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三章 木桂英挂帅
  • 第三十三章 木桂英挂帅

    作品:《匹夫的逆袭

        王冬梅是小区秧歌队的队员,一帮老娘们在一起除了扭秧歌就是嚼舌头,她们的信息传播能力比起网络都不遑多让,单位领导的作风问题这种爆炸性新闻更是她们津津乐道的焦点。www.00ksw.org

        秧歌队的大妈们听王冬梅讲了交通学院新校长和女学生乱搞的事情,又看了打印的照片,都骂不绝口,说这个校长简直就是禽兽,这些女学生也不自爱,要隔八十年代严打的时候,统统都得枪毙。

        忽然一个老娘们说:“咦,这丫头看起来挺眼熟,不是广场舞那边木大姐的闺女么?”

        秧歌队和广场舞、红歌队都不对付,经常为了争夺黄花小区唯一的一块空地大打出手,她们之间的矛盾,已经从人民内部矛盾升级为敌我矛盾,双方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而后快,木大姐是广场舞队的主力队员,她家摊上这样的丑事,秧歌队的大妈们自然幸灾乐祸。

        王冬梅说:“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闺女,活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到半小时,木大姐就听说了自家女儿的丑事,气得跑回家,二话不说先扇了李丹一个耳光。

        “妈,你打我干什么?”李丹捂着脸哭道。

        木大姐名叫木桂英,身高一米七,虎背熊腰,汗毛粗重,乍一看就是个汉子,她是公交公司的售票员,擅长骂街,号称公交系统铁娘子,无论动手还是动嘴,都无人匹敌。

        李丹长的随她爸爸,面目清秀,苗条颀长,木桂英虽然在外面凶,对女儿却疼爱有加,把李丹当作心头肉一般,就指望她将来嫁得好,找个金龟婿,老两口好享清福,哪知道女儿居然作出这样败坏门风的事情,将来还怎么嫁人!

        木桂英骂道:“你干的好事!和校长勾搭到一块了!要不是别人说我还不知道,我这就上你们学校找姓刘的去,糟蹋了我闺女,我和他拼命!”

        李丹哭道:“妈,没有的事,你不要去找刘校长。”

        气头上的木桂英才不信女儿的解释,一摔门走了。

        李丹脸上火辣辣的疼,忽然手机响了,是同学打来电话,告诉她有人PS了她和刘汉东的照片,都传遍整个网络了。

        羞愤交加的李丹失去了理智,她从柜子里翻出老爸的安眠药,一股脑全灌进了肚子,拿起茶杯咣咣咣送下去,写了一封遗书,躺床上等死了。

        木桂英风风火火的走着,迎面遇到了王玉兰,两人都是公交公司的售票员,又都是广场舞爱好者,还都是泼妇,平时关系很好,如同亲姊妹一般。

        王玉兰说:“桂英,这么慌干啥去?”

        木桂英没好气说:“正好,跟我打架去。”

        王玉兰一听这话兴奋起来:“跟谁打?有日子没骂架了,闲的挺难受的。”

        木桂英说:“我闺女让他们校长给欺负了,照片都曝光出来了,我豁出去了,非把他打死不可。”

        王玉兰一想不对头啊,交通学院的新校长是我家女婿啊,难不成刘汉东这小子背着马凌在外面偷吃?有可能!她立刻道:“桂英,你先别急,这事儿要查清楚才行,交通学院到底几个校长?是哪个干的好事?”

        木桂英说:“就一个校长,新来的,挺年轻不到三十岁。”

        王玉兰沉声道:“桂英,你跟我来。”说着拉着木桂英直奔小广场前一座楼。

        木桂英说:“玉兰姐,我正忙着没空陪你串门。”

        王玉兰一言不发,拉着她快步上楼,拿出钥匙打开一扇房门,马凌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她今天休班,看到妈妈和木阿姨进来,赶紧打招呼。

        “凌儿,刘汉东呢?”王玉兰面色不善。

        “他有事,不在家,怎么了?”马凌有些心虚,难不成刘汉东在外面又惹祸,人家告到妈这儿来了。

        王玉兰哼了一声说:“怎么了!出大事了!刘汉东在学校和女学生乱搞!都搞到自家人头上了,你木阿姨的闺女才十九岁啊,照片都发到网上去了。”

        马凌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咯咯笑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是有人恶作剧,其实那个人是我。”

        王玉兰和木桂英都没明白,瞪着眼睛看着马凌。

        马凌就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然后说:“刘汉东刚当上领导,学校那些人不服气,想方设法给他下绊子,上眼药,都是些不入流的阴招,无耻的很。”

        木桂英本来就很相信自己的女儿不会作出这种事,听了马凌的解释更加明白,自己误会了女儿。

        “我太心急了,不该相信她们这帮嚼舌头的老娘们。”木桂英懊悔道。

        王玉兰问:“是谁告诉你的?”

