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章 做人当如此
  • 第七章 做人当如此

    作品:《匹夫的逆袭

        卓力当然是在开玩笑,这儿又不是战乱的非洲,怎能大开杀戒屠掉一百多口子人,不过他们并不打算轻易饶过这些人,在枪口和狮爪的威逼下,一百多个社会大哥抽出裤腰带,脱了鞋子,胆战心惊等着裁决。www.00ksw.org

        防雷车上的士兵将大口径机枪瞄准了这帮人,卓力大喝一声:“傻逼们,还不快跑!”

        于是就看见这一百口子人转身就跑,提着裤子落荒而逃,机关枪在他们身后扫射,突突突的枪声吓得他们屁滚尿流,其实这些子弹都是朝天发射的,根本打不到人。

        片刻之间,现场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满满一条路的汽车残骸。

        刘子光看了一眼欧洲花园工地,说:“楼盘位置不错,就是距离空军基地太近,这个基地执行东南沿海战备值班任务,轻易不会挪动,恐怕楼盘卖不上价啊。”

        刘汉东佩服的五体投地,人家一眼就看到这个楼盘的致命缺陷,自己多次坐在塔吊上喝酒的时候,战斗机就从头顶掠过,硬是没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这就是差距啊。

        事情完美解决,王世煌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恐怕以后在近江道上也没脸见人了,不出三天,近江黑白两道就会传遍欧洲花园背后的靠山到底是如何的强横,从此后绝不会有人再来打主意,这份人情,起码价值几套房子。

        “汉东,这位兄弟我知道,是江北的卓二哥,那这一位是?”祁庆雨在社会上混迹多年,三教九流都打过交道,自认眼光很准,对方什么成色一眼就能看出来,可这回却有点迷茫,这人究竟什么背景,完全摸不着头脑,养狮子当宠物,装甲车当座驾,公然装备机关枪,怕是国内都找不出这样的人来。

        “光哥是外籍人士,这次以私人身份回国探亲,顺便接收一批江北重工出产的援外维和车辆,正好一起过来了。”卓力简单介绍了一下,并未详细提及刘子光的身份。

        祁庆雨感激涕零,也不知道怎么表示,摸摸身上,只带了一包红梅,他平时总备着不同的香烟,去政府机关办事带软中华,自己在工地上就抽红梅,这种烟拿来敬大人物,怕是有些掉价,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未必在乎,重要的是态度,所以祁庆雨还是掏出了红梅递过去。

        出乎他意料的是,刘子光居然很自然的接了烟,还摸出自己的纯铜ZIPPO帮他点上。

        “中午还没吃饭,要不一起用点?鲍翅楼现在打电话定位子还来得及。”祁庆雨发自内心的想感谢一下这位神秘莫测的江北客人,不过对方婉拒:“中午已经约了人,卓力你陪他们吧。”

        刘子光的随员拿出卫星电话打了个电话,不大工夫天边传来轰鸣声,一架绿色涂装的直升机飞了过来,在工地开阔处降落,刘子光和大家握手告别,拍拍大喵的脑袋,向直升机走去,刚走两步回头对刘汉东说:“明天上午你在学校吧?”

        刘汉东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还是点点头。

        “很好。”刘子光带着狮子上了直升机,直八拔地而起,向西西北方飞去,很快就消失在天际。

        卓力感慨道:“你光哥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低调。”

        刘汉东差点哭了,这还叫低调,那这哥哥高调起来还得了。

        中午还是在鲍翅楼吃了饭,卓力喊了几个省城的朋友,刘汉东也认识,皮天堂、关涛等人,酒过三巡的时候,祁庆雨电话响了,是他女儿打来的,已经获得自由,世峰集团的南强开车把人送回了工地,这边也打电话让人把王世煌给放了。

        祁庆雨的难题解决了,刘汉东却想到了金樽的问题,于是请教关涛,能不能查到是谁下令抄了自家的夜总会。

        关涛当场打了个电话,很快得到答案:“刘汉东,你牛啊,把望东区委书记也给得罪了,怪不得人家跨区查你。”

        刘汉东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得罪区委书记了,我根本都不认识他。”

        关涛说:“你这两天肯定得罪人了,仔细想想。”

        刘汉东恍然大悟:“难道是那帮小崽子?穿军装拿电狗的,我是揍了他们一顿。”

        关涛说:“是不是开着越野车,车门上一个大狼头?”

        “对,就是他们。”

        “那是狼牙战队,一帮官二代富二代经常在一起玩,还把原来化工局老楼当成了CQB的基地,他们领头的是望东区委书记的儿子严小军,你还真是惹祸精。”关涛摇头晃脑,“这回葛天洪怕是要出血了,不罚个百十万,这事儿不会了。”

        刘汉东奇道:“既然能量这么大,怎么不直接来抓我?”

