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六章 金条与干部
  • 第十六章 金条与干部

    作品:《匹夫的逆袭

        防水柜制作精良,镀锌钢板涂防锈漆,四圈嵌着橡胶密封条,里面是一个个小格子,装满塑料布包裹的方形物体,随手拿起一个,死沉死沉的,包裹的相当厚实,割开来,里面还有一层油布,一层热缩塑封,然后是捆扎起来的透明塑料盒,隐约可见金光闪烁。www.00ksw.org

        刘汉东将这包东西高高举起,用力摔在水泥地上,金条四散崩落,四人嘴巴都张大了,互相交换着惊喜的眼神。

        王星捡起一枚金条,打量上面铭刻文字:“五百克,AU999.9 中华金业。”把金条放嘴里咬一口,心里美滋滋的。

        韦生文拿起一根金条仔细打量:“能积攒这么多大黄鱼,不简单。”

        胡三叔却欣赏起防水柜来:“这柜子不孬,回头我拉走。”

        刘汉东将柜子里的金条全搬了出来,严家的财宝还真不少,全部都是金条金砖,最小也是一百克的条子,以五百克和一千克的大条为主,而且全是中华金业出品,一根一千克的大条,就算黄金价格猛跌,起码也值得二十多万,这样的条子堆得满满的,把人的眼都耀花了。

        粗略估算了一下,柜子里足有三百多根各种规格的金条,大概价值五千万以上,合着严致中多年贪腐受贿权利寻租搞来的家当全在这儿啊,别人一辈子的积蓄,这四位大盗一夜就给起出来了,这才真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分了吧。”王星吞咽着涎水。

        “黄金变现不易,到手之后一定要保持低调。”韦生文扶了扶眼镜,显然他也支持分财宝的计划。

        胡三叔对这个不感兴趣,蹲一旁抽烟。

        刘汉东有些犹豫,这些金条足以将严致中从区委书记的官位上掀下去,可是只为自己出一口恶气,就把这么一笔巨额黄金交公,未免代价太大。

        王星知道他想的啥,语重心长劝道:“搞严致中有别的办法,先把自己武装起来,比什么都重要,当今社会,钱就是武装,钱就是身份,这批黄金,无论如何不能交公。”

        刘汉东说:“我有分寸,赶紧把金子装车,走人!”

        王星将烟一甩:“说的对,装车走人,此地不宜久留。”

        忽然胡三叔干咳一声:“我瞅这黄金咋不对劲呢。”

        韦生文将他手里的金条一把抢过,定睛一看,顿时不言语了。

        王星凑过来一看,骂一声操,也不说话了。

        刘汉东走过来端详,这根金条底部已经生锈,锈迹斑斑形成一个笑脸形状,似乎在嘲笑他们这帮傻逼。

        黄金的化学性质很稳定,根本不会氧化,难不成严致中藏的这批金条是假货?

        胡三叔从车里拿了个手持式电锯出来,滋滋啦啦就把这根金条给锯开了,里面果然层次分明,核心是黑色金属,外面一层黄颜色的合金,最外层是镀金,整个一个夹心饼干。

        “里面可能是钨或者铅,外面这一层是铜锌合金,然后镀金,造假水平不高,也就是能哄骗一下严致中这种乡下暴发户。”韦生文摆弄着金条,冷静无比的说道。

        王星急眼了:“严致中,我**,埋金条你都不好好检查一下,你怎么当的书记,这种人对自己的财产都不负责,怎么对人民负责。”

        刘汉东说:“我估计他也是轻信别人,被熟人给骗了,咱们赶紧检查一下,到底多少真金,多少假货。”

        没有专业仪器,还真不好检测,只能用牙咬,带牙印都就是真金,这样的也有不少,不过锯开一看,也就是外面一层真金,里面还是铅芯的。

        三百多根条子,只有一些小规格的是真金,大部分都是假货,搞得大家兴致全无,虽然刮刮炼炼也能弄出不少真金,但他们都是干大事的人,看不上这点小钱,收拾东西准备走人,末了刘汉东将起出的步枪和黄金都丢出来,给徐功铁打了个电话:“望东区狼牙战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有我送给你的一份大礼,赶紧来,亲自来,别惊动当地派出所。”

        ……

        半小时后,徐功铁带着数名刑警赶到了狼牙基地,好家伙,满地散落都是黄金。

        “赶紧把现场控制起来。”徐功铁小心脏怦怦跳,大案子来了。

        “徐主任,发现一支步枪。”刑警将坑里捡出来的56半自动奉上。

        徐功铁又是一惊,这是什么节奏,又是黄金又是军火的,黄金大劫案?没听说最近金库被劫啊。

        他大手一挥:“仔细搜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不大工夫,刑警在室内发现了绑成粽子一样的严小军。

