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六章 与民同乐
  • 第五十六章 与民同乐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笑了:“首先我没有要杀的人,就算有,我自己也能料理了,还用的着他?再说近江刑警不是吃素的,买凶杀人难道查不到主谋,算了,我也不用他报答,给他弄点好吃好喝的,吃饱喝足洗洗睡吧。www.00ksw.org”

        既然他这样说,郑佳一耸耸肩也没什么好说的,两人回到屋里,刘汉东进了厨房撕了半只烧鸡,夹了几筷子牛肉,又弄了些大虾肉丸子之类的,总之全是荤菜,配上满满半盆白米饭,想想又拎了半瓶白酒揣在怀里,端着小盆出门了,郑佳一不动声色跟在后面也要出去,却被郑佳图叫住。

        “姐,你们干什么呢,神神秘秘的。”郑佳图嬉笑着问道。

        “没什么,刘汉东捡了只流浪狗。”郑佳一随口掩饰道,她刚出门,王玉兰就在厨房里喊道:“我炒菜用的半瓶子淮江大曲呢?”

        安顿了崔正浩,两人又回到客厅,郑佳图坏笑着问道:“流浪狗喂好了?”

        王玉兰奇道:“省委家属大院哪来的流浪狗,连野猫都让城管给药死了。”

        潘老太太老糊涂不问事,贺坚水芹两口子初来乍到不清楚状况,其他人都是心知肚明,大家笑而不语,王玉兰毛了:“你们笑啥,到底咋回事?”

        郑佳图打岔道:“阿姨您就别管了,那啥,咱家这个客厅有点小,还是外面订饭店吧。”

        刘汉东说:“今天是除夕,饭店的位子一个月前就订完了。”

        郑佳图笑了笑,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说了几句挂上,道:“安排好了,一个私人会所,我订了个大包间,坐二十个人都够,一会儿有车来接,丰田考斯特,省委接待办的车,大家收拾收拾,准备动身吧。”

        他一个小字辈说话不算数,众人还是将目光投向刘骁勇,老爷子微微颔首:“可以。”大家这才开始收拾东西,预备轮椅。

        王玉兰却说:“那家里预备这么多菜,还有肉馅和饺子皮怎么办?”

        郑佳图戏谑道:“我姐不是捡了流浪狗么,给狗吃吧。”

        十分钟后,一辆丰田考斯特停在了楼下,郑佳图蹬蹬蹬跑下去拉开了车门,忽然倒退了两步,满脸都是惊讶。

        “爸爸,您怎么来了。”

        从车上下来的正是郑杰夫和两名工作人员,他穿着藏青色的羊绒大衣,围着一条灰色围巾,点头微笑:“怎么,爸爸不能来么?”

        “能,怎么不能,姐,爸来了!”郑佳图回头高声喊道。

        郑佳一正搀扶着奶奶下来,见到父亲出现,顿时惊喜万分,大家都知道郑杰夫是省部级大领导,在他面前都有些拘束,只顾笑,说不出什么话来,反倒是王玉兰很放得开:“他大爷来的正好,一起去吧。”

        郑杰夫上前扶住了自己的老母亲,笑容可掬的喊一声妈,又问大家:“你们这是打算去哪儿啊?”

        刘汉东抢答:“郑伯伯,家里地方小坐不开,佳图安排了年夜饭,我们正要过去。”

        郑杰夫说:“有什么坐不开的,人多才热闹呢,不去了,回家吃。”

        于是大家再次回到客厅里,乱糟糟好多人根本坐不下,贺坚冲水芹使了个眼色,悄悄出门,刘汉东发现了赶紧追出来问他们上哪儿去。

        “人太多了,我们就不添乱了。”贺坚说。

        “就是,还是分开过的好,和他们一块儿过,浑身不自在。”母亲也附和道,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小市民,见到厂长都拘谨,何况是省部级的大干部。

        “这大过年的,你们能去哪儿?”刘汉东不乐意了。

        “到你黄花小区家里看会电视,你晚上总得回来吧,咱们再一起包饺子吃一顿年夜饭。”贺坚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这会儿超市可能还没关门,买点面粉肉馅什么的来得及。”

        老两口态度都很坚决,刘汉东犯难了,他是长孙,总不能丢下爷爷去陪母亲和继父,正犯难,郑佳图出来了,热情招呼:“叔叔阿姨,出来透气啊?我爸想和你们说话呢。”

        刘汉东顺势就将贺坚拉了进去,水芹无奈也只好回屋,只见郑杰夫正坐在老母亲身旁,和大家谈笑风生,见贺坚水芹进来,招呼他们坐下,拿起桌上的烟盒说:“抽烟么,都是自家人,随意啊。”

        大领导如此平易近人,贺坚也就不好意思再走,坐在沙发上陪他聊天,郑杰夫仔细询问了他们的工作情况,社会保险情况等,继而语重心长的说:“转业军人不容易,下岗工人更是艰难,你们两口子辛苦了半辈子啊,不过养了一个好儿子,小刘很有出息嘛,一切向前看,好日子这才刚开始。”

        “说得好!”郑佳图带头鼓掌,大家也都跟着鼓掌,郑佳一无奈的耸耸肩,弟弟总是爱恶作剧,连老爸的玩笑都敢开,这又没有电视台摄像机跟着,弄得跟中央大员微服私访似的,这不是搞笑么。

        门开了,穿着警服的马国庆拎着两瓶酒站在门口,看到满屋子的人,有些出乎意料,难道走错门了?仔细一看,好多熟面孔,坐在沙发上的不是以前电视里经常见到的前任省委书记郑杰夫么!

