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七章 小敏的生日
  • 第四十七章 小敏的生日

    作品:《匹夫的逆袭

        小刀十七岁,这个年纪该上高二,该闹着父母买苹果手机,该追女孩,该泡网吧打游戏,该肆意挥洒青春,对未来充满希望,可小刀却觉得活着没啥意思,不是这孩子出了问题,就是这社会出了问题。www.00ksw.org

        刘汉东默默开车来到医院,跟随小刀上楼。

        “大哥,我不跑,你不用盯着我。”小刀有些别扭。

        但刘汉东还是执意随他来到病房,小敏见哥哥带来一个陌生人,怯生生不敢问。

        “你就是小敏吧,我是你哥的朋友,你喊我东哥就行,收拾收拾,咱出去玩。”刘汉东笑眯眯说道。

        小刀惊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刘汉东。

        小敏到底年纪小,兴奋起来:“好啊好啊,去哪里玩?”

        “你跟我走就行了。”

        “可是……我不想出门。”小敏忽然犹豫起来,她穿着宽大的蓝白条病号服,带着帽子,因为长期化疗,头发已经秃了,十二三岁正是刚懂事的年纪,女孩子怕丑哩。

        “咱先去百货公司买衣服。”刘汉东洞穿小女孩的心事。

        一番磨磨蹭蹭,小敏终于换好了衣服穿上鞋,跟着刘汉东和小刀出门,在护士站被人拦下,护士长虎着脸说:“干什么去?下午还有两个吊瓶要打。”

        刘汉东将护士长拉到一旁问她:“大姐,我就问你一句话,这孩子还有救么?”

        护士长说:“无论如何不能放弃治疗……”面对刘汉东炯炯眼神,忽然叹了口气说:“时间早晚的问题。”

        “既然没多少时间了,何苦受罪,我带她出去玩玩,买几件衣服,逛逛公园,让孩子开心开心,大姐你得支持我。”

        “好吧,早去早回。”护士长看了看挂在胸口的挂表:“晚饭前回来。”

        刘汉东带着俩孩子下楼,来到停车场,小敏看着四个圈的奥迪,惊讶道:“东哥是大官么?”

        小刀尴尬的解释:“他不是当官的,是做生意的。”

        刘汉东说:“对,我是做生意的,你哥现在跟我干,小伙子很有能力,我准备提拔他当经理呢。”

        “真的么,哥哥,太好了。”小敏一脸兴奋,坐进汽车,在座位上扑腾着,欢快的如同一只小鸟。

        刘汉东驾车直奔市中心,那儿有个服装街,都是出口转内销之类的价廉物美服饰,一家家的走过来,看中哪件买哪件,反正再贵也就是几百块的样子,承受得起,小敏很懂事,只挑了一条裙子,一条中裤两件衬衫,到底是穷苦家庭出身,挑中的也都是几十块的廉价货色,刘汉东也不勉强她一定要买贵的,这样反而会让女孩有心理负担,总之喜欢就好。

        买好衣服,刘汉东又带他俩去江畔的水上乐园,买了四百元的通票,玩了整整一下午,看着两个孩子在水里扑腾,大呼小叫,嬉笑追逐,刘汉东心里却酸酸的,这大概是小敏第一次在这样的地方玩耍,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玩完之后,刘汉东请俩孩子吃饭,滨江的香樟酒家在近江餐饮行业当数一流,装潢的富丽堂皇,门口的迎宾小姐个高腿长,吓得俩孩子都不敢往里走,。

        这一顿是小刀兄妹俩吃过最奢华的晚餐,中途几次小刀出去,却又无功而返,刘汉东看出他的心事,借着上厕所的名义把他拉到一边问:“有事么?”

        “今天是小敏生日,我想给她买个小蛋糕,身上没钱,出去转了一圈也找不到能下手的……”小刀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不早说,哥安排了。”刘汉东立刻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又嘱咐小刀保密,啥也别说。

        吃完饭已经是八点钟,小敏忧心忡忡,生怕耽误了时间被护士长骂,可两个哥哥都没有送她回去的意思,而是开车直奔金樽KTV,一进大门,三人都愣了,一群人挥舞着冷焰火,唱着生日快乐歌,然后一辆小车推出,上面是五层蛋糕,点着十三根蜡烛。

        小敏当场就泣不成声,小刀也咬着嘴唇把脸别过去,不想让人看见眼里的泪花,他们兄妹俩从小没享过福,没进过饭店,更没过过这样隆重的生日。

        更让小敏惊喜的是,负责自己病房的护士也被请来了,大家一起许愿吹蜡烛,小敏学着电视里的样子,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念念有词,完了睁开眼将蜡烛吹灭,然后开始分吃蛋糕,欢声笑语中,刘汉东被江浩风叫到楼上办公室,说有重要的事情谈。

        “东哥,这是最近的现金流水账目,您看看。”江浩风将账簿递过来。

        刘汉东瞄了两眼,点头赞道:“生意不错嘛,蒸蒸日上。”

        江浩风道:“东哥,有些客人提出特殊要求,应该怎么处理?”

