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八章 你是虎
  • 第三十八章 你是虎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下午,滨江公园,匆匆而来的郑佳一上了刘汉东的路虎车,看一眼手扶方向盘的刘汉东,不禁有些心酸,这个男人面容憔悴,几天没刮脸,络腮胡子都生出来了,眼睛更是熬得通红,身上一股压不住的戾气,如同出山的饿虎。www.00ksw.org

        “你没事吧?”郑佳一有些担忧,“千万别做傻事。”

        “我好的很。”刘汉东说。

        “马凌怎么样,我帮你联系了国内最好的烧伤科专家,如果需要,可以包机去北京治疗,还有整容科的医生,我也认识几个……”

        刘汉东打断她说:“本来马凌那天是休息的,我们约好去拍婚纱照。”

        郑佳一愕然,半晌才道:“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刘汉东苦笑,“如果不是我放她鸽子,她就不会调班,就不会出事。”

        郑佳一说:“马凌不去,就是别人遭殃,乘客一样会死伤惨重。”

        刘汉东点头:“你说得对,这场惨祸是人为的,他们为了吞并青石高科,不惜采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律一定会严惩他们的。”

        郑佳一冷笑:“刘汉东,你说这话言不由衷吧,法律只对民众有用,对他们这种权贵阶层而言,就是个工具而已。”

        刘汉东说:“难道这么多人白死了么?”

        郑佳一说:“不白死,刘飞做事有原则,他会给死难者足够的赔偿,用钱堵住悠悠之口,当然这钱不用他出,他不是有个慈善基金么,这笔开支正好走账,拿出去一百万,开一千万的**,多余的钱不就进自己口袋了?”

        刘汉东愕然:“慈善基金是这么用的?”

        郑佳一嘲讽道:“要不然呢?”

        刘汉东愤愤然:“难道没人管他们么?”

        郑佳一说:“谁管?谁敢管,铁三角的背景超乎你的想象,他们三个是北清大学的同学,关系相当好,冯庸和姚广是大院子弟,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冯庸的爸爸是发改委的领导,妈妈在国资委,姚广的娘是总政文工团的行政干部,他舅舅是中将,几个表哥都在军队工作,这两个货上北清大学都是托关系进的,刘飞却不一样,他是货真价实考进去的,而且是省文科状元,可以说毫无背景,却在大学里把姚广和冯庸这两个不可一世的家伙给收服了,毕业后就成了徐家的东床快婿,顺便说一句,那时候徐新和还在坐冷板凳,可见刘飞的智商、情商乃至眼光、手段、魄力都是一等一的。”

        刘汉东道:“看来关于刘飞的传闻都是真的了。”

        郑佳一撇嘴:“半真半假,刘飞身边有个团队,都是他搜罗来的专业人才,擅长运用各种手段进行炒作,这样的政客在国外很常见,但在国内就是奇货可居了,他最拿手的就是作秀,忽悠头脑简单的老百姓,中国人其实最好哄,别看皇帝没了一百年了,骨子里还是封建传统那一套,期盼明君、清官来给他们做主,刘飞就是利用了这种心理,才获得了极好的官声,当然,老百姓也是得到了一些实惠的,总体来说,这个人是个很有能力的干部,中央一些领导对他很赏识,只要不出大的政治错误,比如站错队什么的,他的仕途会一帆风顺。”

        刘汉东冷哼一声。

        郑佳一扭头盯着他:“刘汉东,你千万别想着匹夫之怒血溅五步,来硬的你也不是他的对手,我听朋友说,最近刘飞加强了安保,把他的司机安插到了公安局做警卫处长,他的警卫力量甚至比正部级官员还强大,你还没接近就会被抓起来,捏死你这样的人,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他之所以到现在没动你,一是瞧不起你,二是不想和我家闹僵,毕竟你救过我奶奶。”

        “打狗还要看主人么?”刘汉东依然嘴硬,“我会让他知道,我不是狗。”

        “你现在难道不是一只狗么?”郑佳一毫不留情,“虽然你不愿承认,但你充其量就是条狼狗,在刘飞他们眼里,弄死你和弄死一只狗区别真的不大。”

        “别说我,说刘飞,我对这个人很感兴趣,他当初追过你?”刘汉东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狗,他的目的是搜集情报。

        “都是过去的事儿了,那时候我年纪小,不懂事,以为他是我命中的真命天子。”郑佳一自嘲的笑笑,“不能怪我,刘飞长得很帅,人又体贴,传说他上高中的时候当班长,把全班女生的生理期都记在小本子上,到了日子又是暖水袋又是红糖茶什么的,照顾的无微不至。”