        徐功铁明白了,这是刘汉东在报复严小军,把他私藏的枪支和严家的贪腐罪证都摆到桌面上来了,不过这对于自己可是个烫手山芋,公安机关是抓贼的,抓贪官那是反贪局、纪委的活儿,眼下只能按程序走了。

        当地派出所来人,帮着维持秩序,刑警大队来人,拍照取证,人带走审问,所有涉案物资封存,因为事发地点在望东区,很快严致中就得到了消息,他紧张万分,后悔莫及,黄金藏的还是不够隐秘啊,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只有赶紧想办法,他立刻前往朱雀饭店,向刘市长坦白交代。

        按说近江市的一把手应该是市委曹书记,但刘飞相对强势,占据主导地位,严致中是望东区的地头蛇,但为人相当圆滑,对刘市长的指示执行的相当彻底,绝不打折扣,而且他施政能力很强,把望东区建设成一个打工地,遍地开花,又是高架桥又是地下隧道,还有街心花园绿化工程,花团锦簇的政绩喜人,很符合刘飞的胃口。

        刘市长不是那么容易见的,秘书直接挡驾,严致中心急火燎,就在酒店大堂等着,从中午一直等到晚上。

        刘飞今天去公安局调研了,他视察了巡特警支队,观看了特警的防爆演习,射击比赛,又去了法医鉴证中心,观摩了女法医宋欣欣复原颅骨模型的精湛技术,大发赞叹,称她是当代女宋慈。

        视察结束后,刘飞还意犹未尽,仔细询问了宋欣欣的成长经历,负责陪同的沈弘毅如数家珍,说宋副主任是孤儿家庭长大,至今未婚,还领养了一名孤儿,不但是鉴证中心的技术大拿,还是局里的道德楷模,三八红旗手。

        沈弘毅对宋欣欣的褒奖不遗余力,因为他心中始终对这位冷傲的冰山抱有一种好感,说不上是爱情,也谈不上友谊,就是淡淡的牵挂,希望她过的好,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但是当局妇联张罗着要给宋法医介绍对象的时候,他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公安系统需要这样的人才,要重点培养,大胆使用。”刘市长给宋欣欣的前途定了调子,沈弘毅立刻接上:“法医鉴证中心的主任快退休了,我打算让宋欣欣同志顶上去。”

        刘飞点点头,迈步向外走,市里施行公务车改革后,除了执法执勤车辆和高级领导配车,其他一般公务用车都改成了青石高科出品的电动车,而且在车门引擎盖等位置喷涂醒目标志,效果非常理想,公车私用现象得到极大遏制,公安局的大院里,停的都是干警的私家车,公车数量已经很少。

        沈弘毅陪刘市长出门,忽然徐功铁凑了过来,低声说了几句,沈弘毅赶忙向刘市长报告:“望东区委书记严致中出事了,查获他家暗藏的大量金条,还有一支步枪。”

        刘飞眉头一皱,严致中这个干部能力还是很强的,望东区在他的管理下蒸蒸日上,GDP的数据年年增长,要说贪,基本上哪个官员拉出来调查,底子都不干净,但有些是不堪用的庸人,或者敌对阵营的人员,当然要毫不留情的办掉,但严致中属于很听话又好用的,把他拿下,望东区的工作还真没人顶得上去。

        “公安机关先调查吧,不用通知纪委。”刘飞说。

        听话听音,沈弘毅心里明白,刘市长不想把严致中拿下,自己更没理由对付一个区委书记,这属于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明白,有进展立刻向您汇报。”现在沈弘毅已经算半个刘飞阵营的人了,但和黑子他们又不同,他始终保持一份矜持,不像其他人那样称呼刘飞为“老大”,而是以合作者自居。

        刘飞离开之后,徐娇娇的电话就来了,询问那个案子进展如何,沈弘毅说已经移交检察机关了,那两个打了刘小飞的家伙,估计是按照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刑,张登科罪行更重,冒充现役军人招摇撞骗,估计三四年徒刑免不了。

        徐娇娇叹口气说:“都是孩子,何苦来哉,能不能判轻点?”

        沈弘毅笑道:“审理判决是法院的事情,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秉公处理。”

        徐娇娇说:“判几年也好,起码长个教训,对他们的成长是有帮助的,对了,指使者怎么没抓?”

        沈弘毅耐心解释:“嫂子,是这样的,小飞的伤连轻微伤都算不上,王海宁又没其他劣迹,公安机关很难处理他。”

        徐娇娇**道:“那好,我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

        沈弘毅摇头不已,世峰集团怕是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