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二章 爆
  • 第三十二章 爆

    作品:《匹夫的逆袭

        次日一早,天蒙蒙亮,辗转反侧了整夜的刘汉东抓过床头柜上的夜光钟看看时间,将马凌的胳膊轻轻挪开,披衣起床,去洗手间洗了个澡,没用电动剃须刀,用吉列锋速将胡茬刮的干干净净,还喷了些须后水,对着镜子摆酷耍帅。www.00ksw.org

        门开了,马凌迷迷糊糊走进来,头发乱蓬蓬的,撩起睡衣正要往马桶上坐,忽然看到刘汉东,眼睛就亮了,从背后抱住了他:“我老公最帅了,打扮的这么英俊,是不是去见小三啊?”说着嘿嘿笑起来。

        刘汉东心虚:“哪有,今天集团有个很重要的会议。”

        马凌说:“嗯,好好工作赚钱,养我和小宝宝,你快出去吧。”将刘汉东推出了洗手间。

        刘汉东从衣柜里挑了件花衬衣在身前比划着,马凌又走了过来,拿出一件白色带暗条纹的修身衬衫说:“穿这件吧,花的太休闲,不适合正规场合。”

        “好吧,就穿这件。”心怀鬼胎的刘汉东还夸了马凌一句,“老婆的眼光最好了。”

        八点了,刘汉东准备去上班,马凌还赖在床上玩iPAD。

        “今天不上班么?”刘汉东问。

        “下午班,本来不是说今天拍婚纱照么,结果你说有事,我就把班调了。”马凌说。

        “哦,那晚上自己吃吧。”刘汉东拿了车钥匙出门,下楼上车,深吸一口气,迎着朝霞开向交通学院。

        在学校混了一上午,午饭是在食堂吃的,山炮特地端了一盘子蒜泥狗肉,拎了两瓶啤酒请刘汉东吃小灶。

        刘汉东看了看蒜泥,说来个青菜吧,最近火气大,不能吃狗肉。

        山炮挤眉弄眼,说我懂,我媳妇也有了,最近都快憋出火了。

        刘汉东讥笑道:“还能憋着你,铁渣街上那么多洗头房,都是你的老相好。”

        山炮正色道:“咱现在也是大学里管后勤的,好歹算知识分子外围,怎么能干那些有辱斯文的事情。”扭头冲柜台上喊道,“给校长拍个蒜泥黄瓜,多搁蒜,杀菌。”

        吃罢了午饭,刘汉东专门跑到小超市买了瓶矿泉水漱口,又连嚼了一包口香糖,才把蒜味压下来,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让阚万林开车送自己去滨江公园。

        一点半,刘汉东抵达滨江公园,打发了阚万林,给郑佳一打电话。

        “你到了啊,我还要等一会,和朋友吃午饭呢,要不你过来?”电话里很嘈杂,似乎在某家餐厅。

        “不了,我就在附近转转,你到了再说。”刘汉东暗骂自己真贱,漫无目标的在滨江公园的鹅卵石路上瞎转悠,想抽烟又怕弄的满嘴烟味,只好忍着。

        滨江公园,顾名思义就在淮江边上,号称近江小外滩,景色优美,娱乐场所众林立,号称近江小外滩,刘汉东溜达到江边坐下,还是忍不住点了一支烟,看滔滔江水东去,看对岸的龙门吊,看拉砂子的水泥船乘风破浪。

        江风从耳边吹过,汽笛长鸣,忽然一只手搭上了刘汉东的肩膀,他下意识的扣住这只手,正要拧腰来个过肩摔,忽然发觉这只手纤细白皙,柔若无骨。

        是郑佳一来了。

        “怎么,想借机报复啊?”郑佳一抽回手,白了刘汉东一眼,“不就是迟到了一会么。”

        “没有,条件反射。”刘汉东辩解道,掐灭了香烟。

        郑佳一在旁边坐下,她今天穿一件白色带条纹的连衣裙,和刘汉东坐在一起宛如情侣衫。

        “给我一支烟。”郑佳一勾勾手。

        刘汉东抽出两支烟放进嘴里,点燃,分了一支给郑佳一。

        郑佳一毫不介意,深吸一口烟,娴熟的弹弹烟灰,眼睛微眯,“三个大纸箱是刘飞送的。”

        “刘飞,市长?”刘汉东一愣,随即想到大兴安岭山林小屋中的一幕,这个刘飞还真是猎艳高手,专捕食高质量妹子。

        “是的,就是你们刘市长。”郑佳一挑了挑眉毛,“他和我很早就认识,也追过我,那时候年轻,傻,差点被他骗了,过去这么多年他也没什么长进,依然是这些老招数,忽悠单纯小女孩行,忽悠老娘,差点意思。”

        刘汉东说:“为啥告诉我这个?”

        郑佳一说:“上回冤枉你了,所有你有权利知道真相。”

        刘汉东说:“为什么要冤枉我,难道你觉得我也想追你?”

