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五章 世家
  • 第四十五章 世家

    作品:《匹夫的逆袭

        安馨最担心的就是舒帆的安全问题,所以在夏青石葬礼之后就把她送到美国居住,毕竟刘飞的手伸不到那里去,可是事实证明,美国也不安全,千防万防,舒帆还是出事了。www.00ksw.org

        万幸的是,舒帆没有生命安全,乘坐的汽车在路上被人撞击,气囊弹开受了些冲击,身上一些小挫伤而已,对方是个醉驾的墨西哥人,案件已经交给当地警署处理,舒帆也在保镖护卫下住进了秘密的私人医院。

        安馨和舒帆进行了视频通话,确认安全之后,才乘机飞回近江,配合国务院应急小组和安监总局技术人员重新对520路惨祸进行调查,刘飞也不得不灰头土脸的赶回来,以市长身份协调工作。

        在省公安厅刑侦专家的协助下,案件有了突破性进展,520路爆燃确系有人纵火导致,消息一出,舆论大哗,中央级媒体纷纷对事件提出质问,矛头只指近江市政府,刘飞的压力骤增,焦头烂额,苦不堪言。

        由于公交车残骸保管不当,很多证物灭失,有关部门进行了追责,报废车辆处理厂的负责人和几名临时工被刑拘。

        朱雀饭店,刘飞如坐针毡,等待着最新消息,秘书进来低声道:“市局法医鉴证中心的宋欣欣被约谈了,时长大约两个小时。”

        刘飞摆摆手让他出去,宋欣欣是个隐患,本想对她采取一些手段,威逼利诱之类的,但是经过斟酌,决定还是随她去,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上了手段反而引火烧身。

        那天事发后,是黑子安排人把车辆残骸拖到报废车辆处理厂,然后姚广手下的一支小分队进驻,将残骸完全控制住,在等待爆破专家的过程中被宋欣欣等人撞破,电池箱是专家用塑胶炸药炸开的,嫁祸给青石高科,现在想起来整个计划漏洞百出,如果不依靠行政力量硬压,根本遮掩不住。

        还是年轻啊,刘飞扼腕叹息,手下缺乏能够掌控全局整合资源的军师,姚广和冯庸都是猛打猛冲类型,说句不好听的,简直就是猪队友。

        形势很不妙,刘飞思虑再三,决定妥协。

        “黑子,备车。”刘飞按下通话键说道。

        警卫走进来:“老板,黑处长还在养病。”

        “哦,忘了。”刘飞自嘲的摇摇头,方寸大乱,竟然连黑子出事这茬都忘了。

        非常时期,刘飞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弄两车警卫人员,轻车简从去了蕴山雅苑,这是近江市最早的一批别墅,位于风景区,绿化极好,非富即贵,有价无市,刘飞调到近江担任市长以来,一直住朱雀饭店,还从没来过这儿。

        别墅有个很大的院子,里面停着两辆车,接送刘小飞的保姆车,徐娇娇的红色跑车,王海正在刷车,看到刘飞的座驾进来,赶忙热情的迎上来,帮着拉开车门:“老板,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刘飞下车,直接进门,看也不看王海:“大姐在么?”

        大姐指的是徐娇娇,她比刘飞大三岁,在家里占主导地位,工作人员都尊称她大姐,时间久了,刘飞也跟着这样喊。

        “大姐在家。”王海疾步窜过去拉开大门,冲里面喊了一声:“姐,我哥回来了。”

        刘飞耸耸鼻子,屋里一股子奇怪的香味,有人在烧什么东西。

        徐娇娇不在客厅,也不在卧室,找了一圈竟然在小客厅,这间屋已经被改成了佛堂,点着酥油灯,供着神龛,摆着七宝八吉祥什么的,徐娇娇正蹲在里面念念有词。

        刘飞见状没有打扰她,悄悄退出去,夫妻俩互相尊重**,是婚姻保持到现在的秘诀。

        过了半小时,徐娇娇出来了:“哎,刘飞你怎么来了?”

        “想你和孩子了。”刘飞走上去,亲昵的拥抱了徐娇娇一下。

        “少来,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徐娇娇咯咯笑了,看看手表,“小飞还没放学,我让他直接到外公家去,回头咱们一起过去,好久没陪我爸一起吃饭了。”

        “大姐最懂我了。”刘飞感慨道,“能找到你这样的老婆,是我一辈子的福气。”

        “又来了,少哄我开心,又不是豆蔻年华的少女了。”徐娇娇嘴上这样说,心里挺高兴,扑过去在刘飞脸上吧唧啃了一口。

        王海站在客厅门口,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交叉放在裆部,很有点英伦管家的味儿,女主人和男主人卿卿我我,他权当没看见

