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六章 刘市长怒打城管
  • 第四十六章 刘市长怒打城管

    作品:《匹夫的逆袭

        从奥迪车上下来的正是刘飞和他的司机兼保镖黑森,刘飞特地选在周二傍晚微服前来视察,就是想看一看基层真正的情况,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竟然遭遇了传说中的城管野蛮执法。www.00ksw.org

        “黑子,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刘飞脸色阴沉下来,他性格中很有锄强扶弱、嫉恶如仇的因素,最见不得以强欺弱,以多欺少,尤其是穿着制服的政府工作人员欺负老百姓。

        黑森排开众人挤上前去,大声喝道:“住手!”

        此时城管们已经打红了眼,和水果店老板一家人扭打在一起,双方都不是练家子出身,打架全凭蛮力,也不知道谁扔出来半块烂西瓜,朝着黑子扑面而来,到底是专业级别的保镖,一扭头就躲过去了,他是躲过去了,却苦了身后紧随而来的刘飞,烂西瓜正好砸在T恤上,好大一团污渍蔓延开来,淋漓往下滴。

        黑森勃然大怒,揪过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城管,二话不说就是两记大耳刮子,打的对方眼冒金星,大红了眼的城管们顿时向他冲来,黑森摆出专业拳击手的架势,脚下闪转腾挪,不到十秒钟就放倒了五个城管,都是一拳KO,绝不拖泥带水。

        钟大勇以为是水果店老板喊来的援兵,立刻拿起手机呼叫支援,不大工夫两辆执法车杀到,火花派出所的民警也接到命令赶来处理纠纷,按照惯常处理办法,他们要把当事人都带回所里问话,可是这时一个穿白衬衣的年轻男子拦住了他们。

        “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民警?”男子很威严的问道。

        出警的正是马国庆,到底是几十年老公安了,一眼就看出这男子散发出一种高级领导干部的气场,再加上一丝不苟的发型,不怒自威的面孔,他可以断定这位属于惹不起的那种人。

        “我是花火派出所的,我姓马,这位同志,有什么问题回所里协商解决,在这儿堵着交通,大家都不方便。”马国庆诚恳的说道。

        男子很坚定的说:“发生如此恶劣的城管殴打商户事件,你身为公安民警,不秉公处理反而和稀泥,党和政府养你这样的民警有什么用,叫你们领导来。”

        又对钟大勇说:“你是火花办事处的城管吧,你告诉你们直管领导,十分钟给我赶到这里,我要现场办公。”

        钟大勇心里一凉,意识到出大事了,但他还不敢完全肯定,战战兢兢问道:“请问您怎么称呼?”

        男子道:“我是近江人民的首席服务员,我叫刘飞。”

        一片哗然,这个年轻男子竟然就是近江市长!他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年轻,还要英俊,他不像那些四平八稳的官员那样穿着白衬衫和黑西裤,而是T恤牛仔运动鞋,亲民而又不失潇洒。

        那个一身黑的铁塔汉子,想必就是传说中刘飞市长的贴身保镖黑子了,他刚才放倒城管的动作简直帅到爆,大家兴奋起来,有人带头喊道:“刘市长好!”

        顿时一片呼声:“刘市长好!”

        忽然一个尖利的女声响起:“刘市长我爱你!”

        又是一阵善意的哄笑。

        刘飞伸手四下虚压:“同志们,朋友们,我今天特地到铁渣街来看一下,看什么呢,就想看看咱老百姓的原生态,怎样上班上学,怎样买菜做饭,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听听你们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我为什么不让区里的干部陪我来呢,因为我怕他们糊弄我。”

        下面一片会心的笑声。

        “可是,今天看到的情况让我很痛心,身为城管行政执法人员,竟然对群众拳脚相向,还殃及了我这个市长,请我吃了半块烂西瓜。”

        “哈哈哈哈”群众们大笑起来,刘飞脸上也浮起了笑意,他很享受这种被爱戴自己的人民簇拥的感觉。

        “近年来,城管暴力执法现象与日俱增,城管队伍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已经崩塌,明明是城市的管理者,人民的服务员,却变成凶神恶煞的暴徒,拿着党和人民发的工资,对群众拳打脚踢,不可一世,我想问大家,这正常么?”刘飞语音突然提高。

        “不正常!”一片雷鸣般的喊声。

        几个鼻青脸肿的城管垂头丧气坐在地上,不敢走,更不敢反驳。

        钟大勇心如死灰,知道自己的仕途就此终结,刘飞市长罢免区长局长都是一句话,何况自己这个连副科级都不到的小卒子,蕴山区这回不少人要摘乌纱了,自己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清退出队伍不说,搞不好还要弄个行政拘留。

        花火办事处的书记、主任,蕴山区的区长,闻讯赶到现场,在刘市长面前站成一排,刘飞看都不看他们,继续向群众讲话:“别的城市我管不着,但是在近江,绝不许出现城管打人现象,出现一起,查处一起,负责领导全部给我下岗!”