        郑佳一盯着他:“难道不是么?”不待刘汉东回答,自己先笑了,“其实是我自作多情了,你知道,我是郑杰夫的女儿,从我青春期开始,就不断有男孩子追求我,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他们肯定都很喜欢我爸爸。”

        刘汉东哈哈大笑:“所以你挑花眼了,到现在也不结婚。”

        郑佳一笑道:“我只是不想为他人活着而已,世界这么精彩,何必早早把自己关进围城。”

        两人在江边谈天说地之时,马凌来到了520路终点站接班,那辆粉红色的电动大巴停在路边,车门紧闭,因为电动车毕竟不比柴油车,为保持运营里程,只能尽量减少空调使用。

        当然,青石高科的电动车在运行成本上比柴油车低多了,每个车组每月能省好几千柴油钱,而且电动机比柴油引擎简单易修,所以公交总公司订购了二十台车在五条线路上试点,预计下一步采购更多的电动车。

        时间到了,马凌在交接本上签了字,拿钥匙开门,上车,乘客们鱼贯而上,投币,刷卡,落座。

        新车是自动挡的,提速快,操作简单,以前的老公交光是踩离合换挡每天就得重复几千次,现在减少了大量动作,轻松了不少,开柴油车的同事都极其羡慕开电动车的,甚至有人不惜给队长送礼想调过来开电车,马凌更是成了香饽饽,车队里的几个大姐阿姨,见面就夸你家老公真有本事,要不给姐也弄辆电车开开。

        乘客坐稳,马凌关上车门,轻点电门起步,开始了一天的工作,520路是贯穿城市南北的一条重要线路,近江城市大发展,北面的北岸新城,南面黄花社区都是大型居民区,每天上下班高峰期,公交车都严重超载,无数乘客把车挤成沙丁鱼罐头。

        520路四十分钟一个来回,马凌开了四个来回,略有些疲惫了,但接下来才是每天的重头戏,下班高峰期来临了,道路上车多人多,路况复杂,一直持续到七点半才会缓解。

        六点三刻,马凌在终点站吃盒饭,顺便给刘汉东打了个电话:“老公,在哪儿呢,有吃的么?”

        刘汉东正在江边的音乐餐厅和郑佳一共进晚餐,他拿着手机跑进厕所:“加班呢,没吃,你吃了么?”

        “我吃着呢,西红柿炒鸡蛋,笋瓜肉片,还加了个茶叶蛋,你要吃不?我给把茶叶蛋给你留着。”马凌嘻嘻笑道。

        “那么金贵的东西,你留着吧,不说了,又要开会。”刘汉东道。

        “嗯,老公最辛苦了,来么一个。”

        “么么。”刘汉东敷衍的咂咂嘴,挂了电话,回到座位上。

        “刚才说到哪儿了?”郑佳一面带笑容举起酒杯。

        “说到青石高科在国际金融市场上面临的风险。”刘汉东道。

        “对,夏青石死后,他们会对青石高科进行攻击,恶意收购肯定是其中一招,这段时间你们务必要注意几件事,一是高层丑闻,二是商业犯罪,三是重大事故……”

        ……

        “往里走,往里走,里面有空,都挤挤。”马凌拿着话筒喊着,站台上熙熙攘攘,车上密密麻麻,人头攒动,空调似乎都不起作用了,前面小车堵成一片,交警和协管忙碌的指挥着交通。

        每天傍晚都是同样的景象,马凌早已习惯, 她驾驶着520上了高架路,速度慢慢提了起来,忽然车后部传来一阵凄厉的呼喊,转瞬火苗就涌了过来,乘客们顿时变成地狱烈火中狂舞的鬼魂,马凌迅速踩刹车,拉手刹,开车门。

        火势来的太猛,刹那间燃起熊熊烈火,谁也反应不过来,公交车的车窗是密闭的,虽然装备了破窗锤,但忙乱之中谁顾得上去找锤子,车门只有一扇,大家都拼命地往外挤,反而都下不去。

        马凌动作敏捷,从驾驶员一侧的车窗翻了下去,看着车内的惨像,她来不及多想,徒手猛砸车窗,赤手空拳怎么打得破强化玻璃,忽然她想到刘汉东曾经说过的话,钥匙在必要的时刻可以当做武器,迅速从兜里拿出家门防盗门十字花钥匙,握在手中,钥匙头从指缝露出,使出全身力气猛击车窗,竟然被她砸开了一扇窗。

        一股红色的火焰从破窗户里喷出,将马凌裹在其中。

        几个活人从窗户里爬出,诡异的跳动着,来往车辆纷纷停下,司机们拿出车里的灭火器拼命的喷着,救人,救人!所有人只有一个念头,救人!

        ……

        音乐餐厅,刘汉东猛打两个喷嚏,继而觉得心中隐隐作痛,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饭已经吃完,郑佳一百无聊赖,拿出手机刷微博,忽然紧皱眉头,“出事了,一辆公交车在高架路上失火,车都烧成铁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