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二章 与毒枭会面
  • 第十二章 与毒枭会面

    作品:《匹夫的逆袭

        保健品店失火的原因是业主使用大功率电器导致的线路负荷过大引发燃烧,本来电闸保险丝可以起到一定保护作用,可是被崔正浩换成铜丝之后失去了保险效能,店里所有货物付之一炬,连带着把房东的临街门面房也给烧了,损失惨重,张艳砸锅卖铁也赔不起。www.00ksw.org

        小崔内疚至深,他身无长物,只有一条不怕死的烂命,反正也是无国籍的黑户,跟着刘汉东干一票大买卖,补偿了张艳的损失之后远走异国,两不相欠,他和张艳虽然滚了床单,但只是露水夫妻,心里还惦记着以前的妻子。

        刘汉东让小崔回避,自己带着阚万林过去帮张艳处理事情,房东一家人都来了,指着张艳的鼻子大骂,对面店的老板娘嗑着瓜子看笑话,街坊们也都围着看热闹,张艳因为救火被燎了头发,脸上乌黑,衣服也烧了,狼狈不堪,忙不迭的赔礼道歉,说我赔钱,一定赔钱。

        房东不依不饶,张口就是八十万,张艳急的直掉泪,不就是个临街的破房子么,才十几个平米,狮子大开口也不兴这样的啊,可是她只是一个弱女子,经营的还是这种被人瞧不起的买卖,街上的闲人们经常被背后指指点点,说张艳以前是干什么皮肉生意的,要不是有小崔在,她受的骚扰更多。

        眼瞅着一个弱女子被人欺负,满街的人没个帮腔的,阚万林本来就是个蛮横无比的黑车团伙头子,再加上刘汉东坐镇,狐假虎威霸气冲天,上去一阵怒喝,气势如虹,把房东一家人的锐气立刻就给挫了下去。

        紧接着刘汉东适时出现,先呵斥了阚万林,然后打圆场说张艳的父母是我们学校后勤职工,生活比较困难,失火也不是故意的,赔偿是肯定要赔偿的,但是也要合理适度。

        房东说刘校长我们相信你,可是张艳是外地人,她跑了咋办。

        “跑了我担着。”刘汉东说。

        刘汉东什么身份,铁渣街上谁人不知,他的面子比派出所长都大,既然他开口了,房东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领着人悻悻去了,张艳哭哭啼啼进废墟想捡点东西,货物都是易燃的纸盒子和塑料制品,烧的精光啥都没剩下,

        店面烧了,货物烧了,连床铺被褥衣服细软都烧了,张艳在东莞打工赚的那十几万全赔进去了,她好歹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抹一把眼泪,感谢了刘汉东和万林哥,转身就要走。

        “你去哪儿?要不我开车送你把。”阚万林问道。

        “去学校,不用送了。”张艳说,其实她是去找崔正浩,可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打手机也不接。

        崔正浩跟刘汉东走了,他上了刘汉东的车,直接开到欧洲花园地下停车场,业主还没入住,这里一片空旷,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枪还在么?”刘汉东问。

        崔正浩有一把朝鲜68式手枪,据他说是越境的时候抢边防军人的,不过子弹打光了,是一把空枪。

        “有。”崔正浩把枪掏了出来,失火的时候他最先抢救的就是钱箱子和这把破枪。

        刘汉东丢过去一个沉甸甸的牛皮纸盒:“拿着,明天跟我去见几个人。”

        崔正浩打开纸盒,里面是三十五发7.62毫米手枪弹,他喜出望外,顿生如虎添翼之感,问道:“是不是把他们都杀了?”

        “不用杀。”刘汉东说,“你给我当保镖就行,我付你工资。”

        崔正浩大失所望,当保镖才几个钱啊,远不如杀人来的快而多。

        刘汉东猜出他的心思,劝解道:“慢慢来,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面。”

        小崔的汉语水平还听不懂歇后语:“你说什么?”

        “我说,跟哥混,有你出头发财的时候。”

        发财两个字崔正浩听懂了,笑眯眯点头:“好!”

        ……

        第二天一早,刘汉东摆在床头的手机响了,他一个激灵坐起来,从四部手机中拿了一部出来,正是使用火雷号码的那个,是个短信:上午十点,阅江楼见,发信人马啸虎。

        刘汉东回了一个OK,立刻起身穿衣服,给耿大队打了个电话,请他在阅江楼附近布控,对着镜子整理仪容,手枪别在裤腰带上,用西装上衣掩住,从外面看不出异样来,就是坐下的时候有些硌腰。

        他今天是睡在庆丰地产办公室套间卧室里的,因为有任务,激动的一夜没睡好,推门出来,只见崔正浩正趴在地毯上做俯卧撑,支撑地面的只有食指和中指,动作飞快有力,赤膊的上身虽然精瘦,但充满力量感。

        “小崔,你以前真是体育教师么?”刘汉东狐疑道。

        崔正浩爬起来,板着脸说是的。

        刘汉东打电话给谭帅和申华伟,这俩小子大概是昨晚上玩得太嗨,电话开着,但没人接。

        身为近江黑社会大哥,出场就带一个小弟未免太丢份,可是这事儿隐秘,带太多人也不好,刘汉东想了想决定带阚万林当司机,反正他就只负责开车,不接触其他,不怕泄密。

        阚万林本来就是刘汉东的专职司机,接到电话立刻赶来,驾驶着奔驰S600将老板和“保镖”送到了阅江楼,自己找地方停车去了。

        现在已经是四月底,天气有些热了,崔正浩右胳膊上搭着脱下来的夹克衫,很自然的跟在刘汉东身后,其实夹克衫掩盖下是子弹上膛的手枪。

        两人上了茶楼,在雅座坐定,点了茶点饮料,等到十点半也不见人来,刘汉东撇了撇楼下,没有缉毒大队的同事,来来往往的都是正常客人。

        手机响了,是马啸虎发来的短信:你站到窗口来。

        刘汉东走到窗口四下张望,外面车水马龙,路边没有临时停靠的汽车,路人们也都匆匆忙忙,看不出谁是毒贩的眼线。

        对方又发来信息:“怎么看不见你?”

        刘汉东回了一条:“我就在这,临街二楼窗口,茶餐厅霓虹灯牌子旁边。”

        对方回复:“不是阅江楼茶餐厅,是阅江楼。”

        刘汉东啼笑皆非,知道自己摆了乌龙,阅江楼是一处陈子锟当政时期的历史文物建筑,参观门票五十元,本地人基本不去,外地游客也只有部分土鳖才花这个冤枉钱上去欣赏江景,近江人约定成俗的阅江楼,其实是著名的阅江楼茶餐厅,而且在这种公共场合见面符合毒贩的套路,人多眼杂反而比游人稀少的阅江楼安全。

        两处建筑距离很近,也就是几十米远,刘汉东匆匆下楼过去,花一百块钱买了两张门票进了景点,游人稀稀拉拉,两个男子远远走过来,前面一人热情的伸出手说:“是刘总吧?”

        “马总?”刘汉东也伸出手,笑吟吟打量着这两位西部毒贩。

        马啸虎三十岁左右,穿着条纹长袖T恤和藏青套装,西装皱巴巴的,袖口露出棉毛衫,裤腰带是梦特娇牌的,侧面挂着一串钥匙,还有个巨大的宝马车金属铭牌装饰品,手拿金利来真皮手包,沉甸甸的不知道赛了些什么。

        另一个跟班打扮的差不多,也是中等身材,灰不溜秋的长袖T恤,西装褂子搭在胳膊上掩住手里拿的东西,造型和崔正浩差不多。

        马啸虎先和刘汉东热情握手,然后向他介绍自己的同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马宏正,我的助理。”

        马宏正将右手的西装褂子换到左手,来和刘汉东握手,原来人家手里并没有枪。

        刘汉东笑道:“怎么有雅兴到这儿玩?”

        马啸虎说:“来了好几趟近江,就这个景点没来过,你给我们照个像吧。”说着将手机递给刘汉东。

        刘汉东只好帮他俩照相,正准备退后几步照下阅江楼的全景呢,哪知道马啸虎走到一块不锈钢牌子前说:“照这个。”

        不锈钢牌子上面写着:历史古迹阅江楼,建于1931年,国家4A级风景区。

        两位西部毒贩兴致勃勃和不锈钢牌子合了影,意犹未尽,又让刘汉东给他们拍了好几张。

        “中午了,一起吃点吧。”刘汉东看看手表,发出邀请。

        马啸虎说:“好,找一家清真饭店吧。”

        刘汉东打电话让阚万林开车过来接人,不大工夫奔驰车开到,崔正浩坐副驾驶,刘汉东陪两位客人坐后排,挤是挤了点,不过距离近也无所谓。

        滨江路上就有清真饭店,他们来得早,店里还没有其他顾客,刘汉东要了一个包间,打发阚万林先回去,三人落座,崔正浩站在门口,马啸虎看不过眼,让他坐下,崔正浩不理他。

        “刘总,让人家坐吧,咱吃饭他看着,多不好。”马啸虎说。

        刘汉东点点头:“小崔你也坐。”

        崔正浩这才拉了张椅子坐下。

        服务员把茶壶放下就走了,刘汉东亲自给客人倒茶,马啸虎急忙站起:“我自己来。”

        “我来我来。”两人争着要倒茶,差点把茶壶碰翻,最终还是刘汉东赢了,端着茶壶给马啸虎倒了一杯茶。

        马啸虎耸耸鼻翼,忽然说:“刘总,你身上的硝烟味很重啊,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马宏正当即伸手入包,枪还没掏出来,崔正浩动作比他快多了,黑洞洞的枪口已经亮了出来,68式手枪击锤扳起,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