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一章 三个堂口
  • 第二十一章 三个堂口

    作品:《匹夫的逆袭

        头上挑染一绺黄毛的学生恭恭敬敬掏出一盒苏烟说:“老师,抽我的。www.00ksw.org”

        刘汉东也不客气,接了一支烟,让学生给他点上,猛吸一口说:“食堂的饭真他妈难吃,你们也是出来吃饭的吧,正好一起吧,我请客。”

        三个学生点头哈腰:“谢谢老师。”

        刘汉东说:“都叫什么名字,报一下。”

        黄毛小子说:“我叫沈寒,这个是张澎,这个是陈帅,我们是一个宿舍的,老师说的对,食堂的饭没法吃,学校又不让出门,所以我们才翻墙出来的。”

        刘汉东说:“几年级的,够十八岁了么?”

        沈寒说:“四年级,都十九了。”

        刘汉东说:“那没问题了,都别装了,点上吧。”

        三个学生见刘汉东吞云吐雾的,早就忍不住了,此刻如蒙大赦,赶紧点上烟,颠颠的去搬了啤酒过来,用牙咬开瓶盖,帮老师满上。

        刘汉东端起酒杯:“初次见面,先干三个。”咣咣咣喝完了,三个学生也不含糊,都仰脖干了,倒上,再干,连续三杯下肚,都大呼痛快。

        油滋滋的大腰子端上来了,刘汉东招呼他们:“都吃,补补。”

        沈寒说:“我们不需要补,没女朋友。”

        刘汉东说:“撸多了也得补,都吃,别客气。”

        三个学生很不好意思的拿起大腰子吃起来,刘汉东吃着烤串闲聊:“食堂谁家的亲戚包的?这么黑心。”

        沈寒说:“听说是教务处陈主任的亲戚承包的,他们简直没人性,炒菜用的是地沟油,米饭用的是陈化米,肉都是瘟猪肉,菜里经常吃到苍蝇和头发什么的,八块钱一分钱,根本吃不饱,还不让我们出去吃,我们宁愿饿死,也不在食堂吃。”

        刘汉东点点头:“我会向上面反映的,对了,咱们学校有多少堂口?扛旗的是谁?”

        沈寒一听这个兴奋了:“以前学校的小堂口多如牛毛,这两年渐渐整合,现在是三分天下,王越的血魂堂,李康的赤衣卫,还有刘英的十七K,他们三人瓜分学校地盘和女生,连老师都不敢管他们。”

        刘汉东颇感兴趣:“详细讲讲,比如这个血魂堂,我以前在哪儿听说过,他们老大不是进去了么?”

        沈寒说:“老师你知道的还不少呢,血魂堂以前的老大叫段二炮,现在大西北蹲苦窑,不过他的小弟继承了衣钵,现在城乡结合部这一块势力很大,我们学校的血魂堂只不过是总堂的分支机构而已,女生坐台卖B的生意都是他们控制的。”

        张澎也不甘人后,踊跃讲解:“老师老师,赤衣卫也是社会上大堂口的分支机构,李康的堂哥是开夜总会的老大,学校的摇头丸都是他们供应的,别人不敢插手。”

        陈帅接着补充:“老师老师,十七K是我们学校唯一幸存下来的本土帮会,他们做的是文化娱乐和博彩业务,学校禁网,下载不了的片源他们可以提供,还兼卖体彩、足彩、福利彩票,学校里的各种赌局也都是他们坐庄,对了老师,最新的赌局是关于你的。”

        刘汉东奇道:“赌我什么?”

        陈帅说:“赌你啥时候挂。”

        刘汉东哈哈大笑:“难道有人要杀我?”

        沈寒很严肃的说:“老师,我们看你是个好人才告诉你的,你昨天把赤衣卫的人交给警察了,他们总堂扬言三天之内要你的命,你千万小心,他们杀人不眨眼,是真的!”

        张澎和陈帅也恳切无比道:“老师,贩毒的人惹不起,你真的要当心。”

        沈寒又说:“趁他们还没动手,你还是赶紧跑吧,交通学院不是你想象的这么简单的地方。”

        刘汉东鄙夷一笑,高声道:“老板,再来三个大腰子!”

        沈寒道:“老师,你不怕?”

        刘汉东笑道:“我怕他个鸟,你们三个是哪个堂口的?”

