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章 美人头
  • 第六十章 美人头

    作品:《匹夫的逆袭

        祁庆雨一辈子的心血,就是这家名为“庆丰”的建筑安装工程开发公司,起先就是一支小小的工程队,跟着北河县建安公司干点零碎杂活,后来借着国家房地产开发的热潮渐渐做大,成为注册资金一亿的开发公司,但骨子里还是家庭作坊式的工程队,连家族企业都算不上。www.00ksw.org.

        在祁庆雨遭遇官司坐牢的时候,庆丰公司跌入低谷,但却没有进行法律意义上的破产清盘,去年借着欧洲花园项目的起死回生,公司又咸鱼翻生,祁庆雨将自己名下的一成股份转让给了刘汉东,家族作坊终于进来了外人。

        祁庆雨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很善于制衡之道,将股份平均分配给自己的一双儿女以及大舅哥和二奶王岚,他这样做是有道理的,祁麟和祁静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理应分得一部分家产,女儿终究是要出嫁的,分个百分之五也就够了,王建是公司的弘股重臣,百分之五这个比例也比较合适,王岚带着小儿子分百分之五,也够他们娘俩过活的。

        如今祁庆雨突然倒下,正是年富力强之际,连个遗嘱都没有,本来势均力敌的股份分配成了矛盾的焦点,两边人都觉得自己应该掌控公司,祁麟是正儿八经太子爷,王建是掌握大权的国舅加宰相,双方都有一票人支持,争执不下,同时做出拉拢刘汉东的决定。

        这个总经理,刘汉东是不当也得当了。

        庆丰公司董事会在大年初三召开,地点就在欧洲花园一栋商务楼上,毛坯墙壁和地面,屋顶悬着电灯泡,随便摆着几张桌椅,两伙人楚河汉界分得清楚,刘汉东坐在当中,大马金刀,主持公道。

        首先是投票选举总经理,毫无悬念的刘汉东全票当选,然后祁大嫂提出分家产,把老头子的那七成分给自己和祁麟。

        王建干咳一声道:“嫂子,你这么说可就不怎么讲理了,小虎难道不是祁大哥的骨肉?王岚难道不是祁大哥的媳妇,要分,大家都有份。”

        祁大嫂破口大骂:“搔狐狸,小野种,不要脸,也想分我们祁家的财产,门都没有!只要我活着,你们就别想。”

        王岚跳起来,扬着手中的DNA检测证书和结婚证,尖声道:“我一个黄花闺女跟了老祁,还替他生了儿子,是亲儿子哦,可不像有些人,哼。”

        祁大嫂这就要扑过去撕烂王岚的嘴,被众人劝下,刘汉东头都大了,出言劝说:“都消停点,祁大哥还没死!我已经请了最好的脑科医生帮他看病,兴许三两个月就能醒过来,你们闹什么闹?分割家产有遗产继承法,有国家有法院主持公道!”

        分家产的事儿暂时搁置,祁大嫂又提出让儿子接老头的班当董事长,王建当即反对:“祁麟年纪还小,场面上的事情他不懂,二十郎当岁干董事会,这不胡闹么。”

        祁大嫂嚷道:“姓王的,你不就是想当董事长么,怎么也轮不到你!我儿子小咋了,他不会学啊,有他刘叔带着他,我放心,对不他刘叔。”

        刘汉东点头:“我赞同祁麟暂代董事长一职,等祁大哥痊愈了再说别的。”

        既然总经理占到祁麟这边,王建他们也不好再争吵,董事会在吵吵闹闹中结束,只等工商局上班就把备案交上去。

        事后王建找到刘汉东埋怨,说不该支持祁麟当董事会,反正祁庆雨没死,继续挂着名就是。

        刘汉东说子承父业天经地义,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自己只能保证财产公平分配,绝不偏袒任何一方,王建本来也只是想保住外甥的遗产份额,有刘汉东这句话他也就满足了,顺便提起了一些当年旧事,原来祁大嫂嫁给祁庆雨的时候是二婚的寡妇,祁麟到底是谁的种还说不清楚呢。

        怪不得王岚拿着DNA鉴定证书显摆,原来是在打祁大嫂的脸,这些破事刘汉东才不乐意参乎,做好自己分内事就行。

        庆丰公司有一辆二手奥迪A6,以前是祁庆雨的座驾,按说现在该归刘汉东使用,但祁麟丝毫没有交车的意思,刘汉东也不缺车用,开着交通学院的帕萨特,开始到处拜年。

        现在刘汉东身兼二职,既是交通学院的校长又是庆丰公司的总经理,事无巨细都得他拍板定夺,相关单位都得处好关系,以前这些活儿都是祁庆雨在忙,现在就得刘汉东顶上去了。

        他先去了蕴山派出所给所领导拜年,顺便了解案情,据说袭击工地的是一帮流氓地痞,首恶分子已经被拘留,是两个十六岁的半大小子,砍伤谢律师的凶手就是其中之一。

        不用问是有人顶缸,刘汉东心知肚明,基层民警受到各方面压力,这种治安案件通常都是和稀泥,有人顶缸,赔偿到位,双方差不多能接受就行,自有国情在此,何必搞得那么认真。

        傍晚时分,刘汉东来到市内某高档住宅小区,徐功铁的新家就在这里,他把平川的房子卖了付首付,贷款八十万买了大房子,老婆孩子也搬了过来,正式在近江落地生根,连过年都没回老家。

