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八章 意气用事
  • 第五十八章 意气用事

    作品:《匹夫的逆袭

        乘警的态度让刘汉东感觉受到了歧视,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罪犯,而且在近江黑白两道都吃的开,公安局长给他面子,道上朋友也都服气,可是在这趟进京的火车上却被当成毛贼,实在让他窝火。www.00ksw.org

        “怎么了?我犯什么事了!”刘汉东怒目而视。

        “你放老实点。”年轻乘警手按在枪套上。

        老乘警很淡定:“你什么身份自己清楚,被公安机关处理过很多次了吧,老实点别呲毛,对你没好处。”

        年轻乘警很严厉:“你配合一下,不要让我采取强制措施。”

        铁路公安和地方公安互不统属,而且这列车上的警察不是近江铁路公安处的,刘汉东的关系根本派不上用场,偏偏他的倔脾气上来了,就是不吃这一套。

        “你少他妈唬我,第一我没犯罪,第二我出门是经过当地公安机关批准的,你凭什么对我采取强制措施,我坐车没买票还是碍着你事了?”刘汉松丝毫不怵,高声辩驳,旅客们都望向这边。

        “我当过兵,当过特警,负过伤,立过功,我他妈招谁惹谁了,坐个火车都来找我的茬!”刘汉东继续怒吼,一副委屈而愤怒的表情。

        朱广银走了过来劝说:“算了,警察同志也是好意,大晚上的别吵着人家孩子睡觉,互相理解,互相体谅一下吧。”

        车厢里有婴儿已经被吵醒,哇哇大哭。

        年轻乘警对刘汉东的猖狂态度极为不满,正要掏手铐,却被年纪大的乘警拉住,老乘警盯着刘汉东说:“你老实点,不要在我车上搞事,不然有你好看。”

        刘汉东坦然和他对视,冷哼一声。

        老乘警将身份证还给刘汉东,带着年轻乘警离开了。

        朱广银拍拍刘汉东肩膀:“兄弟,别窝火了,这帮黑皮就这熊样,来,抽支烟。”

        说着递上一支红梅,刘汉东接了,说声谢谢老哥,低头点火,开始搭讪:“老哥去北京啊。”

        “是啊,去北京。”

        “干活?”

        “办点事。”

        两人很自然的聊了起来,朱广银以前也当过兵,更加有共同语言,闲扯半天,刘汉东感觉朱广银不是那种奸恶之徒,解放鞋迷彩裤子加红梅烟,怎么也不像暴发户。

        其他几个人穿着各异,但掩饰不住农民气息,他们盘腿坐着打牌,正好差一个凑够两桌牌,于是顺理成章拉刘汉东入伙打起了八十分,朱广银拿出小瓶装的二锅头和火腿肠、真空包装鸡爪子等,大伙儿边吃边喝边聊,直到撑不住了才互相依靠着沉沉睡去。

        刘汉东也打起了盹,迷迷糊糊中看到乘警来来回回数次,看来是把自己当成重点防范对象了,他打起精神,给徐功铁发了条短信。

        清晨时分,刘汉东被朱广银推醒:“赶紧上厕所,晚了排不上队。”

        上完厕所洗了手,朱广银又拿出烙馍和煮鸡蛋给刘汉东吃,吃完早饭,车已经过了廊坊,下一站就是北京了。

        “老朱哥,我跟你们混算了。”刘汉东说,最好的跟踪就是打入敌人内部,如影随形。

        “兄弟,别跟着我们,实话对你说,我们来北京是上访的,跟我们会连累你的。”朱广银坦诚真挚的目光让刘汉东心里刺痛了一下。

        “那好,以后常联系。”

        列车终于抵达北京站,众人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下车,验票出站,来到公交站台,朱广银向刘汉东伸出手:“兄弟,就此别过,有缘再会吧。”

        “再会。”刘汉东用力摇了摇朱广银的手,眼角余光瞥见路边两辆金杯大面包里黑影闪动,突然拉开门,十几个手持橡皮棍的黑衣人冲了出来,胸口印着SECURTY字样,系着尼龙战术腰带,脚下5.11军靴,二话不说,举棍就打。

        “快跑!”朱广银将刘汉东用力一推,背上就挨了一棍,疼得他哎哟一声蹲了下去,其他人也被保安们打得抱头鼠窜。

        路人都停下围观,远处交警看见也不过来制止,想必这些保安身份不一般。

        刘汉东没跑掉,因为道路都被封死,保安们打算一网打尽,把他也当成了目标之一。

        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照头就给了刘汉东一棍,被他劈手夺过,反手一记肘击捣在面门,登时鼻血长流,鼻梁骨喀嚓一声就断了,其余保安见他是硬茬,便都围了过来。

