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章 火雷归来
  • 第三十章 火雷归来

    作品:《匹夫的逆袭

        铁三角在小商村调研后没两天,近江市国税局稽查分局的同志们就进驻了青石高科集团,当天的近江新闻对此进行了报道,次日的近江日报也刊登了有关文章,明眼人都能看出,当局要对青石高科下手了。www.00ksw.org

        青石高科的账目几乎完美无瑕,但也架不住稽查分局的群狼,想挑毛病,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可安馨也不是待宰的羔羊,夏白石尸骨未寒,在省里、北京的关系都还维持着,一个电话打过去,省国税局介入,双方开始掰腕子。

        这种层次的较量,刘汉东一介武夫插不上手,在安馨眼中,他的最大作用就是以暴制暴,遏制一下夏白石等人,这也是夏青石的临终嘱托,所以他依然沿着自己的人生轨迹行进着,幸福的等着结婚,等着看孩子降生。

        休息日,刘汉东带马凌去医大附院例行检查,这段时间马凌呕吐的很厉害,整天吃不下饭,检查完毕之后,在一楼电梯口遇到了火颖,她手里拎着烧鸡啤酒,还捏着一大把羊肉串。

        “这么巧?”马凌先打招呼。

        “凌姐,东哥,看病啊。”火颖将羊肉串往身后藏,笑得有些僵硬。

        “带你嫂子来检查一下。”刘汉东笑笑,搀着马凌出了电梯。

        “回头找你们玩去。”火颖进了电梯,松了一口气。

        电梯上行,刘汉东看着不断变动的楼层数字若有所思,拿出车钥匙对马凌说:“在车里等我。”

        十四楼病房内,火雷正盘腿坐在病床上喝啤酒,吃羊肉串,忽然门开了,刘汉东走了进来,气氛顿时变得非常尴尬,火雷嘴上滴油都不敢擦,火颖更是吓得不敢出气。

        “好啊,都瞒着我,我把你们当亲人,你们把我当什么?”刘汉东冷冷质问道,火雷醒转并不出乎意料,这小子身体很棒,不亚于自己,伤筋动骨但内脏没受伤,脑子被毒品损害的程度可大可小,他又不是把K粉冰毒当饭吃,就这么不明不白成了植物人才叫冤。

        火雷把吃的一半的羊肉串递过来,傻笑道:“给你吃。”

        火颖跑过来低声解释:“东哥,这段时间你太忙,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哥前几天醒了,不过智力下降的厉害,和五岁小孩差不多,还得继续治。”

        刘汉东嘴角翘起:“装,继续装。”一把拉开床头柜,把抽屉里的东西全倾倒在床上,牙刷牙膏账单药片中赫然有一个小塑料包,里面装着白色粉末。

        “吸到医院来了,行啊。”刘汉东拿起塑料包,摔在火雷脸上,“有出息!以贩养吸,还打着我的名头,你牛逼大了!”

        火雷从床上下来,动作有些不自然,扑通跪倒在刘汉东面前:“哥,我错了,你打我吧。”

        刘汉东也不客气,扫脸就是两个大嘴巴,跟抽到铁板一样,手生疼,火雷这货真是皮糙肉厚。

        火颖过来劝,带着哭腔:“东哥,实在不敢,也不好意思告诉你啊,给我哥看病花了那么多,他还干了这种对不起你的事儿,其实我们也没想一直瞒你,就是……”她也说不下去了。

        刘汉东心里明白,自己和火家兄妹的感情已经渐行渐远,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自己进步太快他们追不上,平视变成了仰视,隔膜不自然的就形成了。

        他摆摆手:“算了,醒来总归是好事,差不多就出院吧。”

        火颖说:“我哥还有些不利索,医生说脑子有淤血导致的。”

        火雷倒是很直接:“东哥,我主要是怕警察抓我,我干的那些事,枪毙都够了,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蹲监狱炮打头都不怕,就怕我爸妈和我妹难过,该咋办,哥你给我指条路吧。”

        刘汉东沉吟片刻,有了主意:“你先继续装病,我来协调,不过你得告诉我,是谁给你牵线搭桥的?我不信你这货自己能当毒枭。”

        “是吴兴发。”火雷没有任何犹豫就把幕后人卖了,“老吴以前是李随风的人,现在自己承包了一家夜场,他有脑子,没魄力,就拉我一起干了,其实我也没打着东哥的名头,都是他们自己这么认为的。”

        “吴兴发?”刘汉东对这个名字很陌生,李随风的名字在江湖上都没人提起的,何况他手下的军师,李随风是和自己有仇,但也用不着费尽这种周折对付自己吧,精密周详的计策只存在于小说,现实中是不会有人这么搞的。

        “你继续找他,把生意接上。”刘汉东说。

        火雷一脸沉痛:“哥,我准备痛改前非了。”

        刘汉东骂道:“狗改不了吃屎,你就继续贩毒吧,不过是给我混,跟毒王当马仔。”

        火雷目瞪口呆。

        回到停车场,马凌正吃臭豆腐,怀孕期的女人就这样,想起什么吃什么,饮食习惯和以前大相径庭,她问刘汉东:“啥事啊,是不是背着我和火颖在天台上来了一发?”