        “什么特殊要求?”刘汉东揣着明白装糊涂。

        “就是……有人想找刺激,弄点带劲的……”江浩风有些难以启齿,因为大家都知道东哥以前干过缉毒,和他提经营这个,肯定碰一鼻子灰。

        没想到刘汉东并没有板起脸来,而是问道:“别家都怎么办的?”

        “不自己卖这个,但也不禁,只要放开了,自然有拆家过来卖,咱们要做的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你就拿主意吧,别惹麻烦就行。”刘汉东不置可否,但意思是并不反对。

        出了办公室,迎面遇见火雷,他很纳闷的问刘汉东:“东哥搞什么呢,这么大排场。”

        刘汉东就把小刀妹妹的事情说了一下,火雷笑着说东哥你是铁了心要收这个小弟了,这成本可够大的。

        “我就是觉得小女孩太可怜了,我杀孽太多,偶尔积德行善一回你就不习惯了么。”刘汉东点起一支烟,眼前浮现小刀倔强的面容,这小子瘦小干枯,还不到一米七,根本不是当打手的材料,等这事儿过去,给他安排一个服务员的工作就行。

        因为小敏的健康原因,生日晚会只开了半个钟头,九点多刘汉东就送她回医院了,到地方免不了又被护士长痛骂了一顿。

        从医院出来,小刀忍不住说话了:“东哥,我别的话不多说,这条命从今往后是你的了,刀山火海,一句话。”

        刘汉东并不惊讶,十七岁的孩子人生经历还不够丰富,一点小恩小惠就能让他们用命来报答,更何况是小刀这样经历坎坷,从来没人给过温暖的少年。

        “我要找的人,是个四五十岁的男的,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你只管在街上转悠,他自然会盯上你的。”刘汉东说。

        小刀挠挠头:“没啥特征,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他会对你的手感兴趣。”

        “明白,我一有消息就报告你。”

        “晚上住哪儿?”

        “桥洞、公园,反正天热,天当被地当床。”

        “跟我回金樽,值班室有床有空调。”

        ……

        家家乐超市深处角落里,穿着红马甲的理货员朱小强正忙中偷闲看手机刷微博,他发布的市长大战城管的视频被转发八千多次,粉丝也暴涨数千,为了更好的投入工作,朱小强忍痛舍弃了自己实名认证的七字党ID,叫飞常关注,简介是刘飞粉丝团副总斑竹。

        朱小强并不知道,自己只是刘飞庞大宣传团队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子,如果他买一份近江日报看的话,会发现前三版都是刘市长的相关报道,市委曹书记的报道反而较少,而近江新闻联播中,也是以市长调研考察主持会议的报道居多,近江市长强书记弱的格局在金沐尘时期就是如此,所以大家也都见惯不怪了。

        那天参与殴打商户的几名城管临时工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被清退,中队长钟大勇被就地免职,当然这事儿不算完,水果摊老板去医院看病,拍片子做CT,一套流程下来,又托人搞了个轻微伤的鉴定报告,要让城管局赔钱哩。

        于是,倒霉的临时工们被派出所行政拘留,全市城管执法队伍进行集中学习,市里隐约有消息传出,要清退所有城管临时工。

        消息传出来不到一天就证实不是谣传,城管执法局全面整顿清理,包括正副局长在内,所有领导干部一律待岗,等候进一步通知,所有临时工、聘用人员全部清退,一个不留!

        隔了一日,市政府门前聚集起数百名身着绿色城管制服的临时工们,他们打着标语前来静坐示威,请刘市长收回成命。

        市政府立刻启动紧急预案,调来大批防暴警察在门前组成封锁线,深蓝警察对豆绿城管,远远看去泾渭分明,如同古代战阵,不少人幸灾乐祸,说这些城管活该倒霉,谁让他们没事就掀人家摊子,也有人说城管战斗力不是挺强的么,怎么遇到防暴警就怂了。

        围观人群中就有被免职的城管中队长钟大勇,他在示威队伍中看到了自己的十余名部下,这些老伙计前来闹事并没有和自己通气,要不然说啥都会拦住他们,刘市长是以铁腕著称的领导,这种逼宫的办法对一般领导兴许有用,对刘飞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他知道这些伙计也是被逼上了绝路,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没学历没技能的社会底层人士,当城管不过是混口饭吃,但每张面孔背后,都是一家老小,小贩可怜,城管何尝就不可悲?

        忽然城管们不再静坐了,纷纷起身,防暴警察们如临大敌,举起有机玻璃盾牌严阵以待,后方催泪弹也做好了准备。

        但城管们并没有任何攻击性的举动,而是四散离开。

        钟大勇心中一动,他知道这件事决不可能轻易结束,于是紧紧跟着几个面熟的同事,一直跟到盐务街上,城管们再次聚集起来,堵住了朱雀饭店的大门。

        原来有人通风报信,说刘飞并不在市政府上班,而是在朱雀饭店办公,在这儿示威才有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