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九章 大刀阔斧
  • 第六十九章 大刀阔斧

    作品:《匹夫的逆袭

        对于隐瞒真相哄骗家属这种事儿,刘汉东早已驾轻就熟,他随口就扯:“没啥,杀了几个人,已经埋好了。www.00ksw.org”

        “贫嘴。”马凌果然上当,打了他一拳,回厨房继续炒菜去了。

        刘汉东赶紧把脏衣服捣进了洗衣机,这都是妥妥的罪证啊,收拾停当,跟没事人一样吃饭,上网,想查找王世煌被捕的蛛丝马迹,可是网上毫无线索,估计事发突然,还得再过一段时间各种内幕才会爆出来。

        下午刘汉东去庆丰公司上班,因为帕萨特抛锚在江滩上,他只能打车,在黄花小区门口一站,连续过去几辆青石电动出租车,都载着客人,忽见路边停着一辆熟悉的捷达出租车,过去一看,果然是张爱民的车,张师傅正坐在车里捧着铝饭盒扒饭呢。

        “张师傅,吃饭呢。”刘汉东招呼道。

        “哟,是刘校长,去哪儿?”张爱民急忙收起饭盒,从裤兜里抽出手绢擦嘴擦手,这就要发动汽车。

        “不慌,你吃你的,我陪你坐一会。”刘汉东坐进车里,掏烟递给张爱民一支,自己也点上了。

        “吃饱了,开路。”张爱民将烟夹在耳朵上,拧钥匙发动,破旧的捷达车一阵从颤动,架在仪表盘上的大屏幕智能手机差点掉下来。

        “高科技啊。”刘汉东笑道,“张师傅也知道与时俱进了,这是装的打车软件吧?”

        张爱民说:“是啊,我儿子帮我装的,可我不会用,装了也白搭,公司里其他司机也装了,也没多大用处,玩高科技,谁竞争得过青石高科啊,他们车里带导航带定位,支付手段也多,听说用手机照什么二维码就能付车钱,要是互动什么的,直接免车资,咱们这些老牌出租车公司可让他们坑惨了,生意本来就不好,这段时间更差了,唉,这日子怎么过啊。”

        仿佛印证他的话一般,前面正好有一对青年男女拦车,先是一辆普通出租车停下,紧跟着又是一辆电动车也靠边停下了,那两人直奔电动车而去,气的前车司机跳出来大骂。

        “搞吧,早晚出大事。”张爱民咕哝了一句。

        从黄花小区到欧洲花园也就是个起步价,刘汉东要给钱,张爱民说啥不要,刘汉东也就没矫情,看张爱民搁在中控上的是四块五一盒的廉价香烟,便将自己的半盒中华丢下,张爱民客气两句收下了。

        王世煌被捕的消息还没传到庆丰地产,这里依然是风雨飘摇,愁云惨淡的景象。

        刘汉东大踏步走进公司,门口保安松松垮垮敬了个礼,前台接待小姐正趴那儿玩手机,看见总经理进来急忙起身招呼:“刘总好。”

        “前台是公司的脸面,谁允许你玩手机的?”刘汉东一脸严肃,“你去财务结算一下工资吧。”

        这个前台是祁麟招进来的,素质一般,城乡结合部女神的层次,但是仗着和太子爷有一腿,在公司里眼高于顶,谁的账都不买,按照祁麟给她的承诺,先干前台,三个月就转后勤当文员,然后提拔成董事长助理,就是公司高层了,虽然祁麟吃了官司,但毕竟还是庆丰地产的董事长,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刘总咋就一句话把人家开了。

        “刘总,我刚才在接电话。”前台妹子徒劳的解释着。

        刘汉东懒得和她废话,这种花瓶角色连打电话订盒饭都办不好,除了让***没别的作用,开除她只是第一步,庆丰公司必须大动筋骨了。

        进了公司,一片萧条,尤其是刘汉东招来的那些职员,一个个心神不宁,窃窃私语,有几张桌子空着,人干脆就没来上班。

        刘汉东敲敲桌子,点了几个部门主管,让他们到自己办公室来一下,然后职员们就看到总经理室的百叶窗关了起来,二十分钟后,几个部门主管满面红光的出来了,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

        正好财务大嫂带着前台妹子来说情了,妹子哭哭啼啼,梨花带雨,眼圈都红了,大嫂说:“刘总,这是祁麟安排的人,小妮儿人还是不错的,知道上进,就是贪玩,妮儿,还不赶紧给刘总承认错误。”

        妹子向刘汉东鞠躬,领子里一抹雪白。

        “刘总,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上班玩手机了。”

        刘汉东不理她,板着脸对财务大嫂说:“大姐,企业有相关规定,从事财务工作的必须有会计证,从事主管会计的,必须有中级以上职称,咱们公司以往制度不健全,现在也该逐渐完善了。”

        财务大嫂变脸了:“祁大哥还没死呢,你就翻脸不认人,把他老家人全开了,姓刘的,你还是不是人!”

