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六章 基金黑账
  • 第五十六章 基金黑账

    作品:《匹夫的逆袭

        隔了一ri,宋双如约来到淮江边的蓝旗鱼西餐厅,凌子杰和朱芃芃已经恭候多时,见她来了便打趣道:“大记者姗姗来迟,要罚酒啊。www.00ksw.org”

        宋双笑道:“别挖苦,我是实习记者,可不比你家凌子杰,副处级新闻发言人,刘市长面前的红人。”

        一番玩笑调侃后,宋双落座,凌子杰递上菜单问道:“想吃什么,自己点,这里的碳烧猪颈肉不错,德国风味很正宗。”

        宋双胡乱翻了一下菜单说:“随便,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咦,芃芃你拿的什么?好像你的生ri还很远啊。”

        朱芃芃身后有个大盒子,还扎着丝带,看起来像是礼物的样子。

        “这是给你的礼物。”朱芃芃将盒子捧过来,笑眯眯道:“你梦寐以求的好东西,打开看看。”

        宋双笑道:“不会是个帅哥,不对,这盒子这么小,郭敬明都钻不进去,那会是什么呢?”

        朱芃芃和凌子杰都笑而不语。

        宋双打开了盒子,顿时惊呆了,里面是一排尼康单反相机用镜头,广角定焦,广角变焦,远摄变焦,超远摄定焦,微距、移轴、防抖,琳琅满目,耀花人眼。

        “吸毒毁一生,单反穷三代,双儿,这份礼物可是倾尽了我的全部身家啊。”朱芃芃做痛心疾首状。

        “芃芃,你太好了,不愧是我的好姐妹。”宋双被兴奋冲昏了头脑,她是新闻专业的学生,喜爱摄影,家庭条件不差,所以玩单反有些年头了,但摄影器材实在太过昂贵,很多专业镜头买不起,如今梦想成真,好比在一只饿了三天的野猫面前摆了满满一桌鱼肉,焉能让她不激动。

        “有了全套镜头,可要拍出好照片来报答我啊。”朱芃芃和宋双么么两下,姐妹俩并排坐下,将凌子杰挤到了一边。

        “有啊有啊,你看看我的作品。”宋双从双肩包里拿出一叠摄影作品来给他们看,凌子杰看了几张,故作夸张赞道:“毒,德味,大师,学习了!”

        宋双笑作一团:“你也是器材党啊?”

        凌子杰说:“我不是器材党,我是记者出身啊,咱们是同行,不过不是冤家,是好朋友。”

        朱芃芃说:“得了,别和我们家双双套近乎,你现在不是记者,是公务员,和我们平头老百姓不一样。”

        宋双忙着拍照,换上定焦镜头给菜照相,她用的是一台尼康d800e单反相机,光机身就两万多,还是老爸宋剑锋赞助的,指望自己那点工资,连镜头盖都玩不起。

        这顿饭吃的很开心,饭后吃甜品的时候,宋双问道:“芃芃,这些镜头借我玩一个月好不好?”

        朱芃芃瞪大了眼睛:“就是送给你的啊。”

        宋双不信,这些镜头总价几十万都有了,朱芃芃虽然家境不错,和自己也是闺蜜,但没可能送这么重的礼物。

        凌子杰以眼神暗示朱芃芃,让她少说话。

        宋双jing惕起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她紧紧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不说清楚我不会要的。”

        凌子杰本来想让宋双收下这些镜头,用个十天半个月再提话茬,不过既然宋双问起,他也就实话实话了。

        “是这样的,有人托我求你手下留情,这些镜头是他们的一番心意。”

        “谁?”宋双立刻想到了严致中,但她想不到严致中和凌子杰怎么能挂上钩。

        “是望东区的严书记,最近他被你搞的焦头烂额啊,呵呵。”凌子杰笑道,“宋双你真是女中豪杰,副厅级的区委书记都举手求饶了。”

        宋双将镜头从相机上卸下,放回盒子,推了回去:“不好意思,这个我不能要。”

        朱芃芃急了:“双儿,你傻啊,你少发几条微博,这些镜头就是你的了,这不算行贿哦,我们不说,没人知道,再说你得罪严致中有啥好处,电视台又不给你加工资。”

        宋双说:“我只是在尽一个公民,一个记者的职责,打击贪腐,弘扬正气,严致中这样的贪官,就得双规,双开,判刑!”

        凌子杰意味深长的笑了,摇摇头,似乎对宋双义正词严的话很不以为然。

        “你笑什么?”宋双问道。

        “我笑你太幼稚。”凌子杰摇头晃脑,“我们国家自有独特的国情存在,要允许领导干部适度的贪腐,我们宁愿一个贪腐但是能干的干部,不要清廉无能的干部,我国正处在经济高速发展通道中,从历史轨迹来看,任何国家在这个阶段都不可避免的有贪腐问题存在。”

        宋双冷笑:“凌子杰,我原以为你水平挺高,没想到和叼飞盘那家伙一个层次,你平时订阅环球报啊?”

