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一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 第六十一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作品:《匹夫的逆袭

        村民们见老支书如此激动失态,赶紧询问是谁打来的电话,朱广银说是上午遇到的大领导,据说是个部长哩。www.00ksw.org

        “是哪个部的部长?”有人兴奋无比的问道。

        朱广银刚才光顾着激动了,也没细问,他大手一挥,威风凛凛道:“不管哪个部,省部级都是一样大的,这回咱是遇上贵人了,韦部长说明天让司机接咱们去汇报情况,不行,我得去置办一身行头,穿着迷彩服和解放鞋去见部长可不大礼貌。”

        大伙也都起哄要去买衣服,买什么金利来梦特娇杰克琼斯,什么好买什么。

        朱广银皱着眉头说:“瞎嚷嚷什么,部长是你们随便见的么,哪能一窝蜂都去,选两个人跟我去见个世面就行。”

        又对刘汉东说:“兄弟,你也是个有福的,让部长的车碰了,这回可露脸了。”

        刘汉东只顾傻笑,啥也不说。

        正好手机响了,刘汉东出去接电话,是韦生文打来的:“兄弟,你想弄多大场面?”

        刘汉东胆战心惊:“你能弄多大?”

        韦生文说:“要不把你这些朋友拉海里游览一圈?我北京的资源还是很多的,别说你这帮农民朋友了,就是地方上的厅局级干部,照样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刘汉东说:“就一般标准吧,我兜里钱可不多。”

        韦生文说:“放心,都是朋友,给成本价,事后结算,你就瞧好吧。”

        朱广银等人今夜无眠,却不知有一帮人却被他们搞的彻夜难眠,这就是近江市朱庄办事处和区政法委、维稳办的一帮接访人员,以及京都振武护卫中心王海经理,他们都在寻找朱广银等人的下落,尤其是王海,恨得牙根痒痒,他手下六名保安骨折,这个梁子结大了,他发誓要抓到凶手,直接打残才算完。

        振武护卫中心是专门承接截访业务的黑监狱,有保安上百名,郊区破厂房一座,汽车十余辆,每年光业务收入几千万,其实这趟活儿也是老板朋友的朋友介绍的,收费便宜,给的友情价,没想到玩了一辈子鹰,却被小家巧啄了眼,搞的王海被同事奚落的很没面子,若是被京城权贵欺负了也就忍了,可外地访民也敢蹬鼻子上脸,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个场子要不找回来,王海就没脸在圈里混了。

        黑监狱有自己的信息来源,北京虽大,访民却是扎堆的,就那么几个地方,找旅社一查登记就能把人揪出来,王海动用了分局的关系,很快就查到了刘汉东等人的下落,住在东庄某地下室,知道地方就不着急了,打电话喊人吧,约了十几个东北籍的大汉,都是一米八以上刺龙画虎秃头挂金链子的刀枪炮,预备了两辆金杯大面包,明儿一早去拿人。

        接访人员来了十五名,这年头基层公务员的日子也不好过,出差补助微薄,住不起宾馆,只能住旅社,家里打来电话,告诉他们访民住在什么位置,带队的决定,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去接人,毕竟这里是首都,不是近江,闹出点事情来不得了,总之要低调再低调。

        ……

        早晨六点多种,王海带着两辆车杀到东庄上访村,直奔刘汉东等人栖身的小旅社,进去一问,服务员说那八个人昨天晚上退房走了,问去哪儿了,回答不知道。

        王海毛了,发话说掘地三尺也要把这帮丫挺的翻出来,开着车在附近转悠,一家家旅社找过去,找了二十分钟,还真被他发现了。

        刘汉东等人正站在胡同口等车呢,昨晚上朱广银听了刘汉东的劝告,临时换了地方住,防的就是黑保安,有几个人嫌麻烦还不愿意换地方,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灵验了。

        “就是他们,给我上!”王海一招手,十几个东北大汉立刻撒丫子狂奔过去,噼里啪啦脚步声响彻胡同,买早点的居民吓得靠墙站着,生怕撞到。

        与此同时,近江接访的也找过来了,他们的情报来源是近江警方提供的手机定位,和王海他们前后脚从那家旅社出来,同样无功而返,在路上溜达呢,领队眼尖,一眼瞅见了朱广银。

        “在那儿呢,赶紧过去!”近江牌照的瑞风旅行车赶紧开了过去。

        朱广银等人还没察觉危险,正说说笑笑,翘首以待呢,韦部长派来的专车很准时,七点差两分远远地过来了,是一辆京A牌照的丰田考斯特。

        众人正要上车,忽然听到异动,胡同两头一边是十几个威武大汉猛冲过来,一边是近江牌照的旅行车风驰电掣而来,不用人招呼,几个人迅速上车,司机小伙很淡定,还不忘叼上一支烟点燃了,说声坐稳,一踩油门考斯特就窜了出去。

        丰田考斯特不愧是上百万的面包车,跑起来真够快,东北大汉们肺管子都跑断了也没追上,一个个累的跟死狗似的,将钢管铁棍丢在地上,卷起T恤露出黑黝黝的大肚皮蹲在地上喘粗气,王海一手扶着膝盖,一手打电话,两辆金杯大面包很快开了过来,弟兄们上车继续追。

