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七章 北京来的大律师
  • 第四十七章 北京来的大律师

    作品:《匹夫的逆袭

        郑家的家规很严,郑杰夫三令五申,不许家属子女参与经济活动,更不许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牟利,这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谈话以不愉快告终,郑杰夫甚至都没告诉女儿,自己到底做过什么报答刘汉东的事情。www.00ksw.org

        郑佳一不死心,找到父亲的秘书打听情况,郑杰夫调任中央之后,原来的秘书小丁留在江东省工作,从中办调了一个新秘书到身边工作,秘书姓李,四十来岁,郑佳一喊他李叔叔。

        李秘书告诉郑佳一,刘汉东因防卫过当被判三年缓刑,这个案子在郑主任的过问下已经由最高法院改判无罪,不过领导出于对年轻人的关怀,特地让法院延缓通知,目的很明确,就是时刻提醒刘汉东要注意言行举止,不要重蹈覆辙。

        郑佳一有些脸红,原来父亲并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他已经用自己的方式报答了刘家,并且没有违背原则和法律,现在该自己做点什么了。

        她找到弟弟佳图,问他有没有熟悉的律师,专门打“民告官”行政诉讼官司的,郑佳图一听就乐了:“大姐,你打算帮刘汉东了?北京这种律师可不少,都是多多少少有点背景的,不过价钱也很惊人。”

        郑佳一说:“价钱不是问题,律师一定要最好的。”

        郑佳图奇道:“不是吧,大姐你还要出钱帮他打官司,难不成你春心动了?我看他不是很适合你啊。”

        郑佳一对弟弟的玩笑不以为意:“他手上楼盘价值起码十五亿,律师费当然出得起,我只是想帮奶奶报答他们家,仅此而已。”

        “好吧,我这就联系律师。”郑佳图见姐姐满脸严肃,也正色起来。

        ……

        欧洲花园,工地已经全面停工,但还保留着几十个工人看守工地防范强拆,指挥部内烟雾缭绕,一帮人正在商议对策。

        “还是赶紧申请行政复议吧,这条路走不通再起诉。”祁庆雨说。

        “找谁复议?”祁麟问。

        “这个规划变更通知是市规划局下的,要找他们的上级领导机关,规划局双重领导,找近江市政府或者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我觉得还是向市政府提起复议比较好,刘市长可是大清官。”木三水说。

        “对,就找市政府,找刘市长。”祁庆雨拍了板。

        忽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行政复议你们必败,如果是最终裁定,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我看还是起诉吧。”

        门帘一挑,进来一个人,三十多岁年纪,深蓝色风衣里面是围巾和西装,皮鞋锃亮,风度翩翩,他拿出名片双手奉上,自我介绍:“我叫唐全光,北京天正律师事务所律师,专打行政诉讼官司的。”

        祁庆雨奇道:“我们没请北京的律师啊。”

        唐全光说:“哦,是这样的,一个朋友委托我来帮你们打官司,他是刘汉东的朋友,姓郑,你们知道么?”

        “哦,原来是汉东请来的律师,快坐,抽烟。”祁庆雨喜出望外,使了个眼色让儿子给刘汉东打电话,亲自招呼唐律师坐下,倒茶点烟。

        唐律师也不客套,坐下就开始分析案情,说你们这个官司我在来的高铁上就研究了一下,分明是市里有人搞你们,而且具备这么高的协调能力的人级别一定不低,申请行政复议就是送羊入虎口,行政复议是一种准司法性质的行政裁决制度,简单高效,而且还有一定的终审权,如果裁决你们败诉,连起诉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这种方式不可取,我建议直接向近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规划局。

        唐律师又讲了几个他经手的行政讼诉官司,然后说:“正好我们所在近江接了其他委托,为龙开江做无罪辩护,所以对近江公检法系统都比较了解,这案子交给我,你们尽可以放心。”

        见他说的头头是道,他们心悦诚服,这时刘汉东也赶来了,与唐律师一番交谈,得知他是郑佳一为自己请的律师,心头一阵感动,连带着看律师也顺眼起来。

        “唐律师,你估算一下,律师费要多少钱?”祁庆雨最关心这个,他手头早已没了流动资金,现在建材和人工费都是借的,实在没余钱支付高昂的律师费。

        唐全光说:“这个你们尽管放心,打不赢官司我不收钱的,只需要报销差旅费用就行,对了,我住在四季酒店,下次我们商量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借用酒店的会议室,这里条件还是差了些。”

        指挥部是个简易房,屋子中央生着烧煤块的大火炉,炉子上坐着水壶,暖和热闹,条件哪点差了,不过人家毕竟是北京来的大律师,又是来帮咱们打官司的,祁庆雨决定,以最高规格招待。

