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四章 私孩子
  • 第二十四章 私孩子

    作品:《匹夫的逆袭

        在校团委的组织下,学生们给张谦举办了生日会,买了一个双层大蛋糕,上面插了十九根蜡烛,张谦人缘好,数百位同学前来悼念,男生宿舍楼下一片蜡烛组成的海洋。www.00ksw.org

        有这么多人分担失去亲人的悲痛,张家人的哀伤略微减轻了一些,但关于赔偿的话始终没有提起,可能是过度悲伤忘记了,也可能是太厚道,根本想不到这方面去,晚上刘汉东送他们回宾馆休息,忍不住主动提出学校可以给予一些赔偿,你们说个数吧。

        张父幽幽说:“那是孩子的命价,多少都换不来的。”

        刘汉东说:“学生在校身亡,学校肯定要承担一些责任,你们不要有顾虑,尽管提要求。”

        张父认真考虑了一下,说:“那就把孩子这几年的学费退了吧。”

        刘汉东这才明白,这家人是真厚道,看张父张母的样子,就是农村最老实巴交不敢惹是生非被村干部欺压到底的那种类型,张艳虽然身在风尘,但也不是伶牙俐齿那种人。

        “那你们有什么打算?”刘汉东问。

        “张家不能绝后,想法子抱养一个孩子吧,不行就买一个。”张父说,他不是开玩笑,在农村人心目中,买孩子延续香火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和触犯法律联系不到一起去。

        张艳眼圈红红的,哽咽着说:“爸,买小孩犯法的,你们放心,我已经把工作辞了,这辈子都不嫁人,给你们养老送终,咱们不回村了,在县城租房子住,我这些年打工攒了些钱,开个小服装店还够。”

        一家人商量着今后的生活规划,刘汉东也不好插嘴,告辞离开,出了宾馆,正看到阚万林蹲在路边抽烟,见他出来便挤眉弄眼道:“东哥,那小娘们挺有味的。”

        刘汉东说:“少打主意,不是你的菜。”

        阚万林说:“东哥,你也给兄弟留条活路,不能通吃啊。”

        刘汉东说你想哪儿去了,这是被杀学生的姐姐,人家来办丧事的,你瞎起哄什么劲。

        阚万林挠挠头说:“是前几天的案子吧,一个学生让捅了十几刀,血把衣服都浸透了,我知道那事儿,凶手是坐我的车来的。”

        刘汉东大感兴趣:“有什么内幕么?”

        阚万林说:“没啥内幕,该说的都给派出所说过了,杀人的叫郭辉,也是这学校毕业的,没正经工作,在夜总会给人帮忙,就是当打手什么的,张谦的马子怀了孕,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是谁的种,两边都不认账就干起来了,结果动了刀子,出了人命,要我说就一句话,活**该!”

        刘汉东说:“话糙理不糙,不做死就不会死,不过这话别在家属跟前说,对了,那女的肚里的野种到底是谁的?”

        阚万林说:“那就不清楚了,现在的女学生都开放的很,谁来跟谁来,都他妈是经手人,不检验DNA,怎么查?”

        刘汉东又问这女孩现在哪里,阚万林一摊手说:“我又不是派出所,就一开黑车的,你问我,我问谁去。”

        这难不倒刘汉东,他回训导处办公室,把自己的三个助理,一个通讯员叫来,向他们打听张谦女朋友的事情,学校里的事情瞒上不瞒下,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张谦的女朋友叫何婷,本市人,个子高,皮肤白,是众多**丝心中的女神,张谦把到她可费了不少工夫。

        “那何婷人呢?”刘汉东问。

        “不清楚,自打张谦出事后就没见过她,听说派出所也在找她。”沈寒说。

        刘汉东一拍桌子:“发动团员,哪怕翻遍老鼠洞,也要把何婷找出来。”

        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恰逢次日是周末,学生们放假,团委的侦骑四出,到傍晚时分就有情报反馈过来,说何婷在铁渣街南头的帝豪网吧上网呢。

        此时刘汉东正在江大的图书馆看书,他身兼数职,既是交通学院的训导主任,又是江东大学历史系的学生,人格都快分裂了,白天没时间学习,只好休息日来江大读书,收到情报后立刻骑着摩托赶回了铁渣街。

        网吧楼下已经有一帮学生等候着,见刘汉东来了急忙报告:“何婷就在上面打游戏,我们怕她跑了就没惊动她,在下面守着。”

        “做得好。”刘汉东带领众人上楼,帝豪网吧有两层,上百台机器,一层是普通机器,二楼有包房,有空调,还能提供热水、泡面、被褥,甚至安全套,游戏玩家常年住包房的大有人在,可以做到几个月不出门一步。

