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五章 熊书记飞来横祸
  • 第六十五章 熊书记飞来横祸

    作品:《匹夫的逆袭

        医生护士匆匆赶到施行急救,熊书记犯了心肌梗死,静脉滴注硝酸甘油,口服阿司匹林,忙了二十分钟终于安定下来。www.00ksw.org

        “你们怎么搞的,病人有心脏病,不要刺激他!要不是在医院,人就完了。”医生责怪道。

        熊夫人心有余悸,本来老公只是掉了半颗牙齿,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现在却被活活吓出心脏病,这上哪说理去。

        镇医院条件简陋,夫人惟恐出事,赶紧安排救护车送近江医科大附院,那儿条件好,医疗设施也比较齐全,为防万一,镇派出所长亲自开着警车在前面开路,一路护送,连夜转院。

        来到近江医科大附院急诊科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钟,护士说先在留观室住下吧,熊夫人顿时大怒,说我们家老熊是镇委书记,正科级干部,马上给我安排高干病房,不然你们都别想好过,我一个电话就弄死你们,说着当真就给自家弟弟打电话,让他带人过来。

        非常的不巧,熊夫人发脾气发的不是时候,今天白天有医闹在门诊打伤了医生,至今生死未卜,全院上下医生护士后勤职工都在悲愤之中,怒火都快形成火山口了,熊夫人却义无反顾的踏了进去。

        其实这个老娘们也不是没脑子,她知道省城比玉潭镇大多了,正科级干部如同过江之鲫,但在镇上横惯了,这个心理一时半会平衡不过来,在镇医院,那是院长亲自鞍前马后的照顾,全镇头面人物都得来送个花篮什么的,到了近江大医院,连个小护士都敢呲毛,叔可忍婶不可忍!

        正好熊书记的小舅子在省城某夜总会里正嗨的爽,接到姐姐的电话,没十分钟就赶过来了,从宝马车里拿出棒球棍,咋咋呼呼要打人家护士。

        白天已经发生过恶**件,医院保安处于高度警惕之中,立刻前来处理,镇书记的小舅子是搞房地产开发的,黑的白的都沾一些,自我感觉在近江也是一号人物,自然不把保安放在眼里,可他不知道,特警大队增加了对医院的保护,附近正好有两辆巡逻车,接到报警立刻赶到。

        这一通猛揍,小舅子鼻青脸肿外带脑震荡,不用进局子了,直接在急诊科就诊,护士公报私仇,拿大号针头猛戳,疼得他嗷的一声惨叫,半个近江都听的清楚。

        熊夫人怂了,开始哭天喊地,说你们欺负俺们乡下人,没人搭理她,小舅子简单包扎后被特警带走拘留,熊书记躺在观察室里,病房里四张病床,病友都是邋遢龌龊的真乡下人,咳嗽吐痰整夜不安生。

        “我要转院,我要住高干病房!”熊书记强烈抗议,他的秘书拿着手机不停找人,可是现在是凌晨时分,有分量的领导都在梦乡之中,谁也不敢惊扰,没辙,要么回镇上,要么忍着。

        熊书记还是决定回玉潭镇,自家一亩三分地说话算数,不受这个闲气。

        他们走的匆忙,连病历都落下了,急诊护士气不过,拍下他病历上的名字,发微博!

        一夜之间,熊书记成了全国最红的人。

        ……

        早上八点,徐功铁来到沈弘毅办公室,向他汇报了关于接访的事情,说朱广银等人彻底消停了,不再闹事,沈弘毅眉毛一扬道:“刘汉东还挺有能耐的嘛,我早就说过,这个人用好了会有奇效。”

        徐功铁苦笑道:“办事效率挺高,惹祸的本事也挺大,这不,又让机场分局拘了,关在北河县看守所。”

        沈弘毅眉头又皱起来了:“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关在北河县看守所?”

        徐功铁娓娓道来,将飞机上打人的事情叙述一下,又说机场分局距离北河县看守所比较近,往哪里送犯人也是有先例的,当然这回另有原因,去年欧洲花园枪战案子里不是死了一个叫魏炜浩的法警么,他有个姐姐叫魏炜洁,是系统内有名的女神探,办过黄花大侠的案子,被詹树森提拔到刑警支队当了副支队长,当然现在已经靠边站了,但在机场分局很有些影响力,这案子恐怕有她在插手。

        沈弘毅不动声色,他知道自己年轻不能服众,下面不少人阳奉阴违,机场分局是最偏远的一个分局,颇有点天高皇帝远的感觉,这回又要借着刘汉东的事情办几个人,杀鸡儆猴了。

        “把人提回来,该怎么办怎么办。”沈弘毅下了命令。

        徐功铁立刻亲自带人去北河县看守所提人,刘汉东正在小号里蹲着,听说徐主任来了,一点也不惊讶,他此次赴京是为领导们排忧解难的,领导不照顾他一下才叫奇怪。

        昨晚上和其他犯人一场恶战,刘汉东的衣服被撕破,赤着上身带着手铐从号子里出来,近江市局的干警解开他的手铐丢给北河看守所的民警,用自己的手铐轻轻给他戴上,只象征性扣了一个齿,还找了件警服衬衣给他披上,称呼都是客客气气的,喊刘汉东为“东哥”。