        “那啥,咱们先去鲍翅楼吃个饭,边吃边谈吧。”祁庆雨说。

        ……

        唐律师果然有本事,短短几天就搜集了大量证据,包括原先的规划图,道路设计方案,以及欧洲花园项目所有的审批文件,足以证明这次规划设计变更的不合理之处,退一万步说,即便不能让规划局恢复原设计,也能进行索赔。

        一周后,祁庆雨一方的代理律师向近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控告近江市规划局任意变更设计,给开发商带来巨额损失,要求终止规划变更。

        中级法院受理了此案,进入诉讼程序,唐大律师在近江安营扎寨,就住在四季酒店,唐律师今年三十五岁,未婚,闲暇时候喜欢泡吧,以他英俊潇洒的外形和一掷千金的豪迈,可谓屡试不爽,每夜都有新鲜猎物上钩。

        东宫酒吧,角落里坐着一个神情忧郁的少年,搅动着手中的吸管,时而拿出手机看一眼微信,期待中的人终究还是没有出现,身畔却坐了一位俊朗的大叔。

        “一个人?”大叔的声音很有磁性。

        “嗯。“少年点点头,斜了一眼大叔的手腕,万宝龙时光行者的精钢表链在灯光下闪着幽光,身上好闻的古龙香水让人心醉。

        半小时后,少年彻底忘记了放自己鸽子的人,跟着大叔上了酒吧外的奥迪A4,一路来到四季酒店。

        “耶!四季酒店哎,好吊!“少年兴奋起来,他知道自己没选错,大叔是真正的高帅富。

        唐律师淡淡一笑,带着少年进了大堂,上了电梯。

        大堂沙发上坐着看报纸的男子对着袖口的麦克风轻声说了句话。

        十五楼房间内,唐律师解开领带,脱下上衣,冲有些羞涩有些慌张的少年微笑了一下:“去洗个澡吧。”

        少年嗯了一声进了浴室,唐律师将贵重物品锁进了保险柜,只留着两千元现金,这是给少年预备的打车钱。

        不大工夫,少年出浴,头发湿漉漉的,身上裹着浴巾,两条细腿在微微发抖。

        “你先看会电视。”唐律师脱下衬衣,有意无意显摆着健身房练出的结实肌肉,意味深长的一笑,进了浴室,匆匆冲洗了一下,拿了婴儿油和冈本出来,脸上笑容变得邪恶起来。

        口口口口口(此处删减五百字)

        唐律师正在大力冲刺,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一般这种节奏的敲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报丧,二是公安查房,但是四季酒店是五星级宾馆,一般来说公安是不会在这种场合乱来的,唐全光到底是法律工作者,立刻意识到有人陷害自己。

        门外的人没有给他销毁证据的时间,直接用门卡刷开了门,一脚踹过来,防盗链断了,一群便装男子夹着冷风冲进来,单反相机的闪光灯啪啪乱闪,唐全光想拉被子遮挡,被人粗暴的挡住,将两人赤身露体的丑态全部拍下,带头男子喝道:“带走!”

        “我抗议!”唐全光徒劳的大喊着,却只能束手就擒,被蒙上黑头套,从运货电梯拉走,感觉上了一辆汽车,七绕八绕,来到一处,只闻远处犬吠,不知道身处何方。

        头套被摘掉,唐全光被强烈的白炽灯照的睁不开眼,此时他依然**着,戴着手铐,下面软塌塌的小伙伴身上还披着冈本牌的雨衣,而那些人却穿着厚厚的警用多功能服,抽着烟,开着粗野的玩笑。

        一股强烈的屈辱感充斥着唐律师的内心,他明白对方是故意的,用这种卑劣方式打垮自己的精神防线。

        一个人走过来,薅起唐全光的头发,吹了一口烟雾在他脸上:“小比养的,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么?”

        “我没犯罪,我要见你们领导,我要控告你们!”唐全光没这么容易屈服,虽然心里愤怒又恐惧,他还是坚持主张自己的权力。

        “**的,你干的这事儿劳教你都够了,知道不,还想见领导,门都没有!”对方一个大耳刮子抽过来,唐全光脸上火辣辣的疼,他知道对方不是警察,警察不会说出劳教这种过时的名词。

        唐律师被吊了起来,只能脚尖点地,在寒冷的空屋子里瑟瑟发抖,没人问他话,更没人来搭救他,就这样一直熬到天亮,终于有人来了,解开绳子,将一堆衣服丢过来,唐全光手腕被绳子勒出深深血痕,脚尖更是失去知觉,他艰难的穿上衣服,那人将一个信封塞进他怀里,然后两个便衣男子架起他塞进了车里。

        四十分钟后,唐律师回到了四季酒店的大堂,他摸摸身上,酒店的房卡在,还有那个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叠昨晚自己的床照,一叠钞票,大约一万块的样子,还有一张回北京的高铁票。

        经过半小时的考虑,唐大律师匆匆收拾行李,打车去了高铁站,他知道地方上水深,自己玩不起。

        临走前他给祁庆雨发了条信息:“家有急事,请更换律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