        一上二楼,一股混杂了各种气息的味道扑面而来,臭脚丫味,泡面味,JY味,熏得人窒息,可玩家们却甘之如饴,穿着几个星期没换的衣服,趿拉着拖鞋,戴着耳机在屏幕前奋战着。

        “何婷呢?”刘汉东站在一个空包房前问道,桌上摆着营养快线的瓶子,空烟盒和泡面杯,却没人影。

        “好像去洗手间了。”网管跑过来说道。

        二楼洗手间是男女通用的,房门紧闭,刘汉东示意网管敲门,敲了几下没人应声,刘汉东心里一动,一脚踹开门,只见一个穿裙子的女生正坐在血污里,将刚分娩的婴儿往蹲坑里丢。

        “住手!”刘汉东上前抢过婴儿,脐带还连着,何婷汗水淋漓,脸色苍白,虚弱问道:“你谁呀?”

        刘汉东不理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切断脐带,让网管那个干净毛巾过来,再打电话叫救护车。

        婴儿脸色青紫,一声不吭,情急之下,刘汉东将他倒悬拍击几下,婴儿这才吐出一口血污,哇的一声哭了。

        网管都傻了,帝豪网吧奇葩一向不少,但在这儿生孩子还是头一遭。

        “还不快去!”刘汉东一脚踹过去。

        二十分钟后,救护车来了,将产妇和婴儿接走,刘汉东随车前往医院,不过他一个大老爷们不方便照顾,于是让沈寒找了几个女生过来伺候,婴儿不足月属于早产,送入保温箱,费用不菲,何婷身无分文,家长也不露面,刘汉东只好先垫付住院押金。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刘汉东在走廊里抽着烟抱怨道,这个训导主任不好干,差点连妇产科的活儿都兼着了。

        “二十五床的家属,不许在走廊抽烟。”护士喝道。

        刘汉东急忙掐灭烟蒂,护士上前将一张费用清单递过:“又欠费了。”

        “不刚交了三千押金么?”刘汉东问。

        “你孩子脑缺氧,要做高压氧,还要住保温箱,三千不够,再交五千。”护士很不客气,因为何婷身份证显示只有十七岁,属于未成年人,刘汉东糟蹋小妹子弄出孩子,在嫉恶如仇的护士眼里就是个人渣。

        “护士,你搞错了,我不是孩子的爹,我是这女生的老师,训导主任。”刘汉东徒劳的解释着。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护士看他的眼神更加鄙夷了:“为人师表,简直就是禽兽!”护士骂完,昂首挺胸走了。

        刘汉东无奈的耸耸肩,一扭头正看到佘小青站在电梯口,一双大大的眼睛惊愕的看着他,像在看陌生人。

        “佘助理,我冤枉。”刘汉东哭丧着脸说。

        佘小青是来探视同学的,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一幕,她当然相信刘汉东是冤枉的,因为刘汉东就任训导主任才不到一周时间,兔子吃窝边草也没这个时间啊。

        刘汉东好不容易找到诉苦的人,拉着佘小青大倒苦水,训导主任多么难当,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儿,夏董还不放权,学校同事不支持,处处掣肘,举步维艰。

        “刘儿,辛苦你了。”佘小青嬉皮笑脸,“赶紧给你孩子缴费去吧。”

        “这孩子的爹究竟是谁,恐怕是个千古之谜了。”刘汉东叹口气,又去缴费,回来的时候,佘小青已经走了。

        何婷的家长依然没有出现,据说她爸爸在监狱服刑,母亲改嫁去了外地,家里只有一个奶奶,八十多岁老态龙钟,走都走不动,更别说照顾孙女了。

        何婷到底年轻身体素质好,吊了两瓶营养液之后精神好的很,刘汉东坐到床边问她:“为什么要溺死孩子?”

        “他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何婷扭过头,不去看训导主任的眼睛。

        这女孩子长的很秀气,鼻梁挺直,双眼皮俩酒窝,细长白皙的脖颈,表情却是烦躁迷茫彷徨狠辣。

        “孩子的父亲是谁?”刘汉东问。

        何婷咬了咬嘴唇:“反正不是你。”

        “张谦死了你知道么,郭辉被列为通缉犯,被抓到枪毙也是早晚的事,这些你知道么?”刘汉东继续问。

        何婷不答话,看着窗外,半晌,眼角一滴晶莹泪珠滑下。

        “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哪个,可能是张谦,可能是郭辉,他俩都不认账,都不想承担责任,我连个打胎的钱都没有,只能生下来,我又养不活他,不如弄死算了。”何婷终于开口,嗓音有些沙哑,“老师,有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