        马国庆不知所措,进退两难,他一派出所基层民警,混了半辈子不过副科级,哪见过这么高层的领导。

        “爸,进来啊,站门口干什么?”马凌跑过来将马国庆拉了进来。

        郑杰夫问道:“这位是?”

        刘汉东答道:“这是我岳父,花火派出所的民警。”

        郑杰夫哦了一声,站起来和马国庆握手:“老马同志,辛苦了,大过年的还坚守岗位。”

        马国庆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他紧握着郑杰夫的手说:“不辛苦,所里事多,一到年关尽是加班,今天除夕,所领导带着年轻人顶着,让我们这些有家有院快退休的先回来过年了。”

        水芹见人越来越多,便跑到厨房帮王玉兰做菜去了,郑佳一见父亲跟演戏一样与民同乐,也觉得没趣,直接进了书房,郑佳图拉着刘汉东到阳台去抽烟,问起他官司的事情。

        “这回我帮你请的律师可是大拿,政法大学的教授,管保胜诉,赢不了你找我。”

        刘汉东说:“谢谢了,欧洲花园的房子还行,给你留了两套,以后来了也有地方住。”

        郑佳图笑了笑,在刘汉东肩膀上拍了拍,没说什么。

        开饭了,小辈人都忙着去端菜,大家伙围坐大圆桌旁,桌子中央摆着火锅,各式菜肴十几样,白酒红酒齐全,虽然都是些家常菜,和私人会所、大饭店里的没法比,但胜在有种浓郁的家的味道。

        不过这顿饭吃的不舒坦,郑杰夫这尊老佛爷坐在正中央,大家都倍感压力,他动筷子,大家才动筷子,他一说话,大家就都放下筷子洗耳恭听,除了刘骁勇和潘老太太例外。

        好不容易熬完了这顿饭,杯盘碗筷撤下,换上包饺子的一套家伙事,电视里开演春节联欢晚会,郑杰夫和大伙儿一块儿包饺子,这边包,那边下,大家轮流吃饺子,气氛也越来越融洽。

        郑杰夫心情似乎很好,主动提到了刘汉东的诉讼官司:“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才是正常渠道。”

        刘汉东正想趁机告王世煌的状,郑杰夫却话锋一转,又扯到别的事情上,他滔滔不绝的说着,谁也不敢打断,此时工作人员上前低语几句,郑杰夫才道:“今天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咱们一起合个影吧。”

        以郑杰夫为核心,所有人围聚旁边,或站或蹲,一起喊茄子,镜头将这一刻定格。

        外面已经鞭炮齐鸣,烟花飞舞,整座城市如同战火中的巴格达,郑杰夫走出家门,一再请大家留步,考斯特已经停在了门口,众人目送郑杰夫离去,心中依然激动万分。

        “咱们有多少年没和爸一起过年了?”郑佳一问道。

        郑佳图掰着手指头算:“起码二十五六年了吧,别说春节了,五一六一中秋国庆,他从来没陪过家人。”

        大领导走了,大家的心理压力没了,回去继续看电视的看电视,打牌的打牌,一直熬到零点钟声响起,此时外面的鞭炮声达到顶点,连电视机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刘汉东也拿了鞭炮和烟花出去放,先点了一挂五千响的大地红,又放了一堆焰火,郑佳一戴着毛线帽子和手套在旁边看着,焰火闪耀下的娇美容颜竟然毫无冰山之色,反而像个呆萌的邻家小妹。

        “你来放一个?”刘汉东将烟花递过去,郑佳一却摇摇头转身走了。

        当晚,郑家姐弟各自回酒店过夜,刘汉东和马凌留下陪老人,贺坚水芹还有马国庆两口子回黄花小区。

        次日一早,刘汉东爬起来穿上西装打上领带,今天大年初一交通学院团拜会,他身为校长要去主持,拿起手机看时间,却发现有几个未接电话,大概是昨夜鞭炮太响没听见,拨回去一问,居然是祁麟的手机。

        “叔,我爸正在医院抢救,谢律师也受了重伤。”祁麟的声音夹着哭腔。

        “咋回事?”刘汉东血往头上涌。

        “晚上我们在工地过的年,正吃饺子呢,一帮人冲进来乱砍,还浇汽油放火……”祁麟哭诉着,“叔,你快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