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八章 重回江湖
  • 第四十八章 重回江湖

    作品:《匹夫的逆袭

        总裁办,佘小青将自己的私人物品收进一个不大的纸箱子,她毕业后就在这儿工作,把青石高科当作了自己的家,没想到会有被扫地出门的一天。www.00ksw.org

        安杰带着几个穿韩版修身西装的年轻助手在总裁办里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据说他将会出任青石高科的总裁,对这个无耻至极的小人,佘小青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憎恶和鄙视,恨不得用目光杀死他。

        “佘小姐,请注意一下时间。”保安彬彬有礼的提醒道,安杰将安保部的人员全部换了一茬,用的都是自己的心腹,此时佘小青背后就有一个保安专门监视她离职。

        佘小青恨恨的将相框、小镜子、口香糖,小玩偶、充电宝等东西扫进纸箱子,保安探头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公家的物品,挥手让她离开,当佘小青捧着箱子灰溜溜走出总裁办的时候,听到身后安杰大声说:“所有的办公家具都要换新的,从意大利订做……”

        进了电梯,佘小青忍不住想哭,可是看到角落里的摄像头,硬是忍住了泪水,下到第十层,进来两个同事,也抱着纸箱子,大家相视苦笑。

        下到第九层,又进来一个抱着纸箱子的同事,大家彼此看看,忍不住又笑了。

        等下到一层的时候,电梯里已经挤满了离职的员工,而佘小青的心情也变得明朗起来,没了夏青石,没了安馨,没了这些兢兢业业的员工,青石高科已经不是以前的公司了,这里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路过出租车公司的时候,听到里面鞭炮齐鸣,青石出租的人在庆贺刘汉东滚蛋,安杰重新就任总经理。

        “别看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佘小青冷哼道。

        走到大门口,佘小青回望阴云下的公司大厦,一阵怅然之感袭来,或许今生都不会再回来了。

        园区内,几个保安正在追一只满地乱窜的吉娃娃,场面非常滑稽,但佘小青笑不出来。

        佘小青没车,公司的专车也不再为她服务,而青石高科位于北郊,公交车二十分钟一班,乘着公交车辗转四十分钟回到市内家里,老旧的居民楼墙壁上爬满藤蔓,门口贴着搬家公司、通下水道的野广告,楼上的空调外机不停地滴水,佘小青默默的叹了口气。

        回到家里,母亲坐在躺椅上摇动着蒲扇问道:“小青,怎么这么早回来,不用加班么?”

        佘小青不敢告诉妈妈自己被辞退的事情,支支吾吾道:“回来拿点东西。”

        “拿了就赶快回去上班,别偷懒躲滑。”母亲拿起杂志继续阅读。

        佘小青回屋随便拿了一个文件夹又出了门,没地方可去,溜达去了新华书店,坐在阅读区玩手机,上网聊天,查找招聘信息,失业了总得找个新工作才行,可恨的是在青石高科工作这些年,月月光,一点积蓄没存下。

        有离职的同事组建了QQ群,一帮人在里面痛骂夏白石和安杰,各种八卦消息满天飞。

        安馨被公安局经侦支队正式刑拘,人羁押在看守所,涉嫌数起合同欺诈案件,估计要判三五年,当然这完全是冤案,背后黑手是夏白石和安杰,因为用来栽赃的合同就是安杰介绍的。

        青石高科分崩离析,元老纷纷出走,不愿意走的也被逼走,跳槽最严重的当数研发部门,这些人全是夏青石高价聘请而来的精英,给他们最好的待遇,最舒适的工作环境,不设上下班时间,办公室布置的和家一样温馨,甚至可以带孩子上班,或者养宠物,饮食更是一流水准,比五星级宾馆的餐厅都强。

        随着新的领导班子上任,这一切都不复存在,夏白石引进全新的管理手段,要求全员穿工作服,研发部门也不例外,原有的办公室设施被拆除,那些滑梯、健身器材,各种柔软沙发、奇形怪状的办公桌,鱼缸、狗窝、猫爬架统统被扫进了垃圾堆,取而代之的是整齐的格子间,统一的电脑和气压椅,小食堂取消,和普通员工一起吃自助餐。

        最严格的是考勤制度,早上八点半上班,迟到一分钟扣五十块钱,夏白石还特地引进了高科技的虹膜考勤机,想作假都没门。

        据说,现在的研发部跟鬼城一样,偌大的办公层见不到一个人影。

        大家幸灾乐祸之余,也不免哀叹,夏青石呕心沥血建立的青石高科,就这样轻易地玩残了。

        瞎侃了一阵,佘小青的更加郁闷了,忽然想到刘汉东,这货脾气暴躁,可别惹出什么麻烦来,于是给他打了个电话。

        ……

        刘汉东现在是无官一身轻,交通学院的差事没了,青石出租的总经理也不干了,庆丰地产也树倒猢狲散了,只剩下江大历史系学生的身份。

        夏白石篡权之后,立刻把刘汉东所有职务免了,交通学院校长一职暂由陈雅达代理,但是刘汉东的办公室没人敢动,他可不是佘小青,这种恶人只要不来找麻烦都谢天谢地,可不敢逼他太紧。