        说罢拂袖而去。

        人群给刘飞让出一条道路,有人喊道:“刘市长万岁!”

        稀稀拉拉十几个人跟风:“刘市长万岁。”

        大多数人却哄笑起来,万岁这个词儿实在太古老,只存在那个红色荒唐的年代,放在刘飞身上有些违和感。

        围观人群中就有刚从超市下班的理货员朱小强,他兴奋的简直都要流泪了,目送刘市长伟岸身影离去,一口气跑回出租屋,打开电脑,上了久违的微博,用颤抖的手连发数条长微博,并且附上了刚才拍摄的照片。

        发了微博,朱小强下了两包泡面当晚饭,草草吃了,继续上网看跟帖,果然评论转发无数,顺手打开QQ,好友栏里“女神”的头像依然是灰色的,敲了一句“在么,天气热,注意身体多喝开水。”发过去,等了一会,依然没有回音,朱小强忍不住叹了口气。

        微博页面显示有私信,打开一看,是一个实名认证的大V阮小川发来的,留了个电话号码,说有重要的事情谈。

        朱小强隐隐有些激动,拿起手机拨过去,很快通了,对方自称是报社记者阮小川,想请朱小强帮着多宣传一下刘市长的事迹,并且暗示是有津贴的。

        “我愿意干,不给钱都愿意。”朱小强毫不犹豫的答应,胸中壮怀激烈,天不负我,终于轮到我朱小强名震江湖了!

        ……

        小刀这几天都在闹市区公交站台徘徊,他以前没干过钳工,却无师自通,能从人的眼神分辨出谁是小偷,谁是便衣警察,谁有钱,谁穷酸,什么样的包好偷,什么样的人好能碰。

        两天时间,他偷了五个钱包八个手机,夏天人穿的少,很多年轻人喜欢把钱包塞在屁股兜里露出老长一截,不偷都对不起他,当然有得手也有失手,不过即便被发现,失主也大都敢怒不敢言,只有一回例外,正好有个反扒队员路过,把小刀给抓了,送进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铐了大半天,刘汉东来了,和警察交涉了一番,把小刀捞了出来,现在刘汉东已经不需要动用徐功铁的关系,自己的面子就好使了,公安系统内部谁不认识刘汉东,就像当年谁不知道詹子羽一样,当然也不能全靠面子上,他带了两条硬中华,说小刀是朋友的弟弟,误入歧途回去好好教训,绝不再犯云云,这类小偷小摸的案子够不上拘留,警察也就卖他一个面子。

        刘汉东开一辆老款奥迪A6,这车是葛天洪的,平时丢在金樽当业务车用,小刀坐在车里浑身不舒坦,抓耳挠腮的。

        “怎么,挨揍了?”刘汉东瞄了他一眼,这种小蟊贼是派出所是没人权的,揍了也白揍。

        “停车,我下去。”小刀说。

        “去哪儿?”

        “去医院。”

        “我送你去。”刘汉东开向医科大附院,随口问道:“丛敏是你什么人,一口一个妹妹的,你俩长的可不像。”

        小刀说:“她就是我妹妹。”

        “干妹妹?”

        “亲妹妹,也不是很亲那种。”

        “怎么说?”

        “我妈死的早,我爹又给我找了个后妈,后妈带了一个小孩,那时候才五岁,就是小敏,她跟我后妈的姓,我跟我爹的姓,后来我爹老是喝酒打人,后妈就带着我和妹妹出来要饭,捡垃圾,偷东西,卖花,什么都干,再后来小敏得病,后妈给我们留了五百块钱就走了。”

        刘汉东有些动容:“你知道小敏得的什么病么?”

        “我知道,是癌,治不好的,可是那也得治啊,能活一天是一天,我是她哥,不能不管她。”小刀说着,声音有些呜咽,于是不说话了,死死咬着嘴唇,扭头看着车窗外。

        外面是“飞基金”的巨幅公益广告牌,号召大众为慈善事业募捐。

        “可你买了肾,自己怎么办?”

        “有什么不好办的,我烂命一条,不知道活哪一天呢,妹妹哪天不在了,我也不打算活了,反正活着也没啥意思。”少年恢复了冷酷的表情,故意保持着轻松的语调,竭力想在刘汉东面前维持着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