        徐功铁笑纳了刘汉东送的购物卡和两条烟之后,主动和他谈起欧洲花园的案子,原来上面施加压力的原因是谢律师的背景,谢天机有个学生在省高院工作,级别还不低,他给省厅打了招呼,一层层的压下去,蕴山所才连夜破了案。

        “就抓了几个小毛孩顶缸,这不是糊弄人么。”刘汉东抱怨道。

        徐功铁哈哈一笑:“你也当过警察,又不是不懂这里面的道道,大家都有难处,王世煌的靠山是黄副市长,黄副市长主管建设这一块,是刘市长的爱将,风头正健,谁也不想得罪他,见好就收吧。”

        刘汉东就问这官司到底能不能赢。

        徐功铁摸着下巴说:“难说,你们找的那个律师虽然有些来头,但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估计这官司要拖上一年半载的了,退一万步说,就算官司赢了又能怎么样,道路不从小区中间走了,但不给你们房屋预售证,不通水电煤气,不通公交,房子卖不出去,照样玩死你们,记住,民不与官斗,该让的就得让。”

        两人又闲扯一些其他的事儿,徐家的晚饭端了上来,大嫂热情招呼刘汉东留下吃饭,刘汉东很识相的起身告辞,来到楼下小花园,居然遇到了宋欣欣,冰山女法医牵着毛丫,拎着购物袋正要上楼,小女孩还记得刘汉东,扑上来抱着他的腿,非要往家里拖。

        无奈,刘汉东只好到宋欣欣家里做客,这是一个一居室的公寓式小户型,布置的很精巧,娘俩住足够,巨大的工作台上摆着苹果一体机,还有一些颅骨碎片,最骇人的是一具已经基本成型的泥塑人头,披着长发,眼眶里是空的,跟夜叉似得。

        “宋法医的手艺不错啊,还会玩泥塑。”刘汉东端详着人头评头论足,“如果不用泥巴,用硅胶做的话,肯定栩栩如生。”

        宋欣欣说:“这是个人爱好,现在科技发达,颅骨还原重塑用的是电脑软件配合3D打印机,但我就喜欢这种原始的办法,记得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我的导师就最擅长泥塑,她的作品得过全国姓的大奖呢,谁都不敢相信作者居然不是艺术家,而是一位法医学教授。”

        刘汉东好奇道:“这么说,这人头是有真实原型的?”

        宋欣欣道:“当然,就是花火村碎尸案的女主角,我做了好几天了,已经快完工了,你帮我把它拿到楼道里去。”

        刘汉东小心翼翼端着人头来到门外,宋欣欣将人头上的假发摘下,用一罐喷雾将泥塑喷成了白里透红的颜色,酷似人体面部皮肤,晾了一会儿,端回工作台,拉开抽屉,差点把刘汉东吓一跳,里面一个个小格子装的全是眼珠子!

        这些当然不是真眼珠,而是玻璃义眼,宋欣欣选了两枚放在桌上,拿出两撇眉毛贴在人头眼眶上,又拿出画笔,唇膏,面霜,腮红等,细细帮人头装扮起来,描眉画眼,戴上假发,最后将两枚玻璃眼珠嵌入空荡荡的眼眶。

        装上眼珠的假人头宛如被赋予了生命一般,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汉东,如果真是一件艺术品也就罢了,但这可是碎尸案的女主角,刘汉东毛骨悚然,回望宋欣欣:“弄这玩意放桌上,你晚上不怕?”

        宋欣欣抱着膀子,冲毛丫一努嘴:“把柜子打开,给叔叔看看。”

        毛丫兴奋的窜过去将壁橱门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具骨架,白骨森森,骷髅两个眼眶黑洞洞,嘴里两排牙齿还咔嚓咔嚓仿佛在嚼着什么。

        刘汉东目瞪口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没人敢娶宋欣欣了。

        “防贼的,效果很好呢,家里进了小偷,硬是被吓晕了,结果被保安活捉。”宋欣欣洋洋得意道。

        毛丫也跟着乐,小孩子根本不知道怕,将来指不定被宋欣欣教育成什么样子呢。

        刘汉东有如坐针毡之感,赶忙告辞离去。

        下一站是省委家属大院,崔正浩还藏在车库里呢,刘汉东给他弄了一张行军床,鸭绒被,热水瓶,每天鸡鸭鱼肉供应着,这才两天功夫,小崔的脸色就明显好看起来。

        “小崔,上回你说帮我杀个人,还作数么?”刘汉东用磕磕巴巴的英语和他交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