        刘汉东道:“你老公来一发起码要半小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下来。”

        “作死吧你!”马凌挥拳就打,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娇嗔道:“不许背着我在外面偷吃,我爸可不像马伊琍他爹那么开明,你敢对不起我,他一定揍你个半死。”

        刘汉东呵呵笑:“我哪儿敢,刚才上楼去看了一下火雷,他基本痊愈了。”

        “那怎么不早告诉你?”马凌很纳闷。

        “他们有他们的考虑。”刘汉东发动了汽车,“别管他们了,明天跟我回江北,见见我妈和贺叔,顺便出差。”

        “我就不去了,最近哪儿也不去,保胎。”马凌捂着自己还没怎么显形的肚皮,满脸幸福和得瑟,忽然捂着嘴,降下车窗一通呕吐。

        ……

        刘汉东是作为青石高科考察团一员前往江北的,安馨遵从夏青石的遗愿,要将青石高科的生产基地迁往江北,这不单是因为近江的政治环境愈加恶劣,更主要的原因是近江的地价昂贵,配套不全,而南泰工业园有政策优惠,有废水处理厂,作为新的电池生产基地是最合适的。

        当然刘汉东不是考察团的主角,他只是顺路打酱油,安馨等人在江北市政府和官方洽谈的时候,他回家探望了母亲和贺叔,再次劝他们搬到省城去住,两个月后就得举行婚礼,然后马凌就要临盆,男方家里婆婆不出面可不妥。这回水芹没有推辞,立刻就答应了,还帮着儿子劝贺坚也去。

        贺坚想了想也答应了,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陈年老酒,标签都泛黄了,上面印着西凤字样,他叹口气说:“这酒是那回执行任务前买的,你爸爸说凯旋回来再喝,就一直放到现在,转眼三十年了,你也是要当爸爸的人,凯华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今天把这酒开了,为你提前庆祝。”

        刘汉东默默无语,看着这个半秃顶的老男人用筷子撬开瓶盖,将白酒倒满了军绿色的小茶缸。

        “汉东,你是侦察英雄的后代,刘凯华的儿子,记住,永远别给你爸爸丢人,永远别给军人抹黑。”贺坚端起小茶缸,一饮而尽。

        刘汉东也端起茶缸喝了一大口,年头太久,酒保存的也不好,酒味早就挥发了,淡如白水,但贺叔却喝醉了,他对着墙上刘凯华的遗像说:“凯华,兄弟,再过几个月,你就要抱孙子了,我终于完成任务了。”

        水芹轻轻抽泣起来。

        刘汉东黯然,多少回忆浮上心头,少不更事的自己,无数次和贺叔作对,离家出走,打架斗殴外加早恋,时至今日,即将成为人父,才明白贺叔的付出和艰辛。

        当晚,水芹就收拾行李预备搬家,一家人对于马凌肚里是男孩女孩尤为感兴趣,他们一致认为女孩比男孩好,因为刘汉东从小就很顽劣,马凌也是个火爆性子,这要是生出个男孩来,还不把天都能捅破。

        ……

        次日,刘汉东跟随考察团前往南泰工业园考察,这个国家级工业园的支柱企业其实只有一家,就是由破产国企,晨光机械厂和红旗钢铁厂重组而成的江北重工,以钢铁和军工产品为主,数控机关自动化生产线从国外进口,还有配套的污水处理厂,加工过的工业废水可以当做次水进入城市管线二次使用。

        江北重工方面很重视这次考察,总裁陆天明和江北市长周文全程陪同,他们很希望青石高科能落户江北,强强联合,优势互补,做到双赢。

        考察用了一天时间,接下来安馨率众人前往南泰山区探望青石高科援建的希望小学,这所小学位于大山深处的天街乡,进山道路是平整的柏油路,一路上景色优美,碧莲客车上,南泰旅游局的导游拿着麦克风声情并茂的讲解着大青山革命老区的光辉历史,大家听的昏昏欲睡,当讲到老英雄程栓柱在县委书记面前刀劈日本鬼子的故事时,大家才精神起来,热烈鼓掌。

        来到了天街乡之后,乡政府先行接待,刘汉东没兴趣参加,自顾自在街上溜达,看到青石希望小学的牌子,就走了进去,小学校盖的有板有眼,二层小楼,篮球场和橡胶跑道,单杠双杠上晒着被子和床单,朗朗读书声从教学楼里传出。

        电铃响了,学生们蜂拥出来,一个穿牛仔裤白T恤的女教师喊道:“午餐前先干什么?”

        学生们异口同声回答:“洗手!”可是水龙头拧开却没水。

        女教师跑过来,弯下腰用嘴含住水龙头,用力一吸,水哗哗的流淌出来。

        这一招刘汉东记忆犹新,小学时期,上完体育课口干舌燥,大家都跑去喝自来水,水压较低出不来水,就靠的嘴吸。

        女教师背对着刘汉东,翘臀长腿,线条优美,引人无暇遐思,咦,这么眼熟,这不是郑佳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