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九章 上访村
  • 第五十九章 上访村

    作品:《匹夫的逆袭

        村民们七嘴八舌道:“老支书,俺们都听你安排。www.00ksw.org”

        朱广银说:“我打个电话问问。”拿出手机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说了五分钟才挂机,回来说:“去永定门东庄。”

        有村民打趣说:“支书,请个保镖吧,小刘功夫这么好,跟着咱们保驾护航,就不怕那些打手了。”

        朱广银说:“瞎扯什么呢,别耽误人家办正事。”

        刘汉东却说:“反正我也没啥事,就跟你们见见世面,管我吃住就行,再说我已经得罪他们了,不怕再多得罪一回。”

        他说的意气风发,胆大包天,赢得村民们一阵喝彩,朱广银思忖片刻便答应下来:“也好,有你跟着我们就不用担惊受怕了,不过了,打的去东庄!”

        国贸附近打车困难,根本拦不到空车,偶尔有一两辆空车过来,见他们一群地方上来的农民,又是去东庄这种上访村,帝都的哥顿生鄙夷之意,拒载没商量。

        朱广银一跺脚:“坐地铁!”

        地铁倒腾几趟,又步行一段距离,其间朱广银打了几次电话问路,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永定门东庄上访村。

        其实自打最高法院接访室搬到朝阳小红门乡红寺村40号之后,大批盘踞在东庄的访民就搬到那儿去了,但**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和全国人大信访局接访室还在东庄附近,所以仍有不少人住在这里。

        朱广银不是第一次来北京了,八五年他就来过,可现在的北京和那时候完全没法比,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住宿的地方,地下室大通铺,每人十五元,条件极差,勉强能栖身,中午每人弄一套煎饼果子吃了,拿矿泉水瓶子灌点凉水,就去“两办”上访了。

        两办位于永定门西街甲一号,这里永远人来人往,搭眼一看就知道是外地访民,根据服装的干净程度和头发长短能分辨上访者在京时间长短,像朱广银他们这样的,明显属于新来的,还有钱吃煎饼果子,住地下室,老访民们住的是自建的窝棚,靠捡破烂为生,省两钱都花在复印材料上了。

        今天时间有些来不及了,朱广银拿出随身优盘,打了一些文件出来,在附近找了家小饭店吃饭,点了京酱肉丝、土豆丝等价码最便宜的菜,拿了一瓶红星二锅头,各自满上,朱广银开始讲话。

        “今天是咱们上访第一天,相当于万里长征第一步,今后艰难困苦还有很多,为了咱的房子咱的地,不能叫苦,不能退缩,就得舍出命来拼,早上的事大家都看见了,青石高科安排黑打手抓咱们,要不是小刘在,咱们就让关起来了,我提议,第一杯先敬小刘。”

        大家闹哄哄举杯敬酒,刘汉东推辞两下也就干了,接下来各自进行,一瓶二锅头很快见底,又要了一瓶接着喝,朱广银心理压力大,喝了不到四两就醉意朦胧,开始倒苦水,骂青石高科,骂村主任朱广滨收黑钱,出卖村民。

        从朱广银和村民们的交谈中刘汉东听到不少有价值的信息,总的来说村民们还是嫌补偿款太少,怀疑村委会和青石高科有内幕交易,朱广滨的儿子新买了一辆宝马车就是明证。

        “为什么不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刘汉东问道。

        朱广银摇摇头:“小刘,你不懂,自古以来衙门口都是朝南开的,咱没钱没势,人家连立案都不给立,没地方告去,我们也去找律师咨询了,人家说你们这种官司根本打不赢,只能上访,闹的越大越好,另一方面坚决不搬,拖得越久越好,国家不是有政策吗,征地两年没动工的要收回,就得逼着青石高科把地吐出来……”

        刘汉东不敢苟同这话,青石高科花了十亿拍下的土地难道能收回,老百姓考虑事情总是朴素而简单,他忍不住反驳:“青石高科不会把地吐出来的,人家可是纳税大户,省里都得照顾。”

        朱广银嘿嘿一笑:“小刘你不懂,为啥协议签了两年都没能执行?有人不想让青石高科拿那块地,你也不是外人,我就给你讲一讲这里面的内幕,俺们朱庄这块地,早先是世峰集团看上的,他们打算以工业用地的价格吃进,然后走高层路线操作一下,变更土地用途,盖商住楼,产权五十年那种房子,谁知道青石高科也看中这块地,两家就争起来了,争到后来连青石高科老总的闺女都给绑架了……”

        刘汉东瞠目结舌。

        朱广银很满意这个效果,继续说:“再后来高层协调,总算把事情压下去了,世峰集团把地让出来了,不过王世煌咽不下这口气,找了各方面的关系,阻挠青石高科用地,所以一直拖了两年,直到金市长下台,征地的事儿才重新提起。”

        “这里面的道道多了,黑的不见底。”朱广银一仰脖,滋溜喝了口酒,神情又沮丧起来,“我也不求别的,把我家四百平方米的房子按面积补偿就行,朱庄拆迁是早晚的事儿,农民离了地还是农民么,不弄几套房子吃租,让俺们咋活?”