        近江接访人员乘坐的瑞风旅行车倒是死死跟上了考斯特,北京的交通拥堵的够呛,考斯特上了大路根本跑不快,就在车海中不紧不慢的向前开,过了一会儿,后视镜中出现了王海等人的金杯面包车,车窗里探出几棵光溜溜的肉瘤脑袋,指着考斯特破口大骂。

        司机小伙心情似乎很愉快,问刘汉东:“招惹的人不少啊。”

        刘汉东淡淡一笑:“一帮怂货而已。”

        朱广银等人却吓得不轻,紧紧抓着扶手,不时回头张望。

        考斯特七绕八绕,既没被人追上,也没把后面三辆车甩下,从永定门上二环绕到莲花池东路,右拐上羊坊店路,快到复兴路的路口时,右边有个挺排场的大门,考斯特拐了进去,门口哨兵敬礼放行。

        很快三辆车也追了过来,瑞风旅行车不明就里想往里闯,被配枪的哨兵拦下,司机探头出来说:“江东省政府的,进去一下办点事就出来。”

        “没有车证不许入内。”哨兵面无表情,坚决制止。

        接访领队是个军转干部,看出哨兵不是武警,而是陆军士兵,腰里挎着手枪,后面警卫室里不知道有多少战士待命呢,硬闯只有一个结果,没把访民接回去,自己先折进去。

        首都不是自家地盘,赶紧撤吧,也不敢走远,就在路边停着,过了两分钟,王海的两辆车也杀到了,他们被前一个红绿灯拦住了,不过认识近江牌照的瑞风,知道是来接访的,王海就过去搭讪了,问怎么回事。

        “他们进这里了。”领队一指大门。

        王海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京西宾馆啊,部队的地盘,没通行证根本进不去,这帮访民手眼通天啊。

        可是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王海决定,蹲守!就不信他们不出来!

        过了一会,交警巡逻车来了,喝令他们开走,不然开罚单,没辙,只能下来人继续蹲守,把车先开回去。

        朱广银等人在大院里下了车,四下张望,这里停满了汽车,大多是军牌奥迪,靠近大路的墙边是一溜高大的杨树,另一侧是雄伟的大楼,楼前都有哨兵站岗,司机给他们每人一个红色通行证,说进出都要别着,千万不能丢,不然哨兵不让进。

        “这是什么地方?”朱广银怯生生问,虽然在朱庄他算一号人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但到了北京,还是被打回原形变成土鳖一只。

        “没啥,部队招待所,不接散客的,中央经常在这儿开会。”司机小伙轻描淡写介绍了一句,带他们上楼开了四个标间,说你们先住着,别出去,中午就在一楼餐厅吃自助餐,随时等候领导接见。

        朱广银诚惶诚恐,诺诺连声,司机小伙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别送,就在屋里看电视吧,那帮人在大门口等着呢,放心,他们进不来。

        司机走了,大伙儿齐聚到朱广银的房间,兴高采烈,谈论着刚才的追逐。

        朱广银注意到桌上摆着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大报纸,再看窗外,对面就是军事博物馆,东侧是不挂牌的部队大楼,据说是总参大院,有过三年当年历史的朱广银心中兴奋而惶恐

        距离二百米的大门外,王海正蹲在花坛旁打电话,找人安排自己进京西宾馆,可是一时半会联系不到部队的关系,公安口的朋友劝他,算了吧,就算进去你能怎么着?带一帮东北伙计从京西宾馆往外绑人?你喝多了吧,想上明天新闻联播还是咋滴?

        接访的这帮人也傻眼了,给家里打电话通报情况,家里也没办法,只说你们别乱来,等领导协调。

        事实上这次接访是分两条线进行的,一条是基层政府派员进京,还有一条就是青石高科自己的行动,双方没有交集,只有一个徐功铁从中协调,消息不通畅是必然的,等了几个小时,家里终于来电话,按兵不动。

        朱广银等人的中午饭是在餐厅吃的,很丰盛,鸡鸭鱼肉饮料啤酒酸奶敞开了供应,八个人没敢放浪形骸,因为身畔都是很斯文很得体的干部,他们只是尽力猛吃猛喝,吃到肚子溜圆才上楼休息,早上起的太早,又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追击,大家都困了,开了空调睡午觉

        朱广银睡的很警醒,生怕有人找,果不其然,一点半手机响了,通知他们下楼上车,领导要接见。

        赶紧把兄弟们叫醒,忙不迭的下楼,还是早上那辆丰田考斯特,上车以后,跟随大队客车打着双闪出门,门外交警拦住其他社会车辆,放车队先走。

        路边蹲着的东北小弟问了:“海哥,上吧!别进车队逼停把人揪下来往死里收拾!”

        王海一巴掌打过去:“信不信我削死你,复兴路上搞这个,你不想混了,我他妈还想多混几年呢。”

        话虽这样说,他还是让兄弟把金杯开出来,尾随车队而去,直到车队开进了人民大会堂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