        关涛说:“你打得不是严小军,是他的小弟,严小军当过兵,喜欢玩枪,和詹子羽关系不错,他认识你,估计早想动你,又有些忌惮不敢直接招惹你,所以才对金樽下手,给你难堪。”

        刘汉东请教关涛有什么破解的办法么,关涛两手一摊道:“不是每件事情都能破解的,对方是区委书记的关系,你就算和徐功铁很熟,也不能干涉人家望东分局办案工作,这事儿要么赔钱,要么你找出更大的领导往下压,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凭什么帮你,欠了这么大人情,你拿什么还?”

        刘汉东默然,关涛说得对,世上除了父母才会无条件的帮助孩子,朋友爱人社会关系或多或少都要作出交换,自己一介匹夫,除了好勇斗狠恶名远扬,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这事儿只能先放下,从长计议了。

        ……

        次日一早,刘汉东赶到学校,在校门口布告栏看到张贴的海报,说刘子光来我校演讲,欢迎同学们参与,时间上午十点,地点昆吾楼小礼堂。

        刘汉东终于明白刘子光为什么要问自己在不在学校。

        九点四十,他走向昆吾楼,到了楼前却发现人山人海,根本挤不进去,全是来听演讲的同学,其中不乏外校学生,刘汉东遇到了同寝室的三个人,他们都是一脸兴奋之色,尤其张炜,拿着笔记本信誓旦旦要搞一个偶像的签名。

        刘汉东很惊讶:“你的偶像不是爱因斯坦么,怎么改了?”

        张炜说:“你不懂,我就问你,《飞翔的天堂鸟》看过么?”

        刘汉东说:“我知道这个,是美国大片,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国内没公映,说是有**片段不会进口。”

        张炜说:“这部大片就是讲刘子光的故事,虽然不是第一男主,不过戏份也不少,是今年美国票房第一影片,直接碾压夺冠呼声最高的阿凡达2。”

        宿舍老二插嘴道:“尊龙演刘子光,可帅了。”

        老三也说:“女配都是好莱坞一线女星,咱们的国际章只能在里面客串一个小护士,就两句台词。”

        正说着,学校领导来宣布了:“同学们注意了,因为人数太多,超过了小礼堂的承受能力,现在把演讲地址改到体育综合馆。”

        大学生们又赶往体育馆,这儿地方更大,外面也很开阔,很多人不进去,而是等在路边准备一睹偶像风采,刘汉东发现挤在前面的都是女生,其中就有宋双,拿着一面小旗帜翘首以待,不时和身旁同学低语几句,笑的那叫一个欢畅。

        九点五十五分,远处一阵喧哗,车队来了,前面是省委警卫局的黑色奥迪开道车,后面是一辆丰田考斯特和一辆黑色全尺寸通用SUV。

        三辆车组成的小型车队停在体育馆前,SUV里下来五个人,都是普通便衣打扮,其中一个是女的,刘汉东觉得挺眼熟,仔细一想曾在公安局见过,这人好像是国际关系学院的一个心理学讲师,叫上官什么的。

        考斯特车门打开,刘子光走了下来,依然是简朴的卡其猎装,他微笑着向学生们挥手致意,换来一阵尖叫声和欢呼,人潮涌动,要不是保安们拦着,女学生们早就扑过来了。

        校方有人陪同,刘汉东发现邵教授也在列,老头儿今天穿的很正规,西装革履,头发也梳理的一丝不苟,其他校长、书记也都在场,一个个亢奋无比,这是江大有史以来第一位外国元首前来演讲,意义重大,岂能等闲视之。

        刘子光在保镖们簇拥下进了体育馆,馆内座无虚席,走道里也站满了人,稍事休息之后,刘子光登台演讲,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侃侃而谈:“诸位上午好,很荣幸能够来到江东大学和大家交流,首先感谢邵校董……”

        他演讲的主题是非洲开发与中国的关系,这是一个当下很流行的话题,既然是交流,就肯定会有提问环节,不过学生们的提问大都和刘子光的传奇经历有关,大伙对非洲的发展丝毫不感兴趣,对刘总理私人情况倒是蛮有兴趣。

        宋双是江大新闻社的社长,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坐在前排,她举手提问得到许可,站起来说:“刘先生,我是江大新闻社的宋双,我想对你进行一次专访,请问可以么?”

        陪同的外事办工作人员抢先回答道:“请同学们注意一下,不要提一些过分的要求。”

        哪知道刘子光说:“可以开个后门,我认识这位同学,那时候她还上小学。”

        宋双激动的小脸通红:“耶!”

        体育馆内爆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