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五章 自力更生
  • 第三十五章 自力更生

    作品:《匹夫的逆袭

        阚万林很有自知之明,他叹口气说:“我初中都没毕业,当老师不是误人子弟么?”

        刘汉东说:“我也不过是高中毕业而已,我都能当校长,你肯定能当老师,就这么定了,从明天起,你担任学校语文老师。www.00ksw.org”

        阚万林激动万分:“东哥,我一定当好这个老师,不给你丢人。”

        第二天,阚万林就换了一身笔挺的西装,里面衬着鲜红的毛背心,打了一条黑领带,戴上平光眼镜,倒也有几分人民教师的风采了,来往学生看见他都指指戳戳,说这个新老师真帅。

        课堂上,阚万林一手倒背,一手捏着语文课本,声情并茂的朗读着课文,学生们听的全神贯注,窗外花香鸟语,阳光洒在靠窗一个扎着双马尾辫女生的身上,少女娇艳欲滴的面庞让阚老师心旌微微荡漾。

        下课了,学生们蜂拥出教室,阚万林正在讲台上收拾教材,忽然双马尾女生跑上来,小脸红通通的,将一封信放在讲台上,转身跑了。

        阚万林拿起还带着少女体香的信封,打开一看,是一首小诗,献给敬爱的阚老师,末尾写着:“晚上八点,小树林见。”

        ……

        “万林,醒醒,我说的啥你听见了么?”刘汉东伸手在阚万林眼前晃了晃,这家伙眼神迷离,只顾傻笑,似乎已经进入了白日梦状态。

        刘汉东用力晃着他的肩膀,终于将其拉回到现实中。

        “你说你说,我听着呢。”阚万林擦一擦嘴角涎水,坐正了身子。

        刘汉东说:“我准备给学生开驾驶课,你文化低没问题,来当个教练就是,可有一条,不许揩女学员的油。”

        “哦,这样啊。”阚万林有些小小的失落,“没问题,我干,权当给东哥帮忙了。”

        “你忙你的去吧。”刘汉东低头作势批阅公文。

        阚万林很没觉悟,继续在校长室坐着:“我也没啥事,陪你唠唠嗑,东哥你这屋里缺东西啊,来一幅大鹏展翅的国画,再来两盆节节高,把风水整起来就漂亮了。”

        刘汉东干咳一声道:“你先回去准备一下吧。”

        “没啥好准备的,我随时上班。”阚万林溜达过来,从刘汉东烟盒里摸了一支烟,“啧啧,到底是校长,上档次了哦,芙蓉王。”

        刘汉东说:“驾校还没成立,需要审批,你先继续开你的黑车去。”

        阚万林说没事,今天不想干活,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大有赖着不走的意思。

        刘汉东没辙,只好由着他。

        会计进来了,向校长报告说学校账上没钱了,下月工资都发不出。

        刘汉东一惊,但表面上不动声色,淡淡说句我知道了,打发会计回去,拿了车钥匙就要出门,阚万林说东哥你怎么还亲自开车,堂堂大校长哪能没个司机,我来!

        阚万林老师没当上,先成了刘汉东的驾驶员,开着学校的帕萨特来到青石高科总部,刘汉东不知道交通学院隶属哪个部门,于是先找总裁办,佘小青帮他查了一下,交通学院是集团下属二级单位,不属于任何部门。

        刘汉东说学校账上没钱了,公司能不能提前拨款,佘小青说我带你去财务部问问吧,可是来到财务部,会计说没有这个支出科目,交通学院是集团下属自收自支自负盈亏的事业单位,总部一毛钱的拨款都没有。

        这回刘汉东是真傻眼了,夏青石这是要玩死自己么,偌大的学校,每月固定开支几十万,上哪儿弄钱去?

        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打电话给夏青石,可是夏青石说公司制度就是这样,不能破例,刘汉东知道这位老板平时很好说话,但原则性的问题绝不退让,款子是别想讨到了,只能回去慢慢想办法。

        回学校的路上,刘汉东一直没说话,望着窗外沉思,他心里有些没底,毕竟以前最多只当过部队里的班长,忽然执掌一所学校,几十个教职员工,近两千学生,感觉操盘有些吃力。

        阚万林倒是欢乐的很,拍打着方向盘哼唱着周杰伦的歌儿,刘汉东忍不住问他:“你怎么整天都这么开心?”

        “日子已经很艰难,再愁也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乐呵点,开心面对每一天。”阚万林说,“东哥你愁啥?你工作有了,媳妇有了,你比我强多了。”

        刘汉东说:“学校账上就几千块钱了,我发不出工资,能不愁么?”