        刘汉东气笑了:“这货简直是个变态。”

        郑佳一也笑了:“女生就吃这一套,我也差点上当,不过发现他脚踩几只船,还把一个女生逼得怀孕卧轨自杀,就坚决不理他了,他现在的老婆徐娇娇,比他大三岁,两人大学毕业就结婚,婚后那几年,刘飞一心扑在工作上,倒没闹出什么绯闻,直到根基稳定,心才活络起来,寻芳猎艳,玩的很过火,对了,你们青石高科的安馨,不就是他的猎物么。”

        刘汉东想到了大兴安岭林中别苏的香艳一幕,又想到夏青石的死,不禁担心起舒帆来。

        郑佳一说:“你别担心,安馨没问题,否则刘飞也不会使用这些歪招来打压青石高科了,这也是当初我不愿意向青石高科注资的原因,肉包子打狗啊,被铁三角盯上的大肥肉,一般来说是逃不掉的。”

        “这么说,青石高科在劫难逃了?”刘汉东心里凉了半截,郑佳一所处的位置,可以平视刘飞,清楚他们的手段和能量,她说青石高科逃不掉,那八成是要落入虎口了。

        “告诉安馨,留意纳斯达克,我听说冯庸调动了几个亿的资金,八成是要打压青石的股票。”郑佳一想了想,“还有什么要问的,别藏着掖着了。”

        刘汉东自嘲的笑笑,自己的小心思根本瞒不过郑佳一。

        “铁三角难道没对手、敌人么?”

        郑佳一赞道:“你终于找对路子了,政坛上不可能一家独大,徐新和不过是个省委书记而已,再过几年退休,他护不了女婿一辈子,刘飞树敌太多,过于高调,恨他的人比比皆是,远的不说,江东省就有不少政敌,近江市委书记曹斌,金沐尘在的时候就跟透明人似的,现在又被刘飞压得死死的,他能甘心,还有江北市长周文,那更是刘飞的劲敌,两人将来少不得要掰腕子。”

        “姚广和冯庸,有具体的工作单位么,我是说,关键词什么的,可以在网上搜得到的。”刘汉东继续问。

        “恐怕没有。”郑佳一摇头道,“姚广身份是保密的,据我所知他是军方情报口的人,冯庸在国资委下属的对外投资公司担任高管,具体职务不清楚,这种人也不会正儿八经上班的,可能今天在北京,明天就到欧洲,后天就去美国了,居无定所,行踪诡秘,你想找他们,根本不可能。”

        刘汉东陷入思索,敌人比想象的要强大的多,自己根本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

        “想打倒敌人,必须自己先强大起来,我相信你,你不是狗,你是虎,蛰伏在山林中的猛虎。”郑佳一说完,留给刘汉东一个灿烂的笑容,下车走了。

        刘汉东的雄心如同干燥的稻草,被郑佳一点燃,对,我不是狗,我是虎,我要保护自己的女人和幼崽,我要笑傲山林,我要猎杀刘飞姚广冯庸这些狼狈犬豚。

        ……

        时间尚早,刘汉东驱车前往青石高科,刘飞不惜制造爆炸,颠倒黑白,用尽肮脏手段的最终目的就是吞下这家企业,刘汉东偏偏不能让他得逞。

        青石高科此时正处在风雨飘摇的不安气氛中,自打夏青石去世以来,不好的消息就一个接一个,公司出产的电车发生爆燃,死伤无数,有关部门行动迅速,已经叫停了所有电车的运行,甚至连青石出租车也严禁上街,本来签订的合同也纷纷被取消,国税稽查局的人员再度进驻公司,据说要提请检察院查封公司的账户……

        刘汉东走进总裁办的时候,安馨正拍桌子发脾气,因为技术部门一个主管于今天早上离职,并且接受了记者采访,以爆料者的身份宣称青石高科的高能电池组确实存在安全隐患,在某些情况下会发生爆炸,他曾经多次提醒公司高层改进,但是却被故意忽略。

        “这是造谣,污蔑,无中生有。”安馨说,“我要起诉他!”

        “这个人被刘飞收买了,起诉也没用。”刘汉东说,“冷静一下,尽量别在近江的战场上和他们斗,这是他们的主场,咱们赢不了。”

        安馨点燃一支女士香烟,狠狠抽了两口,掐灭,说道:“我已经向国家安监总局提出申诉,请他们检验我们的电池,纸包不住火,黑的永远也洗不成白的。”

        顿了一下,安馨又说:“大不了鱼死网破,把青石高科献给国家,他们谁也别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