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三章 得罪了土霸王
  • 第六十三章 得罪了土霸王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说宣东慧是我同学,靳洛冰“呀”的一声,兴奋的小脸通红,“是惠姐的同学哎,你先坐着,想喝什么,我给你拿。www.00ksw.org”

        “不用,你忙去吧。”刘汉东说。

        靳洛冰是负责经济舱的,要照顾几百个客人忙得很,不过还是时不时跑过来给刘汉东一个酸奶一杯饮料什么的,还让刘汉东把电话号码写在她细细的小胳膊上,搞的公务舱其他旅客都羡慕起来。

        北京飞近江用不了多少时间,除却空中盘旋和地面滑行,也就是一个多小时,近江机场不需要排队,很快降落到地面上,旅客们纷纷拿出手机开机发信息打电话,胖子也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冷笑着拍拍夫人的手:“等着瞧吧,有他们哭的。”

        刘汉东没带行李,又是坐在前排公务舱,第一个下了飞机,后面胖子奋力挤过来,指着刘汉东大喊:“有种你别走!”

        “你还想咬我怎么的?”刘汉东站住了,冷冷看着对方。

        “咱出去再说,好好算算这个账。”胖子气势大涨,大概感觉自己到了主场。

        刘汉东扫脸就是一个大嘴巴:“算你妈逼,打女人你还有理了是吧,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还牛逼了是吧!老子忙得很,没空和你啰嗦。”

        他下手极重,胖子嘴里吐出一口血沫,里面夹着半颗牙齿,当时就发飙了:“敢打我!拦住他,别让他走了。”

        没人拦刘汉东,他们都幸灾乐祸看着这个胖子。

        可是刘汉东下了滚动式扶梯就被两名机场保安拦住,说有人报警,请他协助调查,刘汉东才不怕这个,跟他们去了保安办公室,胖子夫妇已经在这里了,一见刘汉东进来,情绪立刻激动起来,血泪控诉这个恶棍在飞机上打人。

        机场分局很快来了两个警察,将刘汉东带走调查,经查他是缓刑犯人,又在航空器上打人,属于扰乱治安,寻衅滋事,先刑事拘留再说。

        “和我斗,瞎了你的狗眼!”胖子神气活现,又给航空公司热线打电话,投诉他们的空姐态度恶劣。

        “上微博,曝光她们的嘴脸!我就不信整不死她。”夫人也拿出手机,像模像样的发微博。

        刘汉东不是第一回被抓了,去年他在机场车库偷了龙开江的宾利车,就被机场分局刑警大队抓了,这回又落在他们手里,被丢进审讯室,铐在冰凉的铁椅子上,没人搭理他。

        机场内,佘小青不停拨打刘汉东的手机,对方已经开机却不接听,难道手机放包里没听见?

        航班虽然延误几个小时,但已经抵达机场,这小子故意不接电话唱的哪一出?佘小青愤愤然起来,迎面过来几个旅客,高谈阔论,似乎有谁在飞机上打人,被警察抓了的事情,佘小青心说这么二的事情除了刘汉东别人也干不出来,赶紧上前打听,果然是北京来的航班发生的事情,没错了,刘汉东又被拘了。

        “真拿他没办法。”佘小青心里隐隐有些幸灾乐祸,但还是前往机场分局交涉,没想到警察根本不让她见刘汉东,说人已经拘留了,亲戚都不能见,何况是同事,这小子在飞机上打人,罪行相当严重。

        空姐飞完两段就该休息了,打扫完机舱,下了飞机坐上班车,有人打瞌睡,有人玩手机,忽然乘务长说道:“哎呀,飞机上替小靳出头那个男的被抓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怎么回事?”

        乘务长说:“刚才航站的朋友发来信息说的,你们知道那个胖子是谁么?”

        “肯定是个土豪。”

        “不对,是玉潭镇的书记一把手,近江机场就在玉潭镇,他真认识江东航空的老总,不是吹牛的。”

        班车内一阵死寂。

        靳洛冰呜咽起来:“是我害了他,我忍一忍就好了。”

        乘务长安慰她:“别难过,邪不胜正,我们也上微博,揭露他的嘴脸。”

        “对,我们也发微薄。”空姐们都拿出手机。

        “我给宣东慧打个电话,让她也找人帮忙,人多力量大,就不信咱们空姐活该受欺负。”乘务长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胆子比其他人大,认识的人也多,她发起行动,大家都支持。

        宣东慧飞的广州航线,休班的时候接到同事的电话,非常惊讶,得知事情详细过程后说知道了,我想想办法,既然对方是玉潭镇的书记,那么王亚明应该认识,他不是玉潭镇的副镇长么,于是宣东慧又给王亚明打电话。

        王亚明正在镇政府开会,手机调成震动,裤兜里一阵乱颤,拿出来一看,“女神”来电,顿时激动万分,掏出手机装模作样对同事说:“县里电话,我处理一下。”

        出了门接了电话,按捺住兴奋,故作轻松:“老同学,你终于想起我了么?”

