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八章 峰回路转
  • 第六十八章 峰回路转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可以想象王海宁失踪给王家兄弟带来的强烈刺激,这会儿王世峰王世煌两兄弟肯定在家里坐镇指挥,调动全市黑白两道的力量来查找下落,如果他们效率够高的话,怕是已经查到这事儿和自己有关了。www.00ksw.org

        三年前,因为古长军的案子,刘汉东就曾经横扫世峰集团,两下里结下梁子,最近又在欧洲花园深深羞辱了王世煌,要不是他也曾搭救过王海宁的小命,恩怨抵消,王家早就想法灭了他了。

        总之一句话,和世峰集团的恩恩怨怨,终于到了该彻底了结的时候,刘汉东既然赶来,就没怕过什么,他昂首阔步推门进去,院子里的江湖人士们扭头看他,其中一人将烟头一丢,脸色大变,高声喊了一句。

        这句话差点没让刘汉东趴下。

        这家伙说:“我操!海少让东哥救回来了!”

        都是道上混的,谁不认识谁?刘汉东在近江也混了三年多了,三教九流的人士都熟悉,尤其是城南一带出来混的人,哪个不认识东哥,混社会是个系统工程,混的好坏并不以能打能杀为准绳,而是以认识朋友多,路子野,能办事为衡量标准 ,所以这些人既认识王家兄弟又认识刘汉东,并且两边关系处的都很好。

        这一嗓子把屋里的人全惊动了,呼啦出来十几口子,围着刘汉东和海宁问长问短,因为刘汉东以前就曾救过海宁一回,他们先入为主,真就觉得这会海少被绑还是东哥救回来了,一个个敬佩的不行,就差把刘汉东抬起来山呼万岁了。

        刘汉东本来还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表情,这下被他们弄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面对热情的询问,只能紧皱眉头故作深沉:“哎,说来话长。”

        温泉镇派出所的李所长也出来了,一见这场面就觉得不对劲,不过他的政治敏感性很高,王世峰已经被市局刑警带走,内部消息称上面要办王家兄弟,既然海宁已经安然无恙的归来,再说失踪时间实际上连24小时都没到,警方没必要插手的,民不举官不究,爱谁谁吧。

        警察们收起设备走了,海宁被簇拥进了房间,好不容易回到家里,周围一大群叔叔大爷,她却依然紧跟在刘汉东身旁。

        世峰集团保安部的头儿南强看不下去了,他是明白人,知道这事儿和刘汉东脱不开干系,沉声质问:“姓刘的,你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刘汉东并没打算就坡下驴,把自己包装秤救美英雄,因为受害者还在身旁站着呢,他想忽悠也没这个条件啊,正要说话,王海宁先出声了:“我爸呢?”

        南强只好先回答她:“老大让雷子带走了。”

        “我二叔呢?”

        “昨天就让雷子带走了。”

        海宁面无表情,看似沉静,其实六神无主,心乱如麻,失去了父亲和叔叔的庇护,她根本无力承担一个庞大的企业集团和一个拥有众多兄弟的实质上的江湖帮派。

        何况这些人未必认她,他们从来都把海少当成长不大的孩子。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王家兄弟不在,南强就成了这里的话事人,他大声说道:“海少,你大胆的说,姓刘的到底把你怎么了,这儿都是咱的人,不用怕他。”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才回过味来,合着刘汉东不是救人的啊,兴许海少失踪就有他的关系,气氛急转直下,变得冷森森起来。

        刘汉东心中底气大涨,王家兄弟被公安调查,世峰集团垮台指日可待,自己怕毛啊,就是当众承认绑了海宁又如何,谅他们也不能把自己怎么着。

        他冷笑一声,抱起膀子等着海宁发话,待会儿少不得一场恶斗,他已经瞅好了,先抄起茶几上的青花瓷仿品瓶子砸在南强脑袋上,放翻他镇住其他人,估计就能全身而退了。

        所有的目光都盯住了海宁,等她一锤定音。

        王海宁低着头,吞吞吐吐道:“其实……我是被绑架了……”

        南强脸色一变厉声道:“我就知道!兄弟们抄家伙,姓刘的今天别想走!”

        人群一阵骚动,几个特保从腰里把甩棍和喷雾拿了出来,分开众人就要上前动手。

        海宁猛然捂住脑袋嘶喊一声:“停!”

        大汉们止住了脚步,南强狐疑道:“少爷?”

        海宁头也不抬的说:“我是被一帮国际雇佣兵绑架了,他们有枪有炮,还有灰太狼,是刘叔叔救了我,你们不要冤枉好人。”

        刘汉东手里还提着条滴血的狗腿,大家恍然大悟,原来这是血战之后的成果,雇佣兵的军犬腿啊。

        不过转眼之间大家又都回过味来了,这他妈太离谱了吧,还国际雇佣兵组织,这是脑残军旅片看多了还是兵王网文看多了的节奏?

