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六章 倒霉的一天
  • 第三十六章 倒霉的一天

    作品:《匹夫的逆袭

        既然要代表金樽出头,就得先了解一下对方是什么来头,刘汉东询问江浩风,得知买下金樽KTV所在大楼的新房东是江北人,姓林,在江北也是做娱乐行业出身的,还开过煤矿,玩过房地产,现在嫌江北池子太小扑腾不开,进军省城了。www.00ksw.org

        正聊着,忽然楼下传来警报声,江浩风趴在窗口一看,惊呼道:“东哥,你的车让人砸了!”

        刘汉东一个箭步上前,只见楼下一个小子飞一般逃窜,后面保安紧追不舍,他赶紧下楼来到停车场,奥迪S8的侧窗玻璃整体龟裂落在车内,放在中控台上的几十块零钱不翼而飞。

        过了一会,两个保安气喘吁吁的回来了,他们都是四五十岁的下岗工人,体力哪能跑得过年轻人,自家停车场上出事,刘汉东也没法追究他们的责任,调取监控录像,砸车的毛贼是个十来岁的少年,手里拿着专门的破窗锥,动作很利落,跑得比兔子还快,穿着红裤子的两条腿活像风火轮。

        刘汉东只能自认晦气,打110报警,报保险公司,再让苏强来把车开去4S店维修,折腾一圈也没心思谈事情了,告诉江浩风,约好时间地点通知自己就行。

        出了金樽,刘汉东本想打车回去,可是拦了几次都没拦到空载的出租车,只好去等公交车,站台上熙熙攘攘全是人,已经是七月流火的季节,女孩子们穿的清凉无比,热裤短裙小吊带,颇为养眼,因为车被小毛贼砸了,刘汉东心情不好,没注意到旁边有人在打量自己。

        520路来了,正好是马凌驾驶的那一班,虽然公交车没空调,急着回家的人们还是一拥而上,有人高叫:“别挤,别挤。”却拼命往里钻,刘汉东不和他们一起挤,等最后才上车。

        马凌戴着墨镜和太阳帽,手旁摆着大茶杯,皮肤晒得漆黑,看到刘汉东上车便道:“投币。”

        “我还要投币啊?”刘汉东伸手去摸钱夹,裤兜里空空如也,顿时脸色大变:“停车,钱包让人偷了。”

        马凌带一脚刹车减慢速度,打开了车门,刘汉东跳下车举目四望,站台上哪还有人,他这下可急了,钱包里有身份证和银行卡,全部身家都在卡里,几十万块钱呢,堂堂城南一哥居然被人洗了皮子,传出去还不让人家笑死。

        手机响了,是马凌打来的,让他赶快想办法,最好去公交分局问问,调取站台监控录像查一查。

        此刻刘汉东深深感到自己作为一名新晋江湖老大的不合格,首先老大是不会乘公交的,其次老大如果丢了钱包,一个电话人家就得颠颠送回来,还得赔不是,可自己只能报警求助,实在丢人,他抬起手腕想看看时间,却发现腕子上空空如也,不但钱包被人摸了去,手表也让人摘了,简直神不知鬼不觉,这小偷技术太好了。

        那块欧米茄可是辛晓婉留给自己的念想,刘汉东恨得咬牙切齿,打电话给王星向他求助,王星得知刘汉东被扒窃,先哈哈大笑了一阵,然后说别急,回头给老佛爷打个电话就行。

        刘汉东问老佛爷是谁,王星说是近江的贼祖宗,小偷全是他的徒子徒孙。

        既然王星打了包票,刘汉东也就不费事去报案了,依然在站台等下一班520,顺便看看能不能逮到小偷。

        几分钟后,站台又站满了人,515路公交车开过来,大家依然蜂拥而上,刘汉东死死盯紧,看有没有小偷出没,扒手们好像察觉到他的怒火一般,再也不出现了。

        515开走了,站台上稀稀拉拉几个人,不是白领就是学生,刘汉东心里一股邪火直窜,今天是怎么了,连续两次遇到贼,让我抓到了非往死里收拾不可。

        “刘汉东,是你么?”背后传来喊声,回头看去,一辆大众轿车停在站台前,副驾驶上的女人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刘汉东努力想了想,终于从记忆库里找出这个女人的印象:“你是李慧?”

