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九章 白帝托孤
  • 第五十九章 白帝托孤

    作品:《匹夫的逆袭

        送走了郑佳一,刘汉东回到家里彻夜未眠,摆在面前的难题一大筐,已经超出了他这颗退伍军人脑袋的处理能力,反正也睡不着,不如爬起来看书,从书架上拿了一册《资治通鉴》,看着看着,心就慢慢静了下来。www.00ksw.org

        “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刘汉东从书桌上爬起来,擦一下嘴角的涎水,看一眼闹钟,已经是上午八点,今天是大年初二,阳光明媚,大概是休班的马凌来帮自己收拾房子了。

        虽然两人已经定了婚事,但老马家很传统,没结婚不许住在一起,偌大的房子平时就刘汉东一个人住,本来说继父和母亲住一起的,可他们又改主意去省委家属大院陪老太爷去了,现在家里就一个人,刘汉东穿着家居服跑过去开门,嘴里还埋怨着:“又忘带钥匙了么?”

        门开了,一个小男孩扑了过来,嘴里嚷道:“爸爸!”

        刘汉东一惊,定睛看去,这不是祁庆雨的小儿子么,怎么管自己叫爸爸?

        小男孩身后还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王岚,她穿着大红色的羊绒外套,麂皮高筒靴,看起来颇有些韵味风姿,除了一嘴乡下口音,和城里的小少妇区别也不大了。

        陪王岚来的是祁大哥公司里的项目经理王建,刘汉东知道他是王岚的大哥,还有几个人也都面熟,工地上常见面,就是不知道名字。

        “刘哥,你要给俺们娘俩撑腰啊。”王岚小嘴一扁,作势要哭。

        “打住,孩子怎么管我叫爸爸,这个可不敢乱叫的。”刘汉东赶紧撇清。

        王岚噗嗤一笑:“瞧把你吓得,你和老祁是拜把兄弟,他说儿子喊你一声爸爸也没啥大不了的,再说了,我正准备让小虎认你当个干达呢。”

        刘汉东挠挠头,放他们进来,招呼客厅落座,说那边饮水机下面有茶叶和一次性杯子,你们自便,我先换套衣服,进了卧室换上出客的衣服,这才出来,只见小虎正坐在地毯上撕扯着什么,再一看那不是自己的资治通鉴么!已经变成了一堆废纸和几架纸飞机。

        “熊孩子欠揍是不!”王岚一把将小虎拽起来,高高扬起巴掌,还没落下,小虎就哇哇大哭起来,干打雷不下雨,刘汉东也不好说什么,幸亏这本书是书店里买的新书,如果是从邵教授那里借来的藏本,哭都来不及。

        “行了行了,别打了,这么早过来,恐怕不是拜年吧,祁大哥那边有好消息?”刘汉东打量着王岚的红色羊绒大衣,这娘们真是过分,就算是新年,老公躺在医院生死未卜也不能穿的这么花哨啊。

        “他们家人封锁消息,不让我知道。”王岚愤愤不平道,“刘哥,今天过来首先是给你拜年,然后让小虎认你当个干达,咱们再谈谈公司的事儿,我也是公司的股东,啥也不说了,我拥护你当总经理,把这一摊子接管过来,决不能落到他那个败家儿子手里去。”

        王建郑重其事的拿出一叠文件给刘汉东看,这是祁庆雨的公司档案,股东章程什么的,上面注明公司股份祁庆雨一个人占到百分之七十,兼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剩下百分之三十分别是祁麟祁静兄妹各自百分之五,王建王岚俩人各自百分之五,刘汉东百分之十。

        刘汉东心头一阵暖流,祁大哥人真的很厚道,承诺给自己一成的股份不仅仅是口头上,而且白纸黑字工商局报备,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自己这百分之十已经确定了。

        “庆丰建安公司是祁大哥一辈子的心血,现在他倒下了,我们这些常年跟他干的人都很难过,也很犯难,到底公司向何处去?刘总,现在只有你站出来领着大家干了,你当家我们都服气。”王建很恳切的说道。

        “对,刘总当家我们都服气。”几个施工员都跟着附和,他们穿着崭新的出客衣服,呢料夹克衫里面是鸡心领毛衣和衬衣,领子套着领子,皮鞋放在门口了,穿着袜子进来的,袜子上还有个破洞。

        刘汉东知道他们都是王建的人,祁庆雨手下分为两派,一派是以王建为主的技术派,一派是他本家兄弟和儿子为首的亲戚派,平时大家相处融洽,一致对外,祁庆雨一倒下,裂痕立刻出现,王建不服祁麟,祁麟也不会听这个便宜舅舅的话,所以自己成了他们争夺的对象。

        “祁大哥还在医院躺着,现在商量这个事儿不大合适吧。”刘汉东不动声色,将文件放下,翘起了二郎腿,他知道自己现在是香饽饽,轻易答应反而失了身价。

        王岚一拍小虎的屁股:“给你干达磕头。”

        小虎立刻跪在地上磕起了头,嘴里喊道:“干达,干达,压岁钱。”

