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八章 拆了食堂
  • 第二十八章 拆了食堂

    作品:《匹夫的逆袭

        牛德草正在食堂办公室里按着计算器盘账,忽然听到打雷的声音,仔细一听不是打雷,有点像暴雨,有点像万马奔腾,再看桌上的茶杯,水在微微荡漾,天花板上瑟瑟落下些许灰尘来。www.00ksw.org

        地震了?牛德草很疑惑,忽然一声巨响传来,夹杂着玻璃破碎的清脆声音,是食堂的大门被人砸了!他打开办公室的门看出去,顿时傻眼,愤怒的学生如同潮水一般涌进来,见什么砸什么,势不可挡。

        牛德草吓傻了,两股战战,挪动不了半步,眼睁睁看着自己苦心经营的食堂被人砸了个稀巴烂,所有的玻璃都被敲碎,橱窗被砸烂,刷卡机也被毁坏,桌椅板凳也被拆了,趁手的椅子腿拿在手中更添威力,食堂的几个工人也被胖揍了一顿,撅着屁股拱到柜台下面不敢露头。

        关键时刻,打菜阿姨倒是临危不乱,快步跑来一把将牛德草推进屋,反锁办公室的门,任外面敲的再急促也不开门。

        学生们开始撞门,没三两下就把单薄的木门撞开,把牛德草从桌子底下揪出来暴打,打菜阿姨又哭又嚎,撒泼打滚,倒是没人把她怎么着。

        刘汉东坐镇指挥,看着学生们热火朝天的砸着食堂,胸中郁结多日的一口怨气终于发泄出来,公司不管,学校不管,都他妈不管,我还就不信了,治不了你个小小的食堂。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学校保安根本不敢管,他们就十几个人,怎么抵挡上千人的骚乱学生大军,保安们缩在屋里不敢露头,楼上陈雅达急得捶胸顿足,不断让手下打110报警。

        “已经打了,报警中心说五分钟之内就有警员赶到。”教务处的同事战战兢兢答道,因为他看到疯狂的学生砸完食堂,奔着办公楼冲过来了。

        陈雅达见势不妙,拔腿就走,一出门才发现王副校长正跌跌撞撞下楼,同样吓得面无人色。

        学生们已经冲了上来,陈雅达努力摆出威严的姿态想训斥两声,舌头却不当家,啥话说不出来,好在学生们看也不看他,直接绕过去上楼,闯进办公室乱砸一气。

        花火派出所的一辆警车开到校门口,两名警察和两个协管下车一看,交通学院里火光四起,浓烟滚滚,漫天飞舞纸张文件,学生们群情激奋,声音震天。

        “我的乖乖,学生造反了。”带队警察不敢进门,拿起对讲机向指挥中心报告,请求所里增援。

        学生们砸上瘾了,把教务处砸了,校长室砸了,档案室里的存档文件抛洒的满地都是,窗帘被点燃,停在楼下的几辆轿车也遭了殃,燃起熊熊大火,其中有陈雅达的大众车,王校长的尼桑,还有牛八斤的宝马。

        校园中心位置的升旗台上,交通学院的校旗被降下,一面鲜红的团旗冉冉升起,代表共青团接管学校。

        刘汉东在一群学生的簇拥下来到食堂仓库,一包包陈化米,一桶桶地沟油,连盐都是蛇皮袋子装的私盐,牛德草在成本上可谓挖空心思,无所不用其极。

        “这些都是证据,好好保护起来。”刘汉东下了命令。

        有人飞奔来报:“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警察。”

        刘汉东大手一挥:“造街垒!”

        学生们立刻行动起来,用破桌子烂椅子和食堂的一辆五菱之光面包车封住了学校大门,数百名男生手持棍棒与派出所二三十名协警对峙。

        派出所方面控制不住局势,只好向市局请求增援。

        沈弘毅正在市里开安全工作会议,接到报告说出了大规模**,顿时心里一紧:“哪里又强拆了?”

        当得知不是强拆引发的**,而是交通学院学生造反,他紧绷的神经又松弛下来,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这事儿容易解决。

        市局直属的防暴大队迅速出动,一辆辆黑色特警车辆拉着警笛呼啸而过,大批警力在交通学院门前集结,二百名全副武装的防暴特警顶上了第一线,头戴封闭式头盔,身穿黑色甲胄,手持有机玻璃盾牌和橡胶警棍,虎视眈眈,严阵以待。

        他们后面,是高压水枪和催泪弹,还有一头头跃跃欲试的警犬。

        学生们不甘示弱,拆了无数椅子腿当武器,头上还缠着红布条,一个纤弱的女生高举团旗站在五菱之光面包车上,红旗迎风飘舞。

        特警们心里都有一种无厘头的感觉,仿佛对方才是正义的化身,而自己则是镇压爱国青年的暴政机器。

        沈弘毅也是哭笑不得,他没有下令特警强行进场,而是选择和平解决,让谈判专家喊话,请对方领头的出来。

        刘汉东出现了,身后还跟着几个学生,隔着铁门说:“这里现在我负责,我要和沈弘毅说话,别人都不行。”

        谈判专家说沈局长就在指挥车里,你出来。

        学生们死死拉住刘老师,说这是阴谋,你不要以身犯险。

        刘汉东淡淡一笑道:“虽千万人吾往矣。”然后推开铁门,大踏步的去了。

        指挥车里,沈弘毅指着刘汉东痛斥:“又是你!你就不能给我消停点?”

