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六章 狗头
  • 第五十六章 狗头

    作品:《匹夫的逆袭

        厉敏去世了,再也不用忍受癌症的折磨,小刀把妹妹的私人物品收拾了一下,小镜子,梳子,手机,平板,几件衣物,还有一个镶嵌兄妹俩合影的镜框。www.00ksw.org

        小刀没有亲人,师父老鬼去了外地,只有刘汉东陪他一起将妹妹的尸体送往殡仪馆,小刀身上没钱,刘汉东帮他付了冰棺的租金,还有火葬费用,小刀没什么社会关系,追悼会遗体告别统统都免了,明天直接火化领骨灰就行。

        回来的路上,小刀一直沉默着,刘汉东把他送回金樽ktv,下车的时候,小刀忽然说:“东哥,我不想当服务员了,妹妹没了,我没啥牵挂了,该出去闯闯了。”

        刘汉东说:“也好,不过先别乱跑,休息几天,我找点事儿给你干。”

        小刀进店去了,刘汉东驱车返回医院,等红灯的时候发现副驾驶位子上有个小本本,翻开一看,拙笨的字迹记录着各种欠款数额,这是小刀的记账本,妹妹治病花了二十多万,这些钱大头是刘汉东和老鬼出的,还有金樽员工们的捐款,每一笔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孩子,知恩图报哩。

        马凌的植皮手术还在继续,刘汉东心绪烦躁,坐立不安,天sè已晚,走廊尽头出现两个人影,是火雷火颖兄妹,火雷手里攥了个黑sè垃圾袋,沉甸甸的,往刘汉东面前一递:“东哥,听说嫂子手术,怕费用不够,正好今天收账,就拿过来了。”

        刘汉东接过垃圾袋打开一看,里面是橡皮筋捆扎的钞票,大约十几万,便扒着火雷的肩膀走到了一旁,低声问他:“啥时候组织的新货源?”

        火雷说:“没有,这还是以前放出去的货,刚从黑森林那边收过来。”

        刘汉东一愣:“黑森林的货,是你供的?”

        火雷得意一笑:“近江南城,基本上我垄断。”

        刘汉东问道:“你能把货卖到黑林的地盘上,不简单啊。”

        火雷挠挠头:“其实我也没怎么花功夫,主要还是东哥威名远震,他们服你,黑森林的货,我都是直接放给抗少,他帮着放的。”

        “抗少,李抗么?”刘汉东更纳闷了,李家和黑家应该是冤家对头才是,怎么黑林会容许李抗在自己地盘卖粉儿。

        “对,李抗,李随风的儿子,黑老板讲究,让李抗在黑森林挂了个总监的职务,每月几万块,也不用具体管事儿,就是玩。”火雷掏出烟来,刘汉东挡回去,他觉得这事儿透着蹊跷。

        “李抗知道你和我的关系?”

        “当然,要不然不会这么顺,他爹进去了,他现在可会做人了,见我一口一个雷哥。”

        “吴兴发呢,联系上了么?”

        “有联系,老吴让我带着抗少干呢,人都不错,讲究,仗义。”火雷啧啧赞道。

        “哪天有空,安排我和吴兴发、李抗见个面,我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行。”

        晚上十点,手术终于结束,还算成功,当夜刘汉东在医院陪护。

        ……

        又是新的一天,青石高科董事局召开会议,决定新的首席执行官人选,会议室大门紧闭,外边安杰踌躇满志,满脸压不住的得意,他在公司年轻员工中威望很高,身边一帮西装革履的海归高知如众星捧月,大家都认为ceo非安杰莫属。

        董事局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向全体员工宣布ceo由著名经理人,唐氏成功学创始人唐一诺担任,消息一出,安杰怒形于sè,但很快冷静下来,这种场合不适合发飙,而且自己也没有任何发飙的资本。

        唐一诺的名字大家都很熟悉,机场书店里摆满了他的成功学著作,此人是早期海归,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出身,曾在多家跨国公司担任中国区副总裁、总裁职务,名气远比安杰大的多。

        等人散尽了,安杰敲响了董事局代理主席夏白石的房门。

        “哟,小安来了,坐,喝点什么?”夏白石志得意满,大腹便便,这段时间跟吹泡泡一样胖了几十斤,人逢喜事jing神爽,jing神足食yu就旺,不胖才怪。

        “董事长,我想不通。”安杰抿了抿嘴唇,没有坐,夏白石篡位成功,有他安杰的一份功劳,当初夏白石曾经许诺过,事后力推他担任总裁,话犹在耳,首席执行官的位子已经变成别人的了。

        夏白石笑眯眯的走过来,揽住安杰的肩膀,把他按在了沙发上,“小安啊,你今年多大?”

        “二十八。”

        “才二十八,不到三十岁,人家说三十而立,你还没结婚吧?青石高科几百亿的盘子,你觉得自己能掌握的了?”夏白石语重心长,走到小冰箱旁,拿了一瓶冰镇巴黎水,亲自拧开瓶盖,放在安杰面前。

        “我有这个信心。”安杰道,“安馨也不过三十岁而已,她能,我更能。”

        夏白石鼓掌道:“有魄力,我很欣赏你,我也相信你,可是,有人不相信啊,青石高科不是我的,更不是你的,而是国家的,上面决定的事情,我们只有执行的份儿,你懂么?”

