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章 告御状
  • 第六十章 告御状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不费吹灰之力,刘飞就从青石高科弄到了一个亿的现金,不过这笔钱对他来说是杯水车薪,近江市财政资金链都快绷断了,一方面是庞大的公务员队伍、三公支出,一方面是遍地开花的市政工程,用钱的地方多了。www.00ksw.org

        刘飞是搞经济的高手,他早有腹稿,用北岸生态城的房子补贴给朱庄村民,耕地补偿款每亩地再追加那么两三万就够了,安馨给的一亿资金根本花不完,正好用在其他方面。

        安馨对这一亿看得很重,青石高科虽然资金充足,但那些都是从海外市场融资来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资金是要见到利润的,岂能当人情乱送,她相信刘飞的承诺,这一亿的回报将会超乎自己的预料。

        事情谈妥,安馨告辞回公司,坐在奔驰车里,她给佘小青打了个电话,询问工作进展,佘小青懵懂答道:“暂时没有进展啊。”

        “刘师傅和你在一起么?”安馨问道。

        “这家伙整天睡懒觉,有事也不向我汇报,鬼知道他在哪里玩呢。”佘小青没好气的回答。

        安馨有些不满,佘小青是自己高中班主任的女儿,这孩子本质不错,单纯可爱,缺点是有些不懂事,征地事宜,刘汉东才是主力,佘小青只是配合工作,上传下达,报销**什么的,怎么这丫头拎不清呢。

        “我听说刘汉东已经到了北京,你和他联系一下,看他需要什么帮助,就这样。”安馨挂了电话。

        佘小青紧张起来,难道刘汉东越级上报,在安总面前说自己坏话了,不会,他不像这样的人,可能是昨天没接他的电话,耽误了重要工作,没办法才通过其他途径找到了安馨,想到这里她一张脸火烫,羞愧难当,赶紧给刘汉东打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再打,刘汉东终于接了,张嘴就骂人:“臭娘们,打什么打,老子已经到北京了。”

        “你凭什么骂人!”佘小青气坏了,可是仔细一听,背景音挺杂,都是近江郊区农民口音,隐约还听到老支书、上访、征地补偿之类的词儿,她再傻也能结合安总的话得出结果,刘汉东和朱庄上访群众混在一起。

        “你妈担心你,让我问你需要什么?”佘小青恶意配合了一把,相信刘汉东能听懂,“你妈”就是安总。

        刘汉东果然一点就透:“给我汇点钱来,我和弟兄们住地下室呢,工作还没找到,身上钱不多了。”

        “知道了,还有呢?”

        “等我想起来给你发短信,漫游呢,省点话费,对了,再给我手机充五十块钱,就这样,挂了。”

        刘汉东挂了电话,朱广银笑呵呵问道:“怎么,和媳妇闹别扭出来的?”

        “嗯,臭娘们嫌我挣钱少,整天嘟嘟囔囔,烦死人了。”刘汉东巧妙地掩饰过去。

        过了一会,手机滴滴响了,显示新充话费五百元,又有一条银行短信,说您的账户转入两万元。

        刘汉东却不知道,这两万元是佘小青动用了自己的私房钱,她虽然对刘汉东一向有成见,但还能分得清轻重缓急,刘汉东肯定走的很匆忙,身上没带多少钱,北京这地方消费水平高,又是和一帮访民在一起,抽烟喝酒拉关系处处花钱,从公司财务支款需要层层审批手续,还是自己先垫付比较有效率。

        喝完酒,大伙儿回地下室睡觉,坐了一夜火车都累坏了,很快就都鼾声如雷,朱广银却没睡,拿着手机打电话,时而轻声慢语,时而高声辩驳,走来走去,香烟抽了一支又一支,刘汉东看在眼里,猜出朱广银背后有高人指点,每一步都有人进行指挥,要瓦解他们,必先揪出幕后高人。

        刘汉东给徐功铁打电话,长话短说,让他把和朱广银通话的人控制起来,然后又给江浩风打电话,安排了几件事。

        徐功铁办事效率很高,很快通过移动公司查到了和朱广银通话之人的身份,这人叫老赖,是维稳办挂号的重点监控人员,十年的上访专业户,业余还为其他上访者出谋划策,是个难缠的滚刀肉,基层办事处听到老赖的名字就头大。

        对付这种人,徐功铁有的是办法,查到老赖开了微博,就在上面做文章,果然找出一条转发过五百的微博,国保大队迅速出击,以传播谣言寻衅滋事把人拘了,手机电脑暂扣,老赖丝毫无惧,他是派出所常客了,根本不吃这一套,叫嚷着要找律师维权,徐主任指示,先把人扣四十八小时再说。

        那边江浩风也迅速行动,抽调几个小伙子陪同韦生文连夜进京。

        ……

        朱广银再给老赖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已经关机,给他家里打电话,被告知老赖被派出所抓了,朱广银顿时抓瞎,没人指点,下一步怎么操作,他心里完全没谱。