        过了一会,徐娇娇让王海备车,去枫林路一号,临走前又拿了两盒虫草。

        枫林路一号是江东省委书记的官邸,中央实行官邸制度之后,地方一把手都有固定居所,就像美国总统住在白宫,英国首相住在唐宁街十号一样,卸任之后就得搬家,徐新和却其他高层领导不一同,他从小就生活在这里,他的父亲,徐娇娇的祖父徐庭戈,曾任江东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省委副书记等职,在江东工作多年,门生旧部满天下,中央也正是出于这种考量,才让他接替郑杰夫出任江东省委书记的。

        说到郑杰夫,他和徐新和是一代人,两家人来往密切,徐庭戈是郑杰夫父亲郑泽如一手提拔起来的,在仕途上,徐新和也一直慢郑杰夫半拍,即便郑杰夫离任,在江东省依旧具有不可小觑的掌控能力,高层之间的博弈,大多时是互相妥协,而不是你死我活,而女婿刘飞最近的行为,已经碰触到了底线。

        今天傍晚,女儿女婿和外孙一家人很罕见的集体登门,徐新和很淡定,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安排食堂加菜,徐家很简朴,没有自己的厨师,饭菜都是从省委小食堂送来的,有时候路远怕凉了,就送半成品,家里保姆稍微加工一下就行。

        三十年代的建筑和现代风格不同,枫林路一号的房间格局略小,实木地板打蜡,墙上挂着徐庭戈各个时期的照片,家具古朴典雅,都是真正的红木老货色,每次走进这里,刘飞都有一种朝圣的感觉,这才是高级干部,这才是革命世家,这才是真正有底蕴有传统有历史的红色贵族。

        徐新和在书房看文件,并没有出来招呼女儿一家人,直到工作人员来报告说饭菜准备好了,他才摘下眼镜,驾临餐厅。

        徐家规矩很大,见老头子进来,徐娇娇刘飞刘小飞全都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称呼一声,刘飞更是亲切无比的喊了一声“爸”。

        “嗯,都来了,坐吧。”徐新和面无表情,工作人员拉开椅子,他坐了下来。

        刘飞偷偷端详自己的岳父,徐新和是五十年代生人,年龄不算大,保养的极好,满头黑发,没有隆起的肚皮和系到肋下的裤腰带,他穿灰色衬衫和西裤皮鞋,哪怕在家里也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徐新和拿起筷子说:“吃吧。”

        大家都拿起筷子吃饭,餐厅里静悄悄的,只有工作人员来回走动添饭盛汤的声音。

        刘飞心里在打鼓,老丈人稳坐泰山,难道当前的危局他视而不见?不行,必须打开局面,他正要说话,徐娇娇先开口了:“爸,小飞上大学的事情您考虑的怎么样了,难道真让他上江大?我看还是上剑桥比较好。”

        徐新和道:“食不言寝不语,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这点家教都没有,你上什么剑桥牛津!”说着将筷子重重一放。

        刘小飞吓得一个激灵,徐娇娇也低下头来,咕哝道:“不就是说句话么,这也发火。”

        徐新和说:“咱们徐家是革命世家不假,但在旧社会也是大户人家,你爷爷的是北洋陆军上将徐树铮的亲侄子,又是北京大学的高材生,陈独秀的学生,陈子锟的同班同学,参加过五四运动的,后来受党的委派,从事敌后地下工作……扯远了,吃饭。”

        徐娇娇低声道:“爸,我知道错了。”

        徐新和拿起的筷子又放下了:“错?你错在哪儿了?”

        徐娇娇刚要说话,刘飞的脚在桌底下碰了她一下。

        “不该吃饭说话,下回不敢了。”徐娇娇本想趁机提到刘飞的事情,被老公提醒后缄口不言。

        “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徐新和端起碗吃饭。

        饭后,工作人员收拾残局,徐新和照例是要出去散步的,徐娇娇和刘小飞陪着他在后花园溜达了一圈,回到书房,这才召见女婿。

        刘飞惴惴不安的走进书房,低眉顺眼的站着:“爸,我来了。”

        “坐吧。”徐新和头也不抬。

        刘飞不敢坐,鼓起勇气问道:“爸,中央是什么态度?”

        徐新和抬起头,面容冷峻:“你先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

        刘飞一咬牙:“电池箱是我做的手脚,纵火和我没有关系。”

        徐新和直视他:“你去找纪委交代吧。”

        刘飞心说完了完了,被逼到死角的他干脆豁出去了,昂首道:“我可以交代,但我没有错!”

        徐新和点起一支烟,面带嘲讽的笑容:“说说看,你怎么没有错?”

        刘飞说:“纵火案确实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想借着这个案子打击青石高科,不错,电池箱是我安排姚广进行的爆破,目的是打压纳斯达克上的青石股价,冯庸在那边进行收购,等筹码差不多够了的时候,我会公布真相,给市民一个交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近江的发展,为了国家的利益,绝对没有半点为个人谋私利的企图,我可以用党性,人格来担保!如果组织要处理我,我甘愿接受党纪国法的惩罚,绝无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