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一章 一把手
  • 第三十一章 一把手

    作品:《匹夫的逆袭

        校园内沉默了几秒钟,才爆发出比刚才热烈十倍的欢呼声,学生们把手头的东西都抛向了天空,蜂拥着向主席台奔来,刘汉东刚比划出一个胜利的剪刀手,就被疯狂的学生抬了下去,不断抛向空中。www.00ksw.org.

        夏青石苦笑着摇摇头,孩子们以这种方式表达他们的热情,也得亏刘汉东撑得住,换成自己这老胳膊老腿非散架不可。

        闹哄了半天,终于平息下来,刘汉东宣布罢课结束,大家回去上课吧,一千八百多名学生立刻乖乖返回教室,走的时候把帐篷板凳垃圾全都带走,效率之高令人惊叹。

        “夏董,我怀疑罢课就是他一手策划并指挥的,他就是个阴谋家。”陈雅达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失落感,悄悄给刘汉东上眼药。

        夏青石看他一眼,淡淡道:“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陈雅达羞愤交加,本以为自己能当上校长,他连鲍翅楼的大包间都订好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把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抢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子不干了!

        “夏董,我想不通!”陈雅达豁出去了,“刘汉东还背着缓刑,让他当训导主任已经是我们全体教职员工容忍的底线,任命他当校长,我们实在无法接受,我代表全体教职员工向您提出口头抗议,刘汉东当校长,我们走!”

        后面几个老师都是陈雅达多年老关系了,纷纷表示支持,群情激奋,忿忿不平,和下面学生的欢腾形成截然对比。

        夏青石淡淡一笑,交通学院挂着一个五类大专的头衔,其实根本没有自己的师资力量,各种职能科室倒是多的不得了,办公室、教务处、后勤处、教研室、妇联、工会、养了一帮交通局领导干部的三姑六婆,真正能上课教书的只有区区几个人而已,大部分代课老师是外聘的,所以这帮人滚蛋了,对学校丝毫没有任何影响。

        “刘汉东这个校长是学生选的,不是我任命的,我虽然是校董会主席,但也无权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撤换民选校长。”夏青石一句话就把陈雅达等人堵了回去。

        陈雅达张口结舌,愣了半分钟才说:“可是,哪有学生选校长的道理,我们交通学院以前是交通局下属单位,校长是上级领导任命的,现在被青石高科收购了,校长就该由集团公司任命,学生选举不合常规,不合道理,学生们什么都不懂,容易被蒙蔽……”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身后一帮人不时捧场架势,嚷嚷着陈主任说的对,就不该让学生选举校长,这是瞎胡闹。

        夏青石又笑了:“你们这种想法很正常,咱们国家的干部都是上级任命的,只对领导负责,从不在乎下面群众怎么想,民选反而成了很大逆不道的事情,我理解,可民选是必经之路,逃避不了的,交通学院离开你们这些教职员工,我可以很快招募一批新人,但离了这些学生,这里就不再是学校了,你们明白么?”

        陈雅达还不愿放弃,他饱含泪水说:“我在交通学院工作了十五年,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我愿意为学校奉献一切!夏董,请您再好好考虑一下。”

        夏青石说:“我已经考虑好了,去留两便,你们自己决定。”

        说罢大踏步的走了,去向刘汉东表示祝贺,陈雅达还想跟上,被人高马大的保镖拦住。

        夏青石向刘汉东伸出手:“恭喜。”

        刘汉东紧握住夏青石的右手:“谢谢。”

        夏青石说:“不用谢我,你让学生懂得什么叫抗争与革命,我让他们懂得什么叫明煮与选举,我们或许扭转不了历史的进程,但我们的努力,至少会让这一千八百五十六名学生比之前进步了那么一点点。”

        两人紧紧握手,尽在不言中。

        ……

        尘埃落定,刘汉东就任交通学院校长,办公室也从训导处搬到了楼上最大的一间屋,后勤处的勤杂工忙着打扫卫生,把原先的办公桌椅和沙发搬出去,学校和机关一样,前一任领导用过的东西,下一任领导肯定不会接着用,这是规矩。

        后勤处的主任殷勤的站在刘汉东旁边,拿着小本子记录着,刘汉东倒背手说:“办公桌椅买板材的就可以,找木匠打个书架,沙发撤掉,放一台跑步机,那边再挂一个沙袋。”

        “电脑要用什么样的?苹果最新出的三十寸屏一体机不错。”后勤主任道。

        刘汉东一摆手:“不需要,我自己有笔记本。”

        “刘校长,食堂还空着呢,您看是不是指定一家?”后勤主任又道。

        “招标吧,公平竞争。”刘汉东正忙着发短信。

        “那我去安排了。”后勤处于主任匆匆出去,找到陈雅达嘀咕。

        “食堂承包上争取把他攻下,弄点丑闻还不跟玩的一样。”

        “你安排,我负责爆料,对了,校长室天花板上的摄像头装好了么?”

