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九章 融资租赁
  • 第三十九章 融资租赁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立刻追问:“凶宅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以前死过人?这人婶子你认识么?”

        包玉梅一边摸牌一边说:“那地方阴,听老辈人说,清朝时候那个水坑比现在大多了,深不见底,村里受了气的小媳妇寻死都奔那去,哪像现在,儿媳妇敢和婆婆对打,世风日下,八条!”

        刘汉东说:“婶子,我说的是院子,不是水塘。www.00ksw.org”

        包玉梅说:“一回事,你没发现水塘的形状像个打酱油的漏斗么,正对着院子门,以前他们找阴阳先生看过,阴气都灌进院子里了。”

        刘汉东仔细想了想,水塘根本不像什么漏斗,这大概是包玉梅童年的回忆吧,又问:“那**时期有没有人死在水塘或者院子里?”

        包玉梅说:“没有,这个院子解放后是大队的牲口棚,后来知青下放没地方住,就收拾收拾住进去了,住了几年也没事,后来知青回城,村里缺宅基地,大队就分配人住,结果病的病,疯的疯,大半时间是空着的。”

        刘汉东说:“有人见过不干净的东西么?”

        包玉梅沉思摇头:“那倒没有,村里人一般不去那边,晚上更是绕着走。”

        火联合衣冠楚楚从楼上下来,灰色中山装黑皮鞋,裤线笔直,皮鞋锃亮,大背头一丝不苟,这架势感觉像是参加国宴。

        包玉梅扫他一眼,扯开嗓子嚷道:“老比养的,把寿衣穿上卖俏去是不,你怎么不死外边的呢?”

        牌友们习以为常,继续打麻将,眼皮都不眨一下。

        火联合很尴尬,干咳一声道:“今天红歌队有活动,淮江大礼堂演出。”

        “演你奶奶个比,不就是和一帮老**鬼混去的么,你去吧,今天晚上别想进这个门。”包玉梅打出一张二条。

        “胡了。”下家一推面前的牌。

        包玉梅将一腔怒火洒在老公头上,摘了拖鞋砸过去,火联合身手矫健,噌的一下就出去了,冲已经来到门口的刘汉东和宋双嘀咕了一声:“你婶子失去理智了。”

        刘汉东见问不出什么,也就放弃了努力,到街上买了些鲜鱼,和宋双回到凶宅陪孙奶奶说了会话就离开了。

        “刘汉东,你一定要帮我把这个谜团解开。”宋双眼巴巴的说道。

        “回头我派人来装摄像头,再给你一个软件,随时可以打开进行监控。”

        交通学院有计算机系,虽然只是网吧水平,但是安排几个学生来架设摄像头还是没问题的,刘汉东一个电话就能办妥。

        宋双嗫嚅着想让刘汉东请自己吃饭,可是却忽然有些迟疑,因为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那个开三轮摩托的有骨气穷汉,也不再是那个开富康的风一般暴烈男子,他渐渐变得陌生起来,但是距离却和自己似乎越来越近,她不知道该欣喜还是该逃避,总之心里一团乱麻。

        刘汉东的手机响了,居然是陈雅达发来的信息,说是有重要工作汇报,

        “学校有事,我先回去了。”刘汉东说。

        “哎。”宋双不自觉的喊了一声,出口才醒悟过来,我喊他做什么。

        “有事么?”刘汉东站住了。

        “没事,路上开车慢点。”宋双说。

        望着他背影离去,宋双回到了车里,朱芃芃问她饭票哪去了?她还没意识,反问什么饭票。

        “刘汉东就是咱们的饭票啊,不是说好宰他一顿的么?”朱芃芃瞪大了眼睛。

        “他工作忙。”宋双解释道。

        “哟,这就向着他了,重色轻友。”朱芃芃嬉笑着来挠宋双的痒痒肉。

        忽然宋双脸色一变:“你背后是什么?”

        朱芃芃吓得嗷一嗓子,开门窜了出去,回头看到宋双在坏笑才明白过来,正要扑过来打她,村里一颗枯树上传出几声嘶哑的鸟叫,为这深秋季节平添几分萧瑟,朱芃芃浑身发毛,偃旗息鼓,爬上车让宋双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

        刘汉东回到学校的时候天色已晚,陈雅达一直站在窗口,看到刘汉东的车进来,急忙拿起手上的材料下楼,在办公楼下迎候校长。

        “刘校长您回来了,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关于驾校的事情我有几个不成熟的想法想向您汇报一下。”陈雅达手里拿着一份打印好的材料,想必是连夜搞出来的。

        刘汉东接过材料瞄了两眼,密密麻麻都是字,还有图表什么的,看来真是下了一番功夫,他没工夫细看, 回到校长室往椅子上一坐:“陈主任,你谈谈想法吧。”

