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九章 我们只认他
  • 第二十九章 我们只认他

    作品:《匹夫的逆袭

        王超凡刚要回答,陈雅达抢先道:“刘汉东领头打砸抢,被公安局抓走了。www.00ksw.org”

        夏青石摇摇头:“这个刘汉东真是无法无天,胆大妄为。”

        陈雅达说:“不光这些,他还趁着学校党组织缺失的机会私刻公章,违规成立团组织,他这个团委纯粹就是山寨团委,他这个团委书记更是子虚乌有。”

        夏青石听的黑了脸,沉声问道:“还有么?”

        陈雅达说:“他还找了两名女生,美其名曰在团委帮忙,其实背地里不知道搞什么勾当,幸亏他现在进去了,不然迟早搞出大事来。”

        见夏青石的眉头紧锁,陈雅达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再次落井下石:“刘汉东作风粗暴,手段简单,教育学生全靠打骂……”

        夏青石突然打断他:“你说他教育方式不对,为什么学生们只认他?不认你们这些老师?”

        陈雅达张口结舌,愣了半分钟就回过神来,振振有词道:“刘汉东是在社会上混的,学生就吃他这一套,长此以往,学校就不是学校,变成帮派了,这次事件就是明证。”

        夏青石望着茫茫雨雾中的学生们,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陈雅达说话:“看来让他当这个训导主任还真是一个失误。”

        陈雅达没再言语,他明白要给领导一个思考的空间,这回学校爆发大规模**,除了刘汉东负有直接责任外,王副校长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必须引咎辞职,自己正好顶替他的位置,想到这里,他不禁矜持的微笑起来。

        忽然夏青石扭转头问陈雅达:“陈主任,学校发生这种事情,你怎么笑得出来?”

        陈雅达立刻哭丧了脸说:“我……我天生就这样的脸。”

        夏青石说:“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把学生劝回宿舍,不然就准备辞职信吧。”说完拂袖而去。

        陈雅达和王超凡面面相觑,王超凡是外聘来的副校长,根基反而不如陈雅达稳固,他叹口气说陈主任就拜托你了,我先回去了。

        “王校长慢走。”陈雅达心中暗喜,看来王超凡是打算辞职了。他干咳一声,带着几名保安走向学生,他要施展三寸不烂之舌,劝说学生结束示威。

        “同学们,我是教务处陈雅达,大家请听我说,返回宿舍,尽快复课,校方可以既往不咎。”陈雅达拿着手提电喇叭喊了两声,就被嘘声淹没。

        陈雅达灰头土脸,急中生智:“你们这样在操场上站着有什么用?你们闹得越凶,刘老师的罪越大,你们现在回宿舍老老实实呆着,校方就会和公安局交涉,争取把他保出来。”

        这样一说果然有效,学生们乱哄哄一阵议论,收拾东西回宿舍去了。

        陈雅达长吁一口气,初战告捷,他马上打电话向夏青石报告,经自己苦口婆心的劝说,学生们已经结束静坐示威,返回宿舍,明天肯定会恢复正常秩序。

        夏青石勉励陈雅达几句,让他心花怒放,干劲更足,闹到现在也该吃晚饭了,可是这种非常事件是绝对不能放学生出校的,于是陈雅达亲自带领几个会做饭的教工,蒸米,炒大锅菜,热热闹闹做了一顿饭,加上学校超市提供的八宝粥、方便面和饼干,总算把晚饭给糊弄过去了。

        ……

        刘汉东依然被羁押在公安局,沈弘毅一点没给他留面子,酿成校园**,差点出了人命,这还了得!不过进了局子就把手铐摘了,香烟茶水招待着,让他详详细细把事件来龙去脉写清楚。

        徐功铁抱着茶杯踱步进来,见刘汉东正在奋笔疾书,在他面前坐下,翘起二郎腿说道:“你这个脾气,到哪儿都得惹祸,这回闹大了吧,我看谁也保不了你,你这饭碗多好,硬是被自己砸了。”

        刘汉东说:“我带领学生砸食堂之前就做好理想准备了,大不了一拍两散,反正我有下家,对了,欧洲花园的房子你要不要买,我给你打个九八折。”

        徐功铁一听这个来劲了,他正考虑把家搬到省城来呢,可是近江房价太贵,以他的工资根本无力承受。

        “早听说欧洲花园有你的股份,看来是真的,九八折太少了,以咱的交情,起码八五折。“

        “一两百万的房子,九八折可是好几万,还八五折,亏你说的出口,这样吧,九五折。”

        两人讨价还价,聊的正欢畅,忽然沈弘毅陪着夏青石走进来,徐功铁急忙站起,夏青石说:“沈局长,让我和刘汉东单独聊一会可以么?”

        沈弘毅看看手表:“好的,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说着朝徐功铁使了个眼色,带他出去了,来到走廊里,徐功铁道:“沈局,夏青石什么态度,是让咱们严肃处理小刘,还是要保他?”

