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六章 今夜我们都是近江人
  • 第三十六章 今夜我们都是近江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昨天夜里电池箱还完好无损,今天就变成这幅样子,要说没人做手脚,打死宋欣欣也不信,虽然心中惊愕,她表面上并未表现出来,依然冷静的采集着样品。www.00ksw.org

        汽车残骸显然被雨水淋过,痕迹线索基本都消失不见了,就连电池箱内部也被高压水枪冲洗过,目的不言而喻,毁灭罪证,把爆燃的原因指向电池爆炸,宋欣欣围着残骸转了两圈,气的浑身发抖,这帮畜生!简直无法无天。

        她当即给沈弘毅打电话:“沈局长,我干不了,昨天电车残骸就放在露天让雨水淋,把所有痕迹都冲掉了,电池箱我明明看到是完好的,现在居然炸开了,那些人究竟什么身份?我怀疑事件是他们搞的。”

        沈弘毅说:“宋主任,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我会协调,要相信组织……”大概觉得这句话不够给力,又加了一句,“要相信我。”

        “好吧,我相信你。”宋欣欣狠狠挂断了电话,带着同事们搜集着车上的样品,她亲自趴在电池箱上,用镊子夹着丙酮棉球,在死角里擦了擦,放进了塑料袋。

        安监局和青石高科的技术人员也来到现场,看到电池箱爆炸,青石高科的工程师连说不可能,说我们的产品每节电池都有保险,外面更是罩着防爆箱,绝对不可能发生爆炸,而且这种爆炸一看就不是电池自身爆炸引起的。

        省安监局的人也提出抗议,说车辆残骸被雨水淋过了,让我们怎么检查,你们公安局怎么做的工作,这么重要的物证就摆在户外淋雨?

        这话是当着宋欣欣的面说的,让她下不了台,只好再给沈弘毅打电话:“沈局长,你要澄清一下,让残骸淋雨不是公安的责任,是那帮武警……”

        “没什么武警。”沈弘毅打断她,“昨天晚上武警部队没有出动。”

        宋欣欣傻了,仔细回想,那帮拿枪的士兵身上确实没有任何标志,人家也没自称武警反恐小队,这都是自己想当然猜测的,认为配备冲锋枪的特种部队必然是武警。

        “那他们是什么人?”宋欣欣已经隐约猜到了一些,但不敢确定。

        “什么也没有,残骸被雨淋确实是我们的责任,主要是交警方面的,欣欣,你做好自己的事情,按照看到的提交报告就行了,别的事不要管,你也管不了,我不是以局长的身份对你说这个话,而是以朋友的身份,你明白么?”

        沈弘毅话语恳切,宋欣欣的心却一点点冷下去,她知道自己卷入了巨大的阴谋之中,甚至连公安局长都是他们的帮凶,真相似乎就在眼前,一戳就破,但自己却被束缚住,无法伸手。

        与此同时,市政府突发事件应急小组的同志们也在紧张的忙碌着,他们包下了整个朱雀饭店,接待520路惨祸乘客的家属,给他们开了房间,提供饮食,派出大批志愿者照顾家属,心理疏导,市财政紧急拨付了三百万用于医疗救助和慰问,每和乘客都得到了五万元的慰问金,目前伤员和家属情绪比较稳定,纷纷赞扬政府措施得力。

        在市委宣传部的主导下,电视台、报纸、主流网站的记者们都涌到了烧伤专科医院,争相采访“最美女司机”,他们统统被刘汉东拒之门外,甚至砸了两台摄像机,记者们不死心,转而采访马国庆和王玉兰,老两口思想传统,以为记者是党的人,又是宣传自家女儿,于是很配合,把马凌从小的事儿都扒了出来,记者们这才心满意足的去了。

        当夜,近江电视台在新闻联播结束之后,插播大型现场报道《今夜我们都是近江人》,热情讴歌了在520惨祸发生后,广大干部群众救援伤者,大公无私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就在惨祸发生现场高架桥上,霓虹灯下,无数蜡烛组成了一个长方形,中间是520字样,所有的汽车路过车祸现场都减速慢行,鸣笛致哀。

        镜头一转,近江市政府大楼前,朝霞满天,英俊的武警战士潇洒的甩动国旗,五星红旗在国歌声中缓缓升起,抵达旗杆后,又降半旗,无数行人止步行注目礼,镜头拉近,群众眼中饱含泪水,有几个年轻学生摸样的,振臂高呼:“近江人民站起来,不哭!”