        “妥妥的。”

        此刻刘汉东正将脚翘在桌子上给马凌打电话:“马司机,下班到交通学院来一趟。”

        马凌说:“你不是又让公安局拘了么?怎么,出来了?”

        “什么话,公安局是请我协助调查,不是拘我,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不和你说了,回头你来了再议。”

        挂了电话,他沉吟片刻,又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妈,干啥呢?”

        “买菜呢,你啥时候回来?”

        “最近工作忙,怕是回不去,妈你和贺叔来一趟近江吧,我换了个新工作,庆贺一下。”

        “哦,什么好工作?当公务员了?”

        “公务员也不如我厉害啊,妈,我当校长了,大学校长,正经八百的交通学院一把手。”

        水芹说:“小东,你喝酒了?”

        “没喝,是真的。”刘汉东想解释,可是自己都觉得这事儿匪夷所思,做梦一样就当上校长了,这上哪儿说理去。

        “少喝点酒,喝了酒别开车,早点休息,改天我和你贺叔去看你。”水芹挂了电话。

        刘汉东坐在办公桌后面,浑身上下不得劲,当一把手的感觉真奇妙,人事权财权一把抓,想辞退谁就辞退谁,想买什么办公用品就是一句话的事儿,还有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供自己免费使用,汽油过路费停车费全部报销不说,还有个专职司机哩。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学生的一曰三餐,食堂无法提供餐饮服务,只好先放开门禁,允许学生出去就餐,校门口一条街上无数小饭店,小吃摊,价钱便宜量又足,这个问题不难解决。

        解决燃眉之急后就是校风校纪的建设,这个刘汉东拿手,有他镇着,社会上的人不敢来闹事,学生们之间的矛盾,总之和学生们打交道不难,难得是怎么对付这帮教职员工,他们肯定不服自己这个年轻的新校长,要憋着坏点子整自己。

        ……

        下午三点钟,有人敲门,刘汉东说声进来,收下翘在桌子上的腿,正襟危坐。

        进来的是一个猥琐的胖子,带着黑框眼镜,腋下夹着一个牛皮纸档案袋,进门先鞠躬,掏出苏烟来:“刘校长,抽烟。”

        “你哪位?”刘汉东道。

        “我姓钱,钱爱国,叫我小钱就可以了。”钱爱国将一张名片双手奉上,他的头衔是某餐饮服务公司总经理。

        “是这样,我听说咱们学校的食堂在招标,就想来和刘校长沟通一下,我们做食堂还是很有经验的,近江二中、第五职业高中,蕴山机械学校的食堂都是我们承包的,我们食材辅料统一采购,杜绝注水肉、地沟油,我们连转基因的油都不用的,绝对保证学生的健康……”钱爱国笑眯眯说着,打开了档案袋。

        “好,我们会进行公开招标,到时候钱经理来就是。”刘汉东下意识的望过去,只见钱爱国从档案袋里拿出一叠叠崭新的钞票,还扎着银行的封条,足有五六万之多。

        “来的比较匆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一点小小意思,还请刘校长笑纳。”钱爱国将钞票堆在桌子上,两只小眼睛笑成一条缝。

        刘汉东陡然警惕起来,自己刚当上校长,这个钱爱国就找来了,速度未免太快,只有一个可能,他校内有熟人,而且是中层以上干部,行贿归行贿,也不能这么直白,把钱都堆在桌上,怕人看不到么,有鬼!

        他猛然站起,一拍桌子:“居然敢行贿!拿上你的臭钱给我滚,交通学院容不下你这样的承包人。”

        钱爱国灰头土脸,悻悻收起钞票,刘汉东按铃呼叫保安,让两名保安送钱爱国出去,以后绝不欢迎他再来。

        刚下楼,陈雅达和后勤处于主任就迎了上来,钱爱国哭丧着脸向他俩摇摇头,表示事情办砸了。

        这一幕被刘汉东看在眼里,不禁冷笑,这点小手段和老子斗,你们还嫩。

        回到办公室他就给屠洪斌打了电话:“山炮,我当校长了,交通学院的食堂包给你做,你可不能让我失望。”

        山炮倒是一点不惊讶:“东哥,不是我拍你马匹,你不当这个校长都白瞎你这个人才了,没得说,我干了,豁出去一分钱不赚,也得帮你把食堂办的漂漂亮亮的,给你争脸!”

        “晚上回去再说。”刘汉东又听到敲门声,放下电话,严肃无比道:“进来。”

        门开了一条缝,马凌的脑袋探了进来:“刘汉东,你在校长室干啥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