        北河看守所的干警们都看傻了,无限敬仰而迷惑的目送载着刘汉东的警车远去。

        警车上,刘汉东的铐子被打开,徐功铁给他上烟,亲自点火,好言安慰。

        刘汉东大大咧咧说我受点委屈没事,回头你请我在鲍翅楼吃个压惊宴就行了。

        徐功铁说你能受什么惊吓,你把人家熊书记都吓得心脏病发作快挂了。

        刘汉东就问是哪个熊书记。

        徐功铁说就是你在飞机上殴打的那个倒霉蛋,是一个乡镇干部,有点小能量,不过戳了马蜂窝,网上已经闹大了,昨晚上他在近江住院,小舅子又闹事,被特警大队拘了,治安拘留十五天妥妥的。

        刘汉东说我哪管那些,鲍翅楼赶紧给我定位子。

        徐功铁说你省省吧,真当公安局是你家开的?跟我回看守所吧,沈局长公事公办,怎么可能私自放人。

        刘汉东脸色一变,问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

        徐功铁说当然是公事公办,你还想咋滴。

        于是,刘汉东再次住进了近江市第一看守所,他是这儿的常客了,曾经在这住了长达半年,徐功铁交代了所里,不许为难他,其实不用领导交代,看守所里谁不知道东哥的威名,巴结都来不及。

        ……

        刘飞经常上网,每天看微博评论是他众多爱好之一,熊书记飞机发飙一事闹得满城风雨,世人皆知,对社会新闻极为关注的刘市长当然不会例外,他用自己的大号转发了“飞常关注”的微博,并且发表评语:这样的干部就该回家卖红薯!

        短短一句话,让刘飞的声誉再上一个新台阶,短短一天转发量数十万,点了无数个赞,宣传口立即跟进,曝光以往被压下的关于熊书记的各种负面消息,市纪委更是不含糊,当天就在政务微博上与刘市长呼应,宣布对熊文明立案调查。

        熊书记病的其实不重,回到玉潭镇就精神多了,托了许多熟人关系捞小舅子,又找人打听市里的意思,得知“飞常关注”只是民间微博,并不是宣传部门在维护,一颗心终于放回腔子里,又向航空公司施压,让他们开除涉案空姐,不然投诉到底,然后在镇政府礼堂召开会议,传达他在北京参加全国乡镇干部工作会议上学习的中央最新精神。

        熊书记坐在主席台上磕磕巴巴念着秘书写的稿子的时候,礼堂的门开了,进来几个陌生人,神色不善,熊书记的司机兼狗腿子坐在门口,起身询问他们:“你们哪个单位的,找谁?”

        来人亮出红皮证件,上面三个烫金大字:执法证。下面是一行小字,近江市监察局。

        监察局和纪委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按说只有副处级才能享受到双规的待遇,这回熊书记破了例,被市纪委的执法人员越过县纪委直接带走,丝毫没给他留面子,是从主席台上带下去的,满会场的干部都看傻了眼。

        事隔多年,玉潭镇的干部们提起这事儿都感慨不已,说熊文明也是个有福的,一辈子都没提上副处级,临下台前享受了一把副处待遇,而且还是市长亲自批的条子办他,也算牛逼了一回。

        熊文明倒台,玉潭镇的政局急转直下,原来处于下风的镇长得了势,升为镇委书记,副镇长王亚明因为年轻学历高,提升为代镇长,一时间意气风发,觉得自己现在完全配得上宣东慧了。

        这些都是后话,刘汉东的案子也有了眉目,因为熊文明被立案调查,航空公司也分局也都不愿意追究,最后只给他定了一个扰乱治安的罪名,治安拘留五天拉倒。

        五天后,近江第一看守所大门外,佘小青纳闷的看着不远处停着的几辆汽车,甲壳虫、迷你、宝马3等,开车的都是打扮入时靓丽娇俏的女孩子,身材好相貌更好,再看自己,不如她们白,不如她们高,还开着一辆老掉牙的捷达车,佘小青不由得自惭形秽起来。

        看守所的干警们也都万分惊讶,以前见过黑社会来接老大的,几十辆奔驰宝马百十口子黑西装打扮的大汉,那都不稀奇,今天来的全都是大美女,哪个单独拉出去都是能打九分的女神级人物,是哪个犯人这么有艳福啊?

        有个比较八卦的小民警忿忿道:“难道你们不上网么,还能有谁,刘汉东呗,人家空姐组团来接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