        “可是……”安杰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位唐总是上面钦点的人。

        “没什么可是,你才二十八,ri子长着呢,你现在就当总裁未免cāo之过急,等个三五年,等唐一诺走了,总裁还不是你的?有个秘密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外传啊,其实,唐一诺是刘市长的秘书。”

        “哦。”安杰恍然大悟,刘飞的秘书下派来执掌青石高科,那真是天经地义,自己无论如何争不过。

        “年轻人有上进心是好的,我想办法帮你在董事局里弄一个席位,以后还是要靠你的,咱们才是自家人嘛。”夏白石拍了拍安杰的肩膀,笑容可掬。

        “董事长,感谢你的教诲,我明白了。”安杰起身告辞。

        唐一诺很快走马上任,唐总人很帅,从他钻出轿车的那一瞬间,就征服了至少是大多数女职员的心,一米八的身高,裁剪合体的定制西装,迷人的笑容,睿智的眼神, 中年成功男人的魅力,远非安杰这样的小年轻可比。

        就职演说更是激情四溢,催人泪下,唐一诺是成功学专家,曾经开班授课,走遍大江南北,据说当年唐一诺在快餐店偶遇一帮安利老娘们,舌战群雌后,老娘们都不干安利,跟他去推销成功学了。

        正式就职之后,唐一诺没有装修办公室,没有安插亲信嫡系,而是马不停蹄的投入到停滞许久的工作中去,他首先将和江北南泰工业园签订的合同取消,与小商村集团签订了合作意向书,把青石高科的新型电池生产基地放在了小商村。

        可是头疼的问题来了,财务部门向唐一诺报告,青石高科处于资金严重短缺状态,账上的钱只够维持最基本的经营,根本无力投资。

        唐一诺查看了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银行对账单,他多年总裁不是白当的,立刻看出了问题所在,于是打电话给刘飞。

        “老板,青石高科就是个空壳子,咱们被姓夏的耍了。”

        刘飞很沉得住气:“我要的就是这个壳子,青石高科是下金蛋的母鸡,账上没钱怕什么,银行支持你,国家支持你,要多少贷款,你说个数。”

        “应该是个天文数字。”唐一诺翻着报表,应付账款,长期借款科目下的金额让他冷汗直冒,青石高科简直就是个烫手山芋,多少大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破产,青石高科已经达到资不抵债的程度,形势危如累卵。

        “你直接去找银行,就这样。”刘飞挂了电话,陷入沉思,唐一诺确实是刘飞的人,但没有公职身份,不是体制内的人,而是刘飞私人聘请的幕僚,智囊团的一员,派他担任青石高科首席执行官,并不是单纯的白手套洗钱,而是真的要把这家企业做大做强,成为刘飞的政绩。

        撕毁了和南泰工业园的合同,等于把江北的周文推到了对立面上,因为南泰工业园已经做好了接纳青石高科的准备,基建项目已经启动,投入了百十万的资金不说,领导面子上也不好看,但刘飞不在乎,他本来就不喜欢周文,况且两人不属于共同阵营,不刻意给他下绊子就已经很对得起他了。

        “去小商村。”刘飞说,他下一步的着力点是发展小商村工业基地,力争用五年时间做出成绩,届时也好名正言顺的接任市委书记,进省委常委班子。

        ……

        严小军在网上看到了关于父亲的负面消息,一桩桩,一件件,说的有鼻子有眼,其实还包括在望东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起出价值五千万黄金的事儿,气得他太阳穴血管突突乱跳,哪壶不开提哪壶,五千万可是他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

        “cāo他妈的,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个小记者了。”严小军拍案而起,抄起棒球棍就要出门,走到客厅被父亲严致中叫住:“干什么去?”

        “爸,人家都欺负到咱脸上了。”严小军愤愤然道。

        严致中正在练字,挥毫泼墨,陶冶情cāo。

        “要相信组织,相信领导。”老头子写完执政为民四个苍劲大字后,坦然说道。

        “组织要是有用,早他妈删帖了。”严小军继续往外走。

        “站住!”严致中喝道,“你知道女记者什么背景?她来头大着呢,你惹不起,不要给你爹添乱,滚回去!”

        严小军悻悻然回屋去了,但不死心,他觉得自己总得干点什么才行,不然这口气咽不下,浑身不得劲。

        ……

        电视台大门,宋双驱车进入,门卫大爷拦住她道:“宋记者,你的快递。”

        这是一个很大的纸盒子,外面缠着胶带,宋双把盒子放进车里,开进院子挺好,拎着盒子上楼进办公室,借了一把裁纸刀,在众目睽睽之下开箱。

        “双双,买了什么好吃的,这么大盒子?”同事打趣道。

        “不知道,挺沉的。”宋双笑呵呵打开盒子,里面塞了很多填充物,她伸手进去,拎出一个真空包装袋来。

        “啊!”宋双尖叫一声,袋子落地,同事们聚拢过来,看到袋子里赫然是一颗血淋淋的狗头。

        而且是一颗苏格兰牧羊犬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