        “呵呵,算你有良心,还记得我,刚才就看见你了,没敢认,特地绕了一圈回来的,你去哪,上车再说吧,这里不能停车。”

        李慧是刘汉东的高中同学,从毕业就没见过,人家盛情邀请,刘汉东不好拒绝,就上了车,开车是个文质彬彬的男子,李慧介绍说这是我老公,自己做点小生意,又问刘汉东你现在干什么呢。

        “我退伍回来帮人开车。”刘汉东随口答道。

        李慧很兴奋,滔滔不绝的说着,高中同学有很多都在省城发展,有当公务员的,有自己开公司的,都混的有声有色,马上就是毕业十周年了,同学们准备搞一个聚会,在QQ群里都讨论半年了。

        “刘汉东你一定要参加哦。”李慧拿出手机,“把你的手机号,QQ号,微信号告诉我。”

        留下联系方式后,刘汉东发现汽车行驶方向不对,便说自己住东南方向,你把我放下就行,我自己搭车回去。

        “你住哪个小区,我开车送你吧。”李慧老公说的很客气,但却已经开始减速靠边停车。

        “我住铁渣街一带,那里经常堵车,不方便。”刘汉东等车停稳,推开车门,忽然想到身上没钱,挠挠头道:“李慧,借我一块钱坐车。”

        李慧从提包找硬币,嘴里嘟哝着:“超市买东西,明明找给我两块钱,怎么不见了。”

        她老公干咳一声,拿胳膊肘碰了碰李慧。

        李慧恍然大悟,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二十元钞票递过去:“打车回去吧。”

        “谢了,同学会上还你。”刘汉东拿了钱走了。

        “你同学混的挺惨啊,连坐车的钱都没有。”李慧老公开车前行。很欢快的说道。

        “他当年可是我们班上最风光的男生,不但学习好,也会玩,好多女同学给他递情书呢,后来考上江大了,结果上了一年就退学当兵去了,真是可惜。”李慧望着后视镜里刘汉东越走越远的背影,黯然神伤。

        “你是不是暗恋过人家啊。”她老公满是醋意的问道。

        李慧打了他一下,娇嗔道:“瞎扯什么呢,膝盖痒痒想跪搓板了么?”

        ……

        当晚,马凌将刘汉东臭骂一顿,因为身份证也在钱包里面,要补办银行卡得先补办身份证,而身份证又得回江北老家去办,一套程序走下来麻烦死人。

        “你怎么不把自己给丢了。”马凌骂归骂,完了给他一千块钱零花,让他赶紧请假去补办。

        刘汉东打电话向佘小青请假,少不得又被一阵奚落,当然假还是批了。

        次日,刘汉东正要回江北,忽然接到江浩风的电话,说是和对方约好了,在阅江楼茶馆见面,中午十二点。

        这是刘汉东第一次以大哥身份参与黑社会讲数,心里隐隐有些兴奋,因为双方发生过冲突,今天中午说不定会一言不合打起来,必须未雨绸缪才行,金樽这边能喊到二十多个人,他又给马伟打电话请求增援。

        马伟听说东哥要吹哨子喊人,登时兴奋起来,问是讲数还是干架,刘汉东问这有什么区别么,马伟说时代进步了,道上规矩也细分,讲数不靠人多,靠的是出场人物的分量,干架就是纯粹比谁的人多家伙多,有喷子的一定要拿上,到时候未必真能打起来,其实就是一个相互示威的仪式,这在香港叫做“晒马。”

        “你要是在阅江楼茶馆这种高档场合讲数,我那些弟兄们就不适合出场了,太掉价,这样吧,到时候我过去,再喊几个江湖上有一定地位的伙计,十二点是吧,我十一点半到楼下。”

        “谢了。”刘汉东挂了电话,想了想又给龙开江打了个电话。

        “龙总,有件事想麻烦你。”

        “别给我客气,有事你说。”

        “金樽这边出点问题,约好明天阅江楼喝茶讲数,龙总能来给兄弟架个势么?”

        “没问题,一定到。”

        有龙开江坐镇,刘汉东心里就有谱了,接下来就是锦上添花的事情了,他给耿直打电话:“耿大队,明天中午有空么,阅江楼请你喝茶。”

        “你小子,有事直说。”耿直才不上钩。

        “金樽房屋租赁的事儿,我可是按你的要求来做到,要不然才不参合这些破事呢,耿大队你得帮我。”

        “黑社会讲数,警察出面不好吧。”

        “别说的那么严重,就是一般合同纠纷,大家都是斯文人,不会当场喋血的,到时候你就装作路过,和我打个招呼就行。”

        “好,我明天去一趟。”

        安排好这一路人马,刘汉东还觉得意犹未尽,想来想去能动用的资源不多了,马凌这边倒是和皮天堂的老婆挺熟,于是发短信找她要了电话号码,辗转联系到了皮天堂,可是皮老板正在国外出差赶不回来,他很热情的给刘汉东支招:“我帮你找个人,也是近江地面上黑白通吃的人物,叫关涛,和我关系很好,中午肯定过去给你架势。”

        人差不多够了,眼下要解决的是交通工具,奥迪车才4S店等进口玻璃,大夏天的开摩托车太热,正好阚万林胳膊骨折还没痊愈,先借他的比亚迪F3用一用。

        这辆比亚迪被阚万林糟蹋得不轻,买来就没保养过,机油黑的像墨汁,挂挡也不平顺,发动起来轰鸣如拖拉机,刘汉东正在路边试车,忽然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快步走来,招手道:“师傅,机场去不去?”

        女子穿着桃红色的裙子,脖子上扎着一条色彩斑斓的丝巾,拖着银色的拉杆箱,这副装扮正是江东航空的空乘夏季制服。