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六章 雪霁
  • 第六十六章 雪霁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世峰集团实力雄厚,人脉深远,真想下力气调查什么人什么事,就算是大海捞针也能捞出来,王世峰一声令下,集团上上下下总动员,冒着大雪发动各种关系连夜查找王海宁的下落。www.00ksw.org

        首先排除的嫌疑人是近江黑社会,因为没人敢动王世峰的儿女,然后就是各路过江龙了,这种全国到处流窜的大贼和坐地虎不同,他们杀人越货没有任何底线,而且又不少是初出茅庐的小崽子,眼里除了所谓的兄弟义气和拆票,天王老子都不认,绑的就是你王世峰的家人。

        辖区派出所调取了相关路段监控录像,可惜的是摄像头损毁,没有视频资料,也找不到现场目击者,唯一的线索是现场遗留的一辆泥头车,也是没车牌的黑车,查找需要一定时间。

        温泉镇派出所的所长和驻所刑警中队长带着一帮刑警来到了尚风尚水王世峰的住处,安装了电话录音装置和分机,专等劫匪电话打过来,王世峰安排财务提取了五百万现钞备用,集团金库里常年存着大量现金,就是为了应对突发事件,因为临时从银行提款是很费时间的。

        消息传开,各路人马齐聚王家,王世峰做人讲究,无论对兄弟对家人都做到完美无缺,道上朋友没受过他恩惠的人很少,尤其是那些服刑完毕出狱的老江湖们,开店做买卖基本上都是王世峰给的启动资金,王家以前的老邻居,老同事,只要生活困难,王世峰就伸出援手,老人生病,孩子上学,王世峰恰到好处的给一笔资金,以解燃眉之急。

        如今王家出事,兄弟们全都冒着大雪到场了,不光是为了海宁的事儿,还有王世煌被捕一事,法律界的朋友也来了好些个,都是有名的讼棍,司法口门路熟得很,王家楼上楼下全是人,沙发上坐满了江湖大哥,翘着二郎腿,皱着眉抽着烟,低声谈论着什么,也有些西装革履的才俊,聚在一起旁征博引高谈阔论,把王家客厅当成了法庭现场。

        王家保姆忙的不可开交,不停地清理烟灰缸,给客人倒茶,纯净水半小时就喝光一桶,厨房里还忙着做夜宵,招待这帮王总的兄弟,人家是来帮忙的,总不能饿着吧。

        王世峰在楼上小客厅,他并不担心二弟,被公安抓了又不会死,只要钱到位,什么事儿都能摆平,反而是女儿的安危很成问题,这些江湖新人完全不讲江湖道义,拿了赎金还撕票的事儿屡见不鲜。

        他已经决定,无论如何先把女儿全须全尾的救回来,然后不惜一切代价将这几个劫匪碎尸万段,他有一百种方法让他们生不如死!

        可是,首先要等劫匪打来电话索要赎金。

        温泉镇的李所长说:“劫匪的电话一进来,你尽量和他拖延一下时间,我们进行定位需要一分钟时间。”

        “好,我懂。”王世峰不禁苦笑,玩了一辈子鹰,被小家巧啄了眼,没想到香港电影里的场景居然在自己家里重演,可他妈自己又不是李家诚,自己明明是张子强啊。

        忽然大门开了,又有几个人挤了进来,为首的穿便衣,后面跟着几个黑衣特警。

        客厅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齐刷刷盯过去。

        胡朋一愣,心头火起,这个王世峰够嚣张的啊,弟弟被抓,立刻叫了一大帮人来镇场面,这是摆明了要和公安机关对抗么。

        “王世峰在么,我是来请他回去协助调查的。”胡朋说。

        客厅里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横眉冷目抱着膀子,慢慢走过来,在胡朋面前形成一道人墙。

        “麻烦让让。”胡朋丝毫无惧,他身后是四名特警,手持防暴枪和冲锋枪,大门外的警车里还有一个分队的特警,一声令下就能进来支援。

        一个大汉走了过来,站在胡朋面前,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

        “你行,王家都这样了,你还来添乱。”大汉一字一顿的说道。

        胡朋有些纳闷,王家哪样了?搞得排场这么大,仔细看,屋里没挂“奠”字啊,他也来不及多想,拨开这名大汉继续向前走,可是又有人拦在面前,他们也不动手,就是以这种非暴力对抗形式来表达自己的立场。

        “都让开!”楼上传来一声喊,王世峰匆匆下楼,后面跟着几名派出所民警。大汉们这才闪开一条路。

        王世峰来到胡朋面前,他心知肚明,这是为二弟的案子来的。

        “胡大队,给我一点时间行不行,我孩子被绑架了。”王世峰淡淡的说。

        胡朋这才明白,王家还真是遭了大难,怪不得那些人这样义愤填膺,不过一码归一码,总不能因为王世峰的孩子被绑架,其他案子就放一放吧,再说了,王世峰的儿子不就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太子爷王海宁么,这小子被绑架了那可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啊!