        凌子杰正sè道:“严致中是个贪官,但他这些年来也做了不少实事,你把他扳倒了,上来一个新干部,谁知道是不是更贪,我们是两害取其轻罢了,再说,你一个女孩子,树敌太多不好,我们假设一下,如果你爸爸不是宋剑锋,你觉得你能在电视台干下去?你觉得你还能好端端坐在这里?”

        宋双默然。

        朱芃芃小心翼翼劝道:“双儿,子杰是为你好,女孩子家吃吃玩玩就行了,当什么反腐斗士啊。”

        凌子杰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宋双,其实我很敬佩你的品格,曾几何时,我也和你一样,充满雄心壮志,想改变这个世界,可是无数次的碰壁之后,我发现自己错了,时代的进步不依靠个人的努力,而是一个自然演进的过程,或许我们国家的体制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最匹配这个民族,这个时代的,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做法过于直接简单,岁月久长,人生漫漫,且行且看,你会知道我是正确的。”

        宋双说:“你是国际大专辩论赛的冠军,我说不过你,但这件事我已经在做,不会半途而废,镜头我不能要,谢谢你们的饭,再见。”

        朱芃芃急了,站起来劝道:“双儿,你别走啊。”

        宋双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后不谈工作上的事儿,咱们还是好朋友。”

        朱芃芃垂头丧气,目送宋双离开,嗔道:“都怪你,把我好姐妹惹生气了。”

        凌子杰叹气道:“宋双没吃过苦头,不知道社会的艰险,四处树敌,她这是给她爸爸找麻烦。”

        ……

        医大附院,马凌正在进行第一次植皮手术,刘汉东坐在走廊里静静等待,他已经很久没笑过了,整个人瘦了一圈。

        手术需要六到八个小时,漫长难熬,刘汉东坐不住,到花园里抽烟,忽然手机铃声响起,尖锐刺耳,让人烦躁不安,以前咋没觉得这铃声这么难听呢。

        刘汉东看到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更加不爽,按下通话键打算痛骂对方,却听到一阵压抑着的哭声。

        “是小刀么,你妹妹怎么了!”刘汉东将烟一扔,从花坛沿上跳了起来。

        “小敏走了。”小刀抽泣着说道。

        “在哪儿,病房么,我马上到。”刘汉东挂了电话,跑进医院大楼,电梯里人满为患,他索xing走楼梯跑过去,进了病房,就看到内侧的病床拉着帘子,小刀站在床前,肩膀抖动着。

        见刘汉东进来,他擦一把眼泪,说:“刚才妹妹说想吃点橘子罐头,我就下楼去买,回来她就睡着了……”

        刘汉东走过去,只见小敏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头发全没,双眼微睁,长长的睫毛似乎还在忽闪。

        多好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刘汉东按住了小刀的肩膀安慰他,自己的眼泪却盈满了眶。

        “哥,我妹妹没了,就剩我一个人了。”小刀忽然嚎啕大哭。

        兄妹俩命苦,没爹没娘,相依为命,现在妹妹也离开了人世,只剩小刀孤零零一个人,这份痛苦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这是肿瘤病区,死人很常见,病友们都来安慰小刀,医生护士也进来,差了心跳脉搏,看了瞳孔,确认死亡。

        忽然病房里进来几个人,有男有女,衣冠楚楚,带头的眼镜男问道:“谁是厉敏的家属。”

        小刀迎上去:“我是。”

        “我们是飞基金慈善会的,这是厉敏的医疗救助款,麻烦你签个字。”眼镜男将签收本递过去,女助手准备好了现金支票,另外一人举起了相机。

        小刀一把抢过支票,三两下撕成碎片,大骂道:“滚!”

        “你怎么骂人啊。”眼镜男推了推眼镜,很不高兴的质问。

        “我还要打你呢!”小刀挥拳就上,吓得他们急忙退走,窜到走廊里嘀嘀咕咕,看到太平间的运尸车上来才明白,很没趣的走了。

        刘汉东捡起支票碎屑,上面写着,人民币伍仟元整。

        飞基金拢了这么多的钱,近江最繁华的路段,常年打着飞基金的广告,每月都举办各种慈善义卖会,酒会,高尔夫聚会等,大中小学,企事业单位,都有飞基金的募捐箱,电视台播放的公益广告更是铺天盖地,温柔的妈妈教育孩子,省下买玩具的钱,捐给患病小朋友,捐给孤寡老人,诸如此类,举不胜举,可是募集了这么多的钱,发放的时候却百般刁难,直到小敏去世,才送来可怜巴巴的五千块,五千块,对于恶xing肿瘤患者,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飞基金,一定有问题,斩断刘飞的几只黑手后,就对飞基金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