        马凌肚里的孩子终于没保住,做了手术拿掉,在烧伤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出院,回黄花小区家里安顿,那套公司分配的房子名义上也被收回了,但同样没人敢来催刘汉东搬家。

        但刘汉东能占到的便宜和保留的尊严也仅此而已,他有钱的时候吃干花尽,手头根本没有积蓄,现在只能到处找赚钱的法子。

        上午接到江浩风的电话,说有个干工程的哥们遇到点麻烦,想找东哥出面威慑一下对方,车马费五万,刘汉东一口答应下来。

        下午两点,阚万林开车把刘汉东送到郊外一处工地,野地里蹲了上百口子人,都光着脊梁露着排骨,嘴里叼着烟,到处散落着白色发泡饭盒和烟盒包装纸,风一吹遍地狼藉。

        工地这边大门紧闭,工程已经停了,几个戴塑料安全帽的民工站在门内看热闹。

        刘汉东只身前来,项目经理不免有些担忧。

        “去告诉他们,刘汉东来了,让他们老大过来和我说话。”刘汉东吩咐阚万林。

        阚万林昂着一张大红脸颠颠跑过去了,过了一会儿,对方骚动起来,上百个少年全都站了起来,亮出手中的铁尺、斧头、板砖,嗷嗷的聒噪着。

        刘汉东迷惑的眯起了眼睛,这帮货一看就是从网吧里二百块钱拉来的炮灰,根本没有战斗力,怎么这会儿跟打了鸡血一样?

        真相来了,一辆金色的卡宴慢慢驶过来,天窗里冒出一个人来,做着各种夸张的动作,引起小混混们一阵阵喝彩。

        刘汉东狐疑的摘下墨镜,清清嗓子,朝地上激射出一口唾沫。

        “怎么是这货?”

        金色卡宴驶到近前,车门打开,一个瘦小的矮个子跳了下来,大摇大摆走到刘汉东跟前,双手叉腰,昂头看着他。

        刘汉东轻声说:“别闹,上回没挨够打?还想再来一回?”

        矮个子正是前近江大亨王世峰的小姐,,王海宁。

        王海宁依然男装打扮,小脚九分裤,大墨镜,火柴一般粗细的胳膊上刺着龙,虽然造型不够粗犷,体格不堪一击,但气势确实比较到位,到底是黑社会世家大小姐,暗黑气质与生俱来。

        刘汉东给她留了面子,声音压得很低,王海宁倒也识趣,大声说:“行,我给东叔面子,弟兄们,闪!”

        小混混们倒也听话,收起家伙转身就走,一个个还兴高采烈,不用动手还能拿钱,美死他们了。

        王海宁刚要转身,刘汉东问道:“你爸你叔的事儿怎么样了,啥时候判?”

        “还在看守所,不知道啥时候审。”王海宁神色一黯,登上卡宴。

        驾车的也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眼神犀利,剃着寸头,很不服气的瞪了刘汉东一眼,一踩油门走了。

        项目经理走了过来,热情递烟:“东哥,多亏你帮忙了,来抽支烟,进屋坐会儿。”

        刘汉东说:“你们土方是包给谁的。”

        项目经理苦笑道:“干这个的都是玩黑的,包给谁都一样。”

        刘汉东说:“那你不如包给王海宁了,好歹她也算我侄女。”

        项目经理有些为难:“东哥,这个活儿是包给花豹的。”

        刘汉东呲之以鼻:“花豹?花火村那个傻逼?工地出事他连个头都不冒,也好意思出来混,这事儿交给我协调了,他敢呲毛,我剁了他!”

        项目经理诺诺连声,不敢回绝,对他们来说,只要价钱合理,保证工程不出问题,阿猫阿狗都没区别。

        刘汉东说:“价钱方面,肯定公道,交给王海宁,我保证你工地上不出任何事。”

        项目经理想了想,点头道:“那我请示一下领导。”

        忽然手机响了,是佘小青打来的。

        “刘儿,干啥呢,晚上有空么一起吃个饭。”

        “我这儿帮人平事儿呢,没空。”

        “平什么事儿,带我一起吧,反正我也闲着没事。”

        刘汉东说:“黑社会讲数,你不适合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