        “使不得。” 刘汉东急忙起身躲避,却被大家拉住,王建热泪盈眶道:“兄弟,祁大哥他快不行了,大家都知道,他那个大儿子是败家子,庆丰建安落在他手里,一年半载就能败完,祁家的希望,还在老三身上,兄弟,祁大哥他就是刘备,你就是诸葛亮,今天俺们来,就是替大哥托孤来了。”

        说着,王建忽然离开沙发跪在地上,几个民工也跟着跪下,王岚撩起大衣下摆,也翩翩跪下,刘汉东屁股像着火一样,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也冲他们跪下了:“这可不行,我当不起啊。”

        “刘哥,你不答应俺们就跪着不起了。”王岚说哭就哭,转眼就梨花带雨了。

        “使不得,我答应就是。”刘汉东也就是和他们客气客气,其实早就算好了,这个干爹他是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压岁钱。”小虎两只眼睛乌黑闪亮,吸溜着鼻涕看着刘汉东。

        刘汉东摸出钱夹,想了想抽出一千块来:“儿子,拿着买焰火玩去。”

        小虎接了钱,却被王岚一把抢过去:“儿子,妈替你存着,你干达真疼你,出手就是大数。”

        “干达,我能喊你爸爸么?”小虎歪着头继续看着刘汉东,好像对他挺感兴趣似的。

        “为什么要喊我爸爸?”刘汉东很想找个镜子照照自己,祁庆雨和自己哪点有类似之处。

        “因为你像。”小孩说话毫无逻辑,让刘汉东摸不着头脑。

        王岚笑着解释:“小虎长这么大,就见过他爹五次,平时在家就找我要爸爸,我就给他看墙上贴的明星海报,说那是你达,刘哥和那个明星乍一看还真有点像哩,我记不清是古天乐还是谁了。”

        刘汉东歪嘴笑笑,心里却有些发酸,小虎这孩子虽然被惯坏了,但和自己一样,从小没爹,可怜得很。

        “行,以后就喊我爸爸。”刘汉东将小虎抱了起来,往空中丢去。

        小虎兴奋的直叫:“爸爸爸爸爸爸。”

        王岚王建兄妹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

        一阵钥匙开锁的声音,马凌出现在门口,看到刘汉东手里抱着个孩子,还口口声声喊他爸爸,顿时惊呆,两只眼睛瞪得铜铃大。

        “马凌,你听我解释。”刘汉东赶紧将小虎塞给王岚。

        王岚冲马凌暧昧的笑笑,抱着孩子说:“喊干娘。”

        马凌恍然大悟,这是干亲啊,紧绷起来的面孔松弛下来,浮上笑意。

        刘汉东说:“这位大姐是祁大哥的爱人,这是她孩子小虎,他们找我有点事。”

        马凌的脸色转瞬又变得难看起来,她知道祁庆雨有个二十多岁的儿子,不用问这个娘们是二奶,女人向来都不待见二奶,更何况是马凌这样嫉恶如仇的直性子人,她冷哼一声,硬邦邦道:“中午来家吃饭,我走了。”

        一声巨响,马凌摔门走了,王建王岚等人也有些尴尬,胡乱扯了些别的话题就匆匆告辞离去,至于怎么合伙排挤祁麟的事儿,则没有细说,也不需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细谈,反正小虎已经认了刘汉东当干爹,今天的战略目标已经达到。

        “一起吃个饭再走吧。”刘汉东假惺惺客套着,将这帮不速之客送出了门,手机响了,是蕴山派出所打来的,民警告诉刘汉东,行凶歹徒已经抓捕归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刘汉东问需不需要协助调查,辨认罪犯什么的,对方说还在审理,暂时用不到,需要的时候会电话联系。

        这个年过的真不太平,刘汉东哀叹一声,看看时间,正准备到丈母娘家去吃饭,远远就见一辆风尘仆仆的奥迪轿车驶来,车窗降下,露出祁麟的脑袋,喊了一声叔。

        “不在医院看着你爸,跑来干什么?”刘汉东问道。

        后车窗也降下,祁大嫂坐在车里说:“大兄弟,有事找你商量,你看哪个地方合适。”

        大过年的茶馆咖啡厅都关门歇业,刘汉东只好带着他们又进了自家,分宾主落座,倒茶递烟客套一番,进入正题。

        祁大嫂正色道:“老头子怕是不行了,我妇道人家当不了这个家,祁麟还小,不懂事,公司的事情就得大兄弟你多担待着点,那啥,名不正言不顺,我和大家都商量过了,庆丰建安的总经理还得大兄弟你来当。”

        刘汉东急忙推辞:“大嫂,这可万万不行,再说我还有本职工作呢。”

        祁麟附和道:“叔,我不懂事,干不来总经理,我跟你当个司机助理什么的,慢慢学着,将来再接你的班。”

        祁大嫂说:“让大小子先接班当董事长,他这个能耐,当个甩手掌柜还差不多。”

        刘汉东皱眉道:“这得召开董事会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