,走进来喝道:“凭什么!凭她是夏青石的女儿,青石高科最高股份持有人,凭黄花经营部有安总,有我!凭我们的信念,凭我们的努力,不行么!”

        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笑容都僵在脸上。

        谁也不曾料到,这个看似搞笑的小姑娘有这么大的来头,竟然是夏青石的女儿。

        夏青石虽然已经去世,但余威尚在,夏白石和唐一诺也不可能把所有员工都赶走,在基层员工心中,夏青石依然是伟大的创始人,神一般的存在,连带着他的女儿也隐隐有了神格。

        佘小青是总裁办高级助理,因高层斗争离职,大家都是清楚的,她说话自然不假,但谁也不敢,也没权力把代理权放给这个所谓的黄花电动车配件经营部,一不小心牵扯到高层斗争中,不是好事。

        主管出来了,他一直都在,只是工作太忙不愿意应酬销售商而已,他将佘小青和舒帆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都听到了,代理权不能给你们,请谅解,但是你们可以以等同于总代理的价格拿货,这是我能给予的最高优惠了。”主管诚恳的看着舒帆。

        舒帆点点头:“好吧,我同意。”

        主管当即打印了一份提货单,舒帆只需要付款就可以从仓库提货。

        “加油!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主管伸出手,和舒帆握手。

        “谢谢,我会的。”舒帆很从容,举止很得体。

        佘小青看着她,仿佛看到了夏青石的影子。

        ……

        青石电池销路很好,有了这张提货单,等于几万块钱已经揣进了兜里,不过进货的钱还没有着落。

        回到经营部,舒帆召开会议,筹措货款,大家都愁眉不展起来,安馨本来就没多少私房钱,取保候审交了一笔保证金,身边现金不足,佘小青也一样,工资都花在衣服零食化妆品上,月月败光,根本没积蓄。

        以黄花经营部的实力,找银行贷款肯定是自取没趣。

        “刘汉东有钱,找他借。”佘小青建议道。

        安馨再次手扶额头,混到啥层次了,连刘汉东这样的前公司驾驶员都成了“有钱人”。

        舒帆说:“靠借钱是不行的,募股吧,募集资金,发行原始股,谁出钱谁就是黄花电动车经营部的股东。”

        “好吧,我信用卡还能刷点现金出来。”佘小青说。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是张大姐来给舒帆送饺子,当年舒帆和刘汉东住在铁渣街出租屋的时候,就和张大姐是好邻居,现在又成了邻居。

        “忙啥呢?”张大姐是个热心人,拿出铝饭盒,“趁热吃,荠菜馅的。”

        “我们募股呢,要不要买点,一百元一股。”舒帆说。

        张大姐豪爽无比,摸出一百元钞票拍在桌子上:“好,买一股。”

        谁都没有预料到,张大姐这一百元,将来会给她带来百万巨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