        宣东慧说:“王亚明,有事找你帮忙。”

        “一句话的事儿,尽管吩咐。”王亚明潇洒道。

        “是这样,今天在飞机上,刘汉东把你们玉潭镇的书记给打了,你看能不能找人说说情。”

        “哪个书记?”王亚明咽了一口唾沫,他知道镇委书记熊文明前天去北京开会,难道是他?那可是玉潭镇的土皇帝,自己一个区区选调生副镇长,毫无根基,拿什么去说情?

        “是个黑胖子,他老婆也挺胖,据说是镇委书记。”

        “怎么,有困难?”宣东慧发觉王亚明半天不吭气。

        “我想想办法。”王亚明深吸一口气回答道。

        ……

        朱广银等人参观了**纪念堂,隔得老远看见躺在水晶盒子里的老人家,心里又激动又悲伤,如果他老人家还在,肯定不会有征地拆迁这些破事了。

        参观完纪念堂,又去了故宫溜达一圈,门票挺贵的,不过事情办妥,大家心里舒坦,不在乎这点小钱,在紫禁城里见识了古代皇帝办公居住的场所,大家都赞叹不已,同时也很费解,为啥中央不在皇宫里办公,主席登基坐殿,太和殿上召见文武,左边是国务院各部委,右边是解放军各部队将官,那多气派啊。

        从故宫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又多等了一会,看了场降旗仪式,夕阳西下,武警护旗对刺刀如林,马靴锃亮,整个广场都安静下来,无数人抬头凝望,看五星红旗缓缓降下,这一刻,朱广银激动的流下了泪水,再看伙伴们,一个个眼中也都晶莹透亮。

        看完了降旗,众人乘坐地铁回京西宾馆,回来的路上,朱广银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拆迁办到村里张贴布告,增加补偿款,承诺不强拆。

        中央首长说话就是管用啊,朱广银激动万分,将这个好消息和大家分享,众人也都满心高兴,说晚上一定要好好喝几杯庆祝一下。

        从地铁军博站上来的时候,情况有些不妙,十几个东北大汉将他们团团围住,一个便衣男子出示 了警官证,朱广银等七人老老实实被押上金杯车,拉到顺义去了。

        不过还好,冤有头债有主,王海并没有打他们,而是逼问“那个人”的下落,朱广银坚称不知道,王海气得扇了他一个大耳刮子:“说不说!”

        “真不知道!”朱广银很硬气,宁死不出卖朋友,当然他也真不知道刘汉东的下落。

        王海还要打,有人喊他出去,谈了几句,原来近江方面接访的来了,黑监狱的业务就是拦这些访民,然后交给地方上的人带回去,现在人家来接人了,不交也不合适,全指着这一块收入呢,王海只好将这七个人交了出去。

        人员被转移到近江牌照的旅行车里,双方亲切握手话别,费用什么的都是从财政里出,用不着接访人员操心,他们顺利接回访民,也算大功一件。

        至于朱广银他们,虽然经历了一些波折,此次进京还是胜利而归的,而且能搭免费车回去,省了一笔开销,心里不免自鸣得意。

        接访人员为防夜长梦多,连夜开回近江,办事处领导亲自安抚,朱广银等人都签了协议书,承诺不再上访,而且劝说其他村民不要再闹事,鹦鹉学舌一般将人民大会堂里听的臧主任讲话巴拉巴拉学了一遍,村民们见他们说的嘴响,也都深信不疑。

        “中央领导”亲自过问的消息在朱庄传开,再加上政府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承诺用江北生态城的房子补偿,大家的诉求基本达到,补偿款也迅速落实到位,最能闹事的朱家三兄弟已经被捕,政府恩威并施,谁还敢得寸进尺。

        此事终于告一段落,以各方面都能接受的皆大欢喜收场。

        ……

        安馨终于松了一口气,朱庄村民不再抗拒征地,这里面固然有一亿资金的功劳,刘汉东所做的努力也不可忽视,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把村民们哄的团团转,看来这小子还是有点歪才的。

        佘小青报告了刘汉东被捕的消息,安馨手扶额角,暗道这小子真不消停,成天惹事生非啊,不管怎么说,他是青石高科的人,公司应该为他出头,她吩咐佘小青:“让公司的律师去交涉一下,要保证刘汉东的基本权利不被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