        陈雅达在沙发上坐下,侃侃而谈:“咱们交通学院以前就是交通局下属的驾驶学校,无论师资还是硬件,在省内都是一流,只是几年来转型改制,把原来的优势都抛弃了,刘校长高瞻远瞩,把这一块重新抓起来,不但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对校本部的招生工作也有很大帮助,不过我倒是有另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你说。”刘汉东道。

        陈雅达起身给刘汉东茶杯里续了点热水,说道:“我建议驾校和校本部分开,财务单独核算,相当于交通学院下面的三产,这样操作起来比较方便。”

        刘汉东笑了,陈雅达什么心思他很清楚,驾校可是一块大肥肉,他当不成交通学院的校长就当驾校的校长,好歹也是个校长,还能捞钱,何乐不为。

        可是陈雅达下面的话却让他明白,自己误会了陈主任。

        “刘校长,咱们学校虽然被青石高科收了,但还具有很高的独立性,他们不给我们拨款,我们就要自谋收入,自负盈亏,驾校一次性投入相当大,至少需要五十台新车,电脑也得几十台,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学校账上没这么多资金,必须进行集资才行,刘校长您得领头带着我们干啊。”

        刘汉东懂了,陈雅达这是让自己入股驾校,把公家的驾校变成私人赚钱的工具。

        “我可没这么多钱。“刘汉东说。

        陈雅达微微一笑:“不用您投资,驾校是来钱的生意,外面不知道多少人攥着钱想投资呢,我有两种方案,一是对外招聘教练,要求是必须自带教练车,而且车必须上咱们驾校的户,人员签劳动合同,这样比较便于管理,缺点是教练队伍良莠不齐,还有一种方案是找投资人入股,我认识一位大老板就想干这个生意,刘校长有兴趣的话可以接触一下。”

        “哪位大老板?”刘汉东问。

        “龙开江,刘校长和他认识吧?”陈雅达笑的人畜无害,“都是朋友就好办事,龙总现在事业面临转型,正考虑向教育业进军,咱们强强联合,把驾校这个蛋糕做大……”

        刘汉东举起手打断陈雅达的滔滔不绝:“学校账上是没钱,但我们可以贷款啊,为什么一定要找外人入股。”

        陈雅达愣了半秒钟:“我也考虑到这个问题了,现在是年底银根紧缩,贷款很难拿。”

        刘汉东说:“那可以采取融资租赁的方法,我们只需要使用权就行。”

        陈雅达有些慌了,本来以为刘汉东是个不学无术的莽汉,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这样的混混还不手到擒来,没想到这家伙懂得还不少,也不晓得是从哪本经济管理书上看来的皮毛,但起码开窍了,不好哄。

        “那刘校长的意思是?”

        “我明天去公司,争取租赁五十台电动车。”

        “可是电动车和汽车不一样啊,考C1驾照需要手动挡的车,而且交管局考试中心用的都是桑塔纳,一般驾校用车也得是桑塔纳。”

        “形式主义!学驾驶就是为了应付考试?以后除了桑塔纳别的就不会开了?电动车除了不能挂挡,进退转弯行驶不和汽车一样,我看能行。”

        “可是电动车不能上教练车牌照啊。”

        一番辩论,陈雅达还是没能说服刘汉东,对这位新校长的认识更进一步,刘校长耳根子不软,学习能力强,而且极其固执,认定的事情八匹马拉不回。

        ……

        第二天,刘汉东信心满满的去找夏青石寻求支援,在董事长大办公室里,他将自己的宏伟设想和盘托出,交通学院成立驾培中心,为青石高科的出租车公司提供合格的驾驶员,又能创收,一举两得。

        “看来你掌握的信息不少啊。”夏青石点点头,示意刘汉东继续说。

        “目前驾培中心的场地和人员都就位了,我想请公司这边提供五百万的资金支持,以及五十台电动车,车辆可以以租赁的形式……”

        他详细叙述了自己的构想之后,夏青石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想了想说:“年底了,公司账上也没有资金了,电动车要优先供应市场,没有多余的产能,驾培中心面临的问题,你们自己解决吧。”

        刘汉东还想争取一下,女秘书拿着平板电脑走过来:“夏董,美林证券的费先生要和你通话。”

        刘汉东忽然回过味来,夏青石执掌的是一家百亿规模的企业集团,他考虑的事情是战略层面的,自己只不过是他一盘棋上的小卒子,驾培中心能不能办起来,缺不缺车辆资金,人家根本没兴趣管,再说了,如果事无巨细都找董事长解决,还要下面这些中层干部做什么。

        他默默退出办公室,盘算能找谁借钱,想来想去也只有龙开江最合适了,财大气粗,关系还行,翻起脸来也不怕他鸠占鹊巢。

        于是刘汉东给龙开江打了个电话,道明意思,龙开江很豪爽:“小事一桩,我给你出二百万现金,车我再办法,有利润咱四六开,我四你六,怎么样?”

        不等刘汉东回答,龙开江又说:“明天我老母亲做寿,你过来吧,介绍你认识一些朋友,肯定有用的上的,到时候咱们再详细谈合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