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二章 车库里的手术
  • 第五十二章 车库里的手术

    作品:《匹夫的逆袭

        从郑佳一出门那一刻起,马凌就心神不宁起来,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刘汉东最近不老实,贼眼似乎总在这位郑大小姐身上打转,两人下去这么久还不上来,铁定有事。www.00ksw.org

        老人家听力不佳,电视机声音开的很大,马凌没听到车库里的打斗声,她帮王玉兰摆好杯盘碗筷就下去找人了,敲响了车库的内门。

        门开了,刘汉东笑的很不自然,鼻子下面挂着血丝,衣服皱巴巴还沾着灰尘,头发蓬乱,分明是刚在地上打过滚,马凌柳眉倒竖,立刻脑补出一股画面,刘汉东霸王硬上弓,被郑佳一打了一个耳光,然后两人在地上滚床单,半推半就马上就要成其好事,却被自己撞破。

        “好啊你,胆子不小!”马凌径直闯进来准备捉奸,却发现郑佳一衣服头发整洁干净,不像在地上滚过的样子,只是神情略有紧张。

        “马凌,你听我解释。”刘汉东说。

        “有什么好解释的。”马凌抱着膀子说道。

        “你过来看一眼。”刘汉东拉着马凌转过来,揽胜的另一侧,地上躺着一个血人,那模样比刘汉东还惨些。

        “这是他的枪。”刘汉东藏在背后的右手伸了出来,拿着一把锈迹斑驳的手枪,马凌接过来娴熟的拉开套筒瞄了一眼,膛内无弹,膛线磨损严重,退弹匣的时候发现释放钮是在枪把底部,“这不是五四,可能是青海那边土造的家伙,报警吧。”

        躺在地上的家伙冲郑佳一说了几句话,郑佳一好言安抚他,两人说的都不是中国话,但刘汉东和马凌听到了“思密达”的字眼,异口同声问道:“是棒子?”

        “他是脱北者。”郑佳一解释道,“帮帮他吧,他很可怜,妻儿都被当局杀害了。”

        马凌掏手机:“报警,身上带枪不是特务就是罪犯,这是大案子。”

        “不要报警,我已经答应他了。”郑佳一根本不看马凌,她知道刘汉东才是当家做主的人,“拜托了。”

        刘汉东走过来按下马凌的手,阻止她继续拨号:“反正人已经中枪了,跑不了他,听说脱北者遣返之后会很惨,就别作孽了。”

        马凌咕哝了一句什么,还是收起了手机。

        刘汉东当机立断道:“郑大姐先上去吃饭,马凌在这儿守着,我回去找医生。”

        郑佳一道:“我在这儿守着吧,我可以和他沟通。”

        “听我安排!”刘汉东很坚决。

        郑佳一只好回去吃饭,马凌陪她回屋说自己有事和刘汉东去处理一下,然后偷偷拿了几条毛巾下来,帮崔正浩按着伤口止血,刘汉东则开车出了省委家属大院,向金樽飞驰而去。

        路上有特警设卡拦截,刘汉东停车一看,正是自己那帮哥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的表情,问了才知道,今天沈局长带队巡逻居然遇到悍匪,放倒了三个兄弟,还动了枪。

        “还没抓到?”刘汉东心里明白,九成就是这个朝鲜猛男做的案子。

        “不好找,这小子中了沈局长一枪还跑得飞快,对了,这人身上背着命案,前两天火花村杀人案可能就是他做的。”特警们见后面车辆排起了长队,拍拍车顶示意刘汉东赶紧开车。

        刘汉东直奔金樽,路上已经打电话联系过,车刚到楼下,江浩风就匆匆从大堂里出来,将一个塑料袋放在副驾驶座位上。

        “东哥,各种各样的都有,小心被让雷子查到。”

        刘汉东打开塑料袋瞄了一眼,简直是毒品大展销,从海洛因到冰毒,从麻古到摇头丸,甚至连联邦止咳露都有,花花绿绿一大堆粉儿面儿药片药瓶,这要是让巡警逮到,那就是贩毒大案。

        “没事,你忘了我是干什么出身的了。”刘汉东摆摆手,一踩油门走了。

        “东哥悠着点,会吃死人的。”江浩风冲汽车尾灯招手,火雷从身后凑过来问道:“老板,东哥要这么多货干啥?”

        “你管太多了吧,老大做事要你操心?”江浩风道,“东哥是干过缉毒的,有分寸。”

        刘汉东的下一站是马琦家,马琦以前在医科大附院当过护士,缝合伤口的技术可比火颖强多了,平时兄弟们有个刀伤什么的都是找她,不过这回为了保密还不能带她过去,在马琦家门口,刘汉东接了一包手术器械,刚要驱车离开,看见后视镜里马琦奔过来,于是倒车回去。

        马琦气喘吁吁钻进车里说:“前面有家药店,我带你买点必须用的东西。”

        药店里,马琦熟门熟路拿了一堆绷带酒精葡萄糖以及打点滴用的东西,又对刘汉东说:“有啥不明白的,打电话问我。”

        “谢了。”刘汉东点点头,驾车绝尘而去,忽然手机响了,是宋双发来的语音微信:“刘汉东,视频上重大发现!”