        “照死里打!”坐在面包车里的白胖男子吩咐道,一口地道的帝都口音,慵懒中带着天子脚下的尊贵。

        保安们猛扑过来,刘汉东一甩手,橡皮棍迎面击中一个保安,右手从腰间抽出31英寸长的黑色镀铬ASP甩棍,左手掏出胡椒喷雾,欺身上前,抡棍就打。

        保安们被他凌厉的打法惊呆了,按说这些保安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壮小伙子,手上又有家伙,如果配合默契敢玩命的话,肯定能把刘汉东制服,可他们平时光欺负那些手无寸铁的访民了,哪见过这号猛人,31寸长的ASP甩棍,铁栏杆砸上去都得断啊,胡椒喷雾喷脸上就眼泪鼻涕一把抓,啥也看不清,当场丧失战斗力。

        现场所有人都傻了,打群架不稀奇,但一个人追着十二个人打的盛况就是西洋景了,不少人拿出手机开始拍摄。

        刘汉东退伍回来之后,一直保持着大强度的锻炼,长跑跳绳游泳举重,身体素质杠杠的,格斗技术更是与日俱增,特警队里学的擒拿格斗就不提了,他打架的本事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手里人命一大把,打起架来杀气四溢,势不可挡。

        坐在面包车里的白胖男子完全愣住了,香烟烧到手都没发觉,他终于明白,古代战场上的万人敌不是吹的,是真实的存在,今天就见到一个活的。

        片刻功夫,十二个保安就有六个躺在地上,三个捂着脸流眼泪,还有几个逃的不见了踪影,刘汉东上前将吓得走不动路的白胖男子从车上拽下来,跳上驾驶位,冲朱广银等人吼了一声:“上车!”

        金杯面包迅速消失在首都的雾霾中,等巡警赶到的时候只能送受伤的保安去医院了。

        正巧火车上两个乘警下班回家,目睹了这一幕,年轻刑警心惊胆战,这人的战斗力太强了,如果在车上发生冲突,肯定是抢枪袭警,跳车逃亡,不过他依然嘴硬:“早就看他不对头,竟然带着凶器上车。”

        老乘警叹口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

        “师傅,你怎么这么说话。”年轻刑警撇撇嘴。

        “你知道那些保安是干什么的么?专门截访的黑保安,听说在顺义还设了黑监狱,反正黑得很,咱们事业编的铁路警察就别跟着凑热闹了,走吧,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比什么都强。”

        “难不成他还是个英雄了?”年轻乘警很不服气,紧跟着师傅走了。

        ……

        刘汉东对北京的道路不熟,开车只顾向前狂奔,足足开了二十分钟才拐进胡同把车停下,招呼朱广银等人下车,七拐八拐,出了胡同又是一条大街,朱广银拿出皱巴巴的地图展开了,一帮人围着看,确定现在所处的位置。

        趁着他们看地图的空当,刘汉东给徐功铁打了个电话,徐主任劈头盖脸把他骂了一顿:“刘汉东你吃错了药了是怎么的?怎么谁都打!那是刘市长亲自协调的截访人员,让你一顿乱棍全放倒了,你长本事了是吧,把人家打的好几个骨折的,人家经理说了,不接咱们的活儿了,还要报警抓你呢!”

        刘汉东根本无所谓:“抓就是了,谁让他们先动手打我的。”

        “你怎么一点大局观都没有,就你这铁身板让人家打两下又怎么了,现在可好,搞的我都下不了台,早知道不管这破事了,这可是你们青石高科的事情,喂,喂,臭小子敢挂我电话!”

        刘汉东把电话挂了,他比徐功铁还窝火,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儿,越闹越大,自己都成逃犯了,帝都不比近江,黑保安势大,招惹了他们后患无穷。

        朱广银确定了位置,现在建国门外大街,再往东就是国贸,这里尽是高楼大厦,立交大桥,乡下人看的眼晕头昏,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应该是一路往西。”朱广银说。

        刘汉东一惊:“老朱哥,你们还想去那里整点事?”

        朱广银说:“不敢,我们知道分寸,闹得太大就没法收场了,这不来一趟首都不容易,想去看看升旗,看看**他老人家。”

        刘汉东说:“早上四点就升旗了,纪念堂排大队,还是改天再去吧,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慢慢打算。”

        这一带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住处,都是国际公寓、高层豪宅,外国人扎堆的地方,一群乡下农民可算见了世面,指指点点:“你看这楼多气派,一套房怎么都得上百万吧。”

        刘汉东说:“拜托,这是建外SOHO,潘石屹盖得房子,最便宜的一套也得五百万。”

        农民们啧啧咋舌:“比近江的房子还贵,你说这地皮怎么这么值钱,俺们朱庄的地要是能盖成小区,也得卖到七八千一平米,俺们不贪心,照房子面积补偿,耕地再每亩多给点,那就发达了。”

        刘汉东趁机套话:“你们是为征地的事儿来上访的?”

        朱广银说:“对,就是为了征地上访,在江北就有警察堵截,到了北京又出了这档子事,我们已经暴露了,下一步要改变计划,执行第二方案。”

        刘汉东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朱广银已经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