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八章 凶宅
  • 第三十八章 凶宅

    作品:《匹夫的逆袭

        坐在柜台里面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娘们,她看到摄像机立刻警惕起来,放下手里的瓜子壳站起来质问:“你们哪个单位的?”

        刘飞看到她面前电脑屏幕上是连连看的单机游戏,不禁心头火起,厉声道:“市政府的,我是刘飞。www.00ksw.org”

        娘们吓得魂飞魄散,一屁股坐下,结结巴巴说不成句,带班领导急忙跑过来想解释,被黑子一把拦下。

        刘飞横眉冷目,在摄影机镜头下质问:“现在是不是上班时间?”

        “是……可是中午有吃饭休息时间。”娘们徒劳辩解着。

        “休息时间你就去休息,坐在办公场所玩游戏,群众看见影响有多恶劣你知道么?”刘飞语速不快,但是字字如同重锤一般敲在交通局干部职工心头。

        “我……”娘们汗如雨下,不知如何作答。

        刘飞从安杰手里拿过一份审批表格丢过去:“这个东西,企业来了无数次,你们推三托四就是不给办,我想问问,到底谁给你的权力,几次三番的愚弄、耍弄、戏弄群众?”

        娘们只是一个小小的聘用人员,平时接触最大的领导就是科长,见到局长什么的根本不敢往前凑,刘市长亲临现场言辞质问,让她的精神一下子崩溃了,嚎啕大哭起来:“不关我的事,是牛丽丽不让办的,领导发话我不敢不听啊,我冤枉啊。”

        刘飞也愣了,本来只是想抖一抖威风,没想到闹出一个牛丽丽来,这戏码超出剧本范围了,他环视左右,大家也都耸肩表示不懂。

        好在运管处的处长郝佳辉及时赶到,严肃批评了柜面人员,让人将情绪失控的女职员带走,亲自向市领导解释情况,他早已打好腹稿,一五一十说的条理清楚,出租车公司的业务审批确实麻烦,整套流程走下来要盖一百多个公章,这不是交通局一家的问题,是近江市行政机关的通病。

        郝佳辉亲自办理,不到五分钟就把交通局这一关的流程走完了,面对镜头侃侃而谈,说什么特事特办,改进作风,可是镜头只给他几秒钟的时间,立刻又转向了刘飞。

        “我希望以后没有什么特事特办,行政机关是服务机构,不是衙门,企业来办事,要全心全意的给人家办理,不得拖拉推诿,机关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四难现象我多次开会批评,可是依然得不到根治,说明什么?说明有些领导干部心里根本没装着老百姓……”

        说完这些,刘飞示意摄影师关机,问郝佳辉:“牛丽丽在你们局什么职务?”

        郝佳辉趁机给田局长上眼药,他一本正经回答:“是局办的打字员。”

        刘飞冷笑:“打字员就能发号施令,让一线工作人员给谁办事,不给谁办事,你们交通局还真是奇葩的很。”

        郝佳辉道:“刘市长,也怪不得一线工作人员,他们只是聘用人员,牛丽丽一句话就能砸他们的饭碗。”

        刘飞心里明镜似得,这个牛丽丽肯定和田局长有一腿,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打住话题,带着一干人员离开了交通局。

        郝佳辉动起了心思,有了今天的铺垫,找人实名举报田局长,把他拉下马,既为刘市长铲除了异己,又为自己的仕途铺平了道路,一举两得,对,就这么整。

        刘飞最近没有对交通局下手的打算,今天特地跑来微服私访是为了帮安馨出气而已,他近期要对付的另有其人。

        ……

        当晚刘市长微服私访交通局的报道就上了近江电视台的新闻直击栏目,这是刘飞的宣传班子搞的一个新栏目,开播以来不到一个月,就成为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仅次于新闻联播。

        省厅家属院,交警总队长朱华标看完新闻直击节目,心里就有了底,刘飞专门跑一趟交通局为青石高科办手续,这说明市里乃至省里对绿色环保的电动车行业要大力扶持了,作为交警部门的领导,自己应该紧随领导脚步才是。

        他走到女儿卧室门口,轻轻敲门:“芃芃,出来一下。”

        朱芃芃趿拉着拖鞋出来了:“老爸,啥事这么严肃?”

        朱华标说:“交通学院要开办驾校,是不是准备为青石高科新成立的出租车公司提供驾驶员?”

        朱芃芃说:“我怎么知道,这个你得去问当事人。”

        朱华标说:“算了,不问了,你告诉刘汉东,按照正常程序走,我们交管局是不会为难他的。”

        朱芃芃高兴坏了:“太好了,我这就告诉双双去。”忙不迭的出门,忘了换鞋又折回来。

        朱华标无奈的摇摇头,拿起淮江日报看起来。

        朱芃芃和宋双同住在一座大院,颠颠跑过去找到宋双,把情况一说,宋双说不能便宜了刘汉东,得狠狠敲他一笔。

        “对,我要吃韩国烤肉。”朱芃芃说。

        宋双白她一眼:“瞧你这点出息,韩国烤肉有什么好吃的,起码日本料理,切,我怎么也学你了,吃不吃的不重要,刘汉东这家伙答应我去探望孙奶奶,一直没去呢。”

        朱芃芃说:“那先让他履行诺言。”

        于是宋双给刘汉东打电话说驾校的事情有眉目了,你陪我去探望孙奶奶,我就告诉你怎么办手续。

        刘汉东日理万机,忙的跟死狗一样,哪有空陪宋双瞎逛,但是驾校的事儿对他来说是杀手锏,立刻颠颠的去了,三人在铁渣街上会和,把车停好,步行进了花火村,来到孙奶奶租住的小院。

        孙奶奶搬到这里也快两年了,昔日破败的小院如今充满生机,墙头上趴着猫,门口坐着看门狗,孙奶奶正抱着一只邋遢的大胖猫给它捉虱子呢。

        三人提着东西走进院子,大群猫狗毫不怕生的围过来,乱嗅乱摸,其乐融融,孙奶奶还认识刘汉东,说这小伙是好人,谁要是找了他准能过上好日子,边说边拍着宋双的胳膊。

        刘汉东赶紧岔开话题:“孙奶奶,您一个人住这么大院子,养这么多猫狗,能照顾得过来么?”

        孙奶奶说:“能,猫狗都通人性,不怎么用照顾的,再说不是我一个人住这儿,还有个人和我一起。”

        宋双奇道:“谁啊,您找了保姆么?”

        孙奶奶说:“不是保姆,是这屋子原来的住户,晚上经常出来陪我。”

        朱芃芃觉得头皮发炸,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抱着膀子说:“孙奶奶您可别吓我,我胆小。”

        宋双也毛骨悚然:“孙奶奶,这事儿可不能开玩笑。”

        孙奶奶煞有介事道:“谁和你们开玩笑了,是个大姑娘,和你们年纪差不多,穿一身黄军装,戴着主席像,扎个大辫子,笑起来可甜了。”

        刘汉东皱起眉头,这副打扮应该是文革时期的红卫兵,怎么会半夜出现在孙奶奶家里,难不成这里闹鬼?

        “那这个人叫什么,她都说了些什么?”宋双拿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作为新闻系学生,她对这种离奇事件有着强烈的兴趣。

        孙奶奶说:“不知道叫啥,也不和我说话,就在院子里晃悠,好像在找人。”

        宋双和朱芃芃对视一眼,俱是惊恐之色。

        “持续多久了?每晚都出现么?”刘汉东问。

        “从我搬来就有,不是每晚都来,偶尔来一趟,起初来的时候狗叫,后来习惯了狗也不叫了。”

        “那她来了都做些什么?”刘汉东继续问。

        “到处走走,坐坐,打扫打扫卫生,她最喜欢坐那里了。”孙奶奶一指朱芃芃屁股下的藤椅,吓得朱芃芃腾的蹦了起来,脸色刷白。

        宋双努力保持着镇定,心里既恐惧又兴奋,如果真能被自己拍摄到鬼魂的影像,那就不是普利策新闻奖的事儿了,震惊世界都不嫌多。

        刘汉东也很有兴趣,打量着院子的格局,琢磨在哪几个角落装上摄像头可以无死角覆盖,怎么扯电线,怎么装云台。

        宋双冲他使了个眼色,出门商量,朱芃芃不敢一个人呆在屋里,也跟着跑了出来。

        “你说会不会这院子里埋着尸体?就像聊斋里说的那样,一个妙龄女子被人害了埋在丁香树下。”宋双手托腮帮私下打望,犹如女侦探。

        刘汉东一指门口的水潭:“那里也有可能,其实最靠谱的办法是找村里人问一下当年的事儿,死一个大姑娘这种事肯定瞒不住。”

        朱芃芃插言道:“我看是孙奶奶一个人太久了,精神分裂,带她去医院找个精神科的医生看看才靠谱。”

        正说着,一阵阴风嗖嗖吹过,朱芃芃简直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呆了,一溜小跑出了村子,上铁渣街等着去了。

        刘汉东说我认识村里的老人,要不咱现在就去问问,宋双立刻响应,跑回去和孙奶奶打声招呼说是买些猫粮来,拉着刘汉东就走。

        其实刘汉东也就认识火联合夫妇,来到火家,问起孙奶奶住的那个小院有什么典故。

        包玉梅叼着烟摸着麻将,不屑道:“什么典故不典故的,那就是个凶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