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五章 烧伤
  • 第三十五章 烧伤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直视宋欣欣的眼睛道:“可能会有危险。www.00ksw.org”

        宋欣欣满不在乎的一笑:“我是警察啊。”她穿着警用衬衣,英姿飒爽,领花和肩章在车灯照耀下闪着银光。

        “好吧,咱们去。”刘汉东带着阚万林,宋欣欣和宋双,四人步行穿过树林,绕到报废车辆处理厂后墙,这里灌木丛生,脚下是厚厚的腐殖土,处理厂的围墙壁上长满青苔,墙头上插着玻璃茬子,但很矮,翻越并不困难。

        刘汉东把雨衣叠起来搭在墙上,先爬上去看了看情况,报废车辆处理厂的停车场很大,停着至少数百辆汽车、拖拉机、三轮车,在雨雾中黑压压一片,如同汽车坟场,只有大门口传达室亮着灯,几个人影在屋里晃动。

        敌人很松懈,刘汉东翻身跃下,轻轻落在地上,做了个安全的手势,宋欣欣和宋双都不用他搀扶,动作矫健的翻过围墙,三人蹲在地上,警惕的看着周围,阚万林没进来,他负责在外面把风。

        借着风雨的掩护,三人穿着黑色橡胶雨衣,小心翼翼行走在报废车辆中间,渐渐靠近了520残骸,周围居然没人看守,传达室里,士兵们正在抽烟喝酒聊天,说的是半标准普通话,南腔北调都有。

        刘汉东请教过技术专家,电车爆炸的隐患在于电池组,好比汽车的油箱,但青石高科极其重视安全,在电池组的保护上下足了工夫,应该不会出问题,他靠近残骸,从腰间拿出专用工具,打开了电池箱,宋欣欣和宋双凑过来仔细端详,三个人面面相觑。

        电动大巴的电池箱设在尾部,外面罩的是军用级别的防爆柜,柜体被烧黑了,但内部安然无恙,电池丝毫受损的迹象都没有。

        宋双拿出照相机,刘汉东按住她的手,摇摇头。

        “可以夜视,不用开闪光灯。”宋双悄声解释。

        对着电池箱拍了几张照片,正要绕到前面再拍,传达室里走出两个士兵,手里晃动着强光手电筒,三人急忙躲在一辆报废卡车后面,那两个士兵开始巡逻,他们有枪,还装备着夜视仪,刘汉东察觉危险,再说目标已经达到,示意两女悄悄离开。

        从后墙爬出来,四人深一脚浅一脚回到车里,刘汉东给安馨打了电话,告诉她电池组没问题。

        安馨正在电脑前关注青石高科在纳斯达克的股价波动,电动大巴的爆燃事故并没有引发大的下挫,只有少量抛盘,都被稳稳承接下来。

        电动车的核心就是电池组,只要电池没问题,安馨就不需担心什么,她挂了电话,暗暗祷告夏青石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青石高科渡过难关。

        夜已深,宋欣欣回市局去了,还有大量520上烧焦的尸体等着她取样分析,刘汉东和宋双去了烧伤专科医院,马国庆两口子已经到了,和大批家属一样,他们痛苦而绝望,谁都知道重度烧伤意味着什么,毁容,剧痛,大面积植皮,对于一个即将结婚,快要做母亲的女人来说,简直生不如死。

        医院人手紧张,需要家属照料伤员,刘汉东换了鞋子罩衣,洗了手,替换了王玉兰照顾马凌。

        马凌全身范围70%烧伤,面部毁容,已经陷入昏迷,病床旁挂着吊瓶补充体液,防止急性肾衰,其实陪人也做不了什么工作,只是能亲眼看着亲人,心里踏实一些。

        宋双在大厅里转了几圈,没有进行采访,她不忍心触动伤者家属的脆弱心灵,干脆找个角落掏出手机上微博。

        近江公交车爆燃事故已经上了头条,无数人点起蜡烛祈福,更有无数小道消息,关于死伤人数分歧很大,有人说死了四十多人,有人说只死了十几个,真实数字到底是多少,恐怕只有天亮才能统计出来了。

        刘汉东一夜未眠,凌晨时分忽然觉得马凌动了,赶紧上前将耳朵贴在她脸上。

        “宝宝……”马凌的声音很微弱。

        “宝宝没事。”刘汉东说。

        “没事就好,别给我用药,我挺得住,等我伤好了,咱们去拍婚纱照。”

        刘汉东的眼泪在眶里打转,哽咽道:“好,等你好了就去拍,去海边,去雪山,去外国,拍个够。”