        按照老赖制定的计划,朱广银等人并不打算真的走上访程序,因为都知道上访根本没用,他们要做的是把事情闹大,越大越好,以此向地方当局施压,老赖联系不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天一早,朱广银去两办送了上访材料,在排队的时候看到许许多多全国各地来上访的群众,拖儿带女的有,披麻戴孝的也不少,听他们议论,惨状和冤屈远胜朱庄征地案,还有一些在京滞留了五六年、七八年、十几年的老上访户,精神都出问题了,神经兮兮的一看就不正常,朱广银等人看了心情更加沮丧。

        好不容易递交了材料,简单叙述了情况,接访人员倒是耐心客气,可时间有限,后面还有大队人等着呢,人家让他回去等消息,他也知道这消息恐怕要等到猴年马月了,一行人垂头丧气往回走,忽然走在前面的刘汉东被一辆突然左拐的奥迪车刮了一下,衣服破了个长长的口子。

        奥迪车司机下来就骂,一嘴地道的京腔,刘汉东上去就要打,被朱广银死死拉住,因为他看到奥迪车风挡玻璃下一堆炫目的车证,什么警备,京安,人民大会堂字样,明晃晃都能把人晃瞎,这是首都的大领导啊。

        后门开了,一个中年人从车里下来,白衬衫黑西裤,皮鞋纤尘不染,头发整齐的向后梳着,和煦的笑容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一种亲近感,领导走向刘汉东:“小同志,没事吧?”

        “刮了一下没大事,走吧。”刘汉东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见领导都下车慰问了,也就不再纠缠。

        “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小李,开车送这位小同志去**。”领导的话让朱广银等人惊诧万分,首都大领导就是平易近人,慈祥的令人难以想象啊。

        刘汉东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真没事,别耽误你们了。”

        领导点点头,让小李拿了五百块钱给刘汉东买衣服,刘汉东坚辞不受,最后还是拗不过领导,但只拿了二百,他说自己这件衣服不值钱,五百太多了,烫手。

        “听你们口音是江东来的吧,我小时候跟父亲在近江生活过一段时间。”领导很和善的随意聊了几句,和大家握了手,正要返身上车,朱广银终于反应过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大呼一声冤枉,推金山倒玉柱,噗通就跪了下去,其余六名乡亲反应也不慢,紧跟着都跪了一片。

        “不要这样,影响不好,快起来,这样吧,把你们的申诉材料给我,我先看一下再说。”领导虚扶一下,朱广银也就趁势起来了,大庭广众之下跪了一片确实不大好看,要顾及影响。

        幸亏复印的材料还有一份,朱广银赶紧递上,小李接了,领导说我还有个会议先走,后续跟进会有秘书通知你们,说完就上车走了。

        朱广银等人目送领导的奥迪A6离去,心潮澎湃,感慨万千,遇到好人了,保不齐北京一个电话下去,近江市政府就得乖乖增加补偿款。

        “哎呀,忘了问领导的职务和名字了。”朱广银一拍脑袋,后悔莫及。

        大家也都跟着抱怨,由于心情过于激动,他们连领导的车牌都没记住,北京这么大,外地访民两眼一抹黑,上哪儿去找这位萍水相逢的领导。

        八个人垂头丧气回到住处,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各自家属也都打电话来询问,还说公安到家里来问过情况,七个人出发前的雄心壮志短短两天就消磨殆尽,取而代之的深深的惶恐和对未知的恐惧。

        上访不是个好事,地方政府深恶痛绝,北京有多少访民,就有多少截访的地方人员,黑保安、黑监狱也应运而生,形成一条巨大的产业链,访民这活儿不是一般人干的,首先要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胆魄,然后要像牛皮糖一样有韧性,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和截访人员斗智斗勇,有些小地方黑暗无比,上访人员被拉回去之后就地投入精神病院关起来,比监狱都厉害,近江是省会,手段比较文明,但是对家庭的影响也很大,民不与官斗,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金玉良言啊。

        朱广银抽了半天烟,下定决心说:“实在不行,就去广场拉横幅!”先去踩个点。

        然后带着几个人去了**广场,今天雾霾很大,隔了老远只能影影绰绰看见城门楼子上的主席像,眉眼都是模糊的,大批警察、武警、城管、保安云集,比游客少不到哪里去,朱广银亲眼看到民警拦住两个外地口音的老人,翻看检查了他们随身的挎包,而且进入广场和八十年代时期大不一样了,全部被栏杆围住,进入要过安检,想搞事根本不可能。

        这条路也断绝了,朱广银更加灰心丧气,回到上访村地下室,带兄弟们出去吃饭,这回没喝酒,每人一碗面条,吃完回去玩手机,睡大觉,听天由命。

        晚上八点多钟,朱广银的手机响了,是北京固定电话打来的,他心中疑惑,北京没亲戚啊,还是接了,是个陌生的帝都口音:“您好,是朱广银同志么?”

        “是是是,是我。”朱广银觉得喉头有些发干,紧张的。

        “是这样的,韦部长的秘书把您的申诉材料转到我这儿来了,请问您明天有时间么,我让司机去接你们,咱们详细谈谈这件事。”

        “有有有,有空!”朱广银把地址报出来,约了时间,挂了电话,热泪滚滚而出:“兄弟们,遇上青天大老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