        想到这里,他刚冒出来的一丝同情心也消失殆尽了,生硬道:“对不起,你现在就得跟我回去协助调查,你家里的案子派出所会帮你处理。”

        王世峰怒从心头起,拳头瞬间握紧,世峰集团的董事长何等的尊贵身份,省人大代表,优秀企业家,市委书记见了都客客气气的,你一个小小刑警大队长就敢如此,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可是转瞬之间他的拳头又松开了,自从龙开江被捕以后,他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刘飞要大规模杀肥猪了,并且是以打黑的正大光明的借口。

        龙氏集团的北岸新城项目,已经完全变成政府资产,大大缓解了财政压力,而龙开江也被宣传口包装成了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大佬,被广大老百姓唾弃谩骂,其实近江这些富豪,哪个底子都不干净,只是龙开江、李随风等人的发家史稍微偏门了一些,这样更容易拿来做文章。

        老百姓自古以来都是最好哄的,他们相信电视,相信报纸,相信小道消息,相信刘飞是两袖清风只为民做主的清官好官,相信龙开江杀人无数,逼良为娼,如今,终于轮到自己了。

        “好,我跟你走,不过我要先交代一句。”王世峰说完,招来几个手下,向他们叮嘱一番,几人都面色阴沉的点着头。

        交代完了事情,王世峰抖擞精神,跟着胡朋出了别墅大门,外面雪已经停了,整个世界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不知不觉,已经是清晨时分了。

        大群兄弟走了出来,沉默不语的跟在王世峰后面,一个个咬牙切齿,似乎只要老大一个手势,一个眼神,他们就会义无反顾的暴起,干翻这些警察。

        王世峰踩着积雪吱吱丫丫往前走,忽然停步转身,淡淡说:“都回去吧,我去去就来,没事。”

        说完,他紧走几步,上了警车。

        殊不知,这一去,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

        江滩破船机舱内,篝火已经燃尽,火腿肠的红色塑料皮丢的到处都是,王海宁蜷缩在角落里毫无睡意,由于高度紧张,她毫无困意,刘汉东也是一夜没睡,不停的思考着问题,反倒是崔正浩睡得香,呼噜打得震天响。

        刘汉东很犯难,到底怎么处理王海宁,如果就这样放回去的话,自己妥妥的绑架犯,还在缓刑期间,罪上加罪,加上世峰集团强大的能量,给自己整一个十年徒刑不跟玩一样简单。

        可是不放又能如何,杀了?卖了?他是当过警察的,知道警方只要想破案,就没破不了的案子,何况自己这事儿计划本来就不周密,纰漏很多,要不是大雪天,恐怕警察早就杀到门口了。

        手机在兜里震动着,是马凌发来的信息,问他上哪儿野去了。

        刘汉东回了一条:“和朋友一起办点事,工地上有麻烦。”

        马凌回复:“知道了,注意安全,给你买了新衣服,等回来试穿。”

        刘汉东叹口气,思绪转回,他现在深刻理解了那些犯罪分子的心理,是如何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的,他们总是存在侥幸心理,想用一个新错误来弥补老的错误,错上加错,终于走上不归路。

        现在王海宁还没死,就算是绑架也就是个未遂吧,再说自己又没要求赎金,应该算非法禁锢人身自由这个罪名,再找个好点的律师,应该问题不大,三五年徒刑差不多挡住了。

        唉,辛辛苦苦拼搏几年,就因为一时冲动,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刘汉东却不后悔,男子汉大丈夫,自己做的事自己抗!

        他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打开了舱盖,一大坨雪落了进来,正砸在小崔头上,把他给活活砸醒了。

        外面天晴了,蓝蓝的天,冰封的江,白色的世界。

        寒风彻骨,气温至少比昨天降低了十度,刘汉东举目四望,发现远处有个被冰雪覆盖的小村子,有炊烟袅袅升起,他看看手表,现在是早上七点钟。

        “小崔,去买点东西吃。”刘汉东拿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崔正浩,他不放心小崔和王海宁单独在一起,这货憋得久了,保不齐拿中性人泻火。

        崔正浩接了钞票,踩着没小腿的积雪走向小村庄。

        过了十分钟,刘汉东听到外面有喊声,爬出机舱看去,崔正浩正冲这边跑过来,后面跟着一群狂吠的草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