        音乐响起,主持人深情地说:“水火无情人有情,不管你来自天南海北,今夜我们都是近江人,为死者祈祷,为伤者加油……”

        镜头切换,画外音响起:“在惨祸发生后,520路的女司机反应迅速,在第一时间打开了车门,又跳下车用防盗门钥匙猛击车窗,救出了十余名乘客,自己却被火焰吞没,当救护人员把我们英雄的女司机抬上救护车的时候,发现钥匙已经和她的手融为一体,分都分不开了……采访后我们得知,这位二十六岁的女司机还有两个月就要做新娘。

        这期节目非常成功,无数观众在电视屏幕前流下热泪,纷纷解囊捐款,各单位也在组织要求下前往血战献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近江精神在这一刻发扬光大。

        深夜,宋欣欣独自在鉴证中心实验室化验样本,从电池箱内部采集来的样本含有微量的聚异丁烯和TNT,这两样东西合在一起,就是著名的C4**!

        电池箱是被人用塑胶**炸开的,这个发现让宋欣欣毛骨悚然,C4不是一般**,普通犯罪分子使用雷管、黑火药、各种自制土**的几率较大,但C4的层次,那是恐怖分子和特种部队的玩具。

        从死者身上的残留物提取到了新的证物,证明有汽油参与助燃。

        宋欣欣拿起电话,想了想又放下,出门直奔局长办公室,沈弘毅是工作狂,几乎不回家,在办公室彻夜加班,累了就睡在行军床上,宋法医敲门后,秘书过来开门,沈弘毅伏案工作,两眼熬得通红。

        “沈局,我去买宵夜。”秘书知道宋法医和沈局长的关系非同一般,很有眼色的回避了。

        “坐吧,有什么重大发现?”沈弘毅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给宋欣欣倒茶。

        “我记得你不喝茶的。”宋欣欣说。

        “哦,熬夜多了,不喝茶顶不住。”沈弘毅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是刘市长送的茶叶,味道很好。”

        宋欣欣说:“初步发现,是人为纵火,犯罪分子使用了汽油,电池箱也是事后炸开的,用得是军用级C4**,而且还用水龙头销毁证据,掩盖事实。”

        沈弘毅倒茶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稳稳地倒茶,放下茶壶,严肃道:“会不会弄错了?”

        “绝对不会错。”宋欣欣道,“我用人格保证。”

        “这件事我知道了,你注意保密。”沈弘毅似乎并不惊讶,这让宋欣欣很不解,“保密?为什么要保密?难道不应该查出真相,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么?”

        沈弘毅说:“真相当然是要查的,但是不能造成社会恐慌,你想啊,故意纵火,塑胶炸弹,这说明什么?这是恐怖袭击!这已经不是我们公安部门能单独解决的事情,必须上报市委市政府,统一口径,集中力量侦破,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欣欣,你进步的太快了,思想水平需要跟上啊。”

        宋欣欣被说服了,这件事恐怕真的没那么简单,她咬咬嘴唇:“好吧,我明白了。”

        “时候不早了,我就不留你了。”沈弘毅看看手表,他现在是市局一把手,身份敏感,和女警官共处一室,难免有闲话。

        “好吧,我回去继续加班。”宋欣欣起身离去。

        沈弘毅点燃一支香烟思索起来,今夜注定难眠。

        ……

        青石高科总部,安馨同样彻夜难眠,对方制造了电池组爆炸,无非是为了打压股价,恶意收购,幕后之人是谁,她很清楚,可是却有口难言,只能被动防御。

        宋双拍摄的照片传给了刘汉东,刘汉东又传给了安馨,安馨安排公关部门的人员搞到了事发当时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520路在行驶过程中并未有爆炸发生,只是单纯火灾,而且车辆内部大量使用铝合金和耐燃塑料,是不可能剧烈燃烧的,唯一的可能就是纵火。

        官方的信息发布会还没召开,网络上就风靡各种流言,有人说是愤世嫉俗的精神分裂患者纵火泄愤,有人说是西部民族人制造的恐怖袭击,也有人说没那么复杂,就是青石高科的电池质量不过关,发生爆炸引起火灾,青石高科的背影非常复杂,根本不是什么民族企业,中华骄傲,而是美国佬、高盛、共济会控制的买办汉奸企业,专门用一些国外淘汰的污染高危技术祸害中国人的。

        近江第一看守所的牢房里,犯人们昂头看着铁丝网后面的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放520路惨祸跟踪报道。

        朱小强剃着光头,蹲在人群中,被狱霸打得血肉模糊的半边脸上,小眼睛眯缝着,他是近视眼,看守所里不许戴眼镜,看不到电视屏幕,却能听到声音,此时心里痒痒的,多好的兴风作浪的机会啊,可惜自己身陷囹圄,不能一展所长了,他甚至幻想,阮小川和他背后的大人物,会想到自己的洗地特长,拿着特赦令来释放自己。

        可是这些终归是幻想,市政府有的是专业洗地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