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五章 挖宝与扫雷
  • 第十五章 挖宝与扫雷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胡三叔应该是江大的教职员工,否则不会称呼自己为同学,他问道:“老师,您是哪个系的?”

        胡三叔说:“还能是哪个系,当然是历史系。www.00ksw.org”

        刘汉东和王星对视一眼,肃然起敬,原来是历史系研究考古的老教授,请他出马盗墓都没问题,挖严致中藏的黄金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胡三叔接着问:“我记得在历史系教学楼见过你,你跟那个导师的?”

        刘汉东知道对方误会了,自己这个年纪本应该是博士研究生,其实却是本科生,情何以堪啊。

        “胡老师,我本科的。”刘汉东汗颜解释道,“我刚才还说呢,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胡老师的课我一堂没听过,真不好意思。”

        胡三叔笑笑:“你没上过我的课就对了,我又不教课。”

        “那你是?”

        “我是后勤的,负责打扫卫生。”

        刘汉东大跌眼镜,王星也苦笑两声,合着就是个历史系的清洁工啊。

        “别小看你们胡三叔,他可是江大历史系的扫地僧。”韦生文不满的哼了一声。

        刘汉东和王星都呵呵两声。

        四人分乘两辆车前往狼牙基地,刘汉东和胡老师开五菱之光,一路上胡三叔烟不离手,高谈阔论,说的都是洪承畴大玉儿多尔衮滚床单的野史,刘汉东听的直皱眉头。

        夜里十点钟,他们来到了荒郊野外的狼牙战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里远离大路,距离风景区管委会也很远,树叶沙沙响,月光洒满地,四下看不到一个人影。

        刘汉东扯下大门上的封条,将车开了进来,卸下柴油发电机,胡三叔打开木箱,里面是油布包裹的九把造型各异大小不同的洛阳铲。

        “这是扁铲,这是重铲,这是滚叉,这是撇刀,有铲土的,有破砖的,有挖泥沙的……”胡三叔一一介绍,这些洛阳铲保养得极佳,灯光下闪着铜质光彩。

        王星问:“用得着这么多家伙么?”

        胡三叔不屑道:“当然用不到,我就是让你们小辈开开眼,长长见识。”

        他拿了一把造型最简单的洛阳铲,抽了一根白蜡杆接在后面,在院子里来回踱了几圈,站在正中央,从随身帆布包里拿出一个罗盘来,口中念念有词。

        刘汉东和王星面面相觑:“这是干啥?跳大神么。”

        胡三叔念完了咒语,点了支烟说:“这个不比考古发掘,是没有风水可讲的,但是藏宝也有藏宝的规矩,必须有参照物才行,不然过几年找不到地方了,岂不抓瞎。”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里地形复杂,有铺着镂空地砖的停车场,有水泥道路,有花坛绿化带,还有一大片野战场地,种植着上百颗树木,要说参照物,到处都是参照物,根本无从下手。

        韦生文沉不住气了“胡杨,赶紧定位,别卖弄了。”

        胡三叔将洛阳铲放了回去,拿了一个探雷器模样的玩意出来,前头是一个金属圆圈,后面连着电线,长长的杆子拿在手中,和电影里扫雷的工兵一个样,他并不亲自上阵,而是指挥王星去探测。

        王星拿着金属探测仪一寸寸的扫描着土地,扫到花坛的时候忽然响起蜂鸣音,胡三叔疾步上前,将洛阳铲插进去,拉出来仔细检查土壤,摇摇头说不对啊。

        “别管对不对,挖了再说!”王星抄起一把铁锨,吐两口唾沫在手上,这就开挖了,挖的大汗淋漓,铁锨终于碰到了硬质物体。

        “有了!”王星狂喜,将铁锨一丢,下手挖土,其他三人也都打着手电上前观望,只见土坑里慢慢露出一个纺锤状的金属物体,锈迹斑斑,年头很久。

        “我操!迫击炮弹。”王星大呼晦气,这玩意大概是抗战时期留下的,搞不好引信炸药还没失效,赶紧丢进水塘。

        摆了一会乌龙,继续探测吧,这回换刘汉东上,满院子扫雷,其他三人都坐着抽烟闲扯。

        探到停车场位置的时候,蜂鸣器又响了,大家一起上阵,用锄头掀开镂空地砖,铁锨一阵猛挖,挖下去五十厘米,果然碰到东西。

        刘汉东伸手拨开泥土,看到的是板条箱的上盖,抄起鹤嘴锄砸开箱子,露出里面黑乎乎一团,费尽力气拽出来,是一个长条物体,包裹着油布,捆扎的很牢,他掏出瑞士军刀划开油布,里面藏的居然是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还有几十发黄澄澄的子弹。

