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一章 暗度陈仓
  • 第二十一章 暗度陈仓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飞扫视一下周围,办公室外幕僚们正在忙碌,如同一群工蜂,他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玻璃墙瞬间变成浅灰色,继续通电话。www.00ksw.org

        “胖子,你打算怎么办?”

        冯庸压低声音道:“一不做二不休,把继承人做掉,剩下的事儿就好办了。”

        刘飞皱起眉头:“你怎么这么不长进,总是用下三滥的手段,我不赞成这种做法,再说美国不是主场,DHS,FBI,都不是吃素的,夏家的保镖也都是专业人员,搞不好把你搭进去。”

        冯庸说:“老大你一贯杀伐决断的,怎么这回妇人之仁了,你放心好了,事情交给我和老二处理,就算出事也和你没关系。”

        刘飞迟疑了一下,道:“你准备怎么处理?”

        冯庸再次桀桀怪笑起来:“上高科技手段,从飞机上下手。”

        刘飞皱起眉头:“别做傻事,飞机是安保最严密的交通工具,出了事谁也遮掩不住,你杀一个小丫头就让全飞机的人陪葬,不觉得太过分,太小题大做了么?”

        冯庸说:“老大你神经过敏了,上次马航的事儿闹得那么大,我哪敢炸飞机啊,我是说,通关的时候下手,比如行李中塞点毒品什么的,当场扣下按贩毒处置,还不随便咱们揉捏。”

        刘飞这才转怒为喜:“你小子总算是长进了,会用脑子了。”事实上刘飞才不在乎舒帆的生死,他只是从大局考虑,不想搞得太露骨,再说弄死了舒帆,安馨那边肯定遇到极大阻力,反而不美。

        冯庸那边着手安排,近江这边也开始布局了。

        ……

        尚风尚水别墅,夏家,自从绑架案后,夏白石就被驱离了青石高科核心圈子,但他的股份还在,每年光股息就足够维持奢侈的生活了,没事就去欧洲购物,东南亚度假,小日子过得倒也滋润。

        电话铃响了,夏白石很随意的拿起茶几上的分机喂了一声,随即表情变得严峻起来,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当初儿子醉驾撞死人,托了关系改户口年龄,又找了政法口的朋友疏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夏舟只是在拘留所里蹲了几天就放出来了,根本没受牢狱之灾,本以为这件事已经终结,可是时隔两年,竟然东窗事发,这不科学啊!

        电话是熟人打来的,说帮忙改户口的户籍警已经被控制起来了,上面要重新查这个案子,让夏白石早做准备。

        “需要多少数目?”夏白石慌了,伪造户籍逃脱法律制裁,不但儿子要进监牢,自己也难逃干系,不管花多少钱都得把这件事压下去。

        “不是钱的问题,上面有人要办你们夏家,无论如何你要顶住,再说吧,先挂了。”那边匆匆挂了电话。

        夏白石坐立不安,在屋里急的团团转,他给儿子打电话,没人接,给老婆打电话,老婆人在巴黎,也联系不上。

        一直熬到晚上,消息传来,儿子夏舟被捕,就关在温泉镇派出所,夏白石急忙带人过去探听情况,结果到地方本人也被扣了,两个便装男子将他带进审讯室,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配合默契的将夏白石恐吓了一顿,吓得他面无人色,两腿筛糠一般发抖,但他咬死口不承认贿赂警察篡改户口之事。

        “不老实是吧,凭你犯的罪,判个三五年都够了。”唱白脸的男子一拍桌子,“来人呐,把他铐起来,送看守所!”

        进来一个警察,直接把夏白石铐起来押上警车,送往郊外看守所,夏白石胆战心惊,稀里糊涂,也没注意到警方的程序是否正规合法,就这样被关进了看守所。

        看守所的小监舍条件极差,水泥大通铺,还有牢头狱霸欺负人,进来先挨了一顿鞋底猛抽,夏白石身娇肉贵,哪受过这种折辱,心理完全崩溃,彻夜难眠,早上犯人们起床的时候,发现昨夜进来的新人居然一夜白头。

        夏白石在看守所里住了整整三天,每天吃的是白菜帮、窝窝头,晚上睡不了囫囵觉,因为他睡觉打鼾,吵到别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饮食休息都不好,心理压力巨大,三天时间就让夏白石瘦了十斤。

        第四天,有人探监,来的是夏白石的心腹孙中海,他告诉夏白石,有门路出去,但代价很大。

        “这时候就别管价钱了,先把我弄出去再说!”夏白石急不可耐道。

        “行,我再和他们联系一下。”孙中海说。

        当天晚上,夏白石被提出看守所,先吃了一顿饱饭,然后白脸红脸又来了,也不废话,拿出一叠口供给他看,夏白石浏览一番,仅存的希望也破灭了,篡改户口年龄,贿赂国家公务人员的罪行已经完全暴露。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以为拒不配合,我们就拿你没招。”白脸义正词严道。