        不过既然海少这么说了,那人家刘汉东自然撇清了关系,他们也懒得插手。

        南强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刘汉东一定是捏住了海少什么把柄,他厉声质问:“姓刘的,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

        刘汉东没料到海宁主动为自己开脱,他乐得如此,哪里还管南强的质问,一把推开他,牙缝里迸出三个字:“你也配。”

        南强被推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恼羞成怒就要扑过来,却被一帮大哥们死死拉住:“强子,别冲动,你斗不过他。”

        强子挣扎了两下也就放弃了,对于刘汉东他始终存在深深忌惮,因为自己当年的顶头上司古长军就是挂在这货手里,而且自己的资历还不够深,无法与刘汉东这种江湖新晋大佬对抗,王家兄弟不在,没人能留得住刘汉东。

        刘汉东扬长而去,走到门口忽然停步,将狗腿丢在地毯上说:“留着红焖吧,大冬天的补补身子。”

        满屋子人,还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角色,愣是留不住一个刘汉东,南强顿有世态炎凉之感,王家兄弟遭难,这些平素胸脯拍的山响的江湖兄弟全成了墙头草,这就是社会,这就是人生啊。

        江湖大哥们安慰了海宁几句,陆续散去,大过年的,还得赶紧回去接着打麻将呢,自始至终,海宁一言未发,冷脸面对,这也符合她的性格,从来都是这副傲慢酷拽的吊样。

        人都走完了,海宁才上楼进了自己房间,关上门拉上窗帘,抱起被子钻进了宽大的壁橱,在里面瑟瑟发抖起来。

        就这样足足过了几个小时,家里佣人急的不行,找来钥匙打开门,进来苦苦哀求:“少爷,吃点饭吧。”

        海宁在壁橱里回答:“不吃。”

        “不吃怎么行,厨房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鱼翅羹。”

        壁橱里伸出一只腿,将托盘踢翻。

        佣人老阿姨叹口气,收拾残羹正要离开,忽然海宁说话了:“我要吃别的。”

        “想吃什么,你说。”老阿姨激动起来,只要少爷愿意吃饭就算是龙肝凤胆也得想法子弄来。

        “我要吃火腿肠,双汇的,烤着吃,烤成脆皮的。”海少爷的声音从幽深黑暗的大壁橱里传来。

        老阿姨和家里厨子面面相觑,这是什么高端吃法,没听说过。

        ……

        刘汉东打车回家,路上给徐功铁打了个电话,打听王家兄弟被捕的事情,徐功铁说涉及到办案机密不方便透漏,但是可以告诉你,世峰集团这回是完了。

        要的就是这句话,刘汉东心中大定,暗暗庆幸自己悬崖勒马没把王海宁怎么着,不然能活活悔死,看来老天爷还是靠谱的,给自己戴上了主角光环,怎么作死都不会死,而其他人就不行,只要底子不干净,早晚是一死。

        回到黄花小区家里,刘汉东掏出钥匙进门,就听见厨房有炒菜的声音,于是他蹑手蹑脚进了卧室,想把一身脏衣服换下来毁灭证据,却发现床上放着一个扁平的硬纸盒子,打开来是一件红褐色的皮夹克,掐腰式样,皮质厚实硬挺,散发着一股特殊的香味,穿上一试,帅到爆。

        这衣服正是当年自己和马凌在步行街上看中的那件高端仿制美国二战A2飞行夹克,开价一万块,吓得两人都没敢还价。

        时隔多年,自己几乎都忘了这件衣服,但马凌还记得,并且终于将它买了回来,摩挲着马皮夹克,刘汉东有些感慨。

        门开了,马凌拿着锅铲子进来了,从背后抱住了刘汉东,附耳问道:“喜欢么?”

        “喜欢。”

        “你怎么不问问花了多少钱。”

        “多少?”

        “五千。”

        “怎么这么便宜?”刘汉东很纳闷,他上网查过这件衣服,确实是全球最高端的A2仿品,价钱应该在八千一万左右。

        “因为我常去啊,和那店主都熟了,每回我都磨他,他实在是被我磨烦了,就答应了。”马凌嘻嘻笑道,一脸自豪与幸福,“你穿上真帅,比汤姆克鲁斯还帅。”

        刘汉东脑补出一幅画面,春夏秋冬,风霜雨雪,马凌每天都来到步行街某家店橱窗外趴在玻璃上看着里面模特身上的皮夹克,手里还拎着一个攒钱罐,里面的硬币越来越多……

        他紧紧抱住了马凌:“凌儿,今年就结婚吧。”

        忽然马凌一把推开他,虎着脸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又在外面惹祸了吧。”

        地上丢着脏衣服,上面沾满污渍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