        刘汉东已经完全迷茫了,国家说土地都是国家的,农民就趁着征地拼死盖屋多捞补偿,青石高科和世峰集团明争暗斗,高价征地,暴力逼迁,孰是孰非,一团乱麻,总之每个团体,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拼杀搏斗,无所不用其极。

        ……

        近江,朱雀饭店,青石高科的总裁安馨正在等待刘市长的接见,一名官员从会议室里出来,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大概是挨了训斥,然后就见刘飞快步出来,春风满面向安馨伸出手:“安总,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刘市长日理万机能抽出时间帮我们解决问题,我感谢都来不及。”安馨和很多官员打过交道,但是像刘飞这样极具个性的年轻领导还是头一次见,以前几次照面都是会场上,刘飞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今天他却穿了一条沙滩裤,下面是溯溪鞋,随意的如同邻家大男孩,看来传说中刘飞是万千女干部梦中情人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这人确实有他独特的魅力。

        两人一握手,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刘飞的手掌白皙手指颀长,像弹钢琴艺术家的手,但却干燥温热,握着有一种安全感和信任感。

        “安总,咱们到阳台去谈吧。”刘飞迈步走向总统套房的外飘阳台,说是阳台,还不如说是一个大平台,足有三十平米大小,可以俯瞰近江闹市景色,可惜今天雾霾很大,看不到远处飘带一般美丽的淮江。

        安馨来到阳台上,刘飞递给她一罐冰镇百事可乐,拉环已经体贴的打开了,看着刘飞迷人的笑容,安馨忽然有一种错觉,不像是市长召见企业家,而是私会大学时期的情人。

        “安总,征地的事情愈演愈烈了,朱庄一帮村民昨晚前往北京,我们截访的人员没能拦住他们。”刘飞说道。

        安馨一惊:“进京上访,政府有没有对应的策略?”

        刘飞笑道:“这是突发事件,我们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倒是安总未雨绸缪,派员打入他们内部,不过您的员工似乎太投入角色了,早上把截访的保安给打了,十几个人都被他放倒了,搞的我们很被动。”

        安馨很纳闷,自己什么时候安排这个行动了?不过她并不急于辩解和求证,而是微微颔首,“那么下一步呢?”

        刘飞说:“追根到底,还是补偿不到位,不能令村民满意,青石高科花了钱买不到地,政府是有责任的,但这是上一届金沐尘政府的责任,不是我刘飞的责任。”

        安馨心一沉,但她明白刘市长肯定还有后话。

        刘飞接着说:“我经常在开会的时候说一句老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为政一方,不应该把GDP放在首位,而是要把百姓的福祉放在第一位,朱庄村民觉得不满意,觉得委屈,他们当然要闹大,闹到最后,政府、企业、村民都是输家,我考虑过了,暴力拆迁不可取,还是争取多给村民一些补偿,我们做不到让所有人都满意,但是做到让大部分人满意还是可以的。”

        安馨说:“刘市长,我们公司的购地款项已经缴清了,十个亿,光利息每天都是天文数字。”

        刘飞笑笑:“我知道,青石高科是我省除了房地产开发商之外,最有钱的企业,没有之一,你是能动用资金数最大的企业家,而我是负债最多的政府官员,你知道么,近江市政府今年所欠的债务连本带息一共三百五十八亿,我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背着一亿债务。”

        安馨也笑了:“堂堂大市长可不应该哭穷啊,那么多的土地,挂牌就是几十亿的收入。”

        刘飞感慨道:“土地经济这碗饭还能吃多久是个未知数,把地卖光了怎么办?难道真的再拆迁,再卖一遍?别说老百姓不答应,做领导干部的脸上也没光,我履新以来,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我都在考虑一个问题,怎能不依靠卖地把近江的经济搞上去……扯远了,咱们再谈谈朱庄的事情,安总,我请你来不为别的,就为借钱。”

        安馨早猜到了刘飞的目的,和聪明人打交道的好处就是不需要演戏,她直接问:“需要多少,以什么方式进行?”

        刘飞说:“先拿一个亿,以增加补偿款的名义发放给村民。”

        “一个亿……”安馨有些犹豫,为买地已经投入十亿,再追加不必要的投资董事会那一关怕是过不去。

        刘飞脸上浮起招牌式的笑容:“安总,你现在投入一个亿,将来会有很多亿的回报,相信我,没错的。”

        安馨心思缜密作风强悍,但终究是个女人,抵挡不住刘市长的人格魅力,她伸出纤纤素手:“刘市长,那么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