        步枪机件上涂满了黄油,保养的还可以,毫无锈迹,估计是严小军这个军迷私藏的武器。

        四人都呆了,明明是来挖宝的,怎么变成起军火了,再挖,看看还有什么宝货,又往下挖了一阵,啥也没发现,看来只有这么一把枪了。

        先把枪丢一旁,继续探测,这回是韦生文上,权当换个手气。

        韦生文扫了半天雷,一无所获,连个破铜烂铁都没探到。

        胡三叔说:“还是我来吧。“他不用探测器,拿着洛阳铲东插一下,西插一下,毫无章法,把个院子弄的跟土拨鼠的家一样,到处都是洞穴。

        不知不觉,东方破晓,一夜时间就这样耗进去了。

        大家都在打哈欠的时候,胡三叔得意大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三人都鄙夷:“挖了一夜,还没费功夫,这不胡扯么。”不过还是麻溜的跑过去。

        胡三叔站在野战园地的尽头,手里拿着洛阳铲说:“你们看,这里的土壤层次和别处不同,肯定是后来填埋的,绝对没错,开挖!”

        四人抄起铁锨轮番上阵,财宝的激励让他们毫无疲色,铁锨轮的跟风车一样,很快挖出一个大坑,露出一块黑色木板来。

        “出来了出来了。”四人都很激动,王星不顾泥水跳进坑里,抚摸着木板说:“还是上好的檀木呢,啧啧。”

        韦生文脸色却变了:“尼玛!这是棺材吧。”

        刘汉东还抱有幻想:“可能黄金就藏在棺材里吧。”

        继续挖,棺材上盖基本露出来了,这是一口很讲究的檀木棺材,国家施行火葬已经有些年头了,这最晚也得是七八十年代的墓葬,不过那时候哪有人用奢侈的檀木棺材啊。

        胡三叔端详一番道:“这是清朝的棺材。”

        王星道:“不会有红毛大粽子吧,赶紧拿黑驴蹄子。”

        胡三叔说:“不会,最多是腐尸,你们要不要看?最好找个东西把鼻子捂起来,味道可能比较大。”

        韦生文说别开棺了,反正也没有考古价值,何必打扰逝者长眠。

        王星坚持说里面可能有值钱的陪葬品,一定要打开看看。

        相持不下,四人投票,三对一,王星只得服从多数,再把土堆回去。

        此时已经是早上了,满园狼藉,不能说一无所获,但最重要的东西没找到,大家都很丧气,决定打道回府,再寻线索。

        忽然刘汉东灵机一动,说我有一计。

        ……

        早上七点半,严小军还在家中酣睡,忽然手机响了,他不接,手机响个不停,不耐烦地拿过来一看,是个隐藏号码,顿时大怒,按下接听键后吼道:“我**的!”

        “严小军,你挺有本事的啊。”一个奇怪的声音响起,大概是经过软件合成,声音很失真,甚至听不出男女。

        “你是谁,少来这套,小心我查出你的底细,弄不死你!”严小军才不惧怕这种威胁,不过对方后一句话让他毛骨悚然,冷汗都下来了。

        “你藏了不少好东西啊。”对方慢悠悠说道。

        “你什么意思?”严小军深吸一口气问道。

        “我没什么意思,你在你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里藏了不少好东西,对吧。”说完这句话,对方挂了。

        严小军呆呆坐了一会,忽然跳起来,穿上衣服出门上车,开着他的牧马人直奔狼牙基地而去。

        来到基地外,看到大门上的封条已经被撕掉,严小军心里一凉,赶忙进门,只见满院都是挖的坑,停车场的大坑最刺眼,他下意识来到水塘边,仔细查看一番,心中稍定,但还是不放心,打电话安排:“小王,帮我调一台抽水机过来,你先联系,找好了再打我电话。”

        打完这个电话,严小军进屋查看,刚进门就挨了一闷棍,扑倒在地,被人蒙上黑头套,手脚都用胶带捆扎的结结实实。

        刘汉东回到院子里说:“怎么样,我的计策灵吧,宝贝就在水塘里。”

        王星赞叹道:“就在眼皮底下,咱们居然都没想到,真应了那句老话,一个**员藏的东西,一万个人也找不到。”

        韦生文说:“别耍嘴皮了,赶紧抽水吧,胡杨车里有柴油机,有水泵,园子里有橡胶管子,抓紧干。”

        四人一起动手,开动水泵抽水,这个小池塘里的水并不多,水位慢慢下降,渐渐见底,池底并不是烂泥,而是铺了一层水泥,中央有个用铁链子固定的防水柜,柜门用铁丝拧死。

        刘汉东跳下去,用铁锤砸掉门把手,打开柜门,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愣了几秒钟才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我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