        “是秧歌队的徐大姐,她听王冬梅说的。”木桂英道。

        马凌抢着说:“王冬梅,就她!交通学院财务科的,我和刘汉东分析过,就是她**的视频,谣言也是她造出来的。”

        木桂英冷笑:“这个王冬梅,把脏水泼到我闺女身上,我这就找她算账去。”

        王玉兰说:“对,上回秧歌队抢咱们的场地,还拔咱们音箱的电源线,新仇旧恨一块儿算!”

        木桂英说我先给李丹打个电话,刚才扇了闺女一耳光,怪不好意思的,先打了家里电话,没人接,再打李丹手机,依然没人接。

        “不会出啥事吧?”王玉兰道。

        木桂英知道女儿性子烈,暗道不好拔腿就走,王玉兰紧随其后,马凌也顾不上打扫了,换了鞋子追上去。

        大家都是住在黄花小区里,隔着几座楼而已,很快赶到木桂英家里,拿钥匙开门,打不开,里面反锁了,隐约能从门缝看到李丹的鞋子,证明女儿没出门。

        木桂英吓坏了,连声呼唤女儿,可怎么喊都没人应声。

        “阿姨,你让一下。”马凌说。

        木桂英闪到一旁,马凌一个侧踹踢在门上,到底是跆拳道黑带,一脚门就开了,不锈钢门链四散纷飞,木桂英冲到女儿卧室,就见李丹躺在床上,早已人事不省,床头柜上还放着遗书。

        “吃安眠药了!”马凌发现了安眠药空瓶子,当机立断抱起李丹下楼,虽然她力气比一般女孩大,但是抱一个一百斤重的人还是有些吃力,木桂英一把将李丹接过来,轻轻松松抱在手上,让马凌下去拦车。

        马凌飞奔下去拦了一辆出租车,木桂英抱着李丹下楼,王玉兰跟着忙前窜后,忙乎了半天,总算将李丹送进了医院急救洗胃,好在安眠药不是农药,杀伤力不大,洗胃之后就脱离了危险。

        ……

        刘汉东正在四处奔忙,联系师资力量,交通学院的代课老师都是从各个职高技校大专请来的教师,水平有限,责任心不强,照本宣科讲完课拍拍屁股走人,虽然这种方式成本很低,但教育水平也保持在一个极低的层次上,所以招募一批核心骨干教师成了新校长的当务之急。

        交通学院被青石高科收购之前,交通局就把学校账上的钱全划走了,现在学校仅有勉强维持运营的资金,花巨资从社会上招募教师这一招不好使,只能想方设法一个个去请。

        刘汉东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老同学尹志国,尹志国好歹也是江东大学的博士,当过任课教师还是绰绰有余的,他找到尹志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以“干好了说不定能调到集团总部”为诱饵,终于将其说动了心,答应下周来上班。

        第二个收到邀请函的是原江大校长邵文渊,老头听说刘汉东当上了校长,不禁哑然失笑,问他为什么要聘请自己,是不是另有所图?

        刘汉东直言道:“我就是拉大旗作虎皮,请您来当个名誉校长,我们交通学院也能上个高端大气上个档次。”

        邵文渊爽快答应,不但坚辞不受名誉校长的称号,只愿意当一名语文教员。

        第三个受到聘书的是老鬼,韦生文虽然是个江洋大盗,但他的文化水平不低,在监狱服刑的时候拿过工商管理和市场营销的双大专学历,一口地道的许国璋英语更是呱呱叫,他自号教授,但从没真当过教授,刘汉东的聘书让他心花怒放,一口答应。

        最后一个被刘汉东纳入囊中的是火雷火颖兄妹,火雷以前就是交通学院体育系的学生,拿过近江市少年散打格斗大赛第二名,当个体育老师还是够格的。

        至于火颖,小丫头没有正式工作整天在外面瞎晃不是办法,刘汉东打算让她到学校财务科当个出纳。

        刘汉东先找到火联合和包玉梅两口子,把这个想法和盘托出,火联合赶紧掏烟:“小刘,抽烟,大叔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了,这俩孩子不走正道,我整天愁得要命,现在好了,这么好的工作,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

        包玉梅更是激动:“扯这些干啥,赶紧订饭去,鲍翅楼请小刘吃饭。”

        刘汉东客套着:“鲍翅楼就算了,牛肉村吧,请一次少一次了,我准备让山炮承包学校食堂,这边店估计要转给别人了。”

        包玉梅眼睛一亮:“那你们学校超市有人承包么?”

        忽然刘汉东手机响了,是马凌打来了,他接了电话顿时脸色大变:“出事了,有学生自杀,我得赶紧去医院看看。”

        医院里,木桂英正杀气腾腾要去找王冬梅算账。

        “这个臭婆娘造我女儿的谣,我非撕烂她的嘴,不对,光撕烂不行,我给她灌大粪!”

        王玉兰说:“要干的要稀的?我给你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