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二章 跳楼前来一发
  • 第七十二章 跳楼前来一发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恍然大悟,怪不得啊,欧洲花园荒废这么多年都没人接盘,原来道理在这儿,距离军用机场太近,喷气式战斗机起飞的引擎轰鸣能把窗户玻璃震碎,这种环境根本不适于搞房地产开发。www.00ksw.org

        走出办公室,刘汉东给祁庆雨打了电话,问他空军机场就在附近,这个难题怎么破。

        祁庆雨说这个项目开始之前就有消息称空军机场要搬迁,文件都下来了,后来由于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机场没搬迁成,项目自然成了鸡肋,合作方纷纷撤资毁约,只剩下自己还在坚持。

        “小刘,这也是障碍之一,但我相信机场一定会搬走,城市迅速扩容,不可能把军用机场留在市区,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现在投资才能赢得先机,你知道现在拿地有多难?小开发商都被饿死了,拿地的都是央企,地王!如果等机场搬了再下手,哪还有咱的份,骨头渣子都让人家抢完了!”

        刘汉东一想是这个道理啊,转身又回去找夏青石。

        若是旁人如此三番五次的骚扰,夏青石早就不耐烦了,但对刘汉东另眼看待,细心开导:“小刘,房地产业和其他产业不同,这是一个资本运作的游戏,从国家放开商品房以来,这个产业的每个毛孔就渗透着金钱、权力和一切脏脏的东西,你不属于这个产业,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及时止损才是明智的,换句话说,这个游戏你玩不起。”

        刘汉东一点就透:“您的意思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夏青石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以当下价格来计算,欧洲花园的价值已经在十个亿往上,如果机场搬迁,噪音源去除的话,直接翻倍都是有可能的,这样一笔巨额的财富,你和你的朋友能掌控的住?到时候会有无数人来分一杯羹,这是最好的结果,最差的结果是你们不但拿不到这笔财富,连本来拥有的一切都会失去,甚至包括生命。”

        刘汉东默然。

        “你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而已,放弃也是需要勇气的,你仔细想想吧。”夏青石说完就开始看书,刘汉东知趣的退了出去。

        夏青石的经历颇为传奇,他是北清大学本科毕业,麻省理工学院读的硕士,在科技部担任过正厅级官员,后来弃政从教,在江东大学物理系做了教授,读了博士,然后又转投商海,创建了青石高科,拿的是海外风投,纳斯达克上市,短短数年从一间实验室变成资产百亿的企业帝国,在中国这块神奇土地上能做到这一步的人,情商和智商都是极高的,他对政治、经济、官场的认识远比刘汉东深刻的多,若是别人劝刘汉东放弃,肯定是别有用心,但夏青石的意见不得不认真考虑。

        为了欧洲花园,刘汉东已经投了几百万进去,想收手怎么可能,虽说夏青石的话很有道理,但仔细思量未免过于悲观,而且是可以预防的。

        最佳方法就是分担风险,找一些有分量的投资人,刘汉东决定到天台上抽支烟,仔细考虑一下。

        夏末的季节,远远看见两个人正在栏杆旁说话,一个翠绿衣衫的倩影正是佘小青,另一个则是她的正牌前男友安杰。

        刘汉东不想偷听,可是风吹起佘小青的长发,也将她的话吹了过来。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们已经完了。”

        “小青,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其实她是我一个铁哥们的女朋友。”

        “安杰,你劈腿我不怪你,可是你侮辱我的智商就不行,那女的都在电话里喊你老公了,你当我没听见么!”

        “小青,如果你这样说的话就没意思了。”

        “安杰,你说什么有意思!亏我妈妈这么欣赏你,亏我对你这么好,你就是个人渣,畜生,负心狗!”

        安杰大概被骂急了,声音也高了起来:“难道你就没有错?平时装的冰清玉洁的,总说什么要把最珍贵的留到结婚那一天,背地里却和司机勾勾搭搭,你当我不知道么!”

        听到这里,刘汉东耳朵竖了起来,怎么扯到哥了,我得过去听听清楚。

        就听佘小青反唇相讥:“司机也比你强,人家起码不花心,还坐怀不乱。”

        安杰气得声音都颤抖了:“坐怀不乱,这么说你已经投怀送抱了,佘小青,本来我还想挽回的,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这是你买给我的手表,还给你!从今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说着就将腕子上的浪琴摘下来放在天台水泥护栏上,转身离去,再不回头。

        佘小青眼睁睁看着安杰从另一侧楼梯下去,满腹委屈无从诉说,一股气顶着,竟然爬上了水泥护栏,站在仅有二十厘米宽的护栏上,望着大厦下面的草坪、烟盒般大小的汽车,腿在打颤,风从耳畔刮过,吹干了泪痕。