        刘汉东面无表情的说:“大姐,祁大哥留下这点产业不容易,我得帮他保全了,再说我也没说要辞退你,我只是说你不适合担任一家地产公司的主管会计,公司需要人的地方很多,只要你愿意,少不了你一份工资。”

        财务大嫂骂骂咧咧的走了,其他职员却干劲十足,刘总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他们的春天就来了。

        不到半小时,祁大嫂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身后还跟着一帮乡下人,兴师动众来问罪的样子。

        “大兄弟,你可不能这样欺负俺们孤儿寡母啊。”祁大嫂席地一坐,就开始哭闹,老乡们一边劝一边窃窃私语,隐约能听到什么“曹操、奸臣、抢遗产”之类的字眼。

        刘汉东知道这帮人一直防着自己,没出事之前,他只想好说好散,大家把欧洲花园这个项目做完就一拍两散,好歹对得起祁大哥,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很窝火,有这些人掣肘,自己有力气使不出,被王世煌玩的团团转,几乎失去理智铤而走险,幸亏自己关键时刻悬崖勒马,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大嫂,我只是按照规章制度辞退一名员工,怎么就成了欺负孤儿寡母了?今天老乡们都在,咱就正式的说道说道吧。”刘汉东让人搬了把椅子过来,大马金刀的坐下,他招聘的员工都自发的站在身后,两下形成对峙局面。

        祁大嫂只是个农村妇女,在本乡本土还算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在省城这点本事就不够看了,但她有智囊团,亲友团,娘家兄弟本家侄子外甥什么的一大群,自然有人出面说话。

        一个穿西装,裤脚挽起的大叔站了出来,指责刘汉东说:“你排挤打压老人,到处安插自己亲信,不是欺负孤儿寡母么,庆丰公司是祁家的,不是你姓刘的。”

        “对,三叔说得对!”一帮人跟着附和。

        刘汉东冷笑:“你说的不假,我是招募了新人,设置了新的部门,可这是一个正规房地产公司必须做的,房地产项目从征地到招标,施工、销售,各种工作错综复杂,没有专业人员根本无法做到,你们会什么?是会预决算还是会做效果图?是能开招标会还是能跑项目,是能和拉土方的流氓交涉还是能和规划局打官司?”

        众人哑口无言,他们本来就是吃大户来的,毫无一技之长。

        刘汉东接着说:“我是庆丰地产董事会批准任命的总经理,我的行政命令难道不作数?你们不听我的,难道要听王世煌的?”

        大家沉默了,王世煌已经掌握庆丰地产的一部分股权,他才是最大的敌人,刘汉东如果不把权力抓在手里,集中资源与之斗争,那庆丰地产真的就完了,不姓祁,也不姓刘,而是姓王了。

        道理是这样,但谁也不甘心自己的利益被侵犯,他们甚至幻想,王世煌拿下庆丰地产后,会给他们足够的甜头哩。

        三叔又说话了:“刘总,别的部门随便你折腾,财务不能动,这是要害部门,必须咱们祁家人管着。”

        刘汉东说:“你懂不懂财务制度,会计出纳稽核必须设置专人,不然会造成营私舞弊的漏洞,就是咱们农村红白喜事,也是要找两个人一个收钱一个记账,堂堂一个大公司,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简直笑话。”

        三叔涨红了脸,硬着头皮说:“二姐是自己人,怎么会贪污,你这是血口喷人。”

        二姐就是祁大嫂任命的会计,她的娘家二堂姐,以前在乡下供销社当过会计,算是半个专业人士。

        祁大嫂说:“对,俺家二姐怎么可能贪污,换谁也不能换她,我就信她。”

        刘汉东说:“好,来人,给我把财务账搬来,咱们当众查账。”

        立刻有人将财务科的一堆账本搬来,刘汉东手下有专门的会计师,他也不讲那些深奥的东西,直接找出一摞借条,一张张的念。

        这些全是祁家亲属支钱的条子,没有领导签字,只有借款人的签字画押,金额少了一两百,多了上万,而且在现金账簿上居然没有体现。

        “公司的账已经乱到这个地步,能不管么?”刘汉东痛心疾首,“祁大哥还躺在医院,他辛辛苦苦攒下的家业就被你们这些糟蹋,你们对得起他么,你们还要脸么!”

        忽然他话锋一转,厉声道:“我和祁大哥是八拜之交,除了他我谁也不认!这段时间我给够你们脸了,谁想闹,我刘汉东奉陪!”

        乡民们都嗫嚅着,不敢上前。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我支持东叔。”

        是祁庆雨的二女儿祁静在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