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章 王者归来
  • 第六章 王者归来

    作品:《匹夫的逆袭

        打头的防雷车本来在路上开的稳稳当当,忽然向右一歪,车头蹭到了路边的SUV,这是一辆售价一百五十万左右的路虎揽胜,黑色车身一尘不染,锃亮无比,黑牌,四个8,光这副牌照价值就不是小数。www.00ksw.org

        民用车,哪怕是百万以上的路虎,用的也是普通汽车钢板,只有几毫米的厚度,而江北重工生产的防雷车外面焊了一层军用规格的高标号防弹钢板,而且车头部位采用大倾角设计,子弹打上去会弹开,这就使得车头形成楔形撞角,大马力柴油发动机驱动的4X4防雷车肆无忌惮的蹭上去,撞角轻而易举的割开路虎的侧身车身,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

        路虎揽胜的车主是一个黑龙江来的社会大哥,其实很多大哥只是驴屎蛋子外面光,兜里没几个钱,身上的貂是贷款买的,大金链子是空心的,这车也是他想方设法弄来的抵账车,宝贝的了不得,去年有个骑倒骑驴的下岗工人不小心擦了路虎一下,被他讹了三千块看病钱不说,还把人打成脑震荡,送医院没三天死了,于是大哥开着路虎跑路来了近江,跟着王世煌当打手,事业刚起步没几天,最引以为傲的路虎居然在眼皮底下又让人给撞了。

        防雷车尖锐的撞角将路虎侧面开膛破肚,紧跟着撞上下一辆卡宴,依葫芦画瓢,一样来个大开膛,而且车速不减,就这样一辆辆的撞过去,公路上响彻汽车警报声,大哥们全慌了,怒骂着冲过去抢救自己的爱车,在社会上混没一辆豪车是不行的,车撞烂了还怎么混。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打头的防雷车引擎轰鸣着一路撞过来,十几辆汽车七零八落,最可气的是后面三辆装甲车也有样学样,跟着补刀,接着再撞一下,一路撞下来,满地的翼子板保险杠后视镜,以及车门车身的金属残骸,这些车虽然发动机没伤到,但外形严重损毁,等同于报废,这下损失大了,初步估计也得上千万。

        王世煌的那辆崭新的迈巴赫也糟了殃,被防雷车一头撞到沟里,车门凹陷一大块,这种级别的豪车可不是随便找个钣金工人敲敲打打就能弄好的,起码要送到香港去维修。

        社会大哥全都暴怒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二话不说上来先把别人的车撞毁,这不是江湖路数,是土匪行径!他们也顾不得王世煌了,纷纷亮出家伙,火铳喷子砍刀斧头,杀气腾腾就过去了。

        有一个大哥最猛,他带了头藏獒过来的,看鬃毛和体形绝对是藏区弄来的纯血獒,那威风简直就跟小狮子似的,大哥的陆地巡洋舰被撞的稀巴烂,怒火中烧,看到装甲车停下,就把手中的皮带松开了,喊道:“狮王,上!”

        虽然藏獒智商偏低,干寻回导盲牧羊不够格,但咬人还是很拿手的,直接冲着装甲车的后门就扑了过去。

        装甲车里并没有出人,而是跳下一匹牲口,乍一看像狗,不过比一般的狗要大,身长达到三米多,一身黄棕色的毛,头颅巨大,宽脸长鼻,四肢粗大健硕,最醒目的标志是脖子上一圈旺盛的鬃毛。

        社会大哥们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也不会带小孩去动物园,但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知道这匹牲口就是正宗的非洲雄狮,顿时齐刷刷止步,除了那头没脑子的藏獒。

        “狮王”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就像炒作中说的那样,成年藏獒面对狮虎绝对不落下风,大哥们眼睛都亮了,没想到今天能见到藏獒搏狮的奇观,听说“狮王”是花五百万买来的饿,就凭这价钱也能斗得过狮子,妥妥的。

        结果令他们大失所望,雄狮漫不经心的一巴掌就将“狮王”按在了地上,不过似乎并没有兴趣结果它,这时从装甲车里传出一声唿哨,雄狮耳朵一动,血盆大口张开,巨大的獠牙恶狠狠咬向山寨狮子的脖子,一口下去,藏獒四肢一阵乱蹬,雄狮抬起头来,脸上和鬃毛上鲜血淋漓,甚是恐怖。

        一时间,社会大哥们恍然回到了童年时期,八十年代的黑白电视机里响着赵忠祥老师纯正的普通话:“旱季的非洲,又到了狮子们捕猎和交配的季节……”

        能把狮子当宠物养的,这能是一般人么!还开着装甲车,猖狂到面都没露就撞坏了十几辆百万级别豪车,这样的主儿,是咱普通混社会惹得起的么!