        她想了想,弯腰捡起浪琴手表,这曾经是定情的信物,现在是绝情的证据,心已死,表也不需留在世间了,就让它先从这三十层高楼上飞下,摔的粉身碎骨化成无数零件吧。

        佘小青高高举起手表正要投出去,忽听背后有人说话:“别扔,好歹也是一万多的手表,反正是男式的你也戴不了,不如给我了。”

        回头一看,是刘汉东,正叼着烟眯着眼迎风摆着POSE。

        “你要就拿去。”佘小青狠狠将手表砸过去,刘汉东眼疾手快一把接过,很不要脸的当场就戴在手腕上,品头论足:“浪琴名匠,不太适合我的风格,不过也还凑合了。”

        佘小青不理他,继续准备跳楼,她闭上眼睛感受着风的呼吸,不知道跳下去会不会有飞翔的感觉,接触到地面的时候会不会很疼。

        身后那个贱人又说话了:“你这样蹦下去是浪费国家资源知道不?”

        “你懂什么,他背叛了我,背叛了他许下的海誓山盟。”佘小青泪流满面,喃喃自语。

        刘汉东说:“我说你好歹勉强也能算个美女,现在国家男女比例很不均衡,合成一百三十个男的对一百个女的,就是说有大几千万男人这辈子是找不着对象的,你跳下去,又少一个女人,多一个光棍,多浪费啊,要不这样,你先下来咱们来一发,然后你再跳,成不?”

        佘小青气得头皮发炸,楼也顾不得跳了,先转身跳下来指着刘汉东的鼻子开骂:“你无耻!下流,不要脸!”

        还没骂完,人就被刘汉东一把抓过来,佘小青这才醒悟,对着刘汉东的胳膊吭哧就是一口,跟咬在钢板上一样差点咯了牙。

        “妈的,敢咬我!”刘汉东伸胳膊将佘小青夹在腋下就走,任由她挣扎厮打就不松手,直到进了电梯才把她放下。

        这样一闹,佘小青终于回过味来,自己刚才差点自杀!而且是从三十层高楼上跳下去,还不摔成烂西瓜,妈妈得多伤心啊,关键是为了那个渣男自杀根本不值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劝解跳楼的人都是以真情打动,这位倒好,硬生生把人恶心下来的,什么浪费美女资源,跳楼前来一发,呸呸呸,放眼整个青石高科,能这么无耻的人也就刘汉东一个了。

        电梯到了二十八楼,清洁工进来了,堆笑着脸喊了一声佘助理,佘小青赶紧擦一把脸上的泪痕,清洁工大婶们都很八卦,被她们看到自己和刘汉东一起从天台上下来,保不齐多少风言风语传出去呢,老子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

        下到总裁办楼层,佘小青已经恢复了正常,也不和刘汉东打招呼就匆匆出了电梯,正好安杰迎面进来,两人擦肩而过,形同陌路。

        安杰进了电梯,搭眼就看到刘汉东腕子上的浪琴了,心里这个气啊,女人还真是不理智的动物,就算我再不好,你也不能找个司机当替代品啊。

        “这手表你哪里来的?”安杰质问道,他不是不知道刘汉东的恶名,但这里是青石高科,他根本不怕刘汉东。

        刘汉东本来就憋着火,虽然他不喜欢佘小青,但安杰这种行为更是他极为不齿的,劈腿也就算了,还差点把人逼得自杀,如果自己不在场,佘小青小命就没了。

        他不由分说,一把揪住安杰的衬衣领子,将他提起来撞在电梯壁上。

        清洁工吓得一哆嗦,不敢拉架。

        “你还想打我么!”安杰怒道。

        刘汉东冷笑:“你还会抢答了。”

        电梯抵达一层的时候,大厅里十几个人目睹鼻青脸肿衣领子撕破的安杰从电梯里出来,用纸巾擦着鼻血,嘴里喃喃道:“报警,我要控告他。”

        安保部并没有通知警方,公司员工打架还是内部消化比较好,电梯里的视频交到了行政部,按照规定打人者是要开除的,可是刘汉东身份比较特殊,是夏青石的司机,所以行政部把问题上交,请安馨裁决。

        安馨很纳闷,为什么刘汉东会和安杰起冲突,她按铃把佘小青叫了进来,却见佘助理面色很差,心里就明白了几分:“小青,你和安杰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我和他分手了。”佘小青说。

        “那你知道么,刚才刘汉东把安杰打了。”

        “啊,那会不会开除他?”

        安馨更加有数了,佘小青不去担心安杰的伤势,反而挂念刘汉东会不会被开除,这已经很说明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