        “早点招供,早点上法庭,进了监狱条件就好多了,起码不用在看守所受罪了。”红脸比较和气,一副为夏白石着想的样子。

        夏白石还心存侥幸,迟疑着不愿招供。

        白脸冷笑道:“没人救得了你,夏青石已经死在美国了,就算不死,你这个弟弟也未必会救你。”

        夏白石最后残存的希望也破灭了,此刻万念俱灰:“我招。”

        笔录做完,夏白石按了手印,签了名字,红脸拿着笔录抖了抖:“早点坦白交代不就没这些事了么,其实你只要乖乖配合,可以不坐牢的。”

        夏白石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这样的好事?他忙道:“我配合,我一定配合。”

        红脸说:“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把青石高科的股份献给国家,有关部门可以考虑特赦你。”

        夏白石一惊,他名下的青石高科股份虽然占总股本的比例不大,但折合成资金也有上亿,用一亿元换取自由,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红脸接着说:“你放心,你自己名下的股份不会动,夏青石那一份献出来就行。”

        夏白石双手抓着头发,陷入深深思索之中,对方背景之深让他无比恐惧,整件事就是一个局,一个针对自己,针对青石高科的局,可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按照他们说的办。

        “给我支烟。”夏白石干涩的说道。

        ……

        美国,田纳西孟菲斯,夏家庄园,客厅按照中式灵堂进行布置,夏青石的黑白遗像高挂,香烛纸马都是从旧金山唐人街空运来的,一对蜡烛在风中摇曳 ,舒帆穿着孝服坐在旁边叠着纸钱。

        一架直升机降落在网球场后方的停机坪,安馨和佘小青下机弯着腰跑过来,她俩已经二十个小时没睡眠了,一直在赶路,从近江到上海,从上海飞洛杉矶,洛杉矶转私人飞机飞孟菲斯,然后直升机飞庄园,选择的都是最快的交通工具,但还是没能赶得上见夏青石最后一面。

        走进灵堂,安馨已经止不住泪水,深爱的男人从此阴阳两隔,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对不起,关于刘飞的事情,她心中有愧。

        安馨走到遗像前上了三炷香,哽咽问道:“你爸爸有什么遗言?”

        “没有。”舒帆摇摇头。

        佘小青也上了三炷香,三个女人默默为夏青石守灵。

        夏家庄园戒备森严,起码有八个带枪保镖,庄园内遍布监控设施,负责安保的是前白宫特工乔先生,他走进灵堂报告,说附近发现一辆可疑的汽车,里面有两个中-国人,拿着望远镜鬼鬼祟祟朝这边张望。

        安馨正要说话,舒帆忽然尖声道:“赶走他们,不要让他们打扰我爸爸!”

        “好的。”乔转身便走。

        安馨心中疑惑万分,谁在监控夏家庄园?

        手机响了,是电子邮件提示,安馨打开一看,竟然是夏青石的信,估计是定时发送的。

        “馨儿,想必此时你已经赶到孟菲斯了,不要为我难过,生离死别是人生必经步骤,把我运回祖国安葬,丧礼按照中国传统方式举行,不宜大操大办……”

        安馨泪眼朦胧,泣不成声。

        ……

        次日,运载着夏青石遗体的湾流私人飞机起飞了,飞越太平洋,在首尔降落加油休息,然后直抵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姚广安排的人员早已等在这里,他们打扮成机场工作人员的模样,想趁着通关的时机做些手脚,把舒帆扣在边检,可是令人惊奇的是,机上只有几个老外保镖,根本没有安馨和舒帆的影子。

        消息传递到姚广那里,他也很纳闷,明明查到安馨和舒帆在美国办理了出境手续,怎么没人呢,想到湾流曾经降落首尔,他恍然大悟,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俩女人聪明着呢。

        安馨、舒帆以及佘小青,确实是在首尔下的飞机,这也是夏青石邮件里安排的一个细节,当她们在机场休息的时候,舒帆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刘汉东打来的电话。

        “你在哪儿?”刘汉东问。

        “我在韩国。”

        “具体位置?”

        “机场。”

        “哪个区域?”

        “C区。”舒帆感觉奇怪,心里隐隐期待。

        三分钟后,刘汉东的身影出现了,他同样风尘仆仆,表情肃穆。

        “节哀。”刘汉东伸出手,舒帆却扑到他怀里哭了。

        佘小青奇道:“你的护照办的这么快?”

        刘汉东摸出一本护照:“夏董已经帮我预备好了,假的,但是和真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