        “你看呢?”沈弘毅道。

        徐功铁摇摇头:“按说人的情绪都会表现在脸上,我干了十几二十年公安了,一般人搭眼就能看穿他的五脏六腑,可是夏青石这个人很难看透。”

        沈弘毅说:“夏青石是有大智慧的人,你用常规眼光审视他,当然是没用的,你也不用瞎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咱们公安机关要秉公办理,不能徇私舞弊,也不能被有背景的人左右。”

        徐功铁不停点头,领会学习着领导的讲话,忽然沈弘毅的手机响了,看看号码,居然是交通局运管处处长郝佳辉打来的。

        自从上次出租车牌照事件以后,郝佳辉不但没遭殃,还抱上了刘飞的大腿,从淮江出租车公司总经理的位子一下跃升到运管处处长,虽然还不算刘飞核心圈子的人,但也够得上外围人马了。

        这个时间他打电话能有什么事?沈弘毅迟疑一下还是接了。

        郝佳辉寒暄几句后说道:“沈局长,有这么一件事,我们局一个女干部的父亲被歹徒打伤了,平时关系都挺好的,托关系托到我头上了,我就冒昧的给沈局长打电话,您看什么时候得空,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坐?”

        沈弘毅笑道:“我还以为多大事呢,小案子我交代一声就行,你那个女同事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哪个所办理的案子?”

        郝佳辉说:“哦,我同事是咱们局办公室的牛丽丽,她父亲牛德草,以前也是交通局退休的职工,现在交通学院承包了个食堂,好像是被学生打伤的。”

        沈弘毅心里一沉,严肃道:“郝处长,牛德草使用病死猪肉造成学生大范围食物中毒,已经触犯刑法,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今天交通学院发生**,就是因为这件事,闹得太大了,市领导都知道了,谁也盖不住,这案子估计不好通融。”

        郝佳辉说:“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沈局长,那就不给您添麻烦了。”

        挂了电话,郝佳辉心中暗骂牛丽丽这个小娘们不实诚,居然隐瞒重要事实不说,害的自己在沈弘毅跟前丢了面子。

        牛丽丽是交通局办公室的打字员,不是临时工,是有正规编制的,这娘们长得漂亮又会来事,腰别两副牌,见谁跟谁来的类型,局里上到局长,下到司机,都混的透熟。

        关于牛丽丽的故事,郝佳辉听过不少,牛丽丽不是牛德草亲生女儿,当年牛德草还是交通局的一名合同工,疯狂迷恋局里一枝花,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局花居然下嫁给他,不到七个月就生下了牛丽丽,牛德草心知肚明自己当了便宜爹,真正的经手人是交通局运管处的处长,有妇之夫老朱,不过老朱也算厚道,想办法帮牛德草弄了个正式编制,牛德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老婆继续和老朱来往了。

        再后来,老朱因为贪污受贿进去了,局花老婆帮牛德草生了一个儿子,就是牛八斤,牛德草并没有因为儿子的诞生怠慢女儿,而是视如己出,疼爱有加,供女儿上了中专,毕业后进了交通局办公室当打字员。

        牛丽丽长的随母亲,高挑水灵,性格也象,泼辣大方,水性杨花,很快就吸引了田局长的注意,给她弄了正式编制,目前正在读函授本科,居然下一步就要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哩,局里人都给她面子,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郝佳辉刚当上运管处的处长,自然要给牛丽丽面子,给牛丽丽面子,就是给田局长面子,可是这活儿也太难干了,他只能打电话给牛丽丽,委婉回绝。

        此时牛丽丽陪着田局长在外面应酬,鲍翅楼这样的大酒店是不能去的,近江郊区开了许多私人会所,装潢华丽,菜肴精美,不对外营业,保密性很强,今天请客的是几个想承接市区道路拓宽工程的开发商,大家喝得正酣,看到牛丽丽神色不佳悄悄抹眼泪,有个开发商就问了:“牛科长,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不管多大的事儿,就凭我和田局长的关系,砸锅卖铁都帮你摆平了。”

        牛丽丽掐头去尾,把事情一说,开发商哈哈一笑说好办,招多得是,绝对不让牛叔坐牢。

        大腹便便的田局长说:“丽丽,你还不敬张总一杯?”

        牛丽丽梨花带雨,款款端起酒杯:“张总,我先干为敬。”一仰脖干了杯中酒,大家都鼓起掌来。

        ……

        次日,交通学院依然没有复课的迹象,学生们白天在操场上静坐示威兼玩手机看小说,午饭晚饭一顿不拉,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晚上回宿舍睡觉,总之就是不上课。

        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学生成天罢课怎么行,以后还怎么扩大生源,打造名校,被重金聘来的王超凡不堪压力,向夏青石递交了辞职信,夏青石也批准了,但却迟迟不任命新的常务副,这让陈雅达百爪挠心,却又说不出什么来,只能埋头苦干,每天保障学生的三餐供应,无线WIFI,伺候着这帮小祖宗,千万不要再闹出事端。

        学生们就一个条件,把刘老师还给他们,但这是万万不行的,刘汉东是引发**的罪魁祸首,不但要开除,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对于这个过分的要求,陈雅达耐心劝说,口水都说干了就是不管用。

        夏青石那边一天十几个电话催促复课,陈雅达说学校没有负责人,自己名不正言不顺,不好开展工作,其实他也是存了逼宫的想法的,正好利用这次机会上位。

        “这样吧,明天上午宣布新的人事任命。”夏青石答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