        三人都摇头:“我们哪也不是,人家不带我们玩。”

        刘汉东说:“这就对了,以后跟我混。我就是你们的老大,来,把手机号QQ号,微信号交换一下。”

        三人暗暗吐舌头,这位新来的训导主任,作派很像出来混的啊。

        酒足饭饱之后,刘汉东付了帐回学校上班,三个学生打着饱嗝去网吧玩了,三人走在路上低声探讨:“老师好像挺牛逼,要不咱下注买他能撑过三天。”

        陈帅说:“赔率已经一赔五了,如果他真能撑过赤衣卫的追杀,咱们还能小赚一笔呢。”

        三人慢慢商量着,最后决定买老师能撑过三天。

        ……

        下午一上班,刘汉东就找到了王副校长,要求出任学校团委书记,他说:“我调查过了,咱们学校共青团组织形同虚设,德育这一块要抓起来,共青团是个很好的集体生活方式,不能白白浪费。”

        王副校长说:“你的意见很好,我们会认真研究的。”

        刘汉东说:“还有什么好研究的,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么,我马上就把这个责任担起来。”

        王副校长说:“年轻人做事有热情是好的,可是团委工作不像你想的这么简单,虽然我们学校现在是企业办学,但党团的隶属关系还是很正规的,成立团总支这样的事情,是要和上级部分协调的,哪能自己说开就开,这不成了另立中央了么。”

        刘汉东懒得和他废话,转身走了,回到训导处开始琢磨,怎么把共青团组织拉起来,至少先得弄一批旗帜、徽标什么的吧,这东西好像市面上没得卖,拿出手机上网查一下,淘宝上倒是有不少,先预定几个大型的团徽,几面旗帜,一千枚团徽再说。

        到了下班时间。刘汉东去车棚推摩托车,发现轮胎没气了,他知道这是赤衣卫做的手脚,冷笑一声,打了个电话,步行出了校门。

        交通学院位于城乡结合部,相对荒僻,刘汉东走出几百米远,就被一群人围住,面目不善,手拎铁棍板砖,胳膊上都缠着一根红布条。

        刘汉东微笑道:“你们就是赤衣卫?”

        对方不搭理他,为首一人举起砍刀吼道:“剁了他!”一群人哇哇怪叫着扑过来,刘汉东扭头就跑,比兔子还快。

        交通学院门前的马路上就看到这么一幕,一群人追着一个人砍,不过学生们早已见惯这种场面,丝毫不觉得惊讶,还有十七K的成员趁机吆喝道:“开盘了开盘了,赌他是重伤还是直接挂,买定离手,抓紧下注了。”

        沈寒张澎陈帅三人正在网吧打游戏,听到外面的喊声冲到窗口去看,一看这场面都急眼了:“完了完了,这回把一个月的伙食费都输进去了。”

        刘汉东跑得挺快,可是对面又杀出一彪人马拦住去路,他硬生生刹住脚步,左看右看,拿出手机打电话:“怎么还没来!”

        话音刚落,旁边巷口里一阵轰鸣,十几辆摩托车风驰电掣冲出来,为首一辆火红色的川崎公路赛,车头昂起呼啸而来,横在刘汉东面前,车手掀开面罩,抽出一把开山刀喝道:“谁敢动我东哥!”

        街上所有人都惊呆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交通学院三年前的抗把子火雷!

        赤衣卫的人认识火雷,拿刀指着他骂道:“赤衣卫办事,给我走开!不然连你一起砍!”

        蹲在路边看热闹的黑车司机们打开后备箱抄家伙了,阚万林扛着一根钢管晃过来:“妈了个逼的,这是谁的地盘也不搞搞清楚!”

        刘汉东从腰间抽出ASP甩棍抖开,挎上火雷摩托车后座说:“你们还真是闲的蛋疼,废什么话,开砍!”

        一场混战就此展开,准确的说是歼灭战,赤衣卫是不入流的小混混组成的集团,欺负学生勉强够格,碰上硬茬子一触即溃,两条腿哪里跑得过摩托车的轮子,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被砍倒,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染红了,触目惊心,赤衣卫倒是名副其实了。

        沈寒他们亲眼看到中午还风趣幽默和他们一起吃饭的刘老师,手持砍刀将一个个人砍翻在地,血肉横飞,惊愕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十五分钟后战斗结束,摩托车和黑车迅速撤离现场,救护车和警车陆续赶到,救治伤员,询问目击者,不过毫无有价值的信息。

        这场械斗虽然吓人,但实际伤亡情况并不严重,火雷他们经常打群架,下手很有分寸,开山刀明晃晃的挺吓人,其实尽往皮厚的地方招呼,砍得血淋淋的其实不会死人。

        赤衣卫总堂顷刻覆灭,对于交通学院的学生来说,震撼力是空前的,关于新来训导主任的小道消息也在迅速传播,有人说他是出来混的,被校委会请来镇压学生,有人说他是卧底警察,专门来破杀人案的,最终还是计算机系的几个学生黑进了学校系统,取得了刘汉东的资料。

        真相大白于天下,训导主任的真实身份是近江黑社会大哥大,金樽夜总会老板,手里十几条人命至今还背着缓刑的传奇枭雄,刘汉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