        大哥们都开始后悔,不该接这个业务。

        有些机灵的大哥开始悄悄往后撤了,形势比人强,人家正主儿还没出场,就放了条宠物狮出来,就完全震住了场面,真等人家出来,再走就晚了。

        但是已经晚了,装甲车上方发出哐啷一声,舱盖掀开,露出一个人来,将绿色帆布拉开,露出下面的12.7毫米高平两用机枪来,哗啦一下拉上大栓,放平了就打。

        小胡萝卜粗的子弹打在河沟里,溅起一道道高高的水柱,打在地面上,升腾起一团团尘埃,这要是打在人身上,起码碗大的洞,打头,头掉,打胳膊,胳膊断,打腿,腿断,打在腰上,人都能活活打成两截。

        大哥们都不敢动了。

        装甲车里传出声音:“把家伙都撂下,全部趴下,不准抬头。”

        大哥们齐刷刷全都趴下了,面前丢了一堆斧头铁棍喷子。他们不怕机枪,但是怕狮子,这牲口要是犯了脾气,谁也弄不过它。

        “狮王”还在蹬着腿,不过速度越来越缓慢,五百万的藏獒奄奄一息,雄狮前爪按着藏獒,面前趴着一百多个社会大哥,正所谓睥睨天下,顾盼自雄,王者风范一览无遗。

        不光王世煌傻眼,连刘汉东都惊呆了,卓二哥这个出面未免太霸气了一些吧。

        防雷车里这才下来两个人,当先一人身量中等,一米七六上下,身着卡其色短袖猎装,腕子上是卡西欧电子表,脚下橡胶大底凉鞋,一身行头称得上不伦不类,但穿他身上却极有味道,人还没走近,一股和煦温暖的感觉就扑面而来,这才是真正上位者的气场。

        与之相比,王世煌这样的货只配用“地痞”两个字来形容。

        刘汉东有些紧张,手心在出汗,他已经猜到这人是谁了,就是爷爷的姐夫的曾孙子,又是小姑奶养子的儿子,算起来到底是喊哥哥,还是喊侄子,还真有点乱。

        那人主动伸出手:“刘汉东么,我是刘子光。”

        刘汉东赶紧将枪从王世煌嘴里拔出来,交到左手,右手在裤子上擦了一下,和对方握手:“我记得小时候见过你,论辈分该喊……”

        “英雄无辈,江湖无岁,虽然我已经不在江湖,但江湖处处都有我的传说,咱们不论亲戚,还是兄弟相称吧。”刘子光微笑着说道,虽然这台词是网上流传已久的陈词滥调,但从他嘴里说出来毫无违和感,甚至有一种让人感动和怀念的味道。

        “光哥你好。”刘汉东和刘子光亲切握手,感受到对方传递的力量,澎湃而绵长。

        刘子光喊声大喵,狮子款款走来,在刘汉东面前伸了个懒腰,张开血口打个哈欠,如同主人面前撒娇的懒猫。

        “这是我从盗猎分子枪下救出来的狮子幼崽,我亲自用奶瓶喂大的。”刘子光亲昵的拍拍狮子的脑袋,冲他说了几句听不懂的话,狮子抬眼看看刘汉东,低吼了一声。

        “和你打招呼呢。”刘子光道。

        刘汉东伸手想摸一把,迟疑着不敢伸手,狮子主动来舔他,却被刘子光喝住:“这货的舌头和砂纸一样,舔一下你褪层皮。”

        趁着兄弟俩聊天的空当,被当成小透明的王世煌拔脚想溜,被后面上来的卓力一下卡住了脖子,卓二哥穿着普通的T恤和沙滩裤,手里拿着折扇,传说中卓二哥的兵器是一柄六五骑兵刀,怎么改成扇子了,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战斗力,掐王世煌就跟掐小鸡仔一样。

        “这货就是捣乱分子?”卓力问道。

        “就是他,还绑架了我兄弟的女儿。”刘汉东义愤填膺道。

        “那啥,你没提我的名字?”卓力很认真的又问了一句。

        刘汉东恶意满满道:“提了,他说不认识你是老几。”

        卓力大怒,拔拳就打,被刘子光劝住:“咱都政协常委了,不能动手,大喵,上!”

        狮子一个前扑,将王世煌扑倒在地,浓重的血腥气呛得王总喘不过气,狮子粗大无比的前肢正踩在他胸口,狮嘴里的獠牙若隐若现,恐怖至极。

        刚才刘汉东拿枪捅他嘴巴的时候,他没有害怕,卓力要揍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害怕,但现在被万兽之王踩在脚下,王世煌真的怕了,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裤裆部位湿了,一股骚气弥漫,他居然吓尿了。

        刘汉东将手机丢过去:“放人!”

        王世煌拿起手机结结巴巴道:“强子,放放放放……放人!”

        刘子光吹了声口哨,狮子抬脚放开了王世煌,车里下来几个人,沙色棒球帽,黑色防弹背心,狼棕色战术长裤子,511靴子,打扮的很有军味,但是没带枪,他们将王世煌押上了装甲车。

        “那些人怎么处理?”刘汉东指着满地社会大哥问道。

        “全突突了。”卓力杀气腾腾的做了一个端枪扫射的动作,“你光哥在非洲没少干种族灭绝这种事儿,万人坑都填了好几个了,灭百十口子人还不小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