        ……

        沈弘毅已经回到市局指挥中心,亲自督战抓捕杀人嫌疑犯,干警们紧张的调取相关路段的监控录像,可惜画面模糊看不清楚,疑犯一米七上下的身高,体态偏瘦,这样的人太多了,丢在人群中就找不着,这全怪当初詹树森在台上的时候搞的天眼工程,全市遍布摄像头,但工程质量不过关,风吹雨淋的没两年就大批失灵,天眼成了瞎眼,近视眼,关键时刻总掉链子。

        郊区的警犬训练中心紧急调来两只昆明犬,在事发地点采集疑犯气息样本,然后进行搜索,可惜又开始下雪,气味不是很明显,最终警犬停在了府前街的另一头,冲着马路汪汪叫。

        “罪犯很可能乘坐出租车逃匿。”沈弘毅下令,全市范围临检出租车,各家出租车公司的电台都开始呼叫司机,警惕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偏瘦黑衣男子,该男子极度危险,发现立刻报警。

        刑警支队紧急出动,事发地点拉起了警戒线,雪亮的大灯照的地面上纤毫可见,刑警们拿着单反相机在拍摄脚印,外围警察跺着脚,抽着烟,咒骂着犯罪分子,过年了都不安生,逮到一定照死里收拾。

        这个案子本来不归胡朋管,但他听当事民警描述了疑犯的特征后,意识到这可能是花火村杀人案的凶手,于是两案并一案,交给他全权负责,重点搜查出租屋,桥梁涵洞树林等处。

        ……

        郑佳一在饭桌上表现的心神不宁,奶奶和她说话也前言不搭后语,吃完了饭,王玉兰去刷碗,潘奶奶继续看电视,郑佳一正准备出门,刘骁勇叫住了她:“丫头,是不是瞒着什么事?”

        “没有,挺好的。”郑佳一掩饰着,匆匆出门,进了车库,马凌正一脸焦急:“怎么才来,血还是止不住,两条毛巾都湿透了。”

        郑佳一哪经过这个,束手无策:“要不然还是送医院吧,先保住性命再说,遣返的事情我再想办法。”

        忽然屋门被推开,两人还以为是刘汉东来了,同时回头,却发现进来的是刘骁勇。

        “爷爷,其实……”马凌想解释一下,却无从开口,这事儿太复杂了,她怕吓到老年人。

        刘骁勇径直走过来,检查一下崔正浩的伤口,沉声道:“回屋拿一瓶高度白酒,再把我床头柜里的布包拿来。”

        马凌颠颠的去了。

        “小伙子,你是哪里人,别睡着了,醒醒,和我说话。”刘骁勇托起崔正浩耷拉下来的脑袋说道。

        郑佳一用朝鲜语翻译着,刘骁勇眉毛一扬:“还是外宾?”

        “从鸭绿江越境跑出来的。”郑佳一道。

        马凌拿来了白酒和布包,刘骁勇拧开瓶盖,往崔正浩嘴里灌了一大口,撕开他的衣服,往伤口上倒了一些,疼得崔正浩一个激灵。

        “把笤帚拿来。”刘骁勇指着墙角的木柄笤帚说,从马凌手里接过,直接塞在崔正浩嘴里:“小子,咬着,别嫌疼。”

        布包里居然是手术器械,看式样老旧不堪,镀铬的钢件已经磨损的失去了光泽,刘骁勇虽然是年近百岁的老人,但眼不花,手不抖,他先用白酒洗了手,又用酒给镊子消毒,然后拿起镊子在伤口里面乱探。

        崔正浩疼的豆大的汗珠直滚,嘴里咬着木柄咯咯响,双拳紧握,肌肉隆起,显然白酒的麻醉效力不是很好。

        郑佳一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吓得腿都软了,马凌倒是见惯不惊,还赞叹呢:“爷爷,您老练过啊?”

        “1937年淞沪会战的时候,我替军医官打过下手。”刘骁勇说着,将镊子拿出,镊子头上夹着一颗已经变形的子弹,形状如同小蘑菇。

        “这种子弹杀伤力不行,如果是大眼撸子打得,一枪就得要命。”刘骁勇将子弹丢在地上,拿起毛巾按在伤口上,左右四顾。

        “爷爷您找什么?”马凌问道。

        “小东呢?”

        “我来了!”刘汉东来的正及时,他推门而入,来不及说别的,拿出手术针线要给崔正浩缝合伤口,马凌也没闲着,拿起酒瓶将剩下的那二两全给伤员灌了下去。

        “给他嗑药,随便哪一种都行。”刘汉东将装满毒品的塑料袋丢给马凌,他拿着针,却无从下手,这是盲管枪伤,一个小圆洞,针线派不上用场。

        崔正浩说了一句话,大家都听不懂,郑佳一赶忙翻译:“他说,用烙铁,他撑得住。”

        “哥们,你还真是条硬汉。”刘汉东不禁挑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