        “你累了,回家睡一会吧,我没事,死不了。”马凌想伸手帮刘汉东擦眼泪,胳膊一动,疼的颤抖。

        刘汉东不忍离去,一直守到天明,几个穿着防菌外衣戴着口罩的男子走进病房,亮出证件,要给马凌做笔录。

        公交车爆燃,死伤惨重,身为司机当然要配合调查,刘汉东并未阻拦,但是当他听到刑警翻来覆去的询问一些细节,马凌眼神有些困倦的时候,立刻下了逐客令,刑警们体谅家属的心情,退出了病房。

        ……

        刘飞开了一夜会,早晨有些疲倦,但只是用热毛巾擦了擦脸就继续投入到工作中去,发生如此惨重的灾难,省里乃至中央都是要关注的,如何善后是最大的难题,刘飞处理这种事务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他一改往日严厉的作风,没有训斥任何人,更没有当场摘谁的帽子,一切以稳定为前提,大局为重。

        公安部门统计的死亡人数是三十一人,重伤二十五人,轻伤十二人,刘飞指示,不许瞒报伤亡数字,要尽最大力量查明死者身份,通知家属,同时做好家属们的思想工作,抢救费用是一方面,还有后续的治疗费用,都要考虑进去。

        根据高架路上的交通摄像头显示,事发后520路的女司机曾下车砸窗救人,专家指出,冒然砸窗其实起到了反效果,大量新鲜空气被吸入车内造成了爆燃,不过为了树立英雄人物,专家的意见不予采纳,宣传部门开动起来,力推近江“最美女司机”。

        又开完一个协调会,刘飞回到办公室,姚广正坐在他椅子上玩电脑呢,嘴里哼着小曲,手上夹着雪茄。

        “瞧你们干的好事!”刘飞愤怒的将手上的文件摔在桌子上,“三十一条人命!其中还有几个是孩子,你们做事太不小心了。”

        姚广跳起来,笑眯眯道:“老大消消气,一将功成万骨枯,妇人之仁要不得,老百姓太多,死几个不碍事,不死人怎么扳倒青石?不死人怎么立功,这件事对你其实有利,在善后过程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人物和感人的故事,发几个奖状奖牌,弄几个先进典型,把丧事办成喜事,这才叫本事,这才叫手腕,你说对吧。”

        刘飞没好气道:“说不过你,我是被你们绑上贼船了,对了,事情做得万无一失么?”

        姚广脸上浮起奇怪的笑容:“老大,我说了你不许生气哦,事情办得不是很漂亮,差点露馅,不过已经做了补救,你这边盯紧点,别让那些警察瞎捣乱就行。”

        刘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自己对近江市公安局还不能做到全面掌控,沈弘毅是自己人,但尚未进入核心圈子,是时候把他拉进来了。

        半小时后,沈弘毅来到了朱雀饭店,刘飞在小会议室接见了他,亲自给他倒茶,沈弘毅起身去接茶壶,刘飞却道:“弘毅,你坐,别客气,累坏了吧。”

        沈弘毅是聪明人,昨夜他在朱雀饭店开会,手机关机,会议结束后开机接到了宋欣欣的短信,说车辆残骸被武警反恐分队保护起来了,请他出面协调,沈弘毅是市局一把手,兼着武警支队的政委,他立刻询问了武警支队,得知对方完全不知道此事,再问徐功铁,才知道是警卫处的黑子打了招呼,说这案子由突发事件应急小组负责,他顿时明白了。

        刘飞召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不知道,但肯定和电车爆燃案有关。

        “弘毅,调查的怎么样了?”刘飞问道。

        沈弘毅心说你都派人把车控制起来了,我怎么调查,嘴上却道:“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刘飞说:“青石高科的电动大巴技术上可能存在安全隐患,冒然投入超负荷运行,造成群死群伤的重大事故,我是有责任的,警方在调查中,首先要讲政治,要给上级领导,给老百姓一个合理的交代,你说呢?”

        听话听音,沈弘毅立刻回应:“老板,我明白。”

        一句老板,等于融入了刘飞的小圈子,刘市长欣慰的笑了,沈弘毅是个俊杰,他应该领会了自己的意图。

        “尽快展开调查吧。”刘飞说,“我就不留你了,喝了茶赶紧走,这茶叶不错吧,我这里还有几两,回头你带走。”

        “那我就不客气了。”沈弘毅平时根本不喝茶叶,但刘飞的盛情不能推辞,他拿了茶叶,匆匆而去,在电梯里就打电话让徐功铁安排鉴证中心的技术人员去调查车辆爆燃原因。

        宋欣欣等人再次前往报废车辆处理厂,这回没有遇到阻拦,520路的残骸停在大棚下面,车体漆黑,车尾部的电池箱严重变形,撬开一看,里面的电池组歪扭七八,四分五裂,显然是爆炸后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宋欣欣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