        刘汉东说:“你可骂错人 ,我到交通学院才几天,你觉得我能掀起这么大风波?还不是因为学校当局欺人太甚,包庇食物中毒责任人,学生们实在忍无可忍才爆发的。”随即将事件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又拿出手机调出视频给沈弘毅看。

        手机屏幕上,是涕泪横流的牛德草,一五一十的交代自己使用病死猪肉、地沟油、陈化米的事实。

        沈弘毅眉头拧成一个川字,他这些年处理过不少**,除了个别刁民闹事之外,大都属于“官逼民反”的类型,

        “马上让学生放下武器回宿舍等候处理,不然我就要采取断然措施了。”沈弘毅严肃说道,这种事情容不得同情心,必须铁腕平息。

        刘汉东说:“让学生回去可以,但我有条件。”

        沈弘毅瞪着他:“你还有条件?说!”

        “一,严惩造成食物中毒的责任人;二,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刘汉东坦然和他对视,气势上不落下风。

        “你们把整个学校都拆了,还不追究责任,可能么!”沈弘毅差点气笑了,他感觉不像是公安局领导和闹事群众之间的沟通,倒像是两军将领在谈判桌上的交锋。

        刘汉东依然坚持:“你不答应也行,强行清场就是,造成学生伤亡,你就等着成千上万的家长包围你们市局大院吧。”

        沈弘毅想了想说:“好,我可以不追究学生的责任,但不能放过你,你别以为能骗得了我,这场**肯定就是你鼓动的。”

        刘汉东也干脆:“好,我也让一步,可以抓我一个,但不许抓学生。”

        五分钟后,刘汉东回到大门前,命令学生们放下武器,推开街垒,各自回宿舍等通知。

        学生们不动。

        “连我的话都不好使了么?”刘汉东皱起眉头。

        与刘汉东最亲近的几个学生先丢下了棍子,然后是更多人,几百条木棍、椅子腿丢在地上,人墙分成两道,让出一条路来,学校大门打开,一辆特警清障车缓缓驶入,将街垒推的七零八落。

        学生们沉默着,胸中都燃着一把火,怀着巴黎公社式的悲情与自豪,看着警察将遍体鳞伤的牛德草送上救护车,看警察给他们敬爱的刘老师戴上手铐。

        “等等!”那个扛旗的女生将团旗从旗杆上扯下,跑过去披在刘汉东身上,宛如一条鲜红的披风,恰好一阵风卷过,披风飒飒,英姿勃发,所有人的眼睛都湿润了。

        一群学生涌了过去拦住警车,刘汉东抬起戴着手铐的双手比出V字,大声道:“胜利属于我们!交通学院万岁!”

        无数学生含着热泪高呼:“交通学院万岁!”从入学那一天起,他们从未有过这么强烈的集体荣誉感,刘老师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集体,什么叫做自豪,什么叫做抗争。

        ……

        交通学院**终于平息,所幸无人死亡,只造成一些轻伤,财产损失倒是很惊人,食堂几乎被拆毁,办公室也被洗劫,损失最大的是被烧毁的汽车,估计价值在五十万左右。

        刘汉东被警方留置协助调查。

        牛德草因触犯食品安全法,造成大规模食物中毒被依法刑事拘留,涉案物资被查扣,警方正在追踪地沟油、死猪肉的来源。

        作为交通学院的主管单位,青石高科收到了公安局的通报,迅速派员安抚学生,进行善后。

        夏青石这才知道食物中毒事件,他很罕见的发了脾气,质问身边人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得知容忍牛德草继续留在学校的原因是出租车公司的审批问题后,他严厉批评了安杰,说有些事是不可以拿来交换的。

        夏董指示,损毁的办公用品不用学生赔偿,青石高科负担所有费用,重建食堂,对外公开招标,必须尽快恢复上课。

        但学生们不买账,全体罢课。

        夏青石乘车来到交通学院,这里依然一片狼藉,天空中飘着细雨,大操场行黑压压坐满了学生,打着伞,披着雨衣,静坐示威。

        “一场秋雨一场寒,被淋感冒了可不好。”夏青石对陪同的王超凡和陈雅达说。

        副校长和教务处主任急忙去劝说学生回教室,可是学生们根本不买账,说让我们回去也行,只要刘老师一句话,我们立马复课。

        夏青石环顾左右:“刘汉东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