        阚万林哈哈大笑:“东哥你真是糊涂了,捧着金饭碗要饭,学校墙外那么多门面,每月都能收租,把食堂、超市承包出去,再开几个培训班什么的,那都是钱。”

        一语点醒梦中人,守着这么大一所学校,想赚钱还不容易么,刘汉东赶回学校立刻开始查账,不查不知道,一查才明白交通学院的吸金潜力如此巨大,沿街门面租金就够养活教职员工的了,再加上每学期收上来的学费,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只不过账上的盈余都被交通局刮走了,仅余的二十万也付给了张家,账上是没钱,但只是暂时的困难。

        刘汉东打电话让山炮过来一趟,不到十分钟屠洪斌就赶到了校长室,刘汉东开门见山道:“学生食堂我不招标了,直接承包给你,每年承包费二十万,必须马上到账。”

        山炮拍着胸脯答应:“我现在就给银行打电话预约,明天上午钱就到账。”

        刘汉东说不用,你带着银行卡直接转账就是,晚上就进驻学校,明天就得开伙。

        “好嘞,马上就办。”山炮乐呵呵的去了。

        刘汉东继续筹划,利用学校的场地办一所驾校,他很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自豪,现在驾校来钱最快,简直是一本万利,对,就这么干。

        驾驶证的发证机关一般是当地交警部门,办驾校必须和交警打好关系才行,这一点刘汉东不担心,因为他认识交警总队长的女儿朱芃芃。

        找到宋双就能找到朱芃芃,刘汉东破天荒的主动给宋双打了个电话,宋双得知刘汉东的意图后立刻约他傍晚市中心广场见面。

        六点半,刘汉东准时出现,两位女生稍微迟到了五分钟,据说其实没迟到,只是刚才路过没认出刘汉东来。

        “你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完全认不出来了。”朱芃芃大惊小怪。

        “人家现在是校长了,能和以前一样么。”宋双说。

        刘汉东打量一下自己,西装革履,眼镜戴着,斯斯文文为人师表,和以往彪悍青年的形象大相径庭,难怪人家认不出。

        闲话少说,两位女生要吃韩国烧烤,刘汉东只得破费一把,吃饭的时候提出想办驾校的想法,朱芃芃真不含糊,当场就拿出手机给一个什么叔叔打电话,嗯嗯啊啊的说了半天,挂了电话道:“刘汉东,帮不了你了。”

        原来申请办驾校,和交警没有关系,而是交通局全权负责,需要申请人先去市政办理中心交通局窗口领取《近江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开业申请表》,经过初审后,交交通局运管处业务科室审核,再由运管处发放经营许可证,没有交通局许可证的驾校,交警部门不予受理驾驶证考试申请,不发教练车牌照。

        刘汉东傻了,交通局那是冤家对头,因为牛德草的事情把人家得罪的不轻,现在申请办驾校不是伸脸过去让人家扇么。

        但他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办到底,饭没吃完就借故离开,当然先把饭钱给结了。

        刘汉东走了之后,朱芃芃感慨万千:“想不到刘汉东变化这么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士别三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可我预感他还会给我们更多的震惊。”宋双若有所思的说道。

        ……

        刘汉东没去找夏青石求援,他觉得既然当了这个校长,就得有能力把这一块事务撑起来,事事都找领导出面,还要你干什么,思来想去,他想到一个人,就是陈雅达。

        本来丑闻事件后,刘汉东是打算将陈雅达开除的,因为此人德行欠缺,无德之人怎么可以教书育人,不过陈雅达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让他出面打点交通局的关系,把驾校手续一条龙办好,也算废物利用了。

        但是陈雅达已经请了事假,好几天不见人影了,估计他心里也有数,交通学院呆不下去了,正在四处谋求出路。

        刘汉东猜的没错,陈雅达这些天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深深后悔不该PS不雅照栽赃刘汉东,倒不是良心发现,而是这一招根本没用,不但把王冬梅给害的住院,还毁了自己的前程,刘汉东是什么人?混社会的滚刀肉,把他惹急了还有自己的好果子吃么。

        这几天陈雅达一直东躲西藏,生怕刘汉东找到自己,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他正在朋友家藏着上网,忽然有人敲门,声音急促如同报丧。

        “谁啊?”陈雅达问了一声,心里开始打鼓。

        “刑警大队的!”门外一个声音传来。

        陈雅达战战兢兢走到门口,透过猫眼望出去,外面站着两个便衣男子,一脸的不耐烦,其中一个还亮出了黑皮证件,果然是警察。

        “你们敲错门了吧?”陈雅达咽了一口唾沫,心在怦怦跳。

        “没错,就是这里,陈雅达你赶紧开门,不要让我们采取措施。”刑警态度很强硬。

        陈雅达只好开了门,两个便衣刑警亮出一张纸让他签字。

        “陈雅达,你涉嫌制造传播网络谣言并在公共场合寻衅滋事罪,现将你逮捕。”刑警拿出手铐给陈雅达戴上。

        陈雅达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一失足成千古恨,虽说罪不至死,但判个一年半载的,也足以毁掉自己的大好前程,唉,一辈子就这么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