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八十章 雪原奇兵
  • 第八十章 雪原奇兵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艰难的睁开被血污糊住的眼睛,耳朵里嗡嗡响,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他看到的所有画面都是慢动作,直升机的旋翼在慢慢转动,固定在机舱门上的六管速射机枪在马达驱动下发射着,一枚枚弹壳带着热气和弧线升起落下。www.00ksw.org

        匪徒们胸前绽放着血花,在弹雨中颤抖着,金发碧眼的家伙倒是反应迅速,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蛇形机动仓皇逃窜。

        直升机上索降下一群兵,有穿荒漠迷彩的,有披雪地罩衣的,拿的枪也各有不同,有95无托自动步枪,也有03式,一个带红十字袖章的卫生兵扶起了刘汉东,撕开他的衣服,止血,绑绷带,拍打着他的脸:“醒醒,别睡过去。”

        刘汉东知道获救了,舒帆不用死了,扭头看去,舒帆正被另一个士兵搀扶出来,他咧嘴笑笑,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舒帆哭喊着扑上去,被士兵拉开,刘汉东被抬上了直升机。

        朝霞照耀下的大兴安岭,两架武装直升机四处巡弋,捕捉着盗猎分子。

        舒帆第一次感到,雪山如此美丽。

        ……

        刘汉东再度醒来,眼睛四下瞥瞥,洁白的床单,洁白的墙壁,铸铁暖气片,窗外是挺拔的雪松,他想动,却动不了,身上插满管子,脸上是氧气面罩,旁边电脑屏幕上显示着血压脉搏血氧浓度等指标 。

        一个穿豆绿色罩衣的护士走过来,口罩上的眼睛水灵灵的。一开口,地道的东北味:“你醒了,感觉咋样?”

        “这是哪儿?”刘汉东自己摘下了面罩问道。

        “沈阳军区陆军总医院特护病房。”

        “我睡了几天?”

        “七天了。”护士转身出去,过了一会医生来了,拿听诊器听了听,问刘汉东感觉怎么样。

        “还行。”刘汉东说。

        “小伙子你命硬啊,中了三颗子弹都没死,我在陆军总院工作这么久,第一回见你这样的硬汉。”医生白大褂下面是军装,两鬓斑白,看起来资历不浅。

        “舒帆呢?”刘汉东左顾右盼。

        “和你一起入院的病人无大碍,已经出院了。”医生说。

        “我们的人呢?”刘汉东接着问,舒帆出事,夏青石肯定要派人来的,说不定亲自出马。

        “哦,小王,让他进来。”医生让护士出去叫了一个军人进来,陆军下士军衔,个子不高,精神饱满,刘汉东是带过兵的人,一看这小伙子就是当兵的好材料。

        “你是?”刘汉东搞不清楚他的身份。

        “我叫程卫国,三十八军特种大的,跟三十九军的战友一起在山里拉练,一周前接到上级命令,配合陆航团执行任务,就把你给救了,哥们你是哪个部队的?”

        “我以前在十四军汽车团,干到中士退役的。”刘汉东心中暗暗惊奇,能动用三十八,三十九两支王牌部队进行援救,夏青石能量不是一般的大,这回姓冯的要倒霉了。

        他们两个聊起来,医生护士继续去查房了。

        “是老班长啊。”程卫国敬了个礼,“你哪里人?听口音有些耳熟。”

        “我是江北人。”

        “哎呀太巧了,我也是江北的,南泰乡下的,你是市里的吧。”

        “咱是老乡啊。”刘汉东也高兴起来,战友加老乡,亲上加亲。

        “对了小程,你在这儿干什么,你们首长呢?”刘汉东问。

        程卫国拍拍腰间鼓鼓囊囊的枪套说:“奉命保护你,听说你得罪的人来头不小啊。”

        刘汉东心说果然如此,冯庸不甘心失败,肯定要派遣杀手来灭口,现在已经牵扯到高层斗争了。

        程卫国接着说:“那些盗猎分子真是丧心病狂,无法无天,不过他们也够倒霉的,遇上老班长你这条硬汉了,后来我们又干了他们一炮,当场打死好几个,剩下的全活捉了,已经移交当地司法机关。”

        刘汉东松了口气,杀手被活捉是好事,冯庸这回铁定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小程,有烟么?”刘汉东心情不错,烟瘾上来了。

        程卫国四下瞅瞅,没人,便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送到刘汉东嘴里。

        正美滋滋抽着呢,忽然病房的门开了,程卫国还以为是护士来了,赶紧去掐刘汉东嘴上的烟,一回头却发现来的不是医院的人,而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胖子。

        “首长好。”程卫国敬了个礼,他认识这个胖子,据说很有来头,刘汉东住院费用都是他支付的。

        冯庸笑着还礼,走到床边亲切问道:“兄弟,伤势好些了吧,听说你醒了,我立刻就赶过来了,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我一定办到。”

        刘汉东看他一眼,忽然暴起,身上的电线、管子都扯开了,他单手掐住了冯庸的喉咙,瞬间冯庸的胖脸就变成了紫红色。

        冯庸身后是带着保镖的,两个黑西装戴空气耳麦的彪形大汉见状冲进来,一人挥拳打向刘汉东,一人掰开他的手。

        打人那家伙的拳头还停在半空中,人就飞了出去,砸翻了桌子,监护仪掉在地上摔坏了,冒出一股青烟。

        黑衣保镖手伸向腋下,程卫国动作比他快,92式手枪机头大张对准了他的脑袋,冷酷的眼神暗示只要他有进一步动作,病房的白墙就会被涂成红色。

        冯庸摆脱了刘汉东的锁喉手,痛苦的咳嗽着,摆摆手让保镖淡定。

        “一场误会,好人难做啊。”冯庸不敢久留,仓皇而去,还留下了两个花篮。

        出了医院大门,冯庸擦了擦汗,骂一声晦气,问手下:“谢大脑袋处理好了么?”

        手下打了个电话,答道:“谢廖沙一小时前在看守所上吊自杀了。”

        “这货早该死了,盗猎那么多保护动物,罪有应得。”冯庸啐了一口,整了整风衣领子,钻进了宾利。

        他如此低姿态是有原因的,老大刘飞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许再使用暴力手段,一定要把不良影响降到最低,总之不能撕破脸,自己要杀刘汉东和舒帆是事实,但不是没得逞么,刘汉东放火烧了别墅,打死自己两命手下,重伤一名,还打死好几个盗猎分子,这笔账算起来还是自己这边亏了。

        刘飞退缩有两个原因,一是更高层面的介入,解救刘汉东和舒帆的命令是总长罗克功上将亲自下的,调遣了正在大兴安岭地区拉练的精锐部队,沈阳军区的陆军航空兵也出动了,这得多大阵仗,想想都吓人。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青石高科突然提出迁册,准备全部产业搬迁到外省,这势必严重影响到江东省的税收以及招商引资大环境。

        这一切,刘飞暂时还承担不起。

        ……

        病房内,护士跑进来一边抱怨一边帮刘汉东将电线和管子接好,监控仪摔坏了,怕是要报废,好在人没事。

        “你伤口还没拆线,崩开了怎么办?”小护士拿眼睛狠狠剜刘汉东一刀,“你们这些当兵的,真是野蛮。”

        刘汉东乐了:“妹子,你不也是穿军装的么?”

        护士不理他,掀起了他的罩衣,刘汉东这才发现自己是真空的,外面一层绿色罩衣,里面连内裤都没有,急忙惨呼:“糟了,被你看光光了。”

        不过还有一个景象让他很震惊,躯干上三处枪伤,连同以往受的伤,竟然隐隐组成北斗七星,不对,只有六处,还差一个,不过最后一颗星应该在心脏位置,怕是补上之后,自己这条命也没了。

        “谁稀罕看你。”护士高傲的一仰头,走了。

        程卫国挠着脑袋问刘汉东:“班长,你怎么见面就动手啊,那人是?”

        “你不认识他?”刘汉东反倒很奇怪,程卫国是军方派来保护自己的,看到陌生人应该阻拦,怎么放任冯庸进来。

        程卫国说:“他早几天就开看过你,和军区首长都很熟悉,还握手什么的,我以为他是好人呢。”

        刘汉东哼一声说:“他就是最坏的,不对,他第二坏,杀手就是他派出的,那些所谓的盗猎分子,都是他的人马。”

        程卫国倒吸一口凉气:“怎么可能,那首长们怎么和他亲的好像穿一条裤子似的。”

        刘汉东这些年也经历了一些事情,渐渐明白一些道理,这个社会没有黑白,只有利益交换和妥协退让,以夏青石的能量,解救自己和女儿已经是极限,没可能追求刘飞冯庸等人的责任,当然话说回来,刘飞等人也没有能力把青石高科这样的特大型企业一下掐死,双方在博弈,而自己就是一枚过河的卒子。

        “小程,这就是政治。”刘汉东说。

        程卫国似懂非懂,他只是一名士兵,士兵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懂得太多反而不是好事。

        刘汉东在沈阳军区陆军总院治疗养病的事情,家里并不知道,马凌还以为他去出差了,每天通个电话叮嘱注意安全,而舒帆则被夏青石送往国外保护起来,谁也不知道她去了美国还是欧洲。

        又过了一个星期,刘汉东的伤势恢复的很快,他决定出院回家,再不走的话,照顾他的小护士就粘上甩不掉了。

        四月初,刘汉东在青石高科安保部四名工作人员的护送下,搭